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我与师父生毛球 作者:辰冰

武侠 辰冰 2019-06-26 收藏

机缘巧合之下,瑶兮跌入情沦劫,在梦境中与人春风一度,醒来以后,她觉得很尴尬。
因为她春风度了的,是她暗恋多年但清冷寡言、不苟言笑的师父。
在梦境中,他对她笑、对她柔情、对她纵容,处处似是有情……一不小心,她没有把持住。
师父那边就不知道是为什么没把持住了,但瑶兮也不好意思问。好在情况不算十分严重,他们互相道了歉,就在极为尴尬的气氛中继续当师徒。
然而事情并未到此为止,不久之后,瑶兮发现自己……
怀孕了。
==
大概就是一对明明两情相悦但互相憋着不说的夫妻看着他们一起造出来的球十二脸懵逼的故事……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瑶兮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瑶兮在机缘巧合之下,与她暗恋多年的冷面师父淮瑾仙君春风一度,两人气氛尴尬,互相道了歉。然而不久之后,瑶兮却发现自己怀有身孕……
      一个互相暗恋的师徒仙侠故事,结合传统神话传说背景、东方式灵兽神怪设定,构建了古色古香的东方玄幻世界,人物形象丰富立体,爱情温馨甜蜜,套路与反套路,浪漫轻松的爱情小甜文。

