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谋笙 作者:尔土

情感 尔土 2020-02-10 收藏

百姓口中的甫怀之,是从二品的秘书监大人,人称活神仙,有预未来之能,是通天机之人。
  朝臣心中的甫怀之,是皇帝近臣,潞王心腹,指鹿为马,口蜜腹剑,从不做无利可图之事,是不能得罪之人。
  一日,甫怀之偶遇乡下痴傻姑娘阿笙,将她带回府内养了起来。
  百姓和朝臣皆百思不得其解。
  黑心眼的谋臣x缺心眼的小傻妞,他们之间有一段因缘际会。
  女主是个治不好的小傻子。
  注意避雷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阴差阳错 青梅竹马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甫怀之,阿笙 ┃ 配角:潞王,元妃,缙章宗 ┃ 其它:


第1章 小傻子 ...
  燕秋立在小门后巴巴地瞅着大殿,四月初的中都城早晚还是寒凉,北风呼呼地刮,直往衣服缝里钻。
  晌午陛下起了性子,留了诸位大臣饮酒作诗,自然也包括甫大人。元妃娘娘听闻,便让燕秋来前殿等,等陛下放人了,让甫大人去她殿里一趟。
  只是这诗酒会申时便结束了,现在酉时过两刻,甫大人还未曾于陛下宫中出来。燕秋等得又冷又饿,浑身瑟瑟发抖,却不敢错眼。
  月前娘娘去城外静寺上香,回来后便有些气不顺。燕秋在元妃身边有两年多了,自是知道她的脾气,若是今日堵不到甫大人,她怕是回去要挨板子的。
  掌灯的内侍于殿里进出,燕秋在原地蹦跶了两下,活络腿脚。又等了一刻钟,她才终于瞅见了甫怀之。
  傍晚的霞光还未完全落下,天色将暗,甫怀之一身绛色官袍,风打起他的衣衫下摆,长身玉立,在一群低头缩肩来回的宫人中,十分扎眼。
  燕秋直到甫怀之离了殿前,才赶忙凑上去,压低声音道:“大人,我家娘娘有请。”
  甫怀之侧过脸,好半天没答话。燕秋抬眼偷瞄,瞅见他皱了眉,但再一看,似乎刚刚是她花了眼。他还是如往日一样,眼下一道弯弯的笑纹,面上天然三分笑意。
  这一下午甫怀之在陛下那里饮了不少酒,身上散着淡淡的酒气,脸颊也泛起了红,使得往日里略有苍白的肤色看着有了些血色,狭长的眸子也氤氲了些。比起往日冷清的俊,更多了些烟火气。
  “大人……”
  “前面领路。”甫怀之开口,嗓音很柔,因着酒意咬字略微囫囵暧昧。
  燕秋应声“喏”。
  就这么一会儿说话功夫,天便彻底黑下来,元妃的殿里里外外挂了不少灯笼,远远看上去,巍峨的高屋如同浸在火光中一般。
  甫怀之等在屋外,燕秋进去回禀。
  元妃正在用膳,涂着丹蔲的指甲和瓷白的小盏相互映衬,十指纤纤,肤质细腻,单是一双手,便显出十分的好颜色来。
  她见燕秋进门,搁下勺子,身体微微直起来。
  “娘娘,甫大人等在外……”
  “叫他进来吧。”元妃挥手打断她的话。
  今年是灾年,开年初盘州大雪压死了人,等雪化回春渭水又决了堤,冲毁不少农田。皇帝少做了一季的衣裳以示体恤百姓,前朝大臣家中自然也都要缩减用度跟着表态。唯有如今皇帝最宠爱妃子的元妃宫里仍旧十分铺张,用银丝炭火烧得暖烘烘的,将春日的屋子熏得如同盛夏。
  甫怀之进了屋,就见元妃一身薄纱衫歪在塌上,支着头朝他笑。她笑也不是什么好笑,只挑起一边嘴角,似笑非笑,更像是在嘲讽。
  “娘娘不该这么晚叫外臣来,也不该不打帘子见下官。”甫怀之敛目束手,他口中说着谦词敬语,却没有行礼,直身立在屋子中央。
  “夫子这时到讲起规矩来了。”元妃嗤笑。
  元妃早年被充贱籍入宫做奴时,甫怀之还是个司天台的小官,兼任宫中教官月余,元妃那时被他教过几次。
  如今宫中无后,元妃独大,前朝也时有来巴结她的,她地位如日中天,最讨厌的便是有人说起她的出身。眼下她自己提起一嘴“夫子”称谓,甫怀之知道她,这是来找他不痛快了。
  果不其然,元妃起身,饮了口茶,接着道:“这天底下,不会再有人比你更不把什么规矩、皇帝放眼里了。”
  甫怀之不接她大逆不道的话。
  他前些时候干涉了一个小官左迁之事,又因渭水水患忙的没顾上梳理前因后果,直到今日才得知,那名叫吴国持的小官是走了元妃的好处,才升的那样快。
  甫怀之拢了下袖子,面上还维持着那不走心的笑。大概是所忙之事都到了收尾阶段,近几日没什么需要他亲自出马解决的事端,春日回升的温度使他愈发惫懒烦躁,眼下竟好奇起元妃的把戏来。
  出乎他的意料,元妃放下茶碗,却没提吴国持,话锋一转说起月前静寺上香时候的事。
  那日甫怀之与当今皇帝的小叔叔潞王约见于寺内,元妃正巧也去上香,甫怀之没与她招呼就匆匆离开,似乎因此让她记恨上了。
  “甫大人好忙碌,却不知是真忙碌还是假忙碌,听闻还有闲工夫带小娘子。”
