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琉璃小师妹 作者:苏心糖

武侠 苏心糖 2019-11-02 收藏

——于吾而言,最大的幸运莫过于,我回来了,而你还在!
前世的琉璃是浮尘派的大师姐,内能处理派中俗务,教导弟子修炼,在外能打能杀,光耀门楣的全能大师姐。
好不容易熬到了渡劫期大圆满,却在飞升一半时,打了个盹,被黑色雷劫给劈没了。
再次醒来,已是三千年后,浮尘派已不是当初的模样。
重回浮尘派,这次,她只想当个吃喝玩乐欢乐修仙的小师妹。
**************************************
浮尘派大殿,正是拜师收徒时。
掌门:“拜我为师,你可习得万般功法,派中弟子以你马首是瞻。”
问剑峰峰主:“拜我为师,你可成为强大的剑修,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寻道峰峰主:“拜我为师,日后若谁欺负你,只需赏他一把符。”
追源峰峰主:“拜我为师,你可拥有强大的体魄,人人对你趋之若鹜,只为求一器。”
琉璃看来看去,指着最下方的白胖中年人:“你收徒吗?”
白胖中年人怔了怔,摇头:“我不收徒,你可以拜我徒弟为师。”
她眼中闪过狡邪:“要么拜你为师,要么,我就回去了。”
后来,她如愿成了忘忧谷最小的小师妹,受尽万般宠爱,还有了一个据说最能打的大师兄。
忘忧谷中每日无忧无虑炼药的弟子们原本以为,他们不仅有个最能打的大师兄,还有个最好看最有慧根的小师妹。
后来才发现,小师妹其实跟大师兄一样能打。

**能苟能打能睡药仙小师妹VS很能打无限宠溺大师兄
**无脑甜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打脸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琉璃,兮彦 ┃ 配角:很多 ┃ 其它:爽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大师姐琉璃飞升一半被雷劈没了,三千年后重生成受尽宠爱的小师妹,同时发现大师兄炎玺竟身份重重。二人强强联手,不仅寻回身世,揭开重生之谜,更劈山填海,斩尽妖魔,再次飞升。幸而情深不弃,方得永生相守。
     本文文风轻快,甜而不腻。女主自强坚韧,从不放弃,男主情深不弃,两世皆只为一人。以女主重生开始,围绕女主身世,重生之谜,修真界与妖族关系展开,丝丝相扣,精彩绝伦。

