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督公千岁 作者:紫玉轻霜

情感 紫玉轻霜 2020-05-22 收藏

由重臣千金沦为教坊官妓,云静琬在黑暗中沉沦了十年。
  为求一线生机,她终于狠心想要献出自身。
  只可惜轻衫半褪,却不知面前这冷寂寡情的男子正是西厂权宦——江怀越。
  ***
  我原以为长夜幽黑独行无归,却未料从今后,有人披荆斩棘一路相随。
  #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
  #男主非良善,架空明代,请勿考据#
  内容标签: 因缘邂逅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怀越、云静琬(相思) ┃ 配角:金玉音、馥君、盛文恺、宿昕、杨明顺 ┃ 其它:残疾文、男主太监、西厂
  一句话简介:权宦与官妓
  作品简评:
  尚书千金云静琬因父亲卷入谋反案而自幼沦入教坊司,十年后入京城,相依为命的姐姐遭遇大难,为救姐姐,她走投无路向前来楼中赴宴的某人自荐枕席,却不知这冷寂寡情的年轻人竟是当朝权宦江怀越。身世飘零的乐妓遇到了位高权重的西厂提督,看似毫不相关的两人却有着同样历经坎坷的过去,从而滋生出不为常人理解的爱恋。情节张弛有度,各色人物形象鲜明,官场情场相互关联,从京城到辽东,场景开阔别有特色。


