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我就是这般好命 作者:南岛樱桃

情感 南岛樱桃 2020-01-03 收藏

看上的男人跟表姐好了,
没关系,我还能再找一个。
相亲对象考中举人,他妈翻脸不认。
没关系,暗恋我的谢家小霸王提亲来了。
历经七转八折,我转职成了谢家三少奶奶,正要走上人生巅峰过上安逸奢侈的享乐生活,结果天降一道闷雷,我男人竟然不是谢老爷的亲儿子。
好日子眼看就要飞走,小霸王他王爷爹从天而降——
没关系,跟爸爸上京城过好日子。

备注:架空背景,请谨慎考据。一茬茬割极品的狗血爽文,剧情高能,注意避雷。

内容标签: 打脸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钱玉嫃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生在大商户家的钱玉嫃自幼顺风顺水,却在及笄以前遭遇了人生一大挫折,第一任相亲对象被表姐截胡,第二任又是个空有才学没得担当的软弱书生。好在祸福相依,这两次波折虽然使她闹出笑话,也助她避过两个靠不住的男人。一波三折之后,钱玉嫃嫁给了爱慕她的首富儿子,本以为好日子要来了,不想婚后身世之谜爆发,平静生活彻底被打破,小两口在狂风暴雨中相互扶持,百般努力走向幸福。
     本文语言流畅自然,故事跌宕有趣,用环环相扣的剧情讲述了女主角祸福相依的人生。诉明了天上不会掉馅饼,阳光总在风雨后的人生道理。