  ☆、第一章

  茂密的山林间,几只欢乐的云雀正叽叽喳喳地追逐嬉戏着,鸟鸣声清脆悦耳,却在看到林间草地上睡着的小人儿时,止了声。
  云雀们蒲扇着翅膀飞到旁边的树枝上,蹲了下来,一边歪着头看着熟睡的孩子,一边闲适地理顺羽毛。
  它们前面,是一片空旷的草地,厚厚的青草像绿色的毯子随风起伏。
  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正躺在草地上,一身灰白的旧布衣很是干净。初夏的阳光穿过茂盛的树冠照射下来,炙热的温度也变得适宜。习习微风拂过,小女孩舒服地蹭了蹭身下的绿毯,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嘴角含笑睡得更沉了。
  她身边,几只小鹿和灰白的山兔正悠闲地吃着草,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鹿走到小女孩身边趴下,张嘴打了个秀气的哈欠,靠着她睡了。小鹿妈妈抬头看了一眼,并未阻止,低头继续吃草。
  一切的宁静祥和,都在天上飘来一朵黑云时终止。太阳被黑云遮住,天色很快暗沉下来。山风骤起,树叶狂舞,小动物们连忙各自往家跑。
  小鹿妈妈走到小女孩身边,用鹿角蹭了蹭小女孩,见她已幽幽转醒,叼起小鹿跑进了山林。
  琉璃坐起来,清澈的大眼带着睡意的迷蒙。
  咦?天黑了?
  她抬头看着天上翻滚的黑云,似穹庐随时可能压下来一般,隐隐传来雷声。
  原来是要下大雨了,琉璃连忙起身往山下跑。下了山再穿过一片草原,就是她的家,她得在下雨前回家。
  天越来越黑,风越来越大,吹得琉璃有些睁不开眼,布衣猎猎作响。她抬起小手挡住眼睛,脚下跑得更快了,好在山路熟悉,并未摔倒,可脚上的鞋却不知何时跑掉了。
  她匆匆回头看了看,却没找到,只得光着脚继续跑。反正这里除了她们一家,也没有别人,改天来找便是了。
  琉璃刚跑下山,踏上草原,一道闪电划过草原上的天空,眼前骤亮,一声惊雷在头顶响起,紧接着便是珠子大的雨点落了下来,打在草地上啪啪地响。刚跑出一小段,已是大雨倾盆,身上瞬间湿透。
  琉璃抬头往家的方向看了看,却因隔了雨幕,只有灰蒙蒙一片,风雨很快模糊了她的眼。这片草原极大,又很是空旷,除了近处一棵巨大的孤树,并无其它避雨的地方。琉璃有些迟疑,她记得爷爷曾说过,下雨打雷的时候,千万不能躲在树下。
  头顶再次响起剧烈的雷声,震得她耳朵生疼,伴随着如刀光般的闪电,一刀便切裂了半边天。刺眼的光照在草原上,前面的大树异常显眼。
  琉璃捂着耳朵,不再迟疑,飞快往大树跑去。
  茂密的树冠挡住了大半的雨,只余下淅淅沥沥雨滴落了下来。琉璃站在树下,狂风吹拂着她的头发,她抬头看着仿似黑夜的天空。她不怕,反而有些好奇,雷电是怎么来的呢?天上真的有神仙吗?
  正想着,天空再次发出强烈的光芒,照得整个草原亮如白昼。琉璃睁大眼呆呆地看着一道光亮从天际深处直朝着她劈下来,黑亮的眼睛里映出一道势若劈天的闪电,越来越近。
  那光亮得刺目,强烈的光照进琉璃的眼底深处,一丝红光在黑亮的眼中一闪而过,却没人注意。
  随着震耳的雷声传入耳中,剧烈的疼痛从头顶蔓延至全身,琉璃倒了下去。恍惚中,她似闻到一股烤肉的香味,以及毛发烧焦的臭味。
  失去意识前最后的念头是,老人家的话,还是要听的。
  她身后的巨木从中间被劈裂,倒向一边。失去了树冠的遮挡,焦黑的小身体被倾盆的雨水冲刷着,气息弱不可闻。
  眼看最后的星火即将被浇灭,琉璃胸前突然发出一股柔和的光,在昏暗的雨幕中,像迷雾里突然出现的昏黄灯塔,虽毫不起眼,却给人无限的指引和希望。
  柔和的光包裹住她,一股暖流从胸前涌进她的身体,很快流变全身。琉璃觉得头很痛,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劈开了一般,身体却像是泡在温水中,舒适得直想叹息。
  迷蒙中,她似听到了许多急切的呼唤。
  “大师姐,快醒醒。”
  “大师姐,别睡了!”
  “大师姐,最后的雷劫要劈下来了,快醒来啊!”
  “大师姐……”
  ……
  大师姐?琉璃恍惚半晌才想起来,她好像确实是浮尘派的大师姐。
  琉璃困极,恨不得再次睡过去,耳边的吵闹声却让她不得不睁开眼。
  此时,她正盘腿坐在山巅,置身于天地形成的历劫结界之中。许多人踩着飞剑法器站在不远处,正担忧地看着她。见她睁开眼,所有人都惊喜不已,大声喊道:“大师姐,快看头顶的雷劫。”
  雷劫?
  琉璃下意识地抬头,天空黑压压的,翻滚的黑云像沸腾一般,隐隐闪着电花。强大的威压从黑云深处传来,重重压在她身上,即便天地之隔,也让她有些直不起腰。
  琉璃再一次恍惚,对噢,她正在历劫。
  天雷之劫。
  飞升之劫!
  她天资好,虽俗务繁多,胜在福运极佳,又得了绝好的修炼之法,于是,在师祖师傅师伯师叔,甚至连不少师弟们都飞升数十年后,她终于也修炼到渡劫期圆满,迎来了飞升之劫。
  九九归一,八十一道天雷,她已经被劈了整整八十次。
  只差最后一次,她便可以飞升找师傅去了。
  尤记得师傅飞升时眼中的殷切期盼:琉璃啊,好好修炼,为师在上面等你,一定要快些上来啊。
  她看着黑色劫云上亲顷刻间便汇聚出最后一次雷劫,随时可能压下来,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强大威压,有些刚刚清醒尚未反应不过来的懵懂。
  琉璃疑惑,她在浮尘派百年,作息一向自律严明,她又已至渡劫期,已是半仙之身,不吃不喝不睡也不会有任何问题。可她怎么会在历劫途中,突然睡着了呢?而且,还是在最后一道天雷之前。
  周围响起惊呼声打断了她的思索:“大师姐,小心啊!”
  琉璃回过神,看到天上最后一道天雷已朝她劈了下来。
  她微微歪着头,犹豫是否还要再挣扎一下,但不过是一瞬,便已精确判断出结果。
  之前的八十道雷劫,每道她都需要准备许久,丹药法宝功法缺一不可。可眼下,雷劫已劈下,法宝来不及打开,再极品的丹药也来不及产生效用,甚至连状态都来不及调整到最好。
  飞升乃逆天之行,天雷之劫的最后一道带着灭世之威,其势远比前面八十道加起来还强上许多。
  于是,琉璃只淡淡地看了越来越近的雷劫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她看了看这一百年为之操碎了心的师弟师妹师侄,甚至更小的晚辈们,发现自己竟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暗搓搓觉得有些轻松。心中悄然涌出几分幸灾乐祸,以后,不知谁来替他们操心了。又看了看生活了百年的尧山数峰,耳边突然响起无数凄冽的喊声。
  “大师姐!”
  巨大的威压已经落到头顶,眼睛被强烈的光芒刺得睁不开眼。撕裂般的疼痛之后,琉璃突然发觉自己是身体变得很轻,轻得随风就飞了起来。
  她睁开眼,天上的劫云已经消失,却依旧暗沉沉的,没有仙露没有祥云没有仙乐,说明她渡劫失败了。
  天雷之劫失败,是要灰飞烟灭的。
  四周响起呜呜的哭喊声,琉璃想如往常一样教诲师弟师妹们,他们浮尘派作为修真界第一门派,弟子当顶天立地,看淡生死。张嘴却发现自己已发不出声。她垂下眼眸,才发现自己的手正渐渐变得透明。
  她看向天空,想着,不知师父是否还在上面等她,可是,她好像去不了了呢。
  视线里的天空灰暗了下去,师弟师妹悲伤的脸也看不清楚了。
  在消散前的最后一刻,琉璃眼光流转间,看到远方有个黑影快速朝这里飞来,速度竟是她从未见过的快,从天边眨眼已近尧山。她有些好奇,浮尘派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的弟子了?可惜,终究看不清他到底是谁了。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