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朕和她 作者:她与灯(59)

情感 她与灯 2020-05-08 收藏

  张铎不自觉地看向席银,轻道“你是怎么看的。”
  梅辛林道:“陛下有个喜欢的女人在身边,臣倒是觉得好, 但若这个女人,令陛下掣肘, 陛下就该当断则断。”
  张铎的手拂过笔海, 看似有意挑取,却久久没有抽杆。
  梅辛林见他沉默,索性沉声,连称位也去了, 续道:“我听赵谦说过, 你告诉他:‘号令万军是最重大的杀伐, 为一个女人畏惧不前,必会遭反噬。’你会教他,就证明你心里其实想得很明白。不要负你自己。”
  “嗯。”
  张铎良久才在鼻中应了一声。
  梅辛林见此,也不再说什么。他转身朝前走了几步, 看着在雪里蜷缩的席银,忽又道:“这个女人可以宠,但必须用铁链子锁住她的双手和双脚, 做个内奴。否则,后患无穷。”
  张铎没有言语。
  梅辛林似乎也没指望他回应一般, 拢衣径直从席银身旁走了过去。
  雪声若搓盐,但席银还是听清了梅辛林的那句话。
  以至于她头都不敢抬。
  琨化殿内,张铎的手还顿在一只无名的笔杆上。
  他刚刚才做了与梅辛林所言相反的事, 但此时此刻,他并不想反过头来苛责自己。
  但他夜不得不去想“掣肘”的这个问题。
  他自己的确是因为席银而放过了岑照。岑照手无寸铁,在朝无势,但就凭着席银,他赢得过于彻底,过于轻松。
  张铎想着,忽地起身,从案后疾步跨出,袍尾拂扫之间,刮落一大把笔。
  席银缩在漆柱后面,雪风不断地往她空漏的衣裳里灌。见张铎出来,将要开口,却被人一把握住喉咙,而后顺势将她从地上提起来。
  席银惊恐地抠住他的手指,“你……你……”
  “住口,称陛下。”
  “陛……”
  她因为喉咙处的桎梏,而说不出完整的话。
  张铎看着她的脖子,细而柔弱,他但凡再使一点劲儿,就能把它拧断。
  杀也就杀了。
  张铎仔细地回忆着自己第一次在平乘车上见到她时的心态,想起清谈居外矮梅树下,逼她吐实话的那一顿鞭子,那时他尚其收放自如。至于现在……
  掌中的这个人,似一块将被他雕琢出轮廓的玉。
  匠人死于其作品,而其作无情。
  他想着,不由又抠狠了几分力。
  席银地肩膀开始抽动起来,眼眶发红,喉咙生腥。她说不出话,只得松开一只手,反臂从发上拔下一根簪子,照着张铎的手臂狠狠地戳了下去。
  “嘶……”
  张铎虽吃痛,却也只是松了三分力,并没有放开她。
  席银得以缓出声来,胸口上下起伏,一连咳了好几声。
  门前侍立的江凌等人,业已拔刀,张铎却冷声喝道:“都退到下面去。”
  说完,她低头看向席银。
  “你的心到底是怎么长的。”
  席银哪里知道眼前的人究竟在挣扎些什么,他只是觉得,他好像有些悲哀,有些颓丧,甚至可以说是有些不知所措。
  “我以为……你要杀我……”
  “所以呢。”
  “所以,不能求你,也不能怯,只有靠自己挣命……”
  她说完着一袭话,目光中仍然充满着惊恐。
  张铎忽然有些想笑,慢慢地垂下手。
  席银的身子一下子瘫软在张铎脚边,
  她正捂着脖子,艰难地喘息着。一滴粘腻的猩红落在她的膝上,她一愣,这才顾得上去看他的伤处。
  席银将才几乎拼了全部的力气,硬生生地在他的手臂上扎出了一个血洞,血洞旁边,是一道清晰的咬痕,也是她的杰作。
  血顺着他的手腕滴下来,她见周围包括江凌所在的内禁军都摁剑戒备,所有人都在等着他口中迸出一个“杀”字,然而他却面无表情地望着席银。
  他杀不了岑照放在他身边的这个女人了。
  然而,她好像敢肆无忌惮地伤他。
  张铎仰起头,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内在精神之中,被侵蚀出了一个空洞来。
  地上传来一阵悉悉索索地声音,接着手臂的伤处有了肢体接触的知觉。
  张铎低头看时,只见她已经从地上跪直起来,慌慌张张地捂着他手臂上的血洞。
  血从她的指缝里渗了出来,顺着她的袖子蜿蜒而下。
  “对不起,对不起……”
  她怔怔地看着他的手臂,好像是真的被血给吓到了,手掌越压越用力,试图止住那不断渗出来的红液。
  张铎望着席银。
  不管岑照身上隐藏了多少秘密,她却一直是一个真实的人。
  从前的淫靡,恐惧,卑微,以及如今这一副无措的模样,都没有丝毫的伪装。
  是以他由着席银慌乱地摁捂他的手臂,身子被她拉拽地微微晃动,也不在意。
  “你跟着朕,心跟着岑照。”
  席银一愣,正不知如何应答,却又听张铎道。
  “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爱慕岑照什么。”
  不知为何,这个句式有退后之意,把应答的权力让度了出来,席银反而不敢应答了。
  她无意让面前这个男人露卑相,毕竟他曾在她面前,自信地挑起了“杀戮”和“救赎”两副世相。
  “我也不知道……”
  说话间,手掌上已感觉到了粘腻。
  “我做再多的错事,哥哥都一直温言细语地跟我讲话。我知道错了,就伏在他膝上哭一场。他就原谅我了。我其实……不敢爱慕他,我就是想跟着他。”
  “然后呢。日日在罗裙翻酒污吗?”
