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掌上骊珠 作者:纷纷和光

情感 纷纷和光 2019-11-09 收藏

叶骊珠生得冰肌玉骨,是娇滴滴的一个美人。及笄之年,却没有人敢上门迎娶。
人人都知道,叶骊珠身子骨弱,走两步路都要人扶着,丞相又是个女儿奴,这样一个病美人娶回家,稍微伺候不好,肯定会被心狠手黑的叶丞相给杀了。
叶骊珠也很烦,她的身子一天不如一天。安心等死的时候,有个冷漠的男人常常来丞相府晃荡。
那个男人长身玉立,貌若天人,就是太冰冷,看向叶骊珠的眼神也很可怕。
可是,叶骊珠一靠近这个男人,病弱的身子就恢复了几分,一旦这个男人远离,她就喘不过气。
终于有一天,叶骊珠颇有心机的假装摔倒,想靠近这个男人维持生命。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叶丞相赶紧揪住了自己的女儿,在女儿耳边说悄悄话:“这是摄政王,就是带着十万来京吓唬皇帝的秦王,宝贝女儿咱找个温柔点的,别找这尊煞神。”

后来,摄政王把可怜兮兮的小骊珠按在了自己怀里:“乖,再靠近一点。”
只有摄政王自己知道,他喜欢这个小美人,喜欢了有多久。
.
食用指南:
甜文
女主很苏,佛系小可爱
男主强大,看起来高冷禁欲,实际上……
【有官方防盗,文不长,如果想看v章,能点一下订阅给作者信心写出更多更甜的爱情故事吗】
【参加科技兴国活动,参赛理由: 男主辅佐太子上位后,修建水利工程,推出一系列利民政策,鼓励科技创新。】

内容标签: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骊珠 ┃ 配角:提骁 ┃ 其它:
===============

