返回文首

我在修真界玩大富翁(下) 作者:悲剧初始化

武侠 悲剧初始化 2019-11-26 收藏

☆、第一百七十六章 唐糖发狂

  木剑早已不适合唐糖了, 这一点没有谁比她这位日日手持木剑的主人更为清楚。
  她甚至能在日复一日的修炼之中清晰地感知到, 木剑与她这位主人之间所逐渐产生的距离。
  这份‘距离’并非代指木剑与她心意不够相同。
  相反, 在多年的陪伴之下,唐糖与木剑之间的默契沟通是常人所无法理解的
  兴许只有那些真正爱剑之人, 才能稍稍感同几分这种深刻入骨的感情。
  其真正所代指的, 乃是彼此间实力的不相等。
  木剑的原料仅是云寒在承覃界随意折下的一枝剑木所削制而成, 它甚至连炼制都从未被炼制过,仅是在后来被唐糖收入丹田内蕴养,从而多了几分灵器的灵性罢了。
  因此,木剑实际上甚至还称不上是真正的法器,连法器品级都不够格被评上那种。
  它顶多只适合被唐糖用到练气期, 如今一直坚持到唐糖筑基期,已然是唐糖对它实在感情深厚,无法割舍所致。
  万物皆有灵, 唐糖对木剑的心意如此真挚, 木剑又怎会无动于衷。
  故而在近段时日里, 唐糖其实已然隐隐感觉到了, 来自于木剑之灵的回应。
  那股回应的意识极为微弱, 只要她稍一不注意, 就很容易将其忽略掉。
  可正因唐糖对木剑是真心爱切, 加之她本就心灵敏感, 自然很快就察觉到了这份异常。
  木剑是有生命的,这是唐糖一直以来的认知。
  此念头不仅仅出现于木剑隐隐给予的那份回应之后,而是当年的小糖宝从云寒手中接过这柄木剑起, 便有的意识。
  故而木剑在唐糖的心底不仅仅是一柄剑,它还是一位朋友,一位一直保护着她,陪伴着她的家人。
  试问,又有谁可如此轻易地割舍掉自己的家人?
  所以……
  哪怕身上的伤口再疼,哪怕全身被鲜血染红,哪怕……哪怕她的意识已然濒临崩溃,她依旧坚持着,强撑着,奋力地张嘴,大吼:“我不要!我不要抛弃木剑,我不要它离开我,死也不要!”
  孩童稚气的吼声其实并没有她所想象的大声,甚至落在这些包围在她周身的剑魂们耳中,也不过堪比蚊蝇叮咛。
  可其话语中所蕴含的坚决之意,却意外地震慑剑心。
  几乎所有剑都停下了攻击唐糖的动作,它们呆愣愣地用锋利的剑尖指着唐糖,静静地悬浮在空中,半响……都无法动弹。
  停滞的时间太久,久到唐糖恍惚以为这些剑是被时间给冻结住了一般,她差点就要按耐不住趁此良机逃跑。
  若非源自于兽/性本能告知于她,危机并未解除,甚至变得更加可怕,若她胆敢有任何轻举妄动,肯定会被万剑刺成马蜂窝,她可能早就挣扎着爬起来跑了。
  但其实此刻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时刻深受生命威胁的感觉并不好,非常压抑,压抑到几乎要令人崩溃的地步。
  特别是她如今身受重伤,不仅精神,连身躯都已然在悬崖边缘隐隐颤抖,堪称强弓之末!
  “嗡嗡……”木剑在唐糖丹田内不断地颤抖,它想挣扎着出去,却又被唐糖用剩余的灵力死死地锁在丹田之内,无法挣脱,只能无力地悲鸣。
  主人……
  请把我交出去,求求您……
  清灵飘渺的哀求声回荡在唐糖耳边,却被她选择性忽略了。
  亦或者说,她此刻已然,无暇顾及木剑的心音了。
  因为那些剑魂,在长久的停顿之后,突然一柄柄地燃起了熊熊妒火。
  凭什么……凭什么……
  我们在无间炼狱苦熬,而你却能被主人如此深爱!
  我们本该是一样的,一样是剑,一样该被抛弃,一样该沉沦于此,化为一滩铁水,从此了无痕迹。
  可你为何偏偏……偏偏能得到一位这么好的主人,为什么这位主人不是我们的?
  我们嫉妒,我们不甘!
  既然如此,既然你不愿放弃爱剑,那就一起去死吧!
  浓烈的嫉妒参杂着恶毒的憎恨,使得所有剑魂的力量都瞬间大涨,虚实不定的烈焰猛然将其一柄柄包裹起来,几乎形成一颗颗滚烫的火球,成千上万颗‘火球’携带着无尽的杀意与妒火,一起向着唐糖疯狂砸去!
  一时间,整个剑冢内便宛如流星雨坠落一般,场面绚烂而宏大,却又蕴含着森然的杀机。
  唐糖早已无力挣扎,面对如此致命危机,她所能做的,就是将师尊所给予的一切护身之物都激活,在自己身躯之外形成一层层护盾,企图以此抗衡那万剑流星的强大攻势!
  可惜,实力与数量上的庞大差距,并非几件高阶护身法宝就可以弥补得了的。
  不过一个照面,唐糖身上的护盾就被层层击碎!
  破碎的护盾如同碎裂的琉璃一般,化为无数晶莹的碎片,散落一地,再逐渐消失。
  没了最后保护的唐糖只能独身直面那雷霆万钧般的恐怖攻势,她睁着眼,静静地看着那些势如破竹的利剑直冲自己而来,大脑意外地冷静。
  她在思考,现在该用什么办法保命。
