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朕和她 作者:她与灯(8)

情感 她与灯 2020-05-08 收藏

  岑照侧面,似是为了避他的目光。
  一时风扬青带碎发,从容拂面。
  “六日不见吾妹,故来此寻。”
  “你若有亲族,恐早已被晋王挟以威逼。”
  “是,不敢欺瞒。”
  他声中带一丝咏叹之意:“世人视她为我家婢,然我待她甚亲,起居坐卧无一日离得她。”
  “呵,腌臜。”
  赵谦立在二人中间,听完这一段意味不明的言语交锋,额头莫名地渗了汗。
  “呃……退寒,这是在你府门前,要不请岑先生……”
  “拿下。”
  “哈?”
  赵谦看江凌要上前,忙闪身挡在岑照前面,压低声音道:
  “有这个必要?青庐的一贤公子,晋王和河间为了请他出山,差点没放火烧北邙山,你即便不肯礼贤下士,也不要给自己留口舌把柄啊。”
  “你让开。”
  张铎眼风寒扫。赵谦却硬着头皮顶道:“你当我害你呢!”
  “赵将军,还请避开。”
  他急躁的余音未消,背后的那个声音却和煦无波。
  “欸?不是。”
  赵谦转过身,仍拦着江凌不让他上前,疑道:
  “先生不是看不见吗?怎么知道我是谁。”
  话音刚落,却听见张铎的声音从后面追来:“你如何知道,席银在我府上。”
  岑照松开拄杖的手,摸索着按下赵谦的手臂:“看来,大人问过阿银的名字了。”
  张铎没有应他这句话,只是看了一眼江凌,江凌会意,趁赵谦在发愣,单手摁住了岑照的肩,顺势操过盲杖在他膝上一杵,将人逼跪。
  张铎低头看向他:“在我面前说真话的人没有,但我总能听到真话。”
  岑照肩头吃痛,声音稍有些喘息,“洛阳城势力复杂,人思千绪,殊不知一叶障目。大人也时常受灵智的蒙蔽。吾妹阿银,和大人想的不一样,我虽养大她,却因眼盲,无法教她读书,识字,只能传授她琴技,让她有一样营生之能。说来惭愧,照虽是男子,奈何身废,仰仗她照顾,为不惹城中瞩目,安稳求生,便教她事事退避,处处忍让,以至她胆怯懦弱,在大人府上,定受大人鄙夷不少。”
  张铎沉默了须臾,嗯了一声。
  “你还没有回答。”
  “是,正因如此,照深知她手无缚鸡之力,在洛阳举目无亲,绝无可能只身出内城。而晋王视她为弃子,并不会冒险庇护她。如今中领内禁军集全军之力搜捕,连永乐里各大官署都要启门受查,以赵将军之能,莫说六日,三人便该有获,绝不该是累赵将军受刑的结果。”
  他说着抬起头:“整个洛阳城,能让赵将军吃罪,独力能藏下阿银的,只有中书监大人一人,因此,照冒死一见。”
  “你难道猜不到,我已经杀了她。”
  “中书监若已杀人,必要曝尸,为赵将军了案。如今既不见人,亦不见尸。照尚有所图。”
  所谓肉眼之外,无非说得是对人性的揣测,对人与人之间关联的把握分析。
  这是赵谦最不喜欢的博弈。
  他之所愿意与张铎结交,是因为他不像所谓清谈玄学之士,见微知著,喋喋不休。他浴过战场的血,也沾染过刑狱中的腥臭,不信猜测,只信剖肤见骨后,人嘴里吐出来的话。但赵谦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像岑照这样的人,白衣盲杖,雅弱不经风,看似漫不经心,却也能一语中的。
  他不由地看向张铎。
  张铎沉默不语,手指却渐渐握成了拳。他正要张嘴说什么,却见他突然伸手,一把扯下跪地之人眼前的青带。
  好在是在梅树荫下,日光破碎不至灼目。
  他虽不适应,到还不至于受不住。只尽力转向浓荫处避光,却又被江凌摁了回来。
  张铎捏着松涛纹带弯下腰。
  看向那双眼珠灰白的眼睛,赫道:“陈孝。”
  此二字虽无情绪,却令一旁的赵谦咂舌。
  然而岑照却笑了笑,声若浮梅的风,平宁温和。
  “照是颖川人士,仰慕东郡陈孝多年,少时便有仿追之志。今得中书监一言,不负照十年执念。”
  赵谦忙上前拍了拍张铎的肩,小声道:“要我说,是像,可陈……不是,可他是和他父亲陈望一道死在腰斩之下的,你亲自验明正身的,这会儿说这话,好瘆。”
  张铎松手,那松涛纹青带便随风而走。他直身而立,任凭风扫梅雪,扑面而来。
  “东郡陈氏阖族皆灭,如今,就算装神弄鬼之人也不可容,既知冒死,为何出山?
  “阿银……”
  岑照轻轻地唤出这个柔软的名字。
  “实乃我珍视之人。她肯为照犯禁杀人,照何妨为她出山入世。”
  张铎闻言拍手朗笑,跨步往里走,“我不需要幕僚。江凌,绞死。”
  “什么,绞死?张退寒,你给我回……”
  赵谦急着要去追他,却身后听岑照道:
  “中书监不想要一双,在东郡的眼睛?”
  张铎已跨过了门,一步不停,冷应道“我不信任何人。”
  谁知后面的人一扬声音:
  “那中书监信不信自己刑讯的手段。”
  张铎回头:“呵,你想试试。”
  “有愿一试。”
  “岑照,你若求利,大可应晋王之请,其定奉你为上宾。何必做我的阶下囚。”
  其人在梅荫下淡然含笑,松弛如常,全然没有临山之崩,临肉身之碎前的惊惧。
  “谁让阿银无眼,慌不择路,上了中书监的车辇。”
  “好。熬得过,我就让你去东郡,也给席银一个活着的机会。”
  “等等。”
  “嗯,后悔也来得急。痛快的死法也多。”
  “不是,在这之前,我想见见阿银。”
  “可以,江凌,把人带到西馆。再告诉你爹,把那只半鬼也带过去。”
  “是。”
  “两人都绑了。”
  赵谦憨问了一句:“绑了做什么?”
  “捡来的女人,养了十年,兄妹?”
  他冷哼一声:“不脏?”