  ☆、第 1 章

  叶骊珠一觉醒来时,觉得胸口闷闷的。
  她从出生时身体就不好,叶骊珠七月十五子时出生,天生阴气重,被邪祟缠身。小时候高僧说她想要活下去,最好是要出家,在寺庙里粗茶淡饭青灯古佛过一生。
  只是,叶骊珠的父亲最是疼爱她。好好一个女儿,怎么会舍得她出家当尼姑。
  三岁那年,叶骊珠的乳母一时大意,冬天晚上睡觉前忘了关窗,害她被冻了一晚上,大病一场,发烧烧到险些夭折。
  叶骊珠的父亲是当今丞相,叶丞相请了名医给她医治,勉强保住了性命。但是,在叶骊珠五岁那年,叶丞相看着她越来越虚弱的身子,再也不敢留她在家,将叶骊珠送到了明佛寺中,从此只有逢年过节时,叶丞相才见叶骊珠一面。
  叶骊珠在明佛寺中修行将近十年,再过两个月,就是她十五岁的生辰。
  最近这些天,她的身体越发不好了,她时常咳嗽,胸闷,帕子上沾染着斑斑血迹,寺庙住持说叶骊珠不肯剪发成尼,脱离凡俗,佛祖再也护佑不了她,让她早日回家,说不定能遇得上贵人。
  叶骊珠一手挑开了青色的纱帐。
  她刚刚醒来,墨发松松的散了下来,云雾一般,白色的亵衣也是宽松散乱的,露出精致纤细的锁骨。
  叶骊珠生得极为动人,她自己并不知道,寺庙里的尼姑向来不讨论女子的容貌,但凭心而论,叶骊珠确实是个尤物。
  她年龄虽小,身段却极为柔软,弱柳扶风一般,肤色如冰似雪,天然一股媚态,尤其是一双桃花眼,含着一汪春水,时时都似在引诱别人。偏偏眉心天生一点秾丽的朱砂红,冲淡了她身上的媚意,为她添了几分娇憨。
  柔媚与天真并存,是最为致命的。
  因为身体不好,她的脸色常常是苍白的,唇瓣也是浅浅的粉,寺庙中不允许别人伺候,叶骊珠都是自己穿衣洗漱。
  她拿了一件青色衣袍,笼罩住了自己玲珑娇美的身段,坐在窗边将墨发拢起,戴上了一顶青色的小帽子。
  叶骊珠去了后山,掬了一捧山泉水洗了洗脸和手,就要回来时,她听到了两道熟悉的声音。
  “我听师父说,珠珠这个月就要回去了。”
  “珠珠回去?回哪里呀?”
  说话的这两人,是明佛寺住持悟心师太身边的两个小弟子,一个叫做清双,一个叫做清慧。
  清双道:“对了,你不知道,珠珠来寺庙的时候,你还没有出家。师父平时也没有讲过。珠珠不是一般人家的小姐,是大官的女儿,家里可厉害,一般小官见了珠珠的父亲还要跪下呢。珠珠长到十五岁,师父要她回去了。”
  清慧知道叶骊珠平时没有什么架子,不骄矜不冷漠,虽然身体差一些,但寺庙里每个人都喜欢她,听说叶骊珠要走,清慧有些难受:“啊?珠珠要走了?我之前还说,等我化缘攒够了钱,给珠珠买一支好看的珠钗呢。”
  寺庙里人人都剃度了,唯独叶骊珠,有漂亮的长发,虽然戴着帽子看不出来,但别人都知道的。清慧还以为叶骊珠已经出家,是带发修行。
  “哼,你不是担心给珠珠买不了珠钗,而是担心珠珠走了,再也没有人月底陪你一起下山采购了,你这个胆小鬼!”清双嘟囔道,“这些年来,珠珠的大官父亲过节回来看,他还捐了不少钱,不过,珠珠的母亲倒是没有来过,我听说,珠珠的母亲还给珠珠生了一个弟弟,清慧,你觉得珠珠回家以后,会不会被人欺负啊?”
  清慧也不知道,她们向来都不在寺庙里说这些,悟心师太也不让她们讨论俗事,也就私底下说一说。
  清慧抬起了水桶,道:“回头我就告诉珠珠,如果她不喜欢家里,被人欺负了,要早早回来,我们和师父都喜欢她。”
  叶骊珠的手上山泉水未干,仍旧是湿润的,她擦了擦眼睛。
  叶骊珠每年见两次父亲,见不到两天,父亲又要回京城。至于母亲,叶骊珠来了明佛寺就没有见过的。
  父亲常说母亲身子骨不大好,不能出远门,所以十年来,叶骊珠只在梦里想想。
  她五岁就来了明佛寺,五岁之前的事情,记不太清楚,有关母亲的容貌,也记不清楚。
  父亲之前跟她提过一次弟弟,当时叶骊珠没怎么记住,如今听清双的言外之意,母亲是因为有了弟弟才不来看自己,叶骊珠心里微微有些酸楚。
  但只是一瞬间。