  席银浑身一抖。
  “然后终有一天,落得青庐前那十二女婢一样的下场,你就功德圆满了。”
  席银抬起头来。
  “你在怪哥哥吗?”
  张铎一怔。
  她蠢,但她对于他的情绪极其的敏感,好像出于一种同类的天赋,令人细思极恐。他若应了这个问题,那么她接着就会想到——这明明是她席银的事,他为什么要怪责岑照。若再把这个问题解出来,铃铛里面的那快铜心,就要藏不住了。
  “所以,你觉得朕对你不好。”
  他转了话,席银想要应答,可言语却并不能脱口而出。
  “你也没有……对我不好。”
  她说完垂下了眼。
  张铎看着她在雪风中颤动的睫毛。
  “那你为什么要伤朕。”
  诚然这句话是有言外之意的,奈何席银只听懂了一层意思,连忙抬头道:“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以为你要杀我……我才……”
  比起手掌底下的那一片腥粘,席银觉得解释是苍白的。
  “对不起……”
  “席银。”
  “……”
  “听着,我不会杀你。以后也不会像刚才那样对你。”
  他说完,掰开了她的手。
  席银被自己手掌上的血迹给吓了一跳。
  “起来吧。”
  说完这句话,他垂手跨了回去。
  席银忙跟在他身后,走进殿门后反手就阖了门,将仍在持剑戒备的内禁军锁在了门后。
  张铎撩袍在案后坐下,挽起袖子,将手臂露到灯下,稍稍查看了一回,伸开另一只手臂,去取放在博古架上的伤药。
  席银忙上前替他取了来,转身在他身旁跪坐下来,小心地托起他的手臂。
  张铎没出声,任凭她折腾。
  她像是真的有些慌,险些把手中的药瓶打翻了。
  哪怕是上过药后也一直托着他的手臂,傻傻地盯着,生怕止不住血似的。
  张铎的胳膊有些僵,刚要抬,却听她小声道:“你不要动……成吗?”
  张铎顺从地放下手臂,那伤口处果然又渗出了一丝血。
  席银忙用自己的袖子去擦拭。
  毫无心念的触碰,又惹出了张铎血脉里的震荡。
  他身上轻轻一颤,席银立马觉察了出来,抬头道:“是不是很疼。”
  张铎望着她的眼睛,直吐了一个“对”字。
  席银忙弯下腰,将嘴凑到他的伤处,轻轻地替他吹着。那模样如同数罪一般,虔诚而认真。
  张铎不知道,这一刻,她的温柔,她的好,以及她对自己的心疼,算不算是自己乞求回来的。他也不想去纠缠明白,毕竟过于自损。
  他闭上眼睛,试图顺着梅辛林的话,当她是一个被镣铐束缚住双手双脚的女奴。然而,好像也并没有因此而获取任何的开怀之意。
  “够了。”
  “不疼了吗?那我替你包扎上吧。”
  她这么一说,张铎陡然想到了那只雪龙沙。
  她用他给她的鞭子把那只雪龙沙狠揍过之后,也是像现在这样,替它包扎好,还喂它吃熏肉。
  她当他是狗吗?
  张铎一时气恼。
  “够了!”
  席银吓了一跳,忙跪坐下来。
  “对你好也不行……”
  她轻声嘟囔着。摸了摸被他掐红的脖子。
  “你差点把我掐死,我也没怪你……”
  张铎闭着眼睛,忍住气性不去理她。
  谁知,她竟还敢对他开口。
  “梅医正的话,是什么意思啊……”
  张铎这才知道,梅辛林的话她将才听到了。
  “为什么要把我手脚都锁起来,才能免除后患啊。”
  因为什么呢。
  因为席银可以轻而易举地捅他一刀。而他却想要把她留在身边,甚至,她没有刀,他还想要送她刀。
TAG标签: 甜文朝堂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