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候府表妹 作者:百果酒

情感 百果酒 2019-08-20 收藏

穿成一品辅国公府的伪表妹,温落晚决定一不勾引公府表哥、二在锦绣堆里努力攒钱、三找个人品正直的读书人嫁了。前两件温落晚都做得好好的,怎么唯独这第三件……就这么难呢?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宅斗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落晚 ┃ 配角:云寒 ┃ 其它:


第一章
  元昭十八年,五月初五。
  辅国公府应春院堂前的白玉兰已开得如玉如琢,清白一片,微风吹过兰香淡雅,稷稷有声,整个应春堂美如仙境一般。
  只可惜,偌大的应春堂,明明仆人也不少,却个个疲懒至极,让原本秀美醉人的应春堂有些蓬乱。
  “小姐,您看她们……”
  墙角的杂草没有清理、地上的落叶也没有扫干净、玉兰树下的落花更是无人撒扫……丫鬟绿漪看在眼里,简直快要气死了。
  她们就是在欺负自家小姐!
  虽然自家小姐不是辅国公府的正经主子,可是,也不能这么欺负人不是?
  绿漪愤愤不平至极。
  “小姐……”
  绿漪看着在书案前手持书卷,从容自若静静看书的袅娜身影,不禁着急的跺了跺脚。
  在绿漪的心中,自家小姐是这世间最好的小姐。
  她就没见过有比自家小姐还好看的女子。
  眉如远山,眼如秋水,乌发如瀑,如玉兰般美得淡雅沉静。
  绿漪觉得和小姐在一起舒服极了。
  哪怕自家小姐只是在静静的看书,她守在一旁心都会跟着安静下来。
  可是,今天,她实在是气不过,连自家小姐都不能治愈她了。
  这样的日子要什么时候过出头呢?
  “绿漪……”,温落晚淡淡的看过去,不疾不徐的放下了手中的书,“咱们只是寄住在国公府的,又不是真的是国公府的表小姐……”,声音婉转柔和。
  不能要求太多!
  国公府的下人能有这样的表现,她真的一点儿也不意外。
  像她这样客居的,本来就被人看成是打秋风的,她又没有多少银钱可以打点那些下人,那些下人们自然是会消极怠工的。
  其实,温落晚一点儿都不在意。
  “若是没有国公夫人,绿漪,我们怕是连骨头都被温家那些人给啃了……”
  虽然,国公府的下人怠慢疲懒,可是,她们毕竟在国公府得到了庇护,吃喝不愁、安全无忧,只待她长成,找个好人家嫁了就是了。
  国公夫人只是与她娘亲是手帕交,能看在她过逝娘亲的份儿上照顾她,温落晚已经很感激了。
  她又不是绿漪那个天真不懂世事的小丫头。
  好歹她这萝莉的身体里装成一个成年人的灵魂。
  她在现代是一个因为过劳而猝死的产科小护士,原本她以为自己会去投胎呢,结果,一睁眼就在这个死了双亲,可怜兮兮投奔京城国公府,却半道就病了的小可怜温落晚身上了。
  好在,温落晚原身就是个安静内向的性格和她很像,再加上她继承了原主所有的记忆,这没有让身边唯一的贴身丫鬟绿漪生疑。
  绿漪知道小姐说的都对!
  可是,她就是气不过。
  明明候夫人对她们家小姐那么好,这些人怎么还敢如此阴奉阳违的敷衍她家小姐?
  她曾气愤的对小姐说要和候夫人告状去,可是,小姐阻止了她。
  小姐说她们是流水的客人,可这些下人,却是候府世代铁打的家奴。日后,也许明着不敢刁难,可是,那暗地里使的坏,却会让她们有苦都说不出。
  这些下人对她们也不过是怠慢了一些,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本身也不在意这些事情。
  只待她成年,找个好人家,就可以自己当家做主了。
  现在,她们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能在有候府庇护的这几年,多攒些银钱。她们没有娘家,孤身飘零,若是不多攒些银钱傍身,若后就算嫁出去了,日子也不会太好过。
  哪有时间计较这些?!
  绿漪觉得小姐说得对,可她还是有些气不过。
  这次也一样,绿漪在与自家小姐温落晚的对阵中,再次落败下来……
  绿漪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抿了抿嘴,脸满的不甘。
  正在这时,懒怠的应春堂前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那声音绿漪的脸色一下就变了。绿漪都有经验了,声音如此急促,一定是没好事。
  也不知道是那位辅国公府小姐又闯什么祸了,要让她们小姐来善后?!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绿漪脚一跺,嘴里嘟嘟着,脸上却不得不扬起一张笑脸迎了出去。
  “张嬷嬷,您怎么来了?”
  绿漪掀开帘子,来到厅前,却意外的发现来的人竟不是候府小姐清宁院的人,而是候夫人院里的张嬷嬷。
  绿漪心里不由得就是一跳。
  张嬷嬷怎么来了?
  还走得这样急?!
