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反派大美食家 作者:鱼七彩

武侠 鱼七彩 2019-09-27 收藏

叶姝刚穿成书中的炮灰反派,就碰见了武林最凶残的大魔头,为了求生,演技与厨技齐飞。
叶姝:“我无辜善良可爱会做饭。”
大魔头:“我就是个文弱书生。”
叶姝:T_T
作为江湖上最厉害的高手,宋清辞寂寞如雪,异常厌食,直到他遇见了‘表面装人畜无害实则总喜欢用美食勾引他’的著名江湖妖女叶姝。
这女孩必定爱惨了他,才会如此费尽心机。
罢了,宠着她便是。
叶姝:“???” 

【食用指南】:
厌食症大魔头vs美食家小反派,戏精搞笑飙戏,欢乐无脑小甜饼呀~
穿书武侠+美食日常,女主求生欲强,男主自我攻略~
原书为某点风格文,正派多数道貌岸然。请接受这个傻不拉几的设定23333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传奇 美食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姝,宋清辞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叶姝刚穿书就遇到武林传说中的大魔头。为了保命,她假装没有识破大魔头的身份,并展现出自己优秀的厨艺,频繁在其面前刷好感度。大魔头因有饮食障碍,为了饱腹,扮作书生,以各种理由留在叶姝身边。二人就此便开启了一场斗智斗勇、互相飙戏的江湖之旅。
     文章将江湖恩怨和美食元素相结合,立意新颖,角度新奇。令读者在感受快意江湖的同时,又忍不住为书中所述的美食流口水。男女主角之间互相隐瞒身份的戏精互动,为本文的一大亮点,反差萌十足,令人啼笑皆非。