  ☆、第一章

  “……兮儿,我心悦你。”
  “你可还记得当初……很久以前,我们两个在……你还是很小的一只白狐狸,我也……我也……”
  “你肯定不记得了……”
  瑶兮在梦境中听到近乎无声低语的呢喃,即使是朦胧得难辨虚实的声音,念到“你不记得了”时,话里失落的语气仍然伤感得令人心碎。
  她努力想要去听,可是还未等听清,声音却越来越轻,听不见了。
  这一场漫长的梦境实在太过清晰。
  昨夜过得很是疯狂。
  她负责疯,师父负责狂。
  破碎的记忆中隐约还留着肌肤相亲的温度,情谊最浓时耳边熟悉而低沉的喘息,也不知是现实还是幻境。
  瑶兮醒来时,身上还有些不适,她睁开眼睛,对方仍旧是如常冷清的神情,端正地坐在床尾。
  他生得极为俊美,狭长清俊的眼眸,微微上挑的眼梢,鼻若直峰,眉修唇薄,如同远山雪莲一般不近于世、不染俗尘。
  这么一会儿功夫,他身上的衣服已经理得一丝不苟,看不出前夜的端倪。
  他望着她沉默半晌,取下寸步不离身的佩剑,转过剑柄递给她道:“你可以杀我。”
  瑶兮看着佩剑的轮廓呆了半晌,然后赶忙伸手用力将它推了回去,慌乱道:“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瑶兮一边说,一边把佩剑强行塞回了对方的腰带里,拍拍严实。
  师父是个剑修,修剑之人以剑为道,剑即本心。这柄剑,自师父成仙之日起,她还从未见他取下来过,修心之剑不斩无罪生灵,以本心之剑斩自己,这是最严重的事,人魂俱毁,永不复生。
  瑶兮本就暗恋师父多年,如何舍得杀他?更何况……
  瑶兮摇摇头道:“这也不是师父的错呀。事先,我们谁都没有料到是这样一个劫。”
  说着,她有些不安地低下头,却注意到她身上的衣衫也已穿戴完全,齐齐整整,不知是何时弄的,却比她自己穿还要来得整洁。
  瑶兮不禁又去偷望师父,却见那人仍旧用冷凝的眼睛望着她,神态不带一丝温度,看不出想法。
  但两人之间的气氛很是尴尬。
  他们彼此无声,静默下来。
  瑶兮此时才有功夫整理紊乱错杂的思绪。
  事情要从很久之前说起。
  瑶兮当初是一只无意修仙的小妖狐,到了年纪以后抽了历练签,签运不是太好,要去勾引凡间的君王。她从许多人中一眼就看到了他,忽然心动,可谓一见钟情,本以为是个容易的差事,却不想她准备勾引的那个帝王是下凡历劫的仙君,不仅引诱没有成功,反而被对方强行带回了仙界,莫名其妙地被他收为弟子,然后当上了神仙。
  师父似乎在仙界也是个很有名望的仙君,其实才年长她一千来岁,生活在仙界中一个剑修云集的仙境,在神仙中年纪尚轻,却很为仙境中众人敬重。只是他身份来历特殊,偶有知情人提起时似有顾虑,但瑶兮初来乍到,也无从探究。
  她就这样开始随师父修炼,直到一个月前。
  因为她当初未经劫难就成了神仙,命中总还差一道劫数。一个月前,师父算到有劫将至,瑶兮从上天开始就随遇而安地努力修炼,奈何以前过得太过闲散,基础太差,距离她被带上天短短一百多年,实在追不上历劫成仙的水平,师父也知道她的情况,便带着她闭关历劫,大约是准备再护她一次,却不曾想碰到竟会是这样一次劫。
  想到这一个月来她沉浸的梦境中的场景,瑶兮仍止不住恍惚。  
  梦境中,他们回到了当初初识的时候,她才刚刚喜欢上师父,师父亦是初见她。
  但这一回却与记忆中不同,面对她的卖力勾引,师父不再是冷若冰霜。他站在宫宇庭院飘落花瓣的梨树之下,温柔地望着她,对她淡笑,对她纵容,说他心悦于她。
  瑶兮激动坏了。
  当初在凡间的时候,要说她对只见过几次面的人有多深的感情也不尽然,妖类是非观淡薄,她勾引对方未尝不是存着几分玩玩就跑的心思,可是上天后朝夕相对,却渐渐真的动情喜欢上了。
  瑶兮这些年来认真修炼,不再有非分举动,并非淡忘,只是逐渐在仙界学了善恶,知道师父不喜欢自己,所以强将所有感情按捺在心底。
  师父在幻境中对她如此柔情,是她在现实中前所未见,瑶兮惊喜得不知如何是好,一口气将她多年来积蓄的情感全都释放了出来。其实她在被劫数抹去记忆以后,隐约还有一丝念头知道自己身在这种劫数中决不能屈服于欲望,但瑶兮也不晓得自己是不是根本妖心未死,满脑子只羡鸳鸯不羡仙。
  在这种情形之下,瑶兮如何把持得住?
  他们在仙境中两情相悦。
  该做的、不该做的、她这些年来想做但是不敢做的,瑶兮在幻境中一下子全做了。直到前一夜春风一度,她才终于清醒过来,明明幻境中的画面都随着劫数破灭而模糊,昨夜的记忆却清晰万分。
  无数的温存,无止尽的爱意,亲密到无法更亲密。
  屋室内气氛诡异。
  师父比往常更加冰冷的脸犹如一盆冰水从头浇下,提醒他们铸成大错。
  这种劫其实只要有一个人不受影响,就不会出事。瑶兮清楚自己这边的情况,却根本无法说出口,她其实很好奇师父那边为何会把持不住,心如猫挠,可是完全不好意思问。
  此时师父握着被她塞回去的剑,眉头紧蹙,似乎不知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方式赎罪。他道:“此是我之错。”
  瑶兮忙说:“那我也有不对的地方。本来就是我修为太差才没有办法一个人历劫,先前在幻境中,我也未能……”
  那人沉默片刻,道:“你并非情愿。”
  瑶兮说:“师父你也不是呀,况且劫数之中,身不由己。”
  瑶兮知道师父在顾忌什么,其实她妖类出身,这方面的道德感比较弱。虽说现在也不是不能理解凡人、神仙们在缔结婚姻上的仪式感,但眼下这种情况,她对师父的愧疚反而更多,毕竟他们两个在这种事情上都没有经验,真要比谁单身比较久的话,师父比她年长一千来岁,师父这个记录破得比较亏。
  瑶兮想了想,说道:“既然我们都觉得自己有错,要不我们先互相道个歉吧,剩下的问题暂且搁置,等想到解决办法了再说。”
  师父冰冷的眸子似是神情复杂地看着她,然后说:“你不必道歉。”
  说完,他极是郑重地道了歉。
  话虽如此,但瑶兮哪里能就这样真的呆呆坐着接受,赶紧也跟着飞快地鞠了躬,结果还是变成两人互相道歉。
  “总之我们先从这里出去吧。”
  两人此刻还是没有那么快能顺利地面对对方,可瑶兮抬起头,又垂下眼睫,心疼地说:“师父,你折了好多修为。”
  既是历劫失败,如何能没点惩罚。瑶兮又看向自己,愧疚道:“可饶是如此,我还没能……诶?”
  瑶兮看向自己时,吃了一惊。
  师父的确是少了好多修为,可她身上的仙气却与原来不一样了,明明这个仙劫没有成功,但她的仙身竟还是因此成了。
  瑶兮诧异地呆在原地。
  然而师父对此却没有太大反应,对她,对自己的修为,皆是如此。
  他只是顿了顿,道:“你若是想到想做什么,就告诉我。”
  说完,遂起身。
  ……
  这个时候,在瑶兮和师父两人闭关的庭院外,有几名弟子正在洒扫院落。
  他们都为淮风仙君弟子,瑶兮的师父仙号为淮瑾仙君,两人是师兄弟。瑶兮的师父素来冷淡,但他们师兄弟却相处融洽,瑶兮唤淮风仙君一声师伯,与这些弟子虽不是同一个师父,却也兄弟姐妹相称。
  此时,只听一名弟子担心道:“师妹同仙君闭关已有一月有余,还没有出来,也不知是不是出了什么差错。仙君陪在里面还是如此,师妹此劫,竟是这般凶险吗?”
  另一名弟子原在扫地,听到此话也不免担忧。
  他说:“可若是凶险,里面这么长时间也安静如常,没听到什么响动。接着等吧,许是快出来了。”
  两人简单地议论了几句,便又专心打扫。
  只是跟在他们身边的,是个小弟子。他才十二三岁,入门没多久,对仙界之事尚不熟悉,之前努力听两位师兄说话,却听得云里雾里,有些事他这段时间憋了许久,如今终于憋不住,出口问道:“师兄,那位小师姐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何这个时候还要历仙劫?而且淮瑾仙君是师父的师弟,你们为何仍唤他‘仙君’,不叫师叔呢?”  

TAG标签: 甜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