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朕和她 作者:她与灯(70)

情感 她与灯 2020-05-08 收藏

  张铎没有刻意侧身去看席银,然而这一系的动作,都落入了他的余光之中。
  然而他什么也没说。
  从前的喝斥与威逼,并没有让她少在意岑照一分,此时,即便他心里闷燥,也强迫自己冷下来,不要在张平宣面前伤她身上那一点点,自己花了一年的时间,才逐渐铸给她的自尊。
  于是,张铎索性不把余光也收了回来,对宋怀玉道:“带张平宣进来。”
  说完,返身回殿,走到席银身边的时候又道:“在此处候着。”
  席银心有余悸,忙轻应了一声“是。”
  侧身让开道,供张平宣随张铎入殿。
  漆雕门隆声合闭。
  张铎没有去东后堂,孤立在正殿中的鹤首炉前。炉中并没有焚香,但十二对鎏金莲花铜灯却都燃着,烘出张平宣的影子,静静地落在张铎脚边。
  “张退……”
  “开口前先行礼。”
  张铎打断张平宣的话,看了一眼她膝前的地面。
  张平宣抬起头道:“羞辱了我,你就好受了吗?”
  张铎冷道:“跪,不要让朕动内禁军。”
  张平宣摇头道:“我不会跪你。”
  张铎看向殿门,“好,那就和徐氏一道受封,你们就可以立在我面前。”
  张平宣低头笑了笑:“你已经是皇帝了,为了这个位置,父亲,二哥,都被你杀死了,你又何必在意我和母亲受不受封?”
  她说完,屈膝在张铎面前跪了下来。
  “如此,又怎样?”
  张铎的牙齿轻轻龃龉,“不怎么样。”
  他说完,走到御案后坐下,低头握了手掌,
  好在此处是太极殿的正殿,朝阳腾涌于天际时,从他所坐之处,可抛震慑山河的军令,可掷令洛阳权贵身首异处酷诏,所以,此处是最易砍断情亲羁绊的地方。张铎闭上眼睛,到也逐渐平复下来。
  “你去金华殿见徐婉吧。告诉他,朕没有禁锢她。”
  “去看母亲之前,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何事?”
  “我……要嫁人。”
  张铎睁开眼,凝向张平宣。
  “岑照?”
  “对,我要嫁给岑照。”
  “张平宣,你自视为洛阳高门之后,自取其辱一次不够,还要再蹈覆辙?”
  张平宣笑了一声:“当年我救不了陈孝,眼睁睁看着他被腰斩,这一回,我不管是不是老天作祟,总之我绝不会再丢开他。”
  “啪”的一声炸响,惊得张平宣头皮发麻。
  张铎的手掌狠压在案,声音暗暗削出了锋刃。
  “此人心术非正,必要亡于刀斧,我不准你张平宣与此人沉沦。”
  “心术……非正?”
  张平宣歪首反问,“你已在这四个字上做绝了!”
  “放肆。”
  “这两个字,你留给外面那个奴婢吧。”
  张铎压平自己不由自主耸起的肩膀,直视张平宣道:“我已将该说的话都说给你听了,你要一意孤行,我不会阻你,但你是我唯一的妹妹,即便你不肯认我这个哥哥,我也绝不能容忍你背叛我。他日,你若行歧路,不得怨我什么都不念。”
  张平宣点了点头。
  “张退寒,母亲的生死,你都视而不见,遑论我这个妹妹。你放心,即便我有一日,被你凌迟,我也不会怨你绝情,因为你这个人,本来就没有心。”
  她说完,扶着地面,慢慢起身。
  “我要嫁人了,你呢?你何时娶你的皇后?”
  “住口。”
  张平宣摇头笑道:“都说你喜欢席银,不立后位,只尊她那个内贵人……”
  “住口。”
  张铎抬头复了一遍。
  张平宣却没有止话的意思,转身道:“你让我住口可以,那天下人呢,你杀君弑父铎来了帝位,可谓离经叛道至极,不想在婚嫁之事上,也如此荒唐。世人倒是不敢置喙你的身份和地位,可没有人会顾及奴隶的体面。说到底,你也自恨喜欢席银吧。呵……喜欢一个没有半分见识的女奴,而那女奴的心思未必在你身上,你把这天下最好的珍珠玉石都捧到她眼前,尚抵不过那一对铜铃铛。”
  她说着,手指已经触到了门壁。
  “你说我自取其辱,你自己又何尝不是自取其辱。”
  话声落定,门也被她徐徐推开。
  侍立在外的宫人纷纷行跪,唯有席银捏着那对铃铛,静静地立着。
  张平宣侧头看了她一眼,到也没再说什么,撑伞走下玉阶,带着女婢,往金华殿去了。
  “席银。”
  “在。”
  “进来。”
  席银忙将那对铃铛重新藏入怀中,挪着步子,走进正殿。
  张铎独自坐在御案后,目视案上的云鹤铜雕灯盏,一阵沉默。
  良久,忽听他道:“你让朕,被自己的妹妹,狠戳了一回脊梁骨。”
  作者有话要说:  亲爱的们,有你们,我完全不觉得明珠蒙尘,但你们这样说,我还是特别窃喜的。
