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娇夫难养(女尊) 作者:婆裟浮图

情感 婆裟浮图 2020-05-23 收藏

她出伸手,拯救那个卑微到泥土里的灵魂。
  “站起来,你要的河清海晏,国泰民安,我给你。”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种田文 女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赵清晏,褚安 ┃ 配角:一堆堆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想要的都给你,但也要把我收下


第1章 有家暴倾向
  赵清晏做了一场荒唐梦,事后觉得身心荡漾,但半梦半醒间却听见周围有人在说话。
  “呜呜呜……”
  怎么有人在哭,还湿答答的,不会是哭到她脸上了吧?
  她微微皱眉,感觉脑袋昏沉的难受,伸手一擦满脸的泪水,然后睁开眼睛。
  一个衣衫不整的男子坐在她身边,眼中吧嗒吧嗒掉着泪珠,瞧她醒过来,眼中的伤心之色瞬间变成愤恨,怒视着她。
  幻觉,一定是幻觉,肯定是她昨天值班累的。
  “你……”
  赵清晏张口想要问问幻觉里这男人是谁,长的还挺好看的,可第一个字刚说出来,就见一个破枕头朝她砸过来。
  那男子长的不赖,还带着些许矜贵气质,可拿起枕头砸人的模样实在有些不可爱。
  尤其是边打人边破口大骂,还带着一脸眼泪的模样,更叫人没法瞧。
  “你这个卑贱无耻下流的粗鄙村妇!本宫跟你拼了!”
  赵清晏没来由的就挨了一枕头,也不知晓那枕头里面是什么,砸的她脑袋直冒金星。
  这么疼,肯定不是幻觉……
  “咱们有话好好说行不?没必要上来就动手吧!”
  见那男子还要砸人,她下意识的伸手一挡,没成想直接把枕头给打落在地,惊起一地灰尘。
  在那男子愣神的时候,赵清晏才发现四周的不对劲。
  这古色古香的环境,半点没有现代气息,就是破旧寒酸的简直令人发指,她心中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这莫非是穿越了吧?!
  再转眼去看那个因她扔枕头,而被吓住的男子,赵清晏更加确定自己心中的猜想。
  只见他眉眼如画,气质清冷,如今脸上挂着泪水,发丝凌乱,倒是平添一丝烟火气。
  身上白色亵衣松松垮垮的挂着,隐约还能看见锁骨上遍布的红痕,似乎在昭示着什么,两人现下同榻而卧,再结合那场梦,让赵清晏不得不多想。
  不等她想明白,那厢泪珠连成了串,又四处寻东西要砸她,可这榻上只剩被子了,不能用来砸人,他便举拳锤过来。
  “这是什么情况,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赵清晏伸手去挡,因为她想象不到挨男人一拳会有多痛。
  哪知道那砸过来的拳头绵软无力,轻而易举就被她抓住,倒是让她很吃惊。
  褚安心中戚戚然,用力挣脱不开,嘴上倒是没停下:“你等着本宫回去,一定要你这贼人不得好死!腌臜卑贱无……”
  他还没骂完,就已经被不胜其烦赵清晏堵住了嘴。
  她露出两颗森白虎牙,阴恻恻说道:“你我同榻而眠,我两辈子都没谈恋爱呢,清白就交代给你了,现在老娘脑袋很疼,在我还没缓过神之前,别让我听见你聒噪!”
  平时喜欢读小说的她,对穿越挺向往,现在真的发生在她身上,还是很惊喜的。
  可身边多出个衣衫不整的男人,惊喜就变成了惊吓。
  尤其是这个长的好看,实际娘到哭的男人还有家暴倾向!
  后者被赵清晏这样一威胁,像脱力般靠在背后的墙上,眼神中愤恨被空洞取代。
  他掀起讽刺的笑喃喃自语:“呵呵,清白?本宫的清白已经被毁了,回去又能怎样,还不是于事无补。”
  这样想,褚安心中已经悲愤难鸣,在被强这件事上,皇家贵胄与贫民又有什么不同,不管谁对谁错,身为男子的下场都一个样。
  “与其回去让父君的名声蒙羞,不如一死罢了……”
  他的手还被赵清晏抓着,因为赵清晏怕松开后他还要打人。
  褚安缓缓坐直,在赵清晏惊诧的目光中飞速的向墙上撞去,决绝的用尽全身力气。
  砰——
  “嘶……”
  赵清晏很佩服自己的速度,又很心疼自己的爪子,这男人撞墙时那种心如死灰的感觉,让她心里忽的一紧,想都没想就伸手去挡他的脑袋。
  结果就被一起撞到墙上去了。
  他的脑袋没事,顶多就是又掉些泪珠,可她的手都被撞破了皮,现在感觉痛的无法抑制,赵清晏都怕会骨折。
  “我不就凶你两句吗,也不至于轻生吧……诶,你们这皇帝是男是女?!”
  赵清晏去回想他刚才的话,觉得自己似乎抓到了重点。
  一个男子把清白看的这么重,还要以死明志的架势,她不会是撞大运穿越到女尊世界了吧?
  对方当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冷笑不止,不屑理她。
  但赵清晏已经从他的表现确认了自己的猜想,她刚才意识到自己穿越,惊讶之余自然忽略一些事。
  当下稳住心神,根据一些细节和男子的表现,差不多可以分析出来。
  “是我毁了你的清白?”赵清晏要再次确认一下,说着话便去掀被子。
  小说里那些女尊男子初次会有落红,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她没有任何异样感觉,有就肯定是他的了。
  “浑贼安得羞辱本宫!”褚安怒不可遏,张口便要去咬赵清晏的胳膊。
  奈何赵清晏反应迅速,躲开后直接掀开被子,一抹意料之中的红出现在眼底,让她神色一沉。
  这小子还真是栽在她手里的。
  尤其是这被羞辱到发狂的表情,更代表了一切。
  后者已经怒不可遏,嘶吼着红了眼,要不是赵清晏凭借自己忽如其来的大力气,根本就控制不住他。
  她赶紧说道:“我可以娶你,我会负责的。”
  古代女子被毁清白,一般情况下会选择自尽,不然活着也会被邻里的口水淹死。
  还有一种嫁人的,不声张让别人知道实情,以后也可以安稳的生活过日子。
  不过有些事情她愿意,别人未必愿意。
  褚安冷眼看她,口中的话十分冰冷:“娶本宫?你这贼人打得一副好算盘,还想着要占天大的便宜?门都没有!”
  他再次向墙上撞去,死心不改,褚安就不相信这女人会没有疏于防范的时刻。
  砰——
  “嘶……”赵清晏疼的出汗,感觉着手上的痛感,心想这回必然是要骨折了。
  男子脑门也红了一片,但伤势绝没有她严重,冷眼瞧着她疼得呲牙,脸上还露出笑容。
  观他那样子,还准备随时撞墙呢!
  “我真的是无意之中冒犯你的,我以为那只是一场梦,你冷静一下咱们先解决问题成不成?”
  站在现代女人的立场思考,男子这些反应都是正常的,可现在不是寻死觅活的时候,要先解决问题啊。
  不然她人不生地不熟,只要松开这家伙,就不知道他能做出点什么事来,着实麻烦。


