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摄政王他心有白月光 作者:这里有个土豆

情感 这里有个土豆 2019-12-28 收藏

上一世他是皇上身边的大太监,纵然有心庇护于她,但最终还是看着她香消玉殒。
他为了帮她复仇,推翻暴君的统治,但也自刎于皇宫之中。
再世为人,她还未被冷血的亲人送入宫中,他可以守护在她身边,免她一世劳苦,许她一世呵护。
她是他心中的白月光,也是他的救赎。他原为她提剑覆灭天下,也愿为她打拼一个天下。

小剧场:
小团子李清秋:东哥哥,你日后想做什么?
瘦麻杆穆旭东:娶你。

窈窕淑女清秋:东哥哥,你日后想做什么?
手握兵权旭东:陪着你、照顾你。

白发苍苍清秋:东哥哥,你日后想做什么?
垂垂老矣旭东:下辈子还要娶你回家。

第1章 第一章

秦砖汉瓦,朱壁金梁。
  通往那极致权利顶端的路径,以汉白玉铺就,明明应是清冷温润之物,上面却撒就了殷殷血迹,让人无端生出几分惊恐之感。

  墨色的布靴踏在了殷殷血迹上,离开后再落下,于温润玉砖上留下血色足迹。

  “怎么现在才来?”一道带有明显不满情绪地粗厚声音于血迹上方传来。

  “是二皇子有求于我,等等不是应该的吗?何况这路上鲜血湿滑,一踩一落间便是一个血红色脚印,倒让我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人心生惶恐。”一道略有几分阴柔的声音缓缓传来,让那道粗厚声音一时发不出声。

  阴柔声音的男子低头看看自己脚上的布靴,喃喃自语一句道:“到底是脏了......可怜她一番心意......”

  粗厚的声音再次响起,“时间已经不早了,不知东公公到底什么时候履行诺言?”

  发出阴柔声音的男子,也就是穆旭东,抬起眼皮扫了一眼二皇子,“若不是为她报仇,我真不愿意和你这样的人有过多接触。温润如太子,才理应登上这权利的巅峰,而你......”

  穆旭东抬起眼皮扫了一眼二皇子,接着拍了拍身上月白色长衫,不顾二皇子气到发青的脸色,一步一步向雕梁玉栋的大殿内走去。

  一步一步靠近大殿的时候,他没有对即将发生的事情的恐惧,而是想起了那个女孩对他说的话:“东哥哥,你身量挺拔,平日里我只见过你穿太监服,灰扑扑的一点都不好看,你可否能换上这身月白色长衫给我看看?我想你穿上这件衣服后,定然不输给那些世家弟子,想来也是一位浊世佳公子。”

  他忽然有点后悔了,没有在她在世的时候穿上这件衣服给她瞧瞧,不过既然如今也要赴死了,就穿着这件她亲手缝制的衣服,亲手做的布靴,去地底下给她看看吧!这深宫中也只有她一直惦记着他了,却还......

  想到这里,穆旭东攥着诏书的手大力握紧,那个除了母亲以外对自己最好的女孩,就是被屋里那个人毁了一生,他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她,更恨这肮脏的世道。

  一步一个血红脚印走过汉白玉台阶,他看着金丝楠木上雕刻着的耀武扬威的龙,轻蔑一笑。这条龙怎么也没有想过最后会被自己这种小鱼小虾算计致死吧?

  沉重的殿门被他推开,落日的余晖洒落在大殿的地上,那抹橘红色的光芒映在地上却像极了大殿前汪汪血迹。

  屋内的味道并不好闻,有着病人身上腐朽的味道,还夹杂着令人欲呕的浓重药味。

  “小东子......?是你吗......?”殿内传来一声微弱的询问。

  “皇上,是奴才。”他语气恭谨地回答老皇帝的问话,但是阔步向里走入的姿势却并不恭谨,恍若逼宫。

  “外面......外面发生了什么......?怎么......那么乱?”老皇帝想要坐起身,可是虚弱的身体并不足以支撑他起身。

  “二皇子率禁卫军围剿东宫,东宫守卫誓死抵抗。”穆旭东说到这里故意断了自己的话。

  老皇帝急得直要起身,却因病重无力,缕缕倒于龙榻上。

  老皇帝的这副模样,在穆旭东看来就仿佛是一条暴露在空气中的鱼,努力蹦跶着自己的身体想要寻求一线生机。

  “太子......”老皇帝伸出手,五指张开想要拉穆旭东近前,来询问太子究竟怎样。

  穆旭东讽刺地笑了笑,阴柔的语气配上这讽刺的笑容,恍若鬼魅在世,“东宫守卫两千,禁卫军两万,一场大火,东宫早已烧为灰烬了,更别说太子殿下了。”

  “混账!混账!”老皇帝怒气冲冲用手砸床,可是却没办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

  “陛下何必着急呢?”

  老皇帝听见穆旭东的声音停止了无谓的动作,穆旭东见状道:“陛下不觉得这件事情异常熟悉吗?先帝在世时,陛下不也是用同样的方法坐上了皇位吗?”

  穆旭东看着老皇帝颤抖的身体,嘴角嘲讽的弧度愈发之大,“让奴才想想二皇子接下来会怎么做,应该会诛杀太子一党,以免自己这位置坐不久吧?”

