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如花美眷 作者:李息隐

情感 李息隐 2020-05-22 收藏

潘家败落,潘娆也一夜间由京城第一美人成了罪臣之女。
  流落乡间,最终被迫嫁给了当地富商傅世安。
  傅公子姿容绝色,却无官职加身,所有人都在等着看潘娆笑话。
  可忽然有一天,傅公子认祖归宗了,潘娆一跃成为皇孙妃。
  ————————
  起初潘娆以为自己和傅公子不过只是挂名夫妻,迟早要分开的。他有他的意中人,而她的未婚夫很快也会来接她。
  直到有一日,傅公子将她抵在墙角,凤眸轻垂,声音冷冷刺耳:“以后不许再想他!想一回,罚一次。”
  她这才知道,原来当初他们成婚,是他一手算计好的。
  他会狠狠罚她,直到她哭着求饶为止。
  他也会低下他高贵的头颅,蹲在洗脚盆边,亲手帮她洗脚,温柔又耐心。
  表面温润实则阴冷腹黑狗男人vs貌美如花温柔可爱小姐姐
  本文强宠强撩,高糖高甜
  温馨提示:
  ①男主心狠手辣,绝非善类
  ②男女主渐渐会有前世记忆(算重生叭)
  ③文是认真写的!
  内容标签: 婚恋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潘娆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阴冷腹黑狗男人X貌美如花小姐姐


