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朕和她 作者:她与灯(96)

情感 她与灯 2020-05-08 收藏

  张铎没理会他这一句话,抬手理着衣襟,对席银道:“什么事,说吧。”
  “是,殿下看着着实不好,想求陛下暂驻一时,我们好备着,请梅大人去仔细看看。”
  张铎看向梅辛林道:“她如何?”
  梅辛林道:“前几日的确是见了些红。”
  张铎没有说话,等着他的话。
  梅辛林听他不出声,笑了笑道:“陛下过问得到少,臣也不好多口,昨日看过了,腹中胎儿倒是没什么大碍,不过殿下本身,就要遭大罪了。”
  张铎闻话点了点头,伸手把放在腿边的鹤羽氅拖了过来,反手披上,随口道,“那就不消驻行,等今日到了照圩,你再好好替她看看。”
  梅辛林笑了笑:“行军路上 ,臣不说什么。”
  说完,便起身要下车。
  席银忙拦着他,转身对张铎道:“我知道行军重要我不该不懂事,但……能不能就停一刻,我服侍她好好地喝一碗粥,殿下这几日几乎没吃什么东西。”
  张铎系上羽氅,“下去,不要再这儿烦我。”
  说完,他抬头朝车外看了一眼,大雪簌簌,天地混沌。
  “还不下去。”
  “求你了。”
  张铎随手拿起一卷书,“我没说不准,还剩几页书,看完即刻起行。”
  席银霁容:“是。”
  说完,跌撞着下了车。
  梅辛林看着那道雪影里的背影,平声道:“陛下平日与这奴婢说话,不在意言辞称谓?”
  作者有话要说:  真的是猝死的节奏啊。不开学,比开学忙,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谢在2020-03-24 02:14:27~2020-03-25 00:58: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半糖去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吃吃吃拉面 15瓶;飞花司雨、我在山顶收衣服 3瓶;是周芷玉、三原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93章 秋篱(二)
  张铎将手臂从氅里伸出, 平放在膝上。
  禅衣袖口看着之前被席银戳伤,咬伤的地方。
  逼近金衫关,他身上很多的旧伤都如梅辛林所言, 近乡情怯,隐隐地发作起来。唯独被她所伤之处, 虽都是新伤, 却安安静静地蛰伏着,只是偶尔发痒,发烫。
  席银和这些伤一样,从始至终都在不断地侵害着张铎的皮肤和精神, 而张铎却不想这些伤过快地痊愈。
  “朕很少与她说话。”
  他说着随手翻了一页书, 雪影透过车维稀疏地落在书页上, 车外踩雪的声音悉悉索索,松木的香气淬过雪,越发清冽。
  “自从她犯错,你与江沁二人, 明里暗里地跟朕说过很多次,要朕处决她的话。”
  “但臣与江大人,一直不知道陛下如何作想。”
  张铎沉默须臾, 直道,“朕动过几次念, 她自己也是知道。”
  梅辛林点了点头,跪直身,拱手向他行了一礼, 道:“陛下尚存此念,臣便不再多言,臣去看看长公主殿下。”
  张铎“嗯”了一声。
  车帷一起,雪气扑入,张铎借着起帷的当儿,又朝雪里的那个人影看了一眼,她喝着气儿立在张平宣的车下,与宫人一道传递吃食物,出宫在外,她没有穿宫服,青底绣梅的对襟袄,下着同色的素裙,耳上缀着一双珍珠。
  为了方便取物接物,半挽起了袖子,伶俐地露着半截手腕。
  不再试图以色求生之后,其人日渐从容,得以平和得应对张平宣,以及洛阳宫中的其他人。
  然而讽刺的是,这世上总是春宴偏偏早散,好景不得长久。
  张铎亲手教会了她如何自律平宁地生活,带着她偏离了淫艳恶臭的命途,却也令她踏上了另外一条有损阳寿的险路去了。
  这边,张平宣好不容易灌下了大半碗的清粥。
  梅辛林在车帷外面,请出其腕,斟酌一回,又重新写了方子,交与周氏,刚要走,却听见背后传来一个柔软的声音:“梅大人,留步。”
  梅辛林回过头,见席银跟了过来。
  她走近梅辛林面前,并没立即说话。端正身子,交叠,在雪中恭敬温顺地向他行了一个礼。
  梅辛林看着她模样,想起第一次在中书府外见到她,她惶恐地跟在赵谦的身后,赵谦让她行礼,她就怯生生地躲……
  与之相比,此时眼前的虽不至于说是脱胎换骨,至少有了不卑不亢的仪态。
  “内贵人有什么事吗?”
  “是,我想问问大人,陛下腰腹上的伤不要紧吧。”
