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朕和她 作者:她与灯(78)

情感 她与灯 2020-05-08 收藏

  当这把刀落下时,她还能不能活下去,这就要看张铎,还肯不肯救她。
  “臣……告退了。”
  他说完,拱手欲退出,却听张铎唤道:“席银。”
  “在。”
  “你与江沁一道出宫。”
  席银看着江沁,迟疑道:“江大人也要去观仪吗?”
  江沁笑了笑:“长公主大婚,洛阳城中士族,皆要入宴观仪。”
  “那……不是会有很多人。”
  江沁道:“姑娘有惧怕吗?”
  席银看了看张铎,张铎也看着她。
  “你答应朕的话,不要忘了。”
  作者有话要说:  大刀子大刀子,要来了要来了。感谢在2020-03-03 01:27:47~2020-03-04 17:19:3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红伏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红伏 2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9515584、红伏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北城南栀 10瓶;飞花司雨、其实我很有钱 5瓶;Decamero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76章 夏山(二)
  张平宣与岑照的婚仪在洛阳城中, 一直有非议。
  其一是由于岑照曾是罪囚之身,孤身一人,无家族支撑。在门第观念深重的洛阳, 他被很多人视为张平宣的内宠,虽明面上不敢说, 但背地里却说得要多腌臜有多腌臜。唯有寒门不弃仍奉他为青庐一贤。
  其二是因婚仪之中, 六礼未全。
  前朝《仪礼*士婚礼》一文,对士族婚姻的聘娶过程做了详尽的规定,认为婚姻上尊崇祖宗,下对后世有深远的影响, 因此不可从事过于简单, 整个过程需有——纳采, 问名,纳吉,纳征,请期, 期初婚六步,六礼完备,方算礼成。
  然而张平宣的父亲张奚已死, 母亲自求在金华殿,因此六礼之事, 皆由太常和宗正掌理。
  太常与宗正都知道张平宣与张铎不睦,再加上岑照身份尴尬,无法独立对长公主行纳采问名等礼仪, 所以太常和宗正在参订的时候,更重公主的册封之礼,而并未将六礼定全。诸如采纳,告期,迎亲等礼仪,在婚仪册上,皆语焉不详。
  如此一来,这场婚姻便更像是长公主内收男宠。
  张平宣为了这些非议,将太常卿斥得没脸。
  至婚期这一日,她仍不开怀。
  张府之内倒是热闹非凡,正厅上,中书监,尚书令,并邓为明,顾海定几人皆在。其余的人,散集在张府后苑之中,一时之间,红散香乱,茶烟酒气撩玩着芙蕖潭里的水鸟,文士携酒清谈佛理,雅者奏琴品评,皆有心得。
  内室之中,张平宣的姐姐张平淑,正为她梳婚髻,张平宣闭着眼睛,一言不发。
  张平淑将她的碎发细地篦好,朝镜中看了一眼。
  “怎么不说话。”
  张平宣摇了摇头。
  张平淑笑着放下篦子,对着镜子端正她的脸道:“岑照也好,大郎也好,都如你所愿了,你还有不顺意的事吗?”
  “姐姐还叫他大郎。”
  张平淑没反应过来她的意思,随口道:“是了,也该改口,称陛下了。”
  张平宣笑了笑:“早就该改口了,否则姐姐不怕他治你个不敬之罪,令你合族腰斩吗?”
  张平淑怔了怔,知道她在说当年陈家的旧事,不想再惹她恼,转而轻声道:“你亲眼看到他杀了父亲,姐姐也亲眼看着他杀了二郎,对于这些事,姐姐什么都不敢为他辩驳。可这么久以来,姐姐到是经常做梦,梦到咱们小的时候。那会儿咱们都淘气,他却是最有方寸的那一个。可每回,咱们闯祸惹了事,你的母亲,我们的父亲,却都是让他一个人在祠堂受罚,他也忍了,从未说过我们一句不是。每每回想起这些,我心里都不好受,大郎从前,真的不是什么大恶之人啊。”
  张平宣道:“那都是小时候的事了,都不是大是大非。如今说起来,姐姐不觉得可笑嘛。”
  张平淑悻悻地从新拿起篦子,沾了沾铜镜之中的花水,细致地篦顺她肩上的头发,从而也把话顺到了她的意思上。
  “你说得对,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她说着,轻轻叹了一口气。“姐姐糊涂,不该说这些。”
  张平宣道:“姐姐是仁意,才会轻易饶恕他,才会受制于夫家。去年,姐姐夫家因为惧怕他,不放姐姐回张府,姐姐就当真连父亲的丧仪都不现身。”
