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美色撩人 作者:寒木枝

情感 寒木枝 2020-01-03 收藏

傅宝筝冷拒外表俊美,却浪荡不羁游手好闲的四殿下,欢欢喜喜嫁进东宫给打小宠溺她的太子表哥当太子妃。
  可没两年就坐上冷板凳看太子宠爱侧妃上了天,惊觉太子白月光不是她,过往的那些好都是假象。
  而四殿下却一次次抗旨拒婚,道“最爱的姑娘嫁了 ”,不肯娶。
  傅宝筝死在东宫后,更是看到不得了的事,四殿下踹下太子登基为帝君临天下……还一次次拿着那把她小时候送他的小木剑,囔囔自语“总算为你报完了仇。”
  他还说:“可你却永远回不来了。”
  她再睁眼竟重生了,回到“一巴掌甩向堵住她强行表白的四殿下”之时,好像前一句还骂了他“痴心妄想”?
  男人面色铁青。
  傅宝筝瑟瑟发抖,宫宴再见时,鼓起勇气堵住他:“那日,我开……开玩笑的!”
  萧绝斜睨她一眼,突然转性,非奸即盗。但她就是要挖他的心,他也乐意奉陪。

内容标签: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宝筝、萧绝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傅宝筝冷拒外表俊美,却浪荡不羁的四殿下,欢欢喜喜嫁进东宫给打小宠溺她的太子表哥当太子妃。可没两年就坐上冷板凳看太子宠爱侧妃上了天,惊觉太子白月光不是她,过往的那些好都是假象。而四殿下却一次次抗旨拒婚,道“最爱的姑娘嫁了 ”,一生不肯娶。
     这是一个前世爱错了男人,这一世勇敢追求爱的故事。本文剧情跌宕起伏,各种美好的爱情齐齐绽放,酸甜苦辣,全是初恋的美好味道。