  “哦。那都是十几年前的旧伤了。”说着 ,也不打算与她多解,转身朝前走去。
  席银追着问道:“是金衫关那一战所伤吗?”
  “是的。”
  “十几年了……还会疼啊。”
  梅辛林笑了笑道:“那是有人握着刀剑,拼上性命去砍的。”
  席银抿了抿唇,“我知道了,是我肤浅。”
  梅辛林微怔,他原本无意刻意哂她见识短浅,话说得并不那么犀利划脸。因此,她会自认肤浅,这无意间流露的清醒和坦然,到是梅辛林没有想到的。
  “你……”
  “我能做什么吗?”
  梅辛林抱臂打量着席银,“内贵人指的是什么。”
  “长公主的身子……还有陛下的旧伤。”
  梅辛林拢了拢袖子,摇头笑出了声:“内贵人一个人,侍应这两位贵人,不难吗?”
  席银摆手道:“不难啊,殿下……性子是急了一些,但也好相与的,至于陛下嘛……”
  她红着脸搓了搓手:“我……不敢说。”
  正说着,张平宣的女婢跟了过来。
  席银转身问道:“殿下好些了吗?”
  “殿下用了些粥米,这会儿缓些了,内贵人,陛下传令起行,您回吧。”
  “好。”
  她说着正准备走,忽又记起礼数,忙又在覆雪的大松下站定脚步,叠手弯腰,向梅辛林行了一个辞礼。
  “多谢大人赐话,我改日再向大人请教。”
  说完,这才踩着厚雪,跟女婢一道去了。
  **
  蒙厝山大雪封山。
  冬狩的队伍被截在了行宫,张铎却没有停留,在行宫宿了两日,便动身前往金衫关。
  启程的前一夜,席银陪着在张铎身边。
  张铎再看金衫关的军报和地图,席银撑着额头仍然在写那本《就急章》,张铎偶尔看一眼她的字,但好与不好,却不多评。
  席银见他不说话,戳了戳他的手肘。
  张铎以为她施展不开,刚把手臂挪开,却听她道:“我好写的,你不用让我让得厉害,这……毕竟是你的书案。”
  张铎头也没抬:“你写你的。”
  席银揉了揉眼睛,“以前我写得不好,你还要骂我,现在你都不说什么了。”
  张铎放下手中的图纸,取了一只笔,蘸着席银写字的墨,圈画几处,随口应她道“你的字骨已经有了,剩下要修的是笔力,不用我说什么,年生一久,你自然有心得。”
  “嗯……”
  席银见他没有说话的心思,也不敢搅扰他,将自己写好的字平整地压好,起身朝外走去。
  “去什么地方。”
  “不走。我去给你煮一壶茶。”
  张铎搁下笔,抬头看向她:“不喝,今歇得早。”
  “哦,是。”
  席银应声返回,抚规矩裙裾跪坐,“明日就要去金衫关吗?”
  “嗯。”
  “那伤还会疼吗?”
  “你说什么伤。”
  “你十几年前,在金衫关受得伤,我听赵将军说过,你为救他,当年一个人陷在羌营里,回来的时候,受了很重很重的伤……我以前倒是……摸到过,。”
  她说到此处,脸色有些发红,抿了抿唇,正了颜色道:“只是摸到都是很厚很硬的疤,我以为我不会疼了,可那日听梅大人说,刀剑砍入肉,深的甚至会见到骨头,和鞭子棍杖的伤是不同的,即便过了十几年,好像会是疼。”
  “你为什么问朕这个。”
  席银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说着,她抬起头,凝向张铎:“你曾经差点被司马大人打死,那会儿我看着你……我以为,那就是你最痛的时候,可是现在想想,好像不能和你当年伤相提并论。我想知道……”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裙带,拿捏了半晌的言辞,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你可以问地浅一些,朕试着让你懂。”
  席银点了点头,试探着开口道:“我想知道……打仗,不对,不是这个意,杀人……嘶……”
  她有些混沌,张铎却没有打断她,静静等着她去拼凑有限的言语。
  “我的意思是说,那种在战场上杀人,或者被人杀,究竟是一副什么样的景象。”
  张铎沉默着没有说话。
  席银拍了拍自己的嘴:“对不起,我说不出来,上回,你跟说荆州缺乏军粮,将士们吃女人时起,我心里就一直有些乱意。我觉得很残酷,很可怕,但是好像又不能埋怨他们,甚至还觉得他们很可怜……”
  说着,她定了定声,确定了自己想表达的意思后方道:“不尽那些被烹来吃的女人可怜,将士们也很可怜。我心里有这种感觉,但是又不知道跟谁说。”

TAG标签: 甜文朝堂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