第9章 春荫(三)
  赵谦跟着张铎一道穿过莲枝雕花垂门。
  青石上苔藓湿润,险些让大步流星地赵谦滑了一跤。他扑腾了几下站稳身子,追声道:
  “欸,我说你又要动那些血淋淋的东西啊。”
  “你不是第一次见了。”
  “我是不是第一次见了,我就是,欸,实觉非有此必要,你要不信他,大可撵他走,他虽名声在外,但……”
  他实在不肯说出口,但为了拉住寒荫下的人,还是昧心道:“他就是个山野村夫,还是那种什么……哦,废的,你硬不肯把那块小银子给他,他能怎么样啊。”
  前面的人猛一止步,赵谦顾着自说自话,没留意一下子撞在他的背脊上。
  “啊呀!没撞到……”
  “你以为我是喜欢那个女人?”
  赵谦看不见他的正面,不知其表情。只是觉这句话从张铎嘴里说出来,虽然冷冰冰的,却颇为好笑,于是走到他身边,继续不怕死地续道:“陛下能看入眼的,难道不是绝色?再有,认识你这么多年,你有过女人?你那清谈居,除了平宣能,谁都不能进去,这六日,平宣来过吗?你那观音相染不得尘我是知道的,平宣不在,谁在替你洒扫,你别说是你自己啊。”
  他越说越得意,“我是不如人家一贤公子,抽丝剥茧,清清楚楚,但男人的心思,我,”着拍了拍胸脯,“我最会猜了。”
  一席话说说完了,身旁的人却沉默无语。
  赵谦有些尴尬,拍在胸脯上手尴尬的垂下,又悻悻地抬起来,抓了抓后脑勺。
  “我这个……说错话了。”
  “金衫关死局都教不会你,活而无畏,你日后还是死局。”
  “哈……”
  他打了个哈哈,“这不有你嘛,死不了。不过,话说回来。”
  他稍微收敛了些神色,正道:“就算他熬得过酷刑,你真肯把他放到晋王身边去啊,青庐余一贤,这可未必是浪得虚名啊,你不怕东郡至此不受控?”
  “如今就授控吗?刘家子孙,尽数蠢货。”
  他说罢迈步续行,“东郡本来还该有两年气数,现而全泄,他若非浪得虚名,就看得明白。不过刘必不尽信我,这是个暗疽,我剜不尽,要换一个人。”
  说完,低头理袖:“让他熬吧,试试,死了就算了。反正那女人也就活到四日后。”
  赵谦追来道:“都活了十日了,梅辛林不在,你那满背的伤也是她给你上的药吧。还杀什么呀。要不你留着做个小奴婢吧,毒哑?找跟铁链子拴着?让她给你擦擦观音像也是好的啊。”
  “拴着,你以为是狗吗?”
  “我可没这样说……不过,你以前那么怕狗的,如今怎么……”
  话未说完,已至清谈居庭门前。
  奴婢们正将大抔大抔的落梅扫出,见张铎回来,忙退避在一旁。
  张铎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落花,冷道:“怎么回事?”
  一个奴婢小声道:“郎主,那位姑娘抱着矮梅死活不肯出来。江伯劝她也不听,问她什么也不说。”
  赵谦见张铎跨步往里走,忙扯住他的袖子跟进去:“欸欸……那是个姑娘,怜香惜玉啊……”

TAG标签: 甜文朝堂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