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丞相家的小哭包 作者:桑微

情感 桑微 2019-02-17 收藏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秦家翩翩少年郎想把叶家那只小哭包叼回府,又实在头疼得紧。
三岁,他吃了那叶家小哭包的芙蓉糕。
她哭了一个时辰。
幼学,他踩了那叶家小哭包的云缎裙。
她哭了两个时辰。
豆蔻,他亲了那叶家小哭包的小樱嘴。
她哭了三个时辰。
……
终于等到她及笄,他迫不及待的把她娶回家,听她喘着求饶,哭了一整夜。
就这样,叶家小哭包成了丞相家的小哭包,还是动不动就哭,娇气十足。
少年丞相不得已警告之:“不许哭,再哭我就亲你了。”
小哭包湿漉漉的眼睛眨呀眨——原来哭就亲嘴噢。
遂,哭得更狠。
无所不能·某丞相无奈,除了亲着哄着宠着,还有什么旁的法子呢?

【阅读指南】
1.青梅竹马,甜到掉牙,又苏又爽1v1。
2.男主腹黑宠妻狂魔,智商max;女主娇气治愈小哭包,情商max。
3.完全架空,逻辑为剧情让步。
4.服装、物件、建筑、诗词皆为搜索,朝代架空。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念凝;秦季珣 ┃ 配角:吃狗粮的乾朝宗室、官员、老百姓 ┃ 其它:宠妻狂魔,苏甜爽,架空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叶家娇软小哭包与秦家翩翩贵公子自幼相识,在他明里暗里的呵护下,顺风顺水的茁壮成长。只是她单纯懵懂,被他的演技迷了眼,直到嫁给他后才反应过来,原来他竟自小就开始盘算着如何把她叼回府!
    本文是个青梅竹马,甜到掉牙的小甜文。文风温馨,节奏轻快,剧情苏爽。男主少年封相,运筹帷幄,没事就喜欢宠一宠女主娇气治愈小哭包。保证一路看下来能一脸姨妈笑,甜得嗷嗷叫!