  写文自疗,佛到一逼。笔芯哟。感谢在2020-02-21 23:17:18~2020-02-23 02:23: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檐下猫 2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三野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三野 2个;我在海边拉肖邦、糖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茯华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8章 夏蓬(三)
  席银低垂着眼, 紧紧地捏着袖子,生怕那对铃铛从袖中落出来,奈何, 越是小心,越是招惹金属刮擦, 呲呲作响。
  本就慌张, 偏偏张铎甩过来的话,又是那么毫无章法。
  脊梁骨。
  张平宣怎么会用自己去戳张铎的脊梁骨呢。
  席银没想明白,自然不敢答话。
  雨声淅淅沥沥地摩挲着窗面,风渐渐起来, 带着雨雾一阵一阵地扑向席银的背, 她不由地咳嗽了一声。
  张铎站起身, 走到她身后一把合了殿门。
  “别在捏了,藏袖子里,就当朕看不见吗?”
  他说着,朝她伸出一只手。
  席银慌忙摇头:“我……”
  “宫人与外男私受, 你是嫌你自己命长,还是觉得岑照死不干净。”
  席银闻言喉咙哽塞,屈膝就要跪, 却被人拧着手臂,一把拽了起来。
  “给朕站好。”
  席银的身子有些发抖, 被张铎拧着的胳膊,几乎要撇断了,她不敢大声呼痛, 只在喉咙中逼出了一个弱弱的“疼”字。
  张铎看着她那副拼着挨打也不肯跟他妥协的模样,里内气血翻涌,
  一年之前,就是在太极殿的正殿上,席银跪在殿中,试图伸手去捡从郑皇后头上坠落的东珠。张铎踩住那颗东珠不准她去捡,告诉她女人喜欢金玉无妨,以后向他讨。
  如今想来,这句出自他口中的话,甚是扎肺。正如张平宣所说,如今张铎即便是把金玉捧到她面前,她也未必贪取。
  这一年来,他那阴暗见得不光的爱意,随着他逐步登极,反而越见孱卑,如今,看着她如此珍视岑照送她的铃铛,他竟连恶言斥骂她的气焰都烧不起来了。
  “你就知道疼,从来都不去好好想想,到底谁在让你疼。”
  他气极之下,甩开了席银的胳膊。
  席银踉跄了几步,脚腕上的铃铛磕碰,发出脆弱而伶仃的声音,席银勉强稳住了身子,抬头朝张铎看去,铜灯的光焰下,张铎的脸色却是黯然的,然而却并不像从前那样阴翳可惧。
  “每回,不都是你嘛……”
  她越说声音越小,犹豫了一阵,把铃铛从袖子里取了出来,低头捧到张铎面前。
  张铎回头扫了一眼。
  “做什么?”
  席银轻声应道:“你别生气,就是一串铃铛而已。你如果不想我收着,我就教给你。只求你别把它毁了。”
  张铎望着席银的脚腕,“你坐下来。”
  “什么?”
  “朕让你坐下来。”
  他语气已然不耐,席银只好席地坐下,下意识地蜷缩起双腿,抱膝护着自个的身子。
  张铎蹲下身,伸手撩起席银的裙摆。
  “你……”
  “住口。”
  席银抿了唇,不敢再言语。
  张铎仍然看着她的脚踝处,“把刬(袜)褪了。”
  太极殿上,除了张铎之外,无人能着履,退下袜刬,席银的脚就裸露在了张铎面前。
  他虽不是头回看,但像如今这样,认真地审视,还是第一次。
  席银是真的生得极好,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段,甚至是皮肤都挑不出一点瑕疵。上天造物之用心,就连足,这等不轻易视人之处,都为她精心雕琢。张铎将脑子里如潮水般冲涌的乱念压了回去,定睛朝她脚腕处的铃铛看去。
  那是一对有年生的铃铛,上面的青燕雕纹已经不怎么看得清了,划痕却十分清晰。
  同时也能看得出来,这串铃铛是在她年幼的时候,为她戴上的,随着她年岁的增长,越箍越紧。铃铛下的皮肤,有几处青紫,都是她不留意间,被摁压所至。
  张铎试图伸手去触碰那对铃铛,谁知席银的脚却好像感知到了什么一般,即便他的手尚在戏袖中蛰伏,她就已经把自己的双脚往后缩了缩。
  张铎的手指狠狠一握。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荒唐。
  他捏掌沉默。
  席银捏着自己的裤腿,却并不理解他内心的纠缠。
  她有些不解地望向张铎。

TAG标签: 甜文朝堂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