  老皇帝的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一双泛着灰白的眼睛恨不得将穆旭东千刀万剐。

  二人之间还有一层轻纱床帘,他将床帘掀开,挂于金钩之中,“陛下还要听一些别的吗?”

  看着老皇帝的一双眼睛,穆旭东轻笑,“陛下拿这样的眼神看着奴才有什么用?这一切也不是奴才能做得了主的。”

  “你个狗奴才!”可能是之前的愤恨让老皇帝有了力量,也可能是回光返照,老皇帝拿起床上的玉枕便砸向了穆旭东。

  穆旭东没有闪躲,那玉枕直接砸在了他的腰腹上,然后摔向了地上。

  看着七分八裂的玉枕,穆旭东仿佛感受不到腰腹上的疼痛一般,缓缓将手中的诏书展开,“陛下以为传位给太子就完了吗?”说着他将展开的诏书展现在老皇帝的面前,“陛下看看这上面的内容熟悉不熟悉?只不过传位的人变化了而已。”

  老皇帝灰白色的眼睛死死瞪着穆旭东,若是此时老皇帝还有力气,他恨不得掐死这个狗奴才,好为他辛辛苦苦培养的太子报仇。

  “实话和您说了吧,诏书确实是奴才改的。”穆旭东看着老皇帝气红了眼却仍无法改变眼前局面的样子,心中不由爽快了几分。那个害了你性命的人,我都会一一为你讨回公道,穆旭东紧闭上眼在心中说道。

  再睁开眼,他眼中一片清明,穆旭东继续道:“这外面已经被二皇子围了起来,不过二皇子也是个妙人,为了不让史书上记载他弑兄杀父,便想着在门口啊,耗着,什么时候您咽气了,他什么时候进来。”穆旭东悠悠然然的语气并不像是在和皇帝交谈,反而像极了街口说书的艺人。

  “逆子!逆子!不得好死!”老皇帝一双浊目中流下了滚烫的泪水,泪水划过沟壑起伏的皮肤落在龙床上。

  穆旭东用手指为老皇帝拭去还未掉落的泪水,“何必呢?大局已定,再哭有什么用呢?陛下。”最后两个字穆旭东拉长了声音,语气讽刺。

  “他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背主?!”老皇帝无法忍受别人如此同情又蔑视自己,故此语气也多了几分威压。

  可穆旭东已经听腻了他威压的语气,最初成为御前的小太监时,他听见皇帝的声音还会害怕;等他成为大内总管后,他只觉得皇帝色厉内荏;直到后来那人死了,他甚至恨不得听见皇帝在他面前求饶的声音,以为她报仇。

  这般想着穆旭东也是这般做的,他踱步走向一旁,从剑架上拿起最上边的一把剑,“诛邪剑,号称可诛灭邪祟。我记得这是陇右知府献上的。”

  穆旭东说着缓缓将诛邪剑从剑鞘中拔出,“看看这锋利的剑刃”,穆旭东一步一步又走到了老皇帝龙榻旁。

  “你!你要干什么?!”老皇帝看着穆旭东拿着诛邪剑,如同黑夜中的鬼魅一般走进他身边,整个身体不由地颤抖起来,明明想要气势十足地质问这个狗奴才,但是说出来的话却破了音。

  穆旭东挥剑指向老皇帝的喉咙,“干什么?陛下难道不知道奴才想干什么吗?”说着剑尖又向前去了两分,老皇帝隐隐觉得脖颈作痛,忙尖呼:“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穆旭东讽刺地笑了笑,“要什么都可以给我?”

  “是是是!”老皇帝虽然身子不能动,可是那急于应答的语气却并不慢。

  “我要她的命,你能还我吗?我要她重新活过来!你能做到吗?”穆旭东一声赛过一声,看着老皇帝如一条可怜虫一般,穆旭东缓缓收回了诛邪剑。

  “她......她是谁......?”

  “她是谁?呵呵!她是谁?”穆旭东只觉得老皇帝的问话十分搞笑,“她是我小时候的小主子!是我和我娘的小恩人!是在深宫中对我最好的人!”

  老皇帝意欲开口,可是穆旭东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是你!见她貌美占有了她!是你将她推向万丈深渊!是你的宠爱让她成为后宫妃嫔的眼中钉肉中刺!若不然为何万贵妃会查她的身世,告诉你她是罪臣之女?”

  穆旭东眼中满是红血色,强烈的仇恨让他忘记眼前是皇帝,一剑狠狠刺向龙榻上的人。

  老皇帝闷哼一声,穆旭东才回过神来,“也是你,亲手用这把诛邪剑杀了的人。”

  老皇帝眼前恍惚闪过一抹倩影,清冷艳丽,“就是因为她,你选择了背主?”

  “她父亲当年力主太子登基,你杀了太子后第一件事情是拿她的家人下手。后来入宫,她无心宫中纷争,只愿到了年纪放出宫,靠刺绣为生。可你连这点念想都不给她!”穆旭东握剑的手微微颤抖,他怕自己忍不住,用这把剑结束了眼前这人的生命。只是他的事情还没说完,榻上那人不能死。

  “当日,大殿之上,你可曾听她的解释?只因为万贵妃一句‘罪臣之女入宫定然是为了替父报仇’,你便提剑将她杀害。既然如今万贵妃已死,那么替她报仇的事情,就还剩下陛下您了......”                           

TAG标签: 甜文宫廷侯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