  ☆、芙蓉糕

  万景元年。
  乾朝新帝登基。
  同年三月,圣天子临雍仪,行辟雍讲学之礼。
  国子监后院,名为观澜。
  绿柳芙蕖,春风沉醉,飞花渐欲迷人眼,十分雅致。
  “这儿的景致还真不错!”一个白白胖胖的三岁孩童站在小桥流水上,锦衣华服,小肚腩微挺,胖乎乎的小手击着掌。
  站在他身后比他高了一个头的秦季珣,声音稚嫩,语气却略显老成持重。
  “太子,辟雍讲学即将开始,我们不可再逗留了。”秦季珣头微微低垂,不卑不亢,眸如流水,乌黑深邃。
  秦季珣的父亲是太子太傅,所以他自小和太子关系甚好。
  今日新帝登基,临雍讲学,他跟在太子身边,自然不能有半点闪失。
  “没关系,再逛逛。”太子玩心重,不以为意的撇撇嘴,目光四处打量着这处别致的小院。
  随后,他似乎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似的,眼睛一亮,蹬蹬蹬跑走了。
  秦季珣微微叹了一口气,跟了过去。
  “你们是何人,怎地出现在我家院子里?”一道甜糯带着奶气的声音响起。
  循声望去,是个小团子,粉妆玉砌,玉雪可爱,巴掌大的小脸上,那双亮晶晶又乌溜溜的眸子,最夺人眼。
  太子咽了下口水,她的眼睛像黑葡萄似的,水嫩水嫩的,一看就很好吃。
  秦季珣眸光微闪,刚刚这小团子说这是她家院子,这处观澜院是祭酒的生活之处,那她一定是国子监祭酒之女了。
  太子咽完口水,笑嘻嘻的凑过去:“我叫乾小八,你呢?”
  “我叫叶念凝。”小团子叶念凝一边奶声奶气地回答,一边退了几步,防备地看着这个奇怪的小胖墩。
  他的名字可真奇怪,跟个小王八似的。
  “秦季珣。”另一道稚嫩又清润的声音响起,叶念凝抬头看去。
  乌溜溜的眼珠子比刚刚更亮了,像洗过似的水亮。
  这位小哥哥可真好看呀。
  叶念凝才三岁,她不知道怎么形容这样的好看,她只知道,比娘亲和爹爹加起来,都要好看。
  叶念凝最喜欢好看的物件了,人亦如此。
  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立马弯成了小月牙。
  把手上提着的梨花雕漆食盒递过去:“秦家哥哥,吃芙蓉糕~”
  这些都是她最宝贝的芙蓉糕,一个月才能吃一次的。
  她原是打算拿去和爹爹一起分享的,但既然秦家哥哥这么好看,她也要给他一块。
  乾小八在一旁瞪着眼睛,这个小叶子也着实太胆大了!居然不先给他吃!
  可惜,叶念凝完全没注意到乾小八瞪大的双眼,她笑吟吟的眸子都专注地看着秦季珣,笑得甜得像蜜糖。
  叶念凝白白嫩嫩的小手掀开食盒的盖子,露出里面金黄的芙蓉糕,四四方方的,散发着桂花蜂蜜的浓郁香气。
  香味飘散到空气里,伴着院内的花香绿叶摇曳。
  乾小八和叶念凝同时咽了咽口水。
  乾小八扯了扯叶念凝的袖摆:“小叶子,我也要吃!”
  叶念凝一口回绝:“不行,这个是我要给爹爹送去的。统共只有四块,给秦家哥哥一块,还剩……”
  掰着指头,有点数不清了。
  “真笨!”乾小八拍了拍自己圆滚滚的小肚子,小胖手点着,“我一块,阿珣一块,你一块,不是还能留一块给你爹爹吗?”
  叶念凝眨了眨乌溜溜的大眼睛,是哦。
  没想到这个乾小八还挺聪明的,那就分他一块吧。
  娘亲说过,喜欢的点心,要分着吃。
  叶念凝眉眼弯弯,小嘴翘起,无比惬意满足的啃起了芙蓉糕。
  乾小八挺着肥嘟嘟的小肚腩,也吃得兴起,两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所以可以理解他为什么这么胖。
  秦季珣面无表情,一口便把芙蓉糕吃完了,站在一旁等候太子吃完,他虽才六岁,却早慧得很。
  叶念凝最小,吃得也慢,对着烟波翠柳,啃着芙蓉糕,完全没有发现,背后食盒里的最后一块芙蓉糕,已经被乾小八拿走了。
  乾小八囫囵吞枣的吃完最后一块,含含糊糊的说道:“小叶子,你这芙蓉糕可真好吃,比御膳房的还要好吃。”
  叶念凝不知御膳房是什么,但还是很自豪地歪着脑袋,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得意满满:“那当然,这是我娘亲做的~”
  “你娘亲真厉害!”乾小八拍了拍又圆了一圈的小肚子,称赞道。
  叶念凝吃完了芙蓉糕,回头一看。
  食盒空空如也,给爹爹留的最后一块芙蓉糕不见了!
  叶念凝还有点没反应过来,香喷喷的芙蓉糕难道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
  乾小八眼明手快,直接往旁边一站,小胖手指着秦季珣,撇得一干二净。
  “是阿珣吃的,跟我没关系!”赶紧擦掉嘴边的芙蓉糕残渣。
  叶念凝乌溜溜的眼睛珠子立刻漫上了一层雾水。
  湿漉漉的望着眼前两人,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鼻子酸酸胀胀,委屈得不行。
  “呜呜呜,我最喜欢吃的芙蓉糕。”
  “呜呜呜,一月才能吃一次的芙蓉糕。”
  “呜呜呜,爹爹还没吃呢,定会以为全被我偷吃了。”
  因为上个月,叶念凝就一个人偷吃光了芙蓉糕,还被娘亲训导了一番,今日,她才特意留着给爹爹吃的。
  没想到……
  她宝贝的芙蓉糕居然被好看的秦家哥哥偷吃掉了。
  她再也不觉得这个哥哥好看了!
  她再也不给他吃分着点心吃了!
  娘亲说过,偷吃点心的都是不听话的坏孩子!
  呜呜呜,叶念凝哭得越发伤心,一发不可收拾。
  乾小八和秦季珣站在一边,神色恍然。
  前一息还是言笑晏晏粉妆玉砌的小团子,怎么瞬时就变成哭哭啼啼鬼哭狼嚎的小哭包了?
  秦季珣有些头疼,这小哭包的哭声颇有些杀伤力,激得亭子周围的碧波涟漪更盛。
  乾小八面色讪讪,这个小叶子,也太……
  现在吐出来还来得及吗?早知道他就不吃那块芙蓉糕了……
  “呜呜呜……”叶念凝哭声一刻也不停歇,本来白嫩的小脸,眼眶处已经红了一大圈,看着很是可怜。
  乾小八闯了祸,自然是手足无措,围着她不停地转圈。
  “你别哭了!”
  “喂,别哭了行不行!”
  “我警告你!你再哭!我就……我……”乾小八憋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威胁这样的小团子。
  “我就下次让阿珣再把你的芙蓉糕吃掉!”终于憋出来了。
  叶念凝哭得更狠了。
  奶声奶气的哭声,穿透耳膜,戳得脑根子疼。
  秦季珣无语望天。
  看来今日陛下的临雍讲学,怕是要赶不上了。
  这小哭包,还真难对付……
  替太子背黑锅,这事他没少做。
  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憋屈过。
  不仅要忍受这鬼哭狼嚎的声音,还要忍受着这小哭包哭着哭着时不时怨念着扎过来的小眼神。
  他一抬脚想走,她便哭得更狠,上气不接下气,哭得她身边的花枝都跟着颤,实在是心疼这么个软软的小团子。
  他像是做了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似的。
  不过是个芙蓉糕而已……
  秦季珣实在无奈,最后只好温声说道:“今日临雍讲学,你爹爹没空吃芙蓉糕的。”
  叶念凝还是在哭,水汪汪的眼睛盈满了泪水,小脸已经哭成了小花猫。
  如果爹爹不吃,她就有理由多吃一个了。
  叶念凝知道以后,更加伤心了。
  乾小八也被她哭得头晕,只好跟着安慰她。
  “小叶子,你别哭了,大不了我下次来,给你带几盒子芙蓉糕!”
  “娘亲说,芙蓉糕吃多了容易积食,不许吃太多的。”叶念凝吸了吸鼻子,说话声音哽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