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我的冥王夫君 作者:纷纷和光

情感 纷纷和光 2020-05-19 收藏

玉凝是南阳侯府中庶出的小姐,母亲懦弱,父亲风流,隔壁陈王世子把她看做砧板上的鱼肉,时常说要玉凝做他贵妾,嫡姐嫉妒玉凝嫉妒得发疯,偷偷让丫鬟推玉凝下水。

     玉凝意识迷蒙之际,在水底看到一具男人的尸体,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俊美无俦的面上浮现一丝阴冷的笑意。

       她被一股力推上了岸,当天晚上,玉凝做了一个梦。

     梦里玉凝见到一个男人,男人冰冷彻骨,抬手捏了玉凝的下巴:“救命之恩,你如何偿还?”

        一晚荒唐,次日玉凝醒来,又惊又俱。

     不见男人的身影,只听男人的声音:“凝儿,你我已成夫妻,再没男人碰得了你,我还会再来。”

        玉凝怕这个男人,怕得要死。她更怕自己会怀个鬼胎。

        后来,陈王世子想要唐突玉凝,当场瞎了眼睛,发疯而亡。继母要把玉凝嫁给她不成器的外甥,结果外甥一夜暴毙,继母夜夜见鬼。同父异母的嫡姐要打玉凝一巴掌,结果脚滑,一头撞在了墙上,撞得头破血流。

        玉凝发觉了男人的好,虽然男人冰冷非人,心却是热的,晚上,男人在她身侧沉睡,她偷偷去亲男人的唇:“好夫君。”

     男人突然睁开了眼睛:“哪里好?”

       玉凝脸色逐渐红了:“哪里都好……”

