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我的王妃高贵冷艳 作者:陈云深

情感 陈云深 2020-02-08 收藏

新婚夜,肃亲王于成钧提起裤子就上了战场。三年后他凯旋而归,看着家里会打酱油的萝卜头和冷眼冷鼻子的王妃,他只觉得头大如斗。

陈婉兮作为娘家不受继娘待见的大小姐,被处理给了同样不受皇室待见的肃亲王。三年后,娘家的两个妹妹一起埋怨继娘:这么好的亲事,为什么不给我留着?

落在这个曾经被自己父亲深度嫌弃的男人手里,陈婉兮想着自己绝对没个好,于是她秉承明哲保身的原则,离他能有多远就有多远,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清净日子。于成钧看上哪个都绝对不可能是……她?!

肃亲王:本王的王妃该如何攻略,在线问,求解答。

王妃她不按套路出牌
高冷性感大小姐VS暴躁军爷

食用指南:先婚后爱 女主她不知情爱为何物 男主的漫漫追妻路 存稿未用尽之前不出意外每日晚上九点更新,如不能更新,会提前请假。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婉兮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本文讲述了一名自幼丧母的少女,婚后的经历与成长。陈婉兮在继母与生父的作弄之下,嫁给了京城知名暴力分子于成钧。两个同不受自己家族喜爱的年轻人,在相处之中,碰撞出火花,最终结成了美满的果实。
     本文文笔老练,行文流畅,人物刻画入木三分,情感刻画深刻,情节跌宕起伏,一波三折,前后反转,走势往往出乎意料之外。以小处着手,展开一场宏大的局面。剧情未来走向,令人期待。


第1章 第一章

    至高至明日月

    至亲至疏夫妻

    陈婉兮读到这一句诗时,心中微微起了几分腻味。她暗道了一句矫情,随手一抛,便将手中的《卷香赋》掷在了案上。

    书已卷了边,被窗外进来的暖风,吹得哗哗作响。

    陈婉兮便倚着墨绿色银丝线暗绣菊花湖缎软枕,望着窗子外头出神,仿佛窗外院中是绝好的景致。

    正值阳春三月,园中是一派的春光和媚,窗下栽着的两颗桃树争相吐艳,粉嫩绯红的花朵开得灼灼,妖娆的讨人喜欢。

    廊下两个小丫头正把花盆搬到太阳地儿里去,盆中的凤仙花已长得粗壮,翠绿的叶子极力伸展着,彰显出旺盛的生命力。圃中的牡丹,也已打了花苞,只待时机绽放。

    和暖的日头洒了进来,照在陈婉兮那精致的鹅蛋脸上,为那原本就白腻如脂的肌肤撒上了一层薄薄的光泽,更如瓷一般的细腻起来。

    两道翠眉下头,如点漆也似的眼有神的看着桃花,眼角微微上挑,透着那么一丝媚意。

    丫鬟杏染迈着轻快的步子走上前来,一面收拾着喝残了的茶碗与那卷了边的《卷香赋》,低声说道“那边府里传来的消息,三姑娘回府了。老爷倒没说什么,只太太哭的死去活来。”言语着,她便偷偷觑了陈婉兮一眼。

    却见她家主子,依旧是那副气定神闲的姿态,那张艳丽的脸上平静无波,仿佛此事与她毫不相干。

    杏染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虽说她年长陈婉兮近四岁,但也算是伴着她一道长起来的,自家姑娘这副冷淡漠然的性子早已熟稔。

    遍京城里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弋阳侯府的嫡长千金,是个不会笑的冰霜美人儿。

    说她不会笑,那是言过其实,然则陈婉兮确是一副冷冰冰的性格,无论亲疏贵贱,一概拒人于千里之外。

    京中有位名士,曾为京城里出名的闺秀编写了本花册,点评了一番,到陈婉兮这里,便是一句

    “取昆山美玉,雕琢其形貌,凿玉山冰雪,铸就其心肠。”

    简便捷说,这美人儿有一副冰块一样的心肝。

    然而,姑娘从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杏染心中忖度着,又浅笑试着说道“府里闹得不可开交,两天里头,太太可就上吊了三回!”她啧了一声,比出三根葱一般的指,在陈婉兮面前晃了一下。

    陈婉兮仿佛回了神,她端起茶碗想饮,方觉碗中茶已空了,随手放下,杏色寸来长的指甲轻轻磕着桌面。

    “可死了没有?”

    杏染轻轻一笑“她那个人,哪里舍得就死了?好容易才……”话到口边,想想不妥,又咽了回去。

    陈婉兮那张精致艳丽的脸上,绽出了一丝丝笑意,似是带着些嘲讽,又似是全不在意,她淡淡说道“既没死成,又来说什么?”

