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娇弱王妃修炼手札 作者:秋白话

情感 秋白话 2020-02-03 收藏

蔺耀阳初见顾平宁时,这位金贵的顾家大姑娘弱不禁风地窝在轮椅里,像朵一拽就断的娇弱小白花【雾】。
再见之时,顾平宁孤身一人被一众高门贵女逼迫到观赏湖边,生动演绎了一出弱小可怜又无助【大雾】。
从小与众不同喜欢娇滴滴嘤嘤嘤柔弱美人的蔺耀阳掐指一算,红鸾星动。
直到大婚后次日,乐呵呵的蔺耀阳亲眼看到自己的柔弱王妃一鞭子抽断了庭中的百年大树。
不不不,一定是他起床的方式不对!
再然后,他看到自家王妃身上被刀扎了个窟窿,面不改色地自个儿拔刀,反手捅了对方一个透心凉,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不不不,一定是他睁眼的方式不对!
【痛觉缺失假柔弱真大佬女主】X【性情飞扬赤城坦荡傻白甜男主】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甜文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平宁,蔺耀阳 ┃ 配角:顾平玉,顾含光 ┃ 其它:

  ☆、第 1 章

  边境大胜的消息传到顾府时,顾平宁正在用枫叶煮蟹。
  一贯清冷的小苑此时挤满了叽叽喳喳兴奋上头的堂姐妹,翻来覆去恨不得将这个天大好消息念叨一百八十遍。
  此仗大胜。
  他们大越的镇国将军这一回不仅打的北境蛮国割地赔款、俯首称臣,更是带回了他们那个战神三皇子回京作为质子。
  至此,这片天下的最后一个独立小国也终于称臣。
  大越建国的第三十八年秋,天下一统。
  消息传来后全国上下都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其中顾府尤甚,恨不得清白百日就挂上十盏百盏大红灯笼,再放上三天三夜鞭炮以示庆祝。
  原因无他,镇国大将军姓顾,乃是顾氏这一辈唯一的嫡子。
  这一统天下的功绩,足以让顾子蠡这个名字流芳百世,让顾家在青史留名。
  一时间街头巷尾都是镇国将军的传说,连带着他带上战场素有美名的一双儿女,也被吹成仙童天女下凡,不似常人。
  而就在这样的时局下,顾家唯一留在京城的嫡出大姑娘顾平宁,终于在被遗忘五年后,迎来了一波接一波的访客。
  此刻顾大姑娘一言不发地听完消息,将最后一把枫叶扔到火里,抬手用袖子掩住口鼻,无比孱弱地低咳了两声。
  吵吵嚷嚷的场面瞬间安静下来,顾府的姑娘们像是被按下消音键,齐齐敛声。
  跟在顾平宁身后的一个丫鬟站出来熟练开口道:“各位姑娘,我家小姐身体不适,恐怕要招待不周了。”
  这句“身体不适”仿佛打开了什么可怕的记忆开关,顾家的姑娘们动作一致地抖了抖,然后齐齐告辞。
  年纪最长的顾青婉犹豫片刻,鼓起勇气摆出族中长姐的模样:“平宁既然身体不适,还需多多休息,切勿劳累。”说完也没等回答,匆匆赶上妹妹们的步伐,好像后头有猛虎在追。
  顾平宁慢条斯理地放下衣袖,皮肤白皙,面色红润,丝毫看不出不适的模样。
  早已经习惯这幅场景的丫鬟神色如常,取来蟹八件开始拆蟹,低声打趣道:“小姐要是嫌烦,几位姑娘下次再来,奴婢去把鞭子找出来可好?”
  顾平宁挖了一勺金黄油亮的蟹黄,面无表情地一口吞下去,没有接话。
  吓唬这帮胆子比针尖还小的姐姐妹妹们,真是毫无成就感。
  “小姐,老爷夫人打了胜仗就要回京了,还有公子和二小姐也要回来了,您,您不高兴吗?”
  “我高兴啊。”
  这、完全看不出来啊。
  丫鬟正准备再接再厉,却被顾平宁一句话堵了回来:“红缨,你问题好多。”
  红缨被噎了一下,她和主子从小一起长大,情分并不一般,此时依旧轻笑着讨饶道:“那奴婢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小姐告知可好?”
  顾平宁的眼神飘过来。
  “请问小姐,这枫叶煮的螃蟹,滋味到底如何美妙?”
  “并无不同。”
  “那您……”
  “就是好奇。”
  说完这一句,顾平宁不再开口,伸手推动自己的轮椅,朝着书房而去。
  秋雨渐凉,书桌上摊着一大摞帖子,赏花游园诗词会,仿佛一夜之间,整个京城的高门贵女都记起了顾平宁这一号隐形人物。
  红缨最讨厌这种阴雨天,急急忙忙从箱子里翻出羊毛毯,想想不放心,又去灌了一个汤婆子,一起塞到她家小姐的手里。
  正在翻看帖子的顾平宁嘴角抽了抽,满心抗拒。
  这才几月的天就用上汤婆子,这丫头怕不是想把她热死。
  看到自家小姐哀怨的眼神,红缨一边忙活一边念叨:“小姐,大夫说了,这种天气最容易寒气入侵,尤其是您的腿,疼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还是早做防范为好。”
  顾平宁顺着这话低头去看自己的双腿,没好意思告诉自家劳心劳肺小小年纪就啰嗦地仿佛老妈子似的丫鬟,腿疼这事,还真的不用忧心。