只有冥王能欺负的小娇妻X冷面冥王


  ☆、第 1 章

  玉凝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命格纯阴,她出生时,柳夫人说,纯阴命格的女子克父,南阳侯便对玉凝有了杀心。
  玉凝的生母白氏天性怯懦,却抱着玉凝恳求南阳侯不要伤害玉凝,白氏天生丽质,是侯府中最美的女子,南阳侯一时心软,想着一日夫妻百日恩,又想着玉凝也是自己的骨血,一个小女孩儿家,能有多大的本事克他?真的克他,以后再杀也不迟,就放了玉凝一条生路。
  不过,南阳侯心里到底是有了疙瘩,从此以后,很少去白氏那边,之前天天留宿白氏房中,后来几个月才去一次。
  南阳侯风流好色,府中除了柳夫人这个正妻之外,还有十九名姬妾,这些姬妾身边的丫鬟,凡是有点姿色的,都被南阳侯染指过。
  玉凝天生带着一股暗香,像是兰花香,又像是梅花香,香气隐隐约约,因为年龄小,被奶香气压着,不凑近闻压根闻不到。
  她纯阴命格,易招鬼煞,加上身上的香气非同一般,在恶鬼眼中,玉凝身上的香气,犹如罂粟一般让人上瘾。
  “好香……”
  “真好闻……”
  “……”
  玉凝在襁褓中,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她能够看见一些奇奇怪怪吐着长舌头的人,可白氏和南阳侯看不到。
  生产过后的白氏仍旧美貌如初,玉凝出生已经三个月,这三个月里,是南阳侯头一次来见她。
  白氏渴求南阳侯多看玉凝一眼,玉凝长得粉雕玉琢,白氏希望南阳侯不要讨厌玉凝,在这个家里,少了南阳侯的宠爱,就连下人都能踩主子一脚。
  南阳侯喝了点酒,屋里也没有婆子伺候,他把玉凝接了过来,看了一眼:“鼻子眼睛都像你。”
  对于这个命格克父的女儿南阳侯没有什么好感。
  如果是儿子,南阳侯还能忽略,偏偏是个丫头。
  他把玉凝放在了小床上,搂着白氏往里面去:“爷这么长时间不见你,想不想爷?”
  白氏被南阳侯强行拖走后,笼罩在玉凝身边的黑雾蠢蠢欲动。
  这些恶鬼都想吃了玉凝,恶鬼众多,没有一个愿意分食,都想独吞。
  它们又渴望玉凝再长大一些,等她身上香气更浓郁,心智更成熟……一定会是天下最极致的美味。
  房屋内室是一片淫言浪语,玉凝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周围奇奇怪怪的东西。
  她长得实在漂亮,因为年幼,眼睛越发显得很大,又大又水灵,皮肤又白,白得像雪。
  这些恶鬼才不在乎玉凝是否长得漂亮,它们只在乎玉凝是否好吃。
  凄厉鬼叫不绝,里面的男女却听不到,耐性最小的三只恶鬼已经打了起来。
  这时,一道暗红烟雾飘来,三只恶鬼霎时被粉碎,魂飞魄散。
  其余恶鬼本想逃窜,双脚却仿佛被钉住了一般,丝毫不能动弹。
  暗红烟雾里似乎笼罩着一道血腥的身影。
  血腥气息弥漫了整个房间,所有恶鬼能够看到,地面上也覆盖了一层暗红鲜血。
  烟雾中伸出一双修长的手,陶醉的声音在房中回荡:“好香……美味……”
  他还没有低头去吸食玉凝的魂魄,一道凌厉刀光一闪而过,暗红烟雾中的鬼影发出凄厉惨叫,所有恶鬼也被一股无名威压扭曲成了血雾。
  半刻钟后,再也没有凄厉鬼叫,只能听到内室男女的喘息。
  令人厌恶,厌恶至极。
  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玉凝的身边,男人一袭墨色长袍,墨发如瀑散下,整个人透着一股诡异邪氛。
  男人戴着一张黑色面具,语气冷淡:“好香。”
  让人上瘾的香气。
  玉凝并不知道这个东西和其他脏东西一样,都想把她给吃掉。
  男人虽然戴着面具,却比方才吐着舌头托着脑袋或者缺胳膊少腿的恶鬼好看多了。
  玉凝眨巴眨巴眼睛,伸出自己的小手去抓男人冰冷的衣料。
  她口中咿咿呀呀,谁也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男人眸中闪过一丝冷色。
  玉凝笑了起来,抓着男人的衣服,咿咿呀呀就要把衣服往嘴里塞。
  才三个月大。
  香气还不够浓郁,神智未开。
  再过五年,或许更合适一些。
  玉凝不知道,自己逃过了死劫。
  男人修长冰冷的手指,抚摸过玉凝漂亮的眸子。
  玉凝再睁开眼睛时,什么都看不到了。
  看不到吐着舌头的恶鬼,也看不到缺胳膊少腿的恶鬼,亦看不到这个男人。
  她咬着自己的手,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累了,就自己缩在襁褓里熟睡。
  半个时辰后,南阳侯也从里面出来了,他整理了一下衣衫,看也不看玉凝,直接走了出去。
  白氏稍后出来了。玉凝天生就很乖,不随便哭闹,她见玉凝睡着了,去净手洁面,梳好头发,才把孩子抱到了怀里。
  玉凝的母亲白氏是南阳侯从南疆带来的,白氏长得极美,可惜身体特别弱,白氏本是官家小姐,父亲犯罪后落了风尘,在秦楼楚馆中卖艺,后来被一个当官的老爷赎走了,官老爷的太太凶悍,容不下白氏这样的美人,恰好南阳侯来了南疆,白氏又被送给了南阳侯。
  在南阳侯府中,白氏初来时受了一段时间的宠,后来宠爱被新人分走,她不是要强的人,性格怯懦,生下玉凝后受了不少委屈。
  玉凝是庶出的小姐,命格又不好,受委屈是常有的事情。
  ...
  五年转眼过去了,玉凝仍旧是粉雕玉琢的一个小团子,因为吃不好穿不好,她并没有和她年龄差不多的小孩那样圆润,小下巴尖尖的,一双眼睛格外的大,天生一副可怜样。
  用柳夫人的话说,玉凝的母亲白氏是个狐媚子,玉凝也是狐媚子,才五岁,就长得像小狐狸精。
  玉凝没有见过狐狸精,她只知道狐狸精不好。柳夫人是嫡母,在大家面前,玉凝都不能喊白氏为“母亲”,只能喊柳夫人为“母亲”。
  阳春三月,南阳侯府春意融融。
  今天南阳侯夫人柳氏邀请了不少夫人来府中赏花,柳夫人院里的下人都在忙里忙外的招待。
  这些夫人部分带了自己家的公子小姐过来了。
  柳夫人的长女玉沅今年六岁,玉沅小小年纪,和其他小姐在一块儿玩。
  陈王世子也是六岁,陈王妃和柳夫人关系不错,柳夫人一直都在巴结陈王妃,小孩子年纪小,也不避嫌,陈王妃就让陈王世子和玉沅等小姑娘一起玩。
  陈王世子穿了一身蓝色锦袍,戴着长命锁,又佩着几块珍奇玉佩,他看起来趾高气扬的。
  玉沅年纪小,心眼却很多,她一直听说陈王府显贵,南阳侯府一年不如一年,南阳侯在朝中只有一个没有实权的闲职,外面看起来花团锦簇,里子却破破烂烂。柳夫人一直想让玉沅和陈王世子定个亲,她也撺掇着玉沅和陈王世子一起玩。
  玉沅甜甜的喊着陈王世子:“世子哥哥,我刚刚包了几颗蜜饯,你要不要尝一尝?”
  说着,她从怀里拿出来一块手帕,一层一层将手帕揭开,里面是几颗琥珀颜色的蜜枣。
  陈王世子撇了撇嘴:“甜腻腻的,我母妃说了,吃多了烂牙。”
  玉沅听了后,以为陈王世子看不起她,眼圈儿顿时红了。陈王世子不想让陈王妃知道自己欺负妹妹,就接了过来:“妹妹给的,我就尝一尝。”
  他吃了一颗。
  味道也就一般,还不如陈王府里嬷嬷做的蜜饯好吃。
  玉沅笑了起来:“这是李氏铺子卖的,可好吃了,我娘喜欢吃,我偷偷拿的。”
  陈王世子不想再吃,他把剩下的收了起来:“谢谢妹妹,我回去再吃剩下的。”
  趁着玉沅和其他小姐说话,陈王世子带着小厮溜了。
  这小厮道:“南阳侯府真是一日不如一日,那个嫡小姐穿得还没有咱们郡主身边的丫头体面,侯爷纳了这么多小妾,自己又在青楼挥霍无度……唉,当初南阳侯府多风光啊。”
  陈王世子年龄小,也不关心这些,他一边走一边道:“这里一点都不好玩,咱们回家去。”
  陈王府和南阳侯府挨着,他回去也不麻烦。
  他说话没看路,一头撞上了人。

TAG标签: 甜文宫廷侯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