第1章
  立秋将至,暑气仍未消。远远近近的蝉鸣起伏喧嚣。已燥热了半晌,临近午间才开始起风。
  风是旋回低迷的,满楼紫罗细竹帘飒飒轻扬,流泻出靡丽柔媚的曲。
  重帐复幕内,莺莺娇语夹杂着男人的恣意纵笑。隔着绛朱垂帘,在另一侧弹奏的姑娘们还不能散去,只是曲声渐渐轻微。
  又一阵风吹动窗前竹帘,相思本在低头弹着琵琶,无端地心神恍惚,划拂细弦的纤指便迟缓了下来。
  连廊上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有人到了窗外,焦虑地唤道:“相思,相思!快出来……”
  她心头一紧,趁着奏曲暂歇悄悄出了屋子,低声急问:“怎么?我姐姐的病还没好转?”
  “跟生病没关系,她出事了!”传消息的春草不过十四五岁模样,一脸焦急不安。相思亦变了神色:“到底怎么回事?”
  香草慌张道:“我拿着药去轻烟楼找馥君姑娘,却听说她被人点了名,拖着病体去歌舞。等了没多久,就听楼上吵嚷,许多人都奔逃下来,有人从簇锦阁里拽出个披散头发的姑娘,居然就是馥君!因为隔得远,我看不真切,只见她死死扣着门扉,衣衫上全是血……可是那个男人还不罢休,抓着她的头发就将把她往墙上拼命撞……”
  相思只觉寒意上涌,哑声道:“轻烟楼里没人管吗?!她现在怎么样了?”
  “哪里有人敢上去!”春草带着哭腔道,“管事妈妈跑上楼劝阻,被那人的手下一脚踢翻,从楼梯上直滚下去,差点当场送命。其他宾客都撒腿跑掉,只剩下姑娘们惊慌失措,我没办法只能逃了回来,也不知道那人有没有放过馥君……”
  相思又急又气,手都不由得微微发颤,偏偏此刻身后屋内传来同伴的唤声,她强自镇定着隔窗道:“我有急事得先出去,请姐姐先替我弹奏一下……”
  “出去?”屋内的乐女推开窗惊诧道,“妈妈关照过,今日要有头等的贵客来宴饮,你现在怎么能走?”
  “轻烟楼那边出了事!求姐姐先别告诉妈妈。”她无暇多说,当即带着春草奔下楼去。
  *
  穿庭过院,步履匆促,唯恐被人喝问去向。所幸严妈妈与其他仆役都在前面准备宴饮之事,守后园的小厮与春草熟稔,便大着胆子将她们偷偷带了出去。
  淡粉楼与轻烟楼皆在京城东边的明照坊,相距不算太远。车轮辚辚,相思坐在篷车中唯觉煎熬难耐,心里慌得厉害。
  十年前父亲获罪惨死于东厂诏狱,一夜间家败人散,她与姐姐、母亲一同被遣送入教坊司,从生活优渥的朝臣家眷沦为了最为低贱的乐户官妓。
  那一年,她只有七岁,姐姐也才十四岁。
  教坊司的人给她们重新取了名,她是相思,姐姐则叫做馥君。
  未满半月,素来温婉优雅的母亲终究无法忍受那样的屈辱,在一个细雨凄凄的黄昏悬梁自尽。
  自那之后,姐姐便竭尽心力地护佑于她,不让她受到一点玷辱。两人在南京相依了近十年,却又被征入京城,且分散在不同的教坊,平素难得才能一见。前几天听闻馥君身体不适,正担心着,没料到今日会出了这样的事情。
  篷车颠簸急行,驶过好几道幽长胡同后,到了轻烟楼的侧门。往日这门口也有人守着,现在却空空荡荡,相思见状,心中更是忐忑不安,再与春草一同从侧门入内,一路上亦不见半个人影。可越是这样,越显得情势异常,待等她穿过后花园,便已远远望到簇锦阁前乌压压跪了一地婆子姑娘,个个匍匐瑟缩,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已被拖出花楼的馥君倒伏在地,水蓝色细褶裙血迹斑斑,乌发散乱,气息奄奄。而石阶上的锦服男子身上亦染了血渍,在左右随从的搀扶下一瘸一拐走到馥君近前,猛地抬腿便狠命踢去。
  “我的大人您千万消消气!”满脸青肿的李妈妈扑上去哭号,“千错万错都是老身教训得不好,我等会儿就将馥君关进后院狠狠惩戒,可您再这样打下去,她这条贱命没了,叫我怎么向上头交待?”
  “上头?”男子脸型瘦削,浓眉如刀,表情夸张地朝两边随从冷笑,“听到没有?这婆子要拿上司来压我!”
  一名随从当即上前,左右开弓给了李妈妈两巴掌:“不识趣的老东西,你说的是教坊司的奉銮?左不过九品末流,给我家大人提鞋都不配!”
  李妈妈战战兢兢地捂着脸:“老身知道……只求大人这次放过馥君……”
  “滚开!别挡着爷的路!”锦服男子陡然怒叱,随从们一拥而上将李妈妈拽开。在满院人的哭声之中,另两人架起已经无力挣扎的馥君,将她拖出庭院,直往前楼而去。
  一地血迹,蜿蜒刺目。
  月洞门后的相思浑身发颤,不顾春草的阻拦,追上去拽住拖曳者的胳膊,跪下急道:“请将馥君留下,她是教坊司的人,就算犯了天大的过错也该由礼部论处!”
  “少来废话!”随从怒火中烧,一下子将她甩翻。她又竭力扑上去,却被两名健壮的随从自背后用力按倒,双臂被反剪过来,骨骼咔咔作响,脸色顿时惨白。
  “……相思,你来做什么?走!”本已濒临昏迷的馥君艰难地睁开眼,颤着声音叱责。
  “天子脚下,煌煌京城,他们就这样肆无忌惮?!……”相思忍痛还未说罢,就又被人在腰间猛踹了一脚。她重重跌在冰凉的地上,那踹她的锦服男子上前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
  “看着眼生,不是轻烟楼的?哪里来的雏儿,不知死活!”他迫近了几分,鼻尖就快要碰触到相思。
  “馥君是我姐姐,她本就生了病,再也禁不住折腾。您要是不解气,就朝我来!”相思咬牙坚持着,模糊的视线中只觉这人眼神灼灼。
  馥君从开始便没肯低头认错,此时却奋力挣道:“和她没关系,她还不懂事……”
  男子嗤笑了一声,用力扳起相思的脸,“我告诉你,你这姐姐既然敢在簇锦阁内捅我一刀,就该料到会有什么下场。你们这些贱民乐户,不过是供爷儿们闲暇时取乐玩笑的小玩意儿!伺候的好了,能赏你几锭金银,伺候的差了,要打要骂就全该受着。可你们如今胆子竟然大了起来,敢用刀子捅我?莫不是想要反上天去?!京城又怎样?礼部尚书、顺天府尹都是我熟识的,有本事便去找他们告状,看看有没有人会听你一言半句!”
  说罢,抡起一掌将她打翻在地,转身便走。
  相思见馥君又被拖拽远去,疯了似的追赶上去,却又怎敌得过那些强壮的随从。眼看有人抡起马鞭就要抽向相思,馥君嘶声叫喊,春草与李妈妈等人一同赶来,哀告着将相思护住,那群人才作罢。
  然而馥君终究还是被强行拖走,喧喧嚷嚷中,她的哭声越来越远。相思被春草和李妈妈抱住了,浑身瘫软动弹不得,见姐姐的身影消失在小径那端,一颗心仿佛便狠狠撕扯成两半,痛到钻骨。
  她哭得嗓子都哑了,哀求众人去救姐姐回来,一旁的姑娘抹泪道:“哪里救得回来?谁去也就是送命罢了。我们这些人就算被活活打死,在他们看来又算得了什么呢?”
  另一人又告诉相思,当时馥君被召入簇锦阁歌舞,那男子酒后兴起,想要与馥君行欢好之事。馥君说身体不适,那人却恼怒起来,竟在众人面前解开亵裤,按着馥君便往身下压。她哪里受得了这等屈辱,抵死挣扎时抓起桌上剖瓜果的利刃将其扎伤,才惹来这场大祸。
  相思气得发抖,春草刚才在混乱中也被打了几巴掌,小脸又红又肿,不由握着拳道:“太过分了,咱们报官去!顺天府尹不管,就去五城兵马司,总得有个说理的地方!”
  “不懂事的小丫头,你不认识他?”李妈妈哀叹道,“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都管不了,那一位可是北镇抚司的高千户!你去告,不将你皮打烂才好!”
  “他、他是锦衣卫的千户?!”春草瞠目结舌,再看相思时,她紧紧咬住嘴唇,许久都说不出话来。
  *
  轻烟楼一片狼藉,李妈妈忙着叫人整理,相思喘息了一阵便奔回门外,向等在一旁的小厮询问起千户高焕的府邸所在。小厮摇头不知,春草急得叫道:“你问这个干什么?难道还想追过去?”
  “那我姐姐怎么办?被抓去了不知是死是活……”她声音发颤,“你们又说报官也没有用处,我除了再去求他,还能做什么?”
  “锦衣卫的千户谁敢惹,他刚才那蛮横的样子摆明了就是不讲理的,你这一去不就是羊入虎口?到时候姐姐没救回,还搭上自己!”春草忙着劝阻,那小厮也央告说自己偷偷放她们出来已是担惊受怕,要是再不回去就会惹来麻烦。春草抓着她的手道:“我的姐姐,赶紧回淡粉楼去。你才到京城没多久,不知道我们的妈妈人脉也是极广的,说不定她能想到办法帮上馥君!”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