  “奴婢知道您能忍疼,当年摔断了腿都硬生生一声不吭,跟着大军疾行了一夜才医治。”说到这红缨忍不住眼角泛红,“可现在我们不在边境了,老爷夫人也要回来了,小姐您可别自个儿忍着了,有什么不舒服的跟奴婢说啊,跟老爷夫人说啊。”
  眼看自家丫鬟又要开始每日念叨,顾平宁忍无可忍,飞快地将羊毛毯铺在膝盖上,又一股脑将汤婆子塞进去搁在受伤的腿上。
  “小姐——”
  红缨惊呼,顾不上平常不能碰小姐双腿的禁忌,手忙脚乱地伸手去掏那个汤婆子,急的眼睛都红了:“小姐伤着没有?这汤婆子烫得很,是要放在羊毛毯子上的……”
  顾平宁抬手隔开将要碰到自己双腿的手,自己将汤婆子抽出来。
  “您别忍着疼啊,奴婢、奴婢不碰您,您自个看看怎么样,烫着没有啊?”
  顾平宁想说她真不疼。
  但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到底伤没伤着她自个儿也说不准。于是她略略转身避过红缨的视线,低下头掀开衣襟。好在皮肤只有些发红,倒是没有烫伤。
  眼见一旁的红缨都快哭出来了,顾平宁敛好衣裳后终于慢条斯理开口道:“没伤着,也不疼。”
  其实,烫没烫伤她都不会疼的。
  准确来说,疼这种感觉,顾平宁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尝过了,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又是因为什么彻底失去了痛觉。
  顾平宁十岁那年,在跟着爹娘行军途中从马上摔下。
  后来有无数人夸赞过她的坚忍和大义,夸她为了不拖累行军速度硬生生忍了一夜,竟是谁也没看出来。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哪里是她能忍,一个十岁的孩子,如何能忍得了断腿钻心之痛?她一言不发跟着行军一夜,不过是因为,她真的不痛罢了。
  当时她没感受到痛楚也没察觉到不对,自以为没事。而在拖了一夜过后,她的右腿便彻底废了。
  而后她被送回京修养,从此远离父母,不见兄妹,一个人坐在轮椅上,在繁华喧闹的盛京城,独自呆了六年。
  腿瘸体弱的顾家大姑娘,除了在刚回京之时引起过小范围的热议,之后便一直像个隐形人一样呆在顾府深处。直到这一次的大胜捷报,终于让整个圈子想起来,镇国大将军还有这么一位嫡亲的女儿,一直呆在盛京。
  顾平宁终于翻完整遗落帖子,最后从中挑了一份递过去,吩咐道:“找个人,把这个回帖送过去,其余的都推了。”
  红缨的情绪来得快去的也快,刚刚还着急地差点掉眼泪,这会儿见小姐不仅没事还愿意出门赴宴又高兴起来,兴冲冲地翻开帖子:“奴婢看看是哪家的宴会终于勾动我家小姐的凡心……”
  是嘉娴长公主的帖子,邀请顾家姑娘参加五日后的赏花宴。
  红缨瞬间明白了,不是她家小姐终于愿意出门,而是这份来自宫中最受宠公主的帖子,根本就不好推脱。
  “小姐您不想去就别去……”
  “哪能啊,爹娘要回来了,我再不出去转转,就该有人不放心来我顾府登门拜访了。”
  秋日里的赏花宴,赏的自然是菊。
  顾平宁到的不晚不早,打扮的也是稀松平常,可那架全京城独一无二的轮椅一出,在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一人身上。
  只见这位第一次在圈子里亮相的顾大姑娘青眉如黛,眼如烟波,皮肤细嫩胜白雪,唇色浅淡似粉梅,端的是一派娇娇怯怯弱不胜衣的好模样。
  可惜大越以武立国,又是在马背上打下来的天下,明艳张扬、英姿飒爽才是被大众认可的贵女风姿。甚至于现今最流行的衣衫款式,都是从骑装演变而来。
  镇国将军不世英豪,将军夫人更是以女子之身统领一军,就连那位顾二姑娘也是出了名的巾帼红颜,却没料到这位大姑娘竟是完完全全走向了相反的极端。
  那时不时掩嘴低咳的模样,那需要婢仆推动轮椅,无一不彰显着这是一个多么娇贵而易碎的琉璃姑娘。
  众人眼神闪烁,唯有嘉娴长公主面色不变,亲自迎上来亲热道:“顾大姑娘来了啊。这些年宴会,也不见你出来和我们聚聚,今日可要玩得尽兴。”
  嘉娴的目光扫过顾平宁发叉上那颗硕大的南海明珠,眼睑微动,浅笑道:“我那里还有几壶父皇新赏的果酒,秋日饮来正好。”
  “有劳长公主殿下。”顾安宁笑靥盈盈,“不过臣女体虚,饮不得酒,怕是要扫各位的雅兴了。”
  “无妨无妨。”长公主是个心思通透的,自然知道这大军凯旋的风口上,交好这个声名不显的顾家嫡女有百利而无一害,主动道:“往里走有两个台阶,顾姑娘只带了一个丫鬟,可要帮忙?”
  嘉娴这话出于好意,怕顾平宁面子薄,也没等回答,伸手招来两个身强力壮的丫鬟。
  顾平宁却是低声回绝:“多谢殿下好意,不过臣女自己来就可以。”
  话音未落,就见这轮椅底下又伸出四大四小八个轮子,在丫鬟的推动下,大小轮子交替爬上了阶梯后,又自动收缩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