第1章 【1】
  金秋十月,凉风徐徐。
  农闲时节,百姓无事可做,故而更爱凑热闹些。
  此刻阖村村民围住的是一户薛姓人家,薛家在秀水村算是富户,颇有些钱财和田地。且薛家三郎今年春时刚刚考中秀才,故而这薛家,一时在秀水村和临近几个村名声大噪。
  而今天引起大家关注的,却不是薛三郎,是前两日刚刚寄住到薛家的一个远房表姑娘。
  那日薛三郎赶着牛车带着这个远房表妹入村时,许多村里人都是看到了的。但凡见过这表姑娘的,无不赞一句天仙下凡,都道和薛三郎郎才女貌,正当般配。
  薛家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更是有这个打算。
  只可惜,那表姑娘姿色卓绝,实在过于耀眼,远非薛家这样的农户人家可以护得了的。
  这薛家,虽在秀水村有些威望,但和富甲一方的何员外比,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今天来薛家,向这表姑娘提亲的,正是何员外。
  薛家心里十分抗拒,那何员外都五十开外了,家中小妾更是数不胜数,谁家把姑娘嫁去就是把姑娘往火坑里推。
  可薛家纵然心里一百个不愿意,面上对何员外打发来的媒娘,也得客客气气的,实在不敢得罪。
  “赵媒娘,这实在为难了些。我这外甥女,刚刚和我家三郎定了亲。”薛母宁氏和颜悦色,言语间有些卑微的姿态。
  那赵媒娘是受了何员外之托,才不把薛家放在眼里。
  “别说这姑娘和你家三郎定了亲,便是已经嫁入你家门了,只要何员外看中,他若执意要抢,你又能如何?”
  “这……”宁氏心里窝火,却只能干着急。
  旁边薛父也只是个农家汉子,老实巴交,气得闷哼,却也没什么主意。
  偏薛三郎这会人在县里书院读书,不在家。而薛大薛二又和其父一样,都老实嘴笨不善言辞,加上此刻二人又都被各自媳妇拉着,他们也不敢说什么。
  还是薛家的姑娘薛月盈,颇有些胆量,站出来问那赵媒娘:
  “我表姐不过才来我家数日,且这几日一直呆在家足不出户,是如何入了何员外的眼的?这何员外,日理万机,又是一方富户,总不能屈尊降贵来过我们村吧?”
  这个赵媒娘倒是不知,她是拿钱做事的,问那许多作甚?
  赵媒娘笑:“兴是有村里人瞧见了,惊为天人,这一传十、十传百的,就传开了。”她不欲再与薛家人周旋,显然也不觉得他们这细胳膊能拧得过何员外那粗大腿,所以,表明来意后,赵媒娘就起身告辞了。
  “你们准备准备吧,娶妾也无需大操大办。三日后何府会有轿子来接新人,这一百两银子你们拿好,好好准备准备,莫要得罪贵人。”
  赵媒娘言词霸道,宁氏无法,只能急得哭。薛月盈虽泼,但毕竟也怕那何员外,一时也不敢说什么。
  正当薛家举家都着急无奈时,外头院子里,又想起一道女声来。
  “薛家当家人可在?”
  宁氏听这女声陌生,一时听不出来是谁,便抬袖子擦了擦眼泪,起身迎了出去。
  外头庭院里,立着个约摸四十上下的女子。瞧着女子的妆扮,倒和那赵媒娘有几分相似,宁氏不由心头又是一紧,本能也戒备起来。
  “你是谁?你找谁?”宁氏问。
  “我姓张,是松阳县的媒娘。今儿来,是受人所托,上门提亲的。”张媒娘笑颜靥靥,观之可亲,倒比那目中无人的赵媒娘要好许多。
  县城里来的媒人,自不可能是冲着她家月盈来的,想必,又是哪个贵人瞧中了娆儿。
  不管是哪方的贵人,薛家这样的人家都得罪不起。所以,纵宁氏对这张媒娘也无甚好感,但还是将人请了进去。
  进了堂屋,张媒娘只瞥了赵媒娘一眼,而后自报家门。
  “松阳县的傅家三爷,欲明媒正娶潘姑娘为正妻,傅三爷特命我来提亲。”
  “傅家?可是那个傅家?”
  薛家人还没言语,倒是赵媒娘,率先问起张媒娘来。
  张媒娘笑答:“这松阳县还有几个提得起名号的傅家,自是那个。”又说,“傅三爷说了,潘姑娘曾有恩于他,如今潘姑娘落难,他定会好好护着姑娘。”
  确定了身份,赵媒娘也只是有一瞬的迟疑,继而说:“提亲也讲究个先来后到,此番可是我先来的。”声音弱了下去,明显有些底气不足了。
  张媒娘说:“那薛家可应允了?”
  话虽问的赵媒娘,但张媒娘眼睛却是看向薛家人的。
  宁氏忙说:“自是没有应下的。”
  张媒娘笑:“这结亲素来讲究结两姓之好,和和气气的才行。姻缘这事儿,得讲个你情我愿,薛家既不应你,你便不能仗着身份欺压。”
  这傅家,赵媒娘自然是知道的。尤其这个傅三爷,比起其父来,更是青出于蓝胜于蓝,行商老辣狠厉,自接手傅家生意后,短短几年时间,便将生意蔓延至临近各个县,甚至省城金陵府,如今也有傅家的一席之地。
  傅家得罪不起,傅三爷更是。
  “既如此,那我便不打搅了。”赵媒娘脸色十分难看,“告辞。”
  此番事情没办成,谢媒银丢了是小事,差事没办好,回去挨何员外的数落,才是大事。甚至日后,她连饭碗都得丢。
  赵媒娘走后,薛家人皆彻底松了口气。
  “张媒人,快请坐。”宁氏热络招呼,又吩咐女儿薛月盈,“快去,沏壶好茶来。”
  方才两位媒娘几番言语较量下来,薛家人早听得明明白白。这傅家远近闻名,薛家虽是农户,但颇有些钱,平时没少进城去逛,所以自然知道傅家。
  能把外甥女嫁去傅家做少奶奶,宁氏觉得,总算能对得起她姐姐姐夫。
  至于她家的三郎……
  三郎原也配不上娆娘,若不是潘家败落,娆娘孤苦无依寻到此处来,哪里轮得到三郎肖想他这个表妹。
  那傅三爷,她虽没见过,但却有所耳闻。听说是丰神俊朗,温文尔雅,是个极为不错的青年。
  “方才听说,我那外甥女有恩于傅三爷?这可从何说起。”宁氏问。
  张媒娘道:“来前,三爷交代了,此事务必要与潘姑娘说。只是……”她目光在堂屋转了一圈,也没看到她觉得合身份的女子,便问,“这潘姑娘呢?”
  宁氏扬声朝西屋喊了声:“娆娘,你出来吧。”
  话音才落,便从西屋走出来个花容月貌的年轻女子。
  张媒娘盯着这年轻女子瞧,竟一时失了神。
  她活到如今四十岁,做了近二十年媒娘,年轻貌美的女子见过许多,可从没哪个会让她有今天这样的反应。
  什么叫冰肌玉骨,什么叫国色天姿,什么叫纤纤窈窕,她今儿算明白了。这宫里的娘娘,也不过如此吧?
  “姨父,姨母。”走近了,潘娆略福身子,请了安,教养极好。
  来前,她自是瞧见过那傅家三爷的,当时她就想,那样芝兰玉树仙姿玉骨的男子,这世间,又有哪个女子配得上?如今倒是瞧见了。
  这二人,当真是天赐的一段良缘,般配得很。
  潘娆自来了秀水村姨母家后,便只穿农家布衣,只梳最简单的髻。可她天生肤白似雪,眉眼绝色,又从小接受最好的教养,通身气质更是上乘,所以此番即便是布衣荆钗,也是绝美的。
  “好孩子,过来坐。”
  宁氏十分疼惜这个外甥女,知她认生,故叫她去了身边后,又把自己两个儿子和儿媳打发走。
  “大郎二郎,你们都先出去。”
  薛家是宁氏做主,宁氏说一不二,没人敢反抗。
  四人出去后,张媒娘这才问潘娆:“那年三爷进京做生意,亏了本钱,身无分文,流落街头。亏得姑娘心善,出手也大方,给了他五十两。三爷说,那年冬天很冷,若无姑娘施舍的那五十两,他怕是冻死在街头都无人收尸。”
  “这些,姑娘可还记得?”
  潘娆心善,平时做过的善事很多。她又不求回报,自然不会去记着这些。
  她细细想了想,也没半点印象,只摇摇头:“不记得了。”
  张媒娘笑说:“姑娘不记得没事,好在三爷一直记着。说起来,这也是你们的缘分,天注定的。”
  宁氏十分高兴:“这门亲事,姨母觉得很好。不过,还是得你自己拿主意才行。”
  .
  松阳县傅宅,后花园。
  傅家三爷傅世安此刻在花园里养弄花草,所以,管家把张媒娘请去了花园。

TAG标签: 甜文爽文婚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