  ☆、第 1 章

  美色撩人1
  东宫。
  天寒地冻,呼啸的冷风灌进裂开的窗户,吹冻了内室。
  “不是去叫了吗,怎的内务府的人还不来修?”
  大冬天的,窗户裂开,她家太子妃娘娘怎么受得住?
  大宫女折香站在廊檐下,柳眉倒竖,瞪着办事不利的小太监。
  小太监身上只有一件薄坎肩,冻得哆哆嗦嗦的,说话都不利索了:“折香姑娘,内务府的人本来要来了的,结果……被嫣侧妃跟前的奴才劫走了……”
  “你怎么就这么不中用,你是太子妃跟前的人,还被她一个侧妃的奴才截了胡?”折香火冒三丈,那嫣侧妃仗着得宠,也太嚣张了,折枝冲出去要理论。
  “折香,算了。”内殿传出一个声音,冷淡麻木,还带着咳嗽声。
  一个衣着朴素脸色惨白的小妇人蜷缩在棉花被里,努力撑着身子坐起来。
  “娘娘,你是太子妃,是正宫啊,何必事事忍让一个侧妃?”折香都快哭了,“你再不争,就真的什么都失去了。”
  如今,因着病倒起不来床,管理内宅的大权都落到了嫣侧妃手里。
  傅宝筝斜倚在床头架上,透过残破的窗户纸望向外头银装素裹的世界,满脸淡然。
  事到如今还争什么,为了一个不值得的男人,没什么好争的。
  谁爱要,谁拿去。
  一个移情别恋的人渣而已。
  她傅宝筝这辈子都不稀罕再瞥他一眼。
  折香看见主子一副看破红尘,诸事淡然的样子,心底绞痛。
  三年前,自家姑娘就是京城最傲气的那朵小娇花,出身高贵又明艳动人,放言,要嫁就嫁这世间最好的男儿。
  那会子,太子殿下俊朗非凡,又贤名在外,还时不时围绕在自家姑娘身边逗她笑,事事依着她,连摘一朵桃花都得过问姑娘喜欢左边那朵,还是右边的。
  那会子,折香真以为太子会宠爱自家姑娘一世。
  哪曾想,大婚后恩爱日子还没过到一年,就纳了自家姑娘的堂姐成了侧妃,疼宠的力度还远在自家姑娘之上,从此演绎了一段“史上最宠侧妃记”。
  折香是真的不明白,太子殿下要变心,要抬举侧妃,看上谁不行,为何偏偏要看上自家姑娘的堂姐?
  更要命的是,纳回堂姐后,太子真是恨不得满京城炫耀,一日比一日宠,带上嫣侧妃高调出席各个赏花宴。生下庶长子后,更是母子俩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而自家姑娘渐渐边缘化,想见太子一面都难。
  后来,世人都嘲笑太子妃简直就是多余又碍眼的那个,不如自请下堂让位算了。
  想起这两年的糟心事,折香真是替自家姑娘委屈,男人变起心来太快了。
  “太子殿下。”
  正在这时,院子外响起宫婢给太子殿下请安的声音,折香双眼一亮,太子妃自打小产一病不起大半年了,太子终于肯过来看看了,折香忙要出去迎进来。
  在宫里,不去搏宠,日子只会越来越惨。
  “折香。”傅宝筝却拽住折香手臂,不让她去。
  “娘娘。”折香苦劝。
  傅宝筝坚定地摇头,那个男人,她不愿再见。连她小产,都歇在嫣侧妃院子里,不来看她一眼的男人,还见他做什么?
  一个激动,傅宝筝猛地咳起来,用白帕子捂住嘴。
  忽的,嘴里一阵腥味,拿开帕子一看,磕出了血。
  折香心下凉了半截。
  “父王,饿。”
  院门口传来一道奶声奶气的男娃声,不用猜都知道,是嫣侧妃生的庶长子,除了他,没哪个庶子敢来太子妃院子里劫人。
  太子萧嘉听母后说太子妃病了,打算进去看看的,但小胖娃扑向他大腿喊饿,白白嫩嫩的小团子,太子哪里舍得饿着他,迟上一时半刻探病也不耽误什么,一把抱起小胖娃走出太子妃院门,脚步一拐去了嫣侧妃院子先用膳。
  听到男人走远了,傅宝筝这才松开拽紧折香衣袖的手,趴在床头捂住嘴咳个不停,鲜血从指缝中渗出。
  “娘娘,娘娘!”折香吓得直哭。
  傅宝筝磕出了泪,泪光里有欣慰,临死前没有再见到渣男污了眼,很好。
  “娘娘……”折香要去宣太医,傅宝筝也拦着不许,“折香,你听我说,爹娘和哥哥都死了,如今我终于也要死了,你别难过,我很快就要跟家人团聚了……是件高兴的事。”
  折香看到太子妃生无可恋,巴不得去了的样子,折香又慌又怕,似乎是想重新给她创造一个新的信念和支柱,也不管合适不合适,折香用力握住太子妃的手,努力说道:
  “娘娘,你知道吗,前几日皇上又给四殿下赐婚了。”
  傅宝筝毫无反应。
  “你猜四殿下当着所有赴宴人的面,说了啥?”
  傅宝筝没说话。
  “他说,他心爱的姑娘嫁了,一生不娶。除非,她和离了。”
  傅宝筝忽的眼睫微颤。
  四殿下,萧绝,那是个貌若天人的美男子,巷子里一走,光靠皮相就能夺走无数姑娘芳心。可他终日游手好闲,放荡不羁,乱交三教九流之辈。听闻,还曾逛花楼,宿勾栏院,混迹花魁圈。
  曾被无数朝臣弹劾,却依旧我行我素。
  庆嘉帝罚也罚了,骂也骂了,依旧管教不好。
  御史弹劾的口水都快喷干了,写弹劾折子写得都快手断了,这位爷依旧丝毫改变没有,几年折腾下来,想掰正他的索性全都放弃了。
  就这样一个浪荡子,三年前忽的堵住傅宝筝在假山一隅,强行向她表白,说看上了她。
  当时傅宝筝气坏了,她正正经经一个好姑娘,谁要跟他一个浪荡子?
  她当时正与太子表哥亲亲密密谈婚论嫁呢,果断拒绝。
  四殿下拦住她不让走。
  她恼羞成怒,一巴掌甩向他,当时他就变了脸。
  临死之际,曾经过往一一闪现傅宝筝眼前,宛若发生在昨天,画面那般清晰。
  “娘娘,宣太医来瞧瞧好不好?这世上还有爱你的人,四殿下还等着你呢。”折香哭着求她,求她有生存下去的意志。
  四殿下还等着她?
  傅宝筝笑折香傻,世上哪来那么多深情男人,四殿下不过是用她当借口,拒了庆嘉帝强塞给他的那批不中意的姑娘们罢了。
  笑过后,傅宝筝视线逐渐黯淡,死在了十八岁这年的冬季。
  ~
  傅宝筝死了,却没想到,死后她的灵魂飘出了身体,渐渐升高,看见脸色苍白,嘴角带血的自己僵硬地躺在床上,折香搂住她哭得死去活来。
  忽的,画面一换,来到到处挂白的灵堂,是她的灵堂,灵堂里似乎有人在闹事。
  “太子殿下真真好本事,宠妾灭妻,真乃全天下好榜样!”
  “她病了大半年,你却只顾与你的侧妃厮混,连个太医都没给她请,你配为人夫吗?”
  “你不配!”
  四殿下萧绝揪住太子萧嘉的衣领,狠狠就是一拳,太子萧嘉狼狈摔趴在地,嘴角出血。
  “四殿下,你疯了?”有人上前去扯四殿下萧绝。
  可暴怒的萧绝,哪是太监能扯得开的?再次甩掉他们,扑上去狠揍太子,别的地方不打,光往脸上揍去。
  一拳又一拳,又狠又急。
  太子被揍得毫无反抗之力,上前救驾的太监像面片般,被暴怒的四殿下甩向各个方向。
  前来吊唁的慌忙出逃,整个灵堂乱成一片。
  待帝后赶到时,太子已肿成了猪头脸。
  “老四,你还不住手?”庆嘉帝暴怒,“向太子道歉!”
  “父皇,恕儿臣不能,儿臣今日弹劾的就是太子,宠妾灭妻,虐妻致死,丧心病狂,别说做太子了,连做人都不配!”四殿下萧绝挺直腰杆,暴怒出口,谁的面子都不给。
  气势威猛。
  完全是一头狂怒发飙的老虎。
  傅宝筝漂在上空看到这一切,她心底的震撼,犹如狂风暴雨拍击海岸,汹涌澎湃,鼓胀了她小小的胸腔。
  她从来没想过,死后还有四殿下这般替她撑腰。
  想当年,她一巴掌甩向他,又骂了他“瘌蛤.蟆想吃天鹅肉”之后,他就再没主动凑上来过,远远见了她,也是冷冰冰地转身绕道。

TAG标签: 爽文甜文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