    这口吻淡漠,仿佛这不是她娘家的事情,那上吊寻死的也不是她的继母。

    杏染听她这口气,心中那失言的石头才落了地,旋即又高兴起来,一股脑的说起旧事来“原也是的,当初若不是她挑唆着侯爷,硬叫姑娘替三姑娘顶包,那三姑娘如今也不必受夫家的气。肃亲王妃这位子上,坐的人也就是她了。这凡事有果必有因,二太太自以为高明,谁想得到如今呢?好些年了,她也没能为侯爷生下个小世子。那两个姑娘都还指望着她呢,她若真死了,才叫现眼笑话呢。”

    这话却有些不得当,陈婉兮是不爱听那些烦心旧事的。

    她那明澈的眸子转了过来,在杏染娇俏的脸上盯了一下,徐徐说道“你今儿,十分的聒噪。”

    杏染被她呵斥了这一句,自觉没有脸面,便有些讪讪的。

    恰逢这个时候,一容长脸面,身着翠绿素面缎子比甲的丫鬟手里提着天青色梅花提梁壶,迈着轻快的步子进来。

    她也不知听见了多少,只是看见这情形,便说道“杏染,外头宋妈妈子一地里寻你,说锦绣庄为娘娘新造的几件衣裳得了,要你去对账。你还不快去?倒在这里打牙犯嘴,吵闹娘娘的清净。”

    那杏染如蒙大赦,忙笑道“我倒昏了头,忘了这一出。”话毕,便一阵风也似的去了。

    那翠绿比甲的丫鬟走上前来,替陈婉兮重新沏了一碗热茶,递在她手边,浅笑道“娘娘莫往心里去,您还不知道杏染么?她打小儿就跟着娘娘的,从来就是这么个心直口快的脾气。”

    陈婉兮端起那茶碗,举到唇边,轻轻啜饮着。

    茶碗遮了她一半的面容,那丫鬟便望着她手腕上的水玉嵌金丝镯子出神,明晃晃的镯子衬着底下的腕子越发的莹白玉润。

    陈婉兮吃了一口茶,将茶碗搁在炕几上,方才说道“这么些年了,毛里毛躁的脾气终究是不能改,没有一丝的长进,成不了什么气候。”说着,她看向这翠绿比甲的丫鬟,面色微微和善了些“柳莺,到底还是你性子稳重,我嫁到肃亲王府这两年里,也多亏了你扶持。”

    这名唤柳莺的丫鬟面色微微一凝,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忙温言笑道“娘娘这可折煞了我了……”

    话未说完,却已为陈婉兮打断“那边府里,到底出了什么变故?我只听闻,去岁谭家大郎没了,这才不到半年的功夫,陈婧然当在谭家守节才是,怎么就回了娘家?”

    柳莺听她口口声声那边府里,只字不提母家二字,心底微叹了口气,仔细斟酌着语句道“是,娘娘也知道,三姑娘打从嫁入谭家,一向没有生育。去岁,三姑爷得了痨病,谭家请了无数杏林名手,都没什么效验。还没过年,这三姑爷就没了。到了今年,谭家忽然传起来三姑娘命硬克夫的话来,三姑娘在谭家存身不住,便回了侯府。侯爷与老太太都十分烦忧,三太太更是闹得不可开交。”

    她话至此,便止了,微微垂首再不多言。

    陈婉兮侧首看了她一眼,目光微露赞许之意“你很好,没多余的话。”

    柳莺眼眉低垂,恭谨一笑“婢子只知服侍娘娘。”说着,看陈婉兮面色尚且和顺,方又补了一句“那边老太太打发人送了信儿,说娘娘若有空闲,这几日回去瞧瞧罢。”

    陈婉兮将镯子自手腕上抹了下来,递给柳莺“面儿有些黄了,记得送去头面坊收拾。”言罢,她起身理了理披帛,问道“豆宝可醒了?这两日他积食,太医给开的保和丸,可别忘了喂他吃。”

    柳莺忙回道“两位乳母都牢记着呢,并不敢忘。”一语未休,她仔细瞧着陈婉兮,又问道“那娘娘的意思是……”

    陈婉兮这方答道“那边的事情,有我插口的余地么?横竖有侯爷与太太替她做主,我回去做什么。”

    柳莺揣摩这话,虽说淡淡的却不似适才那般冷硬了,便又大着胆子笑道“要说也是的,娘娘已是出了阁的姑娘,这母家的事自然是不好说的。但娘娘如今是肃亲王妃,那边府里又没个能承继爵位的世子,娘娘若肯说几句话,老爷必定也是听的。”

    陈婉兮忽然抬起了头,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为何要替陈婧然说话?”

    柳莺浅浅一笑,不卑不亢道“娘娘非是为三姑娘说话,而是为了顾全侯府的颜面及老太太的情分。”

    这话,令陈婉兮默然。

    旁的她是可以不顾,柳莺说的无错,旁人她可以撒手不理,弋阳侯府如何她也不放在心上,但祖母她却不能不顾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