第1章
  “啊——好痛!”
  叶姝张开双眼,惊讶地发现眼前有一张男子放大的脸。对方宽大的手掌正狠狠掐住自己的脖子,将她的身体抵在冰冷的墙上,弄得她生疼喘不过气。
  叶姝挣扎地要推开他,警告对方放手。男子反而加大手劲儿,嘴角噙着浑不在意的冷笑,双眼中杀气满盈。
  叶姝开始意识到情况不对了。这屋子里的陈设古意十足,不似赝品,甚至连熏香都用得价格十分昂贵的紫真檀香。男子所穿的玄色长袍的右肩膀处,有银线绣制的一枝梅花,银线倒不算什么稀罕之物,但这种针法复杂的刺绣工艺在现代却非常难找。
  叶姝记得自己只是在工作室里打了个盹儿,醒来后的景象就发生翻天覆的变化了。她身边不可能有人会搞出这么高成本的恶作剧戏弄她,叶姝隐隐有种不妙的预感……
  “你不是想把身子给我么,这就受不了?一个自甘下贱主动上门的货色,竟连这点觉悟都没有?”
  男子语气里透着十足的厌恶,似乎说这么多话对他来说都是忍耐的极限。他修长的手指暴虐地划过叶姝的衣领,随即狠扯掉了一根衣带,叶姝颈下一对漂亮的锁骨随之露了出来。
  叶姝的脑袋嗡地一下炸开了。
  叶姝从小就记忆能力超群,平常阅读的时候,总能顺便把书本上的文字内容记住。
  眼前男人所说的话,刚好是她最近刚刚追过的一本武侠小说《大武林盟主》里的台词,百分百确定,一字不差。
  叶姝再观察这男人的衣着,腰间挂着一块梅花形的白玉佩。再看这个男人的右眼角,恰好有一颗黑痣。
  没错了,《大武林盟主》里描述过,武林第一大邪派昇阳宫的标志就是白梅花,而昇阳宫护法石阡基的右眼角刚好有一颗泪痣。
  虽然这一切太过玄幻伪科学,但叶姝确定自己应该就身处在这本书的剧情之中,俗称穿书。
  原书中这句台词出现的场景:女反派叶姝受父命,特意前往法华寺,勾引昇阳宫护法石阡基。目的就是为了得到石阡基手里的半本玄阴神功秘籍。然而石阡基并非传说中那般贪恋女色,她献媚不成,反遭羞辱,被石阡基打成重伤后逃跑。
  然而整个经过被躲在屋外偷窥的男主慕容逸看个正着,慕容逸就趁此时机追上叶姝,废掉了叶姝的武功。再之后,女恶霸被废武功的消息传遍了江湖。叶姝以前得罪过的武林人士都找上门来,这些人将她绑在石柱之上,扒光衣服极尽羞辱,之后便一刀一刀将她砍死,并将尸体丢去喂了野狗。
  可以说今天晚上,就是女反派死亡之路的开始。
  叶姝现在一点悲伤春秋的时间都没有,她必须尽快解决眼前的危机,保证自己不受内伤。否则她接下来就会被废武功,然后沦落到被人羞辱至惨死的下场。
  “等等,石护法,我有话要说。”
  叶姝举起双手,向男子示意自己不会挣扎了,但请他给自己一个解释的机会,一个呼吸的空间。
  “你又想耍什么花招?”石阡基依旧掐着叶姝的脖颈,手劲儿稍微轻了几分,不过眼里的杀气依旧不减。
  对他来说,杀叶姝不过是时间问题,早一点或晚一点没什么区别。他今天心情好,倒想看看这个女人在死之前会有怎样丑陋地挣扎。
  单单通过掐脖颈的接触,原主的身体已经本能地向叶姝传输了‘对方内力非常深厚’、‘俩人之间功力相差悬殊’的信息。
  昇阳宫虽然是武林邪派,但他们最讨厌武林正派的虚伪。按照原书描述,石阡基搞这出戏的目的,既然是为了吸引一些虚伪贪心的武林人士主动上门受死。那她只要想办法避开‘虚伪’这个雷区,活命的机会就会很大。
  “是我爹派我来勾引你,以图求得半本玄阴神功秘籍。”叶姝立刻坦白实情。
  原主的父亲叫叶虎,凌云堡的老堡主。
  整部书里,叶虎才是隐藏最深、最阴险狠毒的反派大boss,他为了报当年华山派掌门的夺妻之仇,从杨浦改名换姓为叶虎,暗中蛰伏了二十年,培养自己的爪牙和势力,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彻底毁灭华山派。
  原主就是叶虎培养计划中的爪牙之一。叶虎当年之所以选中了原主进行抚养,认她做女儿,就是因为她骨骼清奇,是练武奇才。十八年的悉心抚养,叶虎把原主培养成了一团最狠烈的复仇火焰,叶虎指哪儿她就烧哪儿,四处祸乱江湖,无恶不作。
  可惜原主到死都不知道,叶虎并非她的亲身父亲。而且对于她的死,叶虎也不曾有过半点的伤心和惋惜,只会嫌弃她没用。
  所以对于叶虎这种人,该出卖时就出卖,不要觉得亏心。
  叶姝接着对石阡基再补充一句:“我爹非常想练成玄阴神功,为我娘报仇。至于这其中的恩怨,我不能说,是我家的私事。”
  叶姝倒是很想和盘托出,但过犹不及。她现在讲的程度,对方听着是坦率,如果进一步说多了,对方反而会加重其它方面的怀疑。
  石阡基听到这些话后,确实感到意外。
  听说那位凌云堡的老堡主一直深居简出,身体不太好?现今仔细想来,他应该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十年前,凌云堡在江湖上就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没人知道,短短十年间发展壮大至如今令武林人侧目的地位,可并非什么人都能做到。仅凭眼前这个无脑冲动的小丫头的能耐,根本不可能,她不过就是个纸老虎。
  石阡基判断出叶姝没有撒谎,心气儿稍微顺了些,但他心中仍然保留怀疑。
  “我承认我贪心想要秘籍,但我并没打算恶意抢夺或阴谋算计。我只是想和石护法做买卖,公平交易。”叶姝眨巴着清澈见底的眼睛,态度认真地和石阡基解释。
  石阡基终于松开了扼住叶姝脖颈的手,让叶姝得以自由呼吸。
  “解释清楚。”
  “石护法如果喜欢我,愿意接受我的身体,馈赠我秘籍,那我们立刻上床,把事儿办了。石护法如果不愿意,那我就走,我以项上人头发誓绝对不会使什么阴招算计你。这就是一笔买卖交易,好比你有我想吃的甜梨子,我来问你愿不愿意卖给我,如果你觉得我手上的钱太少,不值当卖,那就不卖。我问价后发现自己买不起,便也死心了,不敢肖想,立刻走人。”
  叶姝不能说自己对秘籍不感兴趣,毕竟原主现在已经进了石阡基的房间,做出过勾引石阡基的事实。她如果现在否认,石阡基一定会认为她在撒谎,那这之后不管她再说什么石阡基都不会相信了,只会一心想弄死她。
  反正石阡基对原主的身体根本不感兴趣,叶姝就干脆承认这是笔身体交易,公平的交易。
  公平交易和阴谋算计可就不一样了,是正大光明的做法,并不虚伪。
  “呵,就凭你的姿色,想换秘籍?”石阡基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哈哈大笑不止。
  “很多女人对自己的容貌都很有自信,我也是其中之一。不过刚刚根据石护法的反应,我意识到是我高看我自己了。对不起,打扰!”叶姝说完,转身就要往外走。
  石阡基迅速揪住叶姝的衣领,一双眼若淬了毒一般狠狠盯着她:“想逃?”
  “没有,没有,我只是怕我这么傻的人立在这,影响石护法的心情。”叶姝讪笑道。
  石阡基这才正眼打量叶姝的容貌,巴掌大的娇俏脸,双瞳剪水,楚楚可人,虽然是混迹江湖的武林女子,但这皮肤一点没有风吹日晒后的粗糙,白嫩得如剥了壳的鸡蛋。难怪她会说对自己的容貌自恋了。
  “这么瞅,脸蛋是挺好看的。”石阡基似感兴趣地用食指勾了一下叶姝的下巴。
  叶姝下意识地想扭头避开,随即反应过来自己这样表现的话状态不对。她马上把头摆端正了,对着石阡基魅惑地眨眨眼,然后咧着嘴露出八颗大白牙嘿嘿笑。
  叶姝故作兴奋地扬起双眉,用甜腻做作的声音惊喜地询问石阡基:“石护法是不是改主意了,愿意和我上床?”
  石阡基立刻嫌恶地推开叶姝,命她滚。
  叶姝马上滚了,一溜烟跑得很远,最后找到一堵墙靠着,拍胸缓两口气。好险,她终于逃了出来。
  在刚刚奔逃的时候,叶姝感受到了这具身子的厉害,果然是练武之人的身体,跑起来如鸟儿翱翔,轻盈异常。双耳也特别敏锐,周围很多细小声音都能听进耳里。
  叶姝高兴没多久,脸就垮下来了。因为她察觉到身后有异响,八成是男主慕容逸跟过来了。
  剧情在这个位置的时候,叶姝的武功还远高于慕容逸。现在的慕容逸只是在华山派呆了三年的菜鸟,没有什么奇遇,所以他即便是练武奇才,天分过人,但因为武功修习的时间短,根本比不过从小就被高手‘父亲’倾囊相授的原主。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