  没有回到家,见到自己的家人,她不能在心里随意揣测。
  叶骊珠打扫了庭院,远远就能听到琴声,是悟心师太在弹琴。
  这些年来,叶骊珠在寺庙中,琴棋书画是学习了的,都是悟心师太在教她。
  净手更衣后,叶骊珠沏了香茗送到了悟心师太的房中。
  悟心师太眉眼明澈,超凡脱俗,叶骊珠将茶放下:“师父,请用茶。”
  悟心师太点了点头:“骊珠,你也去用斋饭吧。”
  叶骊珠正要转身,悟心师太又喊了她一声:“骊珠。”
  骊珠抬眸看向悟心师太。
  “你回了俗世,就回不来了。一旦决定了还俗,就不能回头。”悟心师太道,“留下来,佛祖能保你一生平安,你若离开,生死未卜。”
  骊珠微微一笑:“师父,弟子已经想好了,弟子不想剃度出家。”
  “弟子六根未净,红尘未了,人间有债要弟子偿还,弟子不能推脱。生也好,死也罢,弟子做下决定,便无怨无悔。”
  从悟心师太的净室中出来后,阳光刚刚透过树梢落在了地上,叶骊珠抬头看向远处,远处是草木深深,鸟声啾啾。
  一只画眉鸟飞来,蓦然停在了叶骊珠的肩膀上,叶骊珠摸了摸它的背,它轻轻用喙啄一下叶骊珠的手指,又拍拍翅膀飞走了。
  叶骊珠进了斋堂,取了斋饭,坐在了清双和清慧的旁边。
  清慧不时用眼睛瞅一下叶骊珠。
  叶骊珠勾了勾唇:“清慧,看我做什么?我脸上写了字?”
  清慧道:“珠珠,你是不是要走,我有话告诉你……”
  话音未落,清双捏了清慧一下,拿了个馒头塞进清慧的嘴里,对叶骊珠道:“珠珠,你的粥要凉了,赶紧吃粥。”
  叶骊珠笑了笑,低头喝粥,她饭量小,向来都是最快吃完的。
  等叶骊珠离开了,清慧道:“清双,你刚刚为什么捏我,还不让我说话?”
  清双戳了戳清慧的脑门:“知道师父为什么给你取名为清慧不?因为你蠢,给你个慧字,是希望你能聪明点!”
  清慧被戳得眼泪汪汪。
  清双道:“珠珠快要回家了,她肯定满心欢喜,心里特别期待和家人见面,你千万不要泼冷水说人家家里人不好,疏不间亲懂不懂?珠珠也不是傻的,师父常说珠珠在我们中最聪慧,回家究竟好不好,她到时候会知道,你不要提前败她的兴致。”
  清慧道:“我没有想说那么多,我就是想说,珠珠要走了,可我允诺她的珠钗还没有钱买。唉。清双,你能不能借我两个私房钱?”
  清双:“……”
  ...
  叶辅安早早的就把事情交代给了手下的人,在皇帝面前请了几天假,说要接自己的女儿回来。
  丞相叶辅安办事能力和为人处世,皇帝心知肚明,突然听说叶辅安有个女儿,皇帝也很好奇,多问了几句。
  叶辅安最喜欢他的宝贝女儿,从叶骊珠一出生时,他就恨不得日夜看着他的女儿。
  皇帝要问,叶辅安先是谦虚了一下,之后又不动声色的将叶骊珠夸成了天上难寻地上少有的才女兼美女。
  叶家世代忠良,且都是文臣。叶辅安虽然心狠手辣,作风让部分人恐惧,但对国对民忠心不二。皇帝没有太大的作为,庸庸碌碌全靠忠臣。
  他有六位皇子,皇帝最爱贵妃,自然偏爱贵妃膝下的二皇子。最近,皇帝想废了太子,立二皇子为太子。
  但是太子势力深厚,又有拥兵六十万的秦王做后盾。皇后是秦王的亲姐姐,太子是秦王的外甥,秦王杀伐果断,威震天下,借皇帝十个胆子,皇帝也不敢废太子。
  他不敢,不等于不想。最近贵妃枕边风一吹,皇帝蠢蠢欲动,想把中立的叶丞相拉到二皇子这一边。
  “轶儿还未娶皇妃,叶小姐如此聪慧,朕倒想给他们做一门婚事了。”
  书房中并不单单只有皇帝和叶丞相,还有几位权臣。
  叶丞相笑了笑,摸了一把胡子:“臣倒是想让小女嫁给二皇子,不过小女长得好性情好,就是身子弱难伺候,不然也不会送到寺里养活。臣听闻二皇子殿下房中有几位侍妾,小女身子差,被侍妾稍微顶撞两句,肯定就气昏过去了,到时,小女若有三长两短,老臣肯定也活不下去,陪着小女一起离开。”

TAG标签: 甜文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