  之前的话,到还算好,言及亲父,张平淑的心一阵一阵的悸疼起来。被她说得一时眼睛发红,她回过神来时忙抹了一把眼泪道:“是了,姐姐是不孝之女,姐姐不提了,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姐姐想你开心些。”
  说着,静静地朝铜镜里望去,勉强堆了个笑容:“你看你如今多好啊,做了公主殿下,也嫁了自己心仪的男人。”
  张平宣望着镜中的姐姐,她眉目间没有一丝戾气,温柔若水烟,好似挥臂一打,就会散了一般。
  “这不够的,姐姐。”
  “你还想要什么呀,傻丫头。”
  “我受公主的尊位,嫁给岑照,就是不想让他卑微地活着,被人当成罪囚,或者内宠。”
  张平淑捏着篦子,怔怔地说不出话来,铜镜里,张平宣红妆精致,明艳非凡。
  其实要说血脉传承,张平宣和张铎到不愧为兄妹。
  张平淑是个温顺的女人,十四岁的时候,就受父命嫁给了当时颖川陆氏,十几年来,与夫君到也算相敬如宾,夫的几房姬妾,也都尊重她。张平淑自认为,自己此生再没什么执念。
  不像眼前的张平宣,她对情意,公义,似乎都有执念。
  而这种执念,并不比张铎对权欲的执念浅。
  “你的话,听得姐姐有些害怕。”
  张平宣回过身来,握着她的手道:“姐姐,你放心,平宣绝不会辜负母亲和父亲的教诲,我只是想让我的夫君,堂堂正正地在洛阳城立足。”
  张平淑摇了摇头:“你这样做,也是与虎谋皮,大郎如何能纵着你。”
  “我不需要他纵容我,我和岑照都没有过错,错的是他,他为了一己的私利,要把洛阳所有不顺服他的人都逼死。不该是这样的,姐姐,你忘了父亲跟我说过吗?仁义,明智的君主,应该让有志者,有才学者,各得其位,让儒学昌明,世道安宁,而不是像如今这个样子,洛阳人人自危,生怕哪一日就要横尸于市。”
  张平淑闭了口,她实在是说不过自己这个妹妹,只能悻悻然地点着头沉默。
  篦头的水已经静了下来,只剩下荣木花的花瓣还在上下沉浮。
  门外女婢来报,“殿下,宫里的那位内贵人来了。”
  “席银?”
  女婢轻道:“殿下,内贵人的名讳,奴等是要避讳的。”
  张平淑道:“是跟在大郎身边的那个姑娘吗?”
  张平宣点了点头,“是,也是岑照的妹妹。”
  张平淑弯腰扶着她的肩轻声道:“既是宫里来的人,又与你夫婿是亲人,你也该以礼相待。”
  张平宣别开张平淑的手,起身道:“让她在偏堂等着。”
  “平宣,何必呢。”
  “姐姐不要说了,她是贱口奴籍,今日莅于张府的,都是清流文士,她怎配与之同席。我让她立于偏室,也是不想侮辱她,否则,我会在正堂置一把筝,与众人助兴。”
  这边女婢的话传出去,末几便有话传了回来,张平淑甚至还不及为张平宣簪妥金簪。
  “殿下,内贵人不肯去偏室。”
  “为何?”
  “她不肯说,只说要见殿下,人已经去了正堂了。”
  “为何不拦阻?”
  那女婢女脸色惶恐道:“殿下有所不知,内宫司的宋常侍随内贵人一道来的。奴等如何敢拦。”
  张平淑听完,不禁道:“都已经让宋怀玉从着她,大郎为什么不肯给她名位呢。”
  张平宣随手取了一支金钗簪稳发髻,窥镜道:“喜欢是一回事,纳娶又是另外一回事。况且,他那样自傲的人,怕是连‘喜欢’都是认不了的。”
  说完,她拂袖走了出去,却在廊上看见了静坐琴案前的岑照,张平宣转下廊去,意欲避开。
  “去什么地方。”
  张平宣顿了一步:“你要守仪,礼尽之前,不得见新妇。”
  廊上的人笑笑:“无妨,岑照……是眼盲之人。”
  张平宣回过头,他穿着乌黑色的松纹袍衫,眼睛上仍然遮着寻常的青带。
  “既然已经更衣,为何不去正堂。”
  岑照轻声应道:“这便去。”
  他说着就要转身,张平宣忙追道:“不想去就不去吧。我知道你在顾忌什么。”
  廊上的人摇了摇头:“我门族已散,孤身一个,残名早就不足惜,唯一不平的是,玷污了殿下的声名。”
  “过了今日,你和我就是夫妻一体,再不分彼此。”
  “多谢殿下。”
  他拱手弯腰,行了一礼,抬头道:“若今日阿银能来,请殿下允我与她一见。我有些话,尚想与她说。”
  张平宣抿了抿唇,也不肯应声。转身往正堂而去。
  观仪的客人此时皆在正厅与后苑中集饮,堂上并无旁人。
  只有一尊巨木根雕的佛像,摆在一座刻香镂彩,纤银卷足的木案上。
  席银立在佛像前,身后的宋怀玉垂手而立,另有两个宫人,其一人捧着锦盒,另一个宫人捧着一本册子。皆垂头屏息,不落一丝仪态上的错处。
  张平宣从连门处跨了出来,走到席银面前,其余都没留意到,却是一眼看就看见了她腰上的那一只金铃。

TAG标签: 甜文朝堂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