第2章 凶得很
  “无意之中冒犯我?”
  褚安脸上露出讽刺的笑容,他眼神在地上游荡一圈,那上面还有乱扔的鞋子和撕坏的衣裳。
  赵清晏感觉脑门上青筋直跳,她仔细看的话,还能看见那地上拖拽人的痕迹。
  很显然,这跟她所说的无意冒犯,当做梦一样的话绝对是相悖的。
  这简直就是当众打脸啊。
  “那你,那你要怎么才肯消气?生命可贵啊,所以要珍惜生命,等你失去后,才能懂得这些多珍贵。”
  譬如她初来乍到,大抵是回不去了。
  想到这,她穿越的好心情迅速消失,很遗憾没有给父母好好尽孝,也不知道两位老人家失去她之后会多悲痛。
  眼前这男子必然也有父母的,若他出了什么事,他的父母也会很难过,所以若是低头认错能让他放弃自尽的想法,赵清晏是愿意的。
  “我说我要把你剁成肉酱喂狗才消气,你觉得怎么样?”他脸上忽而露出一抹肆意的笑。
  赵清晏心头一凛,这男人凶得很啊,那可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这可使不得,你不能通过伤害别人的生命来满足自己不是?”
  “你干什么?!”
  褚安眼睛一瞪,眼前这说话十分轻浮的村妇,竟飞速向他靠近,他性子是烈,但终究是个弱男子,哪里有反抗的力气。
  一眨眼的功夫,他就被那‘歹人’拿着榻上的一件外袍裹的严严实实的,像个蚕一样半靠在墙上,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赵清晏皱着眉,似乎不太满意自己绑的手法,嘴里嘀咕着褚安听不懂的话。
  “在下不才,来之前干过两年特殊病人看护,现在虽然没有镇定剂,但不让你自尽我还是有办法的。”
  没错,她以前是在精神病院做护士的。
  赵清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义不容辞的投身这个行业,大概是导师的演讲太感人?又兴许是她本身也不正常?
  反正现在看来她所学过的,还挺有用。
  看着褚安久久挣扎不开,已经眼神空洞望着房顶的模样,她不住的叹气,“唉,我知道你很绝望,我也很绝望啊。”
  她打算先四处看看,就掀开被子下地,哪成想一阵冷风吹过,低头一看,娘的,她就穿了件亵衣!
  好么,本想故作潇洒一点,这下她的脸皮可都掉在了地上,捡都捡不起来。
  面子已经完全没有的赵清晏,嘴里骂骂咧咧的继续厚着脸皮在被窝里翻找,好不容易在那男人脚边找到一条亵裤。
  穿上之后她才察觉到不对之处,这特么是个男人的裤子!
  已经没脸在屋子里待下去,赵清晏趁着自己掉在地上的脸皮还热乎,赶紧趿拉着地上的破布鞋逃离出去。
  出来之后她才松了口气,认真打量起周围环境来。
  她现在所处的,应该是个干草和泥加上几根木头搭起的房子,俗称破草房。

TAG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