  ☆、001

  白梅挑帘进屋时,钱玉嫃刚用了半盅银耳,漱过口,闲翻着书。她听见响声,抬眼就瞧见白梅那张气不过的脸,钱玉嫃起了兴致,问:“谁招了你?”
  白梅起先还不肯说,钱玉嫃又问了一回,这丫鬟才道:“还不是二姑太太。”
  钱玉嫃一听,想起跟前那些糟心事,笑容敛了。
  “她来作甚?”
  “听说来给咱府上赔罪。”
  “说了什么?”
  “全是推脱的话,小姐听了该要气着。”
  钱玉嫃略一点头,不再问她。又捡起书册,眼是看着书上的字,心里想起数日以前,许家递过话来说他们二少爷喜欢上唐瑶,许钱两家的好事恐怕结不成了。
  这许家跟钱家都是蓉城里的中等商户,各方面正好匹配,早好些年就起了结亲的心思,当时没个合适的人选,好不容易等到钱玉嫃长成,从她十三岁起,两家走动频繁,到这会儿她满了十四,大人们的意思是这就把好事定下,等她及笄正好过门,谁曾想出了岔子。
  许家二少爷告诉他娘,他不喜欢钱玉嫃这样的,他喜欢唐瑶。
  唐瑶何许人也?
  她是钱二姑的女儿,是钱玉嫃的表姐。
  前头许家太太来请,钱玉嫃她娘带着亲闺女和尚未许人的外甥女去赴过几次约。她娘是好意,想让赴那头邀约的太太们瞧瞧,自家外甥女也出色,盼给她选个如意佳婿,谁知道就在许府里头唐瑶跟许承则王八绿豆看对眼了,看对眼不说,还两头瞒着。
  他俩借钱家的光见好多回,等许老爷发话要给儿子把亲事定下,来年就接新媳妇进门,许承则绷不住了这才交代出来。
  他不肯跟钱玉嫃好,说钱玉嫃生得太艳,她表姐唐瑶才是好女,芊芊弱质楚楚怜人。
  钱老爷擅做生意,在他的经营下钱家比唐家要好,许老爷更中意钱玉嫃,但他中意没用,许承则咋都不肯,一来二去的外头都听到风声,眼瞅着事情要搞臭了,许家只得安抚下儿子,回身找钱家商量对策。
  钱老爷是个爱女入骨的,乍一听说就垮了脸,这是几日前的事,许老爷赔尽好话也不好使,他回去痛打了儿子一顿,闹成这样许承则初心不改,于是就有唐瑶她娘憋不住上门来赔不是。
  她人在钱府待了个把时辰,嘴说干了,就换来两个字——“送客”。
  人走了之后,乔氏想想,进了内院。
  乔氏想知道闺女的心思,到底喜不喜欢许承则,想不想嫁。钱玉嫃给娘斟了碗茶,坐下来问:“娘你先说,二姑她是什么意思?”
  要说钱二姑那套路,乔氏看在眼里,心里门清。
  她说家里不知情,她这两天逼问了,唐瑶跟许家的没做逾矩之事,是那头瞧上她姑娘,这事该怪许承则!
  乔氏说那好啊,说这回非要给许家厉害瞧瞧,让他知道家里姑娘不是青菜萝卜没得给他挑挑拣拣的。
  一听这话,钱二姑又转了话锋。
  说事情不能做那么绝,许家小子是莽撞了,他心有所属没早告诉家里,险些耽误了嫃嫃,除此之外也没其他毛病。人喜欢谁你管不住啊,就像那花儿,有人觉得海棠花好富贵娇艳,也有人怜爱水中青莲……小姑娘好比花儿,各有各的好,赶上许家这个喜欢青莲,算不上错。
  乔氏不想听她啰嗦,问:你家怎么说?唐瑶又怎么说?
  钱二姑说,就她夫家这样,也没有比许承则更好的人选,瑶瑶将满十六,要拖不住了。
  乔氏冷笑:“你想嫁就嫁去,找我作甚?怎么还嫌我钱府不够丢人冲上门来甩我姑娘大耳刮子?”
  钱二姑这才道明症结,许家不想把钱家得罪死了,真要跟唐家说亲也得先把钱家人摆平,再对个说法把这页翻过去。
  这些话,乔氏敢原原本本说给钱玉嫃?她道:“你表姐多少有点意思,至于你姑,她说也找不到更好的,许家配她唐瑶多的都有,她怕错过这村就没这店,想让咱抬抬手。”
  “那就抬抬手呗。”
  钱玉嫃浑不在意的样子,乔氏看着都不知道她是真没放心上还是假装:“早几个月娘跟你提起,你还说许承则不错。”
  “我才见他几回?也不过看个表面。”
  乔氏还不放心:“你跟娘说实话,真不喜欢许家的?”
  钱玉嫃再没法装作云淡风轻,索性拉下脸来:“之前没这些事,是想着嫁也可;都知道他不好了,谁要嫁他?我这些天是不痛快,却不是因为失了这桩姻缘。我没面子,气不过。娘你说说,这事难道不是许家先提的?他爹找上我爹说想结成儿女亲家,亲事虽然没定,两家这么往来走动着是什么意思谁不明白?这会儿还找什么借口?任他说上天我丢出去的脸能寻回来不成?我都成笑话了!”
  钱玉嫃说着拍了下桌。
  乔氏看着一阵心疼,牵过她手吹了吹:“许承则人渣一个,唐瑶也是个不要脸的,你气不过关上门骂他们都好过折腾自个儿,拍这么重不疼啊?你不疼我跟你爹瞧着心疼。”
  钱玉嫃原就是个娇宝贝,当娘的这样一说更不得了,她整个偎进乔氏怀里:“咋就让我遇上这种事?我以后还能说亲么?”
  乔氏在她后背上轻拍两下:“乖女安心。”
  母女两个交过心后,乔氏踏实很多,晚间她告诉自家老爷说玉嫃对许承则没那心思,亲事黄就黄了,气得要出。钱家跟那些大商户比不得,在蓉城也有些头脸,尤其家里只得一子一女,都是宝贝,能叫人白白作践?
  乔氏知道,自家老爷看重的虽是承香火的儿子,最疼的却是这姑娘,想到再过两年人就要嫁了,他是怎么宠都不过分,为此还闹过笑话。
  乔氏拿住这点,把事情往严重了说,说玉嫃她委屈大了,这几天很想不通,连带着胃口都坏了,人也清减下来。
  钱老爷连忙捂上胸口,心疼得厉害。
  “老爷你不知道,白日里她姑来过,说是过来给咱家赔不是,那话我听了扎心。她说许二少爷是莽撞了点,心有所属该早说,拖到这会儿委屈了咱姑娘,又说唐瑶不像我们玉嫃好挑拣,错过许家少爷不知道还能说给谁。唐家想让咱抬抬手,好叫唐瑶体面进许家门,对外就说两家早就有那意思,先前是玉嫃陪她表姐上许家走动……她说得容易,到底是咋回事能瞒得住人?到时候她唐瑶嫁了,我姑娘呢?不招闲话?”
  “我不同意,她说左右已经这样了,闹开了更不好看。说咱们还是亲戚,眼瞧着玉嫃跟许二少爷不成了还不让瑶瑶嫁?我告诉她许承则能办出这样的事,且不说他心好心坏,这就是个莽撞人,不是什么良配。她回我一句天底下没有十全丈夫,说许承则除了对不起咱姑娘这点,别处哪儿不好了?”
  乔氏在女儿面前还绷得住,到了老爷这里就委屈,这都抹起眼泪来。
  钱老爷是生意人,平常都跟个笑弥勒似的,这会儿憋着口气骂不出,他搂着夫人哄了一阵,说人要跳火坑就由她去。从前看许承则就缺点担当,当时以为是人年轻经的事少,想着谁都是这样过来的……结果他不光是没担当,又自以为是,人品还有问题。
  早先许家人吹嘘得好,外加跟他本人见面回数不多,没看有这么多毛病,现在知道了,那断不能把玉嫃嫁给他。
  “我们许钱两家的好事成不了,他许承则总得另娶一个,唐瑶肯嫁,她以后不顺心别上咱府上来哭就是。”
  “那就这么放过他们?太便宜点!”
  钱老爷捻了捻他嘴边的胡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从早到晚。我钱炳坤不是什么君子,是要给玉嫃出口气,也得等个恰当的时机,眼下越是闹得厉害越给人看笑话,折腾得凶了人家还当咱姑娘离了许承则就嫁不出去。”
  这话劝服了太太,她狠绞了几下手帕,说:“你说说,我对那几个外甥女还不够好?她怎么有脸?”
  “好了,事已至此,你再气也没有用……”
  乔氏飞他一记眼刀:“从前她上咱家来我回回都是拿最好的招待,对她哪怕不及玉嫃好也不差几多,往后你看我还管不管!我真金白银买回来的好东西没得便宜白眼狼的。老爷也是,趁这回把眼屎擦干净看看,这一个个的都是什么东西!”
  #
  钱家没闹,钱二姑以为兄弟默许就是谅解她了,心想他没明着开口该是脸挂不住,过些天再去一趟总没问题。如此一来,她心中大定。
  别看她在钱府把唐瑶撇得干净,实际上一个巴掌拍不响,要真是许承则在那头单相思,就算拒婚也不该拖唐瑶下水。钱二姑本来也是蒙鼓里的,出了那事她第一时间找女儿问话,看那神色心里就有数了。

TAG标签: 爽文打脸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