  张嬷嬷虽然只是候夫人院里的二等嬷嬷,可是,她和候夫人身边的掌事嬷嬷有亲,算是亲信。候夫人这个时候让张嬷嬷来她们应春院,还走得这样急,额头都微微见汗了,眉宇间隐见不满和急切,绿漪直觉得不好。
  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些,亲切的招呼着张嬷嬷往屋里走,还扬声道:“小姐,张嬷嬷来了……”
  温落晚一愣。
  夫人身边的张嬷嬷怎么来了?还来得这样急?
  脑中飞快的转着……
  难道是温家的人来候府闹事了?
  很快,温落晚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不说温家与京城千里迢迢,就算温家真的来了,他们吃了豹子胆也不敢来辅国公府来闹,那可是一品国公府。
  若非肯定辅国公府能保得住温落晚,温落晚的娘亲也不会让她们千里迢迢来投奔。
  不是温家人来闹,那又是何事?
  最近候夫人有什么事?
  候夫人掌控整个国公府,每天确实很忙的。要管理后宅,还要管理国公府那么多的铺子、要见管事的,还有很多的庄园……
  可这些都和她没什么关系啊……
  倒是有一件事可能和她有些关系。
  元昭靖宪长公主要在五月初五开赏花宴,下了贴子给京城所有四品官员以上家有妙龄少女的人家……
  难不成张嬷嬷来,是因为这件事?
  谁不知道靖宪长公主家的世子爷已到了可以娶妻的年龄,靖宪长公主为此年年都在五月初五举办赏花宴,目的就是为了给世子爷挑世子妃。
  可是,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虽然,国公夫人每每有什么各府的赏花会、品茶会什么的,带着陈嘉宛去的同时,也会带她去。
  温落晚很感激。
  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靖宪长公主的赏花宴会和她有什么关系?
  她一个没有母家之人,靖宪长公主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看上她的,所以,这次她没有收到去赏花宴的通知,温落晚一点也不意外。
  只有绿漪抱怨了几句,也被她压下去了。
  她留在应春院看书更是自在。
  五月初五……
  可不就是今天吗?
  张嬷嬷如此急匆匆的来,难道就是因为这事儿?
  这些念头如此纷乱,可是,在温落晚的脑中也只是一息的时间。
  她轻轻放下手中看的书。
  今天,这书怕是看不成了……
  “绿漪,请张嬷嬷进来……”
  “绿窈,去给张嬷嬷沏茶。”
  被点到名的绿窈吓了一跳。
  看着自己现在的主子温落晚,匆忙一礼,就要退下泡茶。
  “哎呀,还泡什么茶啊……”
  绿窈想要下去泡茶,却被急匆匆进来的张嬷嬷给拦住了。
  这个时候了,她还有什么心思喝什么茶啊……
  身材微微有些发胖的张嬷嬷扶着绿漪的手连喘了两口气,终于将气喘匀了,这才看向温落晚。
  一看到温落晚仍是一身素淡的衣裙,不禁发急道:“表小姐,您怎么还没有换衣衫啊?这都什么时候?候夫人和小姐都等您半天了,您怎么还没出门啊?”
  张嬷嬷这一番话如同疾风骤雨一般,打得绿漪都有些懵了,不明所已的问:“张嬷嬷,您说什么呢?什么出门?什么等半天?我们小姐今天要出门吗?怎么奴婢不知道?!”
  不只绿漪不清楚状况,屋里一众大小丫鬟都搞不清楚状况。
  唯有绿窈白了脸。
  什么情况?!
  气喘匀了的张嬷嬷见满屋的大小丫鬟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自己,似是完全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的样子,张嬷嬷下意识的就觉得不对了。
  她能在辅国公府众多嬷嬷中成为了候夫人的心腹之一,可不只是因为和夫人身边的掌事嬷嬷有亲,更是因为她聪明。
  若她不聪明,也不会打着八丈远的那一点点姻亲关系攀上了掌事嬷嬷,做事儿也利索,很快由粗使嬷嬷爬上了二等。
  张嬷嬷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就落在了绿窈的身上了。
  小姐不是说她让丫鬟柳儿送信儿给了表小姐身边的绿窈了吗?怎么这应春院上上下下一幅根本不知情的模样?
  表小姐的性格,她是知道的。
  最是周全细致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在今天犯这么大的错?
  让候夫人等了这么久?
  难道,这其中真有什么事不成?
  看着绿窈惨白的小脸和微微发抖的身子,张嬷嬷心中不由得浮现了一个极其荒谬的信头,该不会是这绿窈从中作梗,没有将消息告诉表小姐吧?
  若真是这样……
  张嬷嬷的脸色不由得僵住了,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绿窈是疯了不成?!
  ……
  2.


第二章
  “绿窈,你……”
  张嬷嬷脸色不善,缓缓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