  木剑她是绝对不可能交出去的,她也没打算让自己年纪轻轻地便葬身此地,可凭借自己此时的实力也无法逃离出去,所以就只能借助外力了。
  不知何时,熟悉的,充满了金色财气的系统屏幕悬浮在了唐糖身侧。
  上面正巧显示着系统道具箱的模样,里面打头的第一件道具便是——传送机。
  唐糖已然做好了准备,打算利用传送机将自己传送到安全的地方去。
  至于那位女帝所言及的传承什么的,这些东西在她的小命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师尊说得对,有命,要什么东西日后都可慢慢筹谋,没命,一白两空。
  【叮咚,是否确认使用传送机?是or否?】
  系统冰冷的机械音响彻在唐糖耳边,给她带来了莫大的安全感,她心下一定,在系统的支持下,有了底气,整个人的气息也变得更为沉稳。
  “……”张了张嘴,唐糖正想说确定。
  就在这一瞬间,她腹部一热,紧接着一道棕木色的细长身影便飞速窜出去。
  意识到那是什么,唐糖瞳孔一缩,立即停下了即将出口的确认话语。
  就在刚刚的那一瞬间,木剑趁着唐糖心神放松的那一刹那,猛地挣脱她灵气的束缚,自己飞了出去,以同归于尽之势,横冲入剑魂群内……
  ——自爆!!!
  “轰——!”天际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强大的冲击力震动得连地面都颤动起来,宛若地震!
  巨石碎裂,尘土飞扬,赤红的岩浆掀起滔天巨浪。
  可眼前这宛若红莲炼狱一般的可怖景象,落在唐糖眼中,甚至还及不上那被炸上天际的一小块木块。
  “……!!!”她被吓傻了一般,呆呆地仰头看着那从天际不断飘飘洒洒散落而下的碎块。
  这一切事情发生得太快,唐糖甚至还什么都来不及反应,就眼睁睁地看着天际猛地爆出一朵‘烟花’,璀璨的光芒刺激得她眼睛生疼,她却舍不得眨一下眼。
  紧接着,无数锋利的断剑碎片当着她的面,叮当掉了一地。
  而这其中,就包含了她的木剑的碎片!
  其他幸存的剑魂都被眼前这一幕给震慑了,全都往后退了一大截,不敢再轻易靠近唐糖一步。
  寂静,便是此刻全场唯一的声音……
  “……”唐糖此刻的状态不太对劲。
  她的粉唇不自觉地颤抖,神情隐隐崩溃,本该澄澈无邪的双眸此刻遍布血丝,狰狞地睁大,竟显得有些恐怖。
  无形的低气压逐渐蔓延全场,察觉到逐渐浮现的威胁,那些残存的剑魂们又缓缓地退后了一些,警惕地用剑尖指着唐糖。
  如同憋到极致的爆发一般,唐糖神情突然一僵,她微微抽搐了一下嘴角,似乎在尽力地想露出一个笑,可惜却失败了。
  紧接着,一道尖锐无比的童声以不堪重负的疯狂之态,猛地尖叫出声。
  “啊啊啊啊啊啊……”
  人族的幼童嗓音中掺杂着狂暴的兽吼,刺耳的尖叫裹挟着一股强大的力量,猛地向四周扩散,瞬间给这本就经受了接二连三的摧毁,早已摇摇欲坠的剑冢造成多次伤害。
  坚硬的岩壁再也承受不住,飞速地裂开无数蛛网状的巨大裂缝。
  “轰隆隆……”这次整个剑冢算是彻底被惊动了。
  伴随着翻腾的岩浆与无数掉落的碎石,所有狼狈躲藏于其中的剑都被逼了出来。
  它们无措地在天际乱飞,不知该何去何从,但几乎所有剑此刻都清楚地意识到了一件事。
  这个剑冢,要塌了!
  而罪魁祸首,便是那位在不断尖叫的小女孩。
  唐糖疯了,她不知道该怎么发泄心中憋闷到极致的情绪,只能尖叫。
  如果不以尖叫宣泄的话,她觉得,自己可能会生生被逼到爆体而亡。
  她能感知到,伴随着她的宣泄,一股深深隐藏于她体内的力量被唤醒,并按着她的心意,通过尖叫声的传播,将这片埋葬了她心爱木剑的地方彻底摧毁!
  木剑没了,这些凶手们便也一齐下去陪葬吧!
  唐糖的双眸不知何时变为了灿金色,且其周遭还隐隐有红光浮现,这可是走火入魔的征兆!
  “唉……你这孩子,怎地如此偏执?”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熟悉的威严女声响起,紧接着刚刚还在发狂的唐糖便突然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眼前的世界在渐渐变黑。
  临失去意识之前,唐糖最后只听到了那道女声的一句叮嘱。
  “若想救你的剑,就给孤好生表现。”
 

  ☆、第一百七十七章 二次考验

  “杀啊!”
  “冲啊!”
  ……
  战鼓阵阵, 烽烟四起, 厮杀震天。
  这是唐糖初醒之时所见到的场景,她晃了晃还有点晕乎的小脑袋, 从地上爬起身, 迷茫地看了一圈,有点不知今夕是何夕。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