  甫怀之终于抬眼正视元妃,他弯了弯眼睛,面上笑意三分变五分。
  “元妃娘娘这是哪里听来的闲话。”
  元妃与他相识数年,看他笑了,知道他是生气了,嘴上继续道:“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大人扶着那小娘子上马车,可是不少人都看到了。”
  “看来是有不少人花了眼。”
  他这般狡辩不认,元妃冷哼一声:“不知是哪家的小姐,让甫大人如此维护。本宫倒是可以为你做主赐婚,给个恩典。”
  她言及世家小姐,甫怀之明白她大概只是听了个由头一知半解,想来元妃还没法将手伸到他身边。他那突如其来的好奇心消磨了大半,笑容慢慢淡下去,懒得继续再听她阴阳怪气。
  “娘娘若是没有要事,下官告退。”
  同来时一样,走时甫怀之也没有行礼,微微低头算是招呼,转身就出了她的内殿。
  还没走几步,便听到屋里一阵瓷器破碎的摔打声。
  甫怀之当年看中元师儿时,这人还没有这么的蠢,他隔着一道帘子为这些宫仆教学,属她领悟最快、人最伶俐。
  这刚走到哪里,皇帝年纪渐长身体愈发不好,她既没有入主后位,也还没一两子傍身,便如此张狂做派。
  夜风吹散了甫怀之从皇帝那里带出来的酒气,他一步一步走在大缙高墙堆砌的幽深皇宫中。之前渭水水患的事劳费了他许多心力,骤然松懈只余烦躁一时也没想起来一些琐事,眼下要重新开始一件件梳理。
  元妃的这点行径到不至于扰他心神,只是他一贯不喜被人窥视掣肘。同元妃浪费了些口舌,倒也不是完全无用,提醒起他那日他从静寺带回来的那人,还没来得及处置。
  *********
  明春搁下手中的绣活,抬头活动了下脖子,视线前方的女子还像一个时辰前一样的姿势,直直地端坐在榻上一动不动,眼睛看着黑乎乎的窗外。
  明春如今已然习惯了她这副模样,不像初时惧怕她无光的双瞳。只是心中不免纳罕,大人究竟怎么想的,竟带了这么个人回府来养着。底下的丫头只听说是位女客,有来明春这儿打听的,是不是府里要来女主子了。
  怎么可能,明春哂笑,这女子面黄肌瘦,还是个傻子,给她洗漱穿衣时见她手上带茧,想来也是个干粗活的农家出身。大人是什么身份,这傻子给大人做丫头都不够格。
  明春平日里喜钻营,她消息灵通,是内宅里头一个听闻府里住进客人的。于是主动请缨,想着伺候好了得句好,能拿些赏赐,哪料到所谓客人竟是个痴儿。她心中有许多不满,只好在这傻姑不吵不闹,饭搁到眼前了会吃,衣服递上去会抬手,想如厕了也知道找人带,起码不算个脏活。
  手指头翻了翻,明春给线头打了个结儿,模糊间似乎听到人脚步声,还没等仔细听清,一阵耳边的敲门声传来,是大人跟前的小厮二林。
  “大人叫你去。”二林道。
  “大人找我做什么?”明春心里没谱。
  “自然是问问大人带回来的那人咯,你这儿还有什么别的新鲜事儿不成。”
  明春心里更没谱了,这有什么好回禀的?那傻子自来起一个字儿都没蹦过。不理人,就是呆坐,除吃喝拉撒睡以外,只会木头一样愣着,好几个时辰姿势都不变一毫。
  书桌后面的甫怀之听了明春的回话,没说什么,只手指曲起在桌面上敲了敲。
  “你下去,把她带来。”
  “她”自然指的是那个傻子。
  傻子一领就走,十分听话。她被带到书房里,站到甫怀之面前,呆呆地立着,半低着头。
  这角度让她看起来和记忆中故人更像了。
  甫怀之上下扫视打量她,她似是感受不到旁人的眼光一样,没有任何的反应变化,看上去没有丝毫破绽。甫怀之刚带她回来那日,找了五个大夫来查,都说是伤了脑子,且有些年头了。
  甫怀之起身,走到她面前,以拇指隔了层玉扳指抬她的下巴。
  傻姑娘随他任意摆弄。
  她眼睛正对上人时,就显出她的不正常来,目光直勾勾的,神情呆滞。明明正视前方,视线却好像没落到任何地方。
  她眼睛很大,脸又小,恨不得一张巴掌脸上只剩下漆黑的眼珠子,若是个正常的姑娘,这五官大概是楚楚可怜灵气万分,但在她身上,则充分暴露出痴症和呆傻来。
  “是何人送你来的?”甫怀之问道。
  傻姑娘听了他的话,眼睛都没眨。
  他心里八/九分信她确实是痴傻,但总有一二分怀疑,这种怀疑在再次看到这张脸时,更变成许多不安和猜忌。不完全是冲着她本人去的,更多还是疑心,她背后有什么人。
  否则为何长得如此像的人,会出现在中都城外的静寺中,还恰巧就是他与潞王于寺里相会前一日,由那寺中小沙弥在后山救下的。
  只是答案这傻姑大概不知,他派出去查事的人,也一直还没回来。
  甫怀之心思转了几回,傻姑娘不明白甫怀之脑中的弯弯绕绕,这世间万物都与她无关,只有自己身上的感受,她能察觉的到。
  这会儿腹中突然一阵绞痛,傻姑娘知道这时是要叫人的,要是不叫人,是会挨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