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腹黑皇帝追妻记 作者:夏木无声

情感 夏木无声 2018-09-23 收藏

叶怜幽替姐代嫁,可谁知这一切都是预谋。
“衍,等我们的孩子出生之后我们再带他来定情山好吗?”
“好,我们还要告诉他,他的皇祖父母,外祖父母,还有他的父皇母后都初遇在这定情山。”
“那我们给孩子起名叫定情吧!”
宇文衍:“……”你确定孩子长大后不会跟你玩命。
六个月后,叶怜幽诞下龙凤胎,皇子取名宇文鼎,公主取名宇文情。
叶怜幽气鼓鼓地拦住宇文衍,“为什么老大不叫宇文定?”
宇文衍;“……”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怜幽,宇文衍 ┃ 配角:宇文烨,若妃,叶辛夷 ┃ 其它:代嫁有罪,你为什么还要骗我代嫁
==================

☆、密谋不成反被捉

  皇帝娶妻那可是个举国大事,上至皇亲贵胄下至黎民百姓都忙个不停,可当一切都忙完结束之后,最重要的也就是圆房了,不过现在这个局面是出了什么事?
  皇帝坐在床边,手里把玩着那瓶可以让人假死的药,皇后跪坐在地上,一脸地不耐烦。
  叶怜幽觉得反正都东窗事发了,哀求什么的也没啥用了,就直接开口道:“皇上你要是想杀就快点杀,我还想早死早投胎。”
  宇文衍看着眼前这个姑娘,不禁怀疑她的智商,替姐代嫁,还想假死脱身,她是不是把他想成傻子了,不过娶她确实是他宇文衍的心愿。
  宇文衍把药收了起来,缓缓开口,半恼半怒的语气让叶怜幽觉得后背发冷,“你是不是觉得国公嫁女出了这种事他老人不丢人,还是你觉得朕不敢杀你?”
  丢人,确实丢人,杀,他也确实敢杀。
  叶怜幽咽了口唾沫,要是让她爹知道她做这种事,她和她姐都不用活了,就算宇文衍不杀她,她爹也不会放过她。
  叶怜幽抬头看向宇文衍,小声商量道:“那你想怎么样,你总不会是想让我留在宫里吧?”
  “你说呢?”宇文衍对叶怜幽的智商已经无语了,怎么这么多年一点进步都没有。“你总不能让皇上娶妻娶了个空房吧?”
  叶怜幽暗自扶额,她明明可以吃下去那瓶药的,但可惜就可惜在这个男人竟然提早来了正阳宫,她今天出门一定没看黄历。
  “当然,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朕可以让人去把你姐带回来,反正你们姐妹俩长得一样,不会有人知道今天的皇后是个假皇后。”
  “不可以。”叶怜幽直接站了起来,她姐好不容易和心上人逃了出去,她怎么能让她再回来,而且留下就留下,又不是逃不出去。“我留下,行了吧!”
  “当然可以,皇后。”宇文衍眼角含笑看着叶怜幽,那温柔的眼神在叶怜幽看来就是警告,而且是□□裸的警告。
  宇文衍站起身,看着蔫下去的叶怜幽感觉心情倍好,“该行的礼都行完了,皇后就老老实实地待在寝宫里,要是再想耍什么花招,朕就让廉国公府的人知道什么叫欺君。”
  叶怜幽听见这句话后带着请求的语气说道:“我家里人不知道这件事,你别拿他们出气。”
  宇文衍瞥了叶怜幽一眼,唇边浮起一个若有若无的笑,“那就看你怎么办了。”说罢,转身就向外面走起。
  叶怜幽看着宇文衍的背影,气的牙根痒痒,什么药非得按点吃,这下好了,全让他知道了。
  宇文衍刚走出正阳宫,守在一边的宇文烨就走了上来,“怎么样,拦住了。”
  “该行的礼都行完了,她也同意留下来了。”
  宇文烨摇摇头,打趣道:“皇兄,你还差一件事没做吧!今天怎么不一并做了,噢,对了,皇嫂好像不太喜欢跟你过日子,不然让皇弟我带她出宫,然后你再找个更好的。”
  宇文衍眼底闪过一丝阴暗,威胁道:“听说贤太妃一心想让你成亲,朕瞧着柳尚书家的小姐不错,不如改日……”
  “皇兄,皇嫂这事还是我告诉你的,你不能过河拆桥啊!”叶怜幽待嫁这事和宇文烨确实脱不了关系,自从他知道叶辛夷有喜欢的人后,他就布下了这个局,什么药非得按点吃,那都是他瞎编的。
  宇文衍似笑非笑地看着宇文烨,幽幽道:“朕怎会过河拆桥,朕只是想进一下孝道,不然怎么对得起贤太妃这些年的照顾。”
  宇文烨在心里狠狠腹诽道:“什么尽孝道,你不就是怪我布局骗皇嫂待嫁的时候没给你说一声吗?至于吗?”
  宇文烨挤出一个微笑,下一刻迈开步子飞速跑离了这里,什么兄弟情深,在叶怜幽面前宇文衍才不管他那个兄弟呢!
  宇文衍转身回头看向正阳宫,在心里默默道:这世上不会有比你更好的女子了,朕这一生只要你一人既可,阿清,再等一下朕,朕会把后宫为你处理干净的。
  宇文衍原本想过几年直接迎娶叶怜幽,可没想到他母后竟如此之急,在临去行宫养病的时候下了懿旨让他迎娶叶辛夷为后,宇文烨自是知道他皇兄的心思,于是就暗地里设了计,让叶怜幽代嫁进了宫,于是叶怜幽就遇到了刚才那一幕——假死不成反被捉。
  叶辛夷其实本不想反抗,可当宇文烨找到她,告诉她皇上的心意时,她便同意了宇文烨的计划,不过这一切都需要把叶怜幽蒙在鼓里,因为即使是叶辛夷也没有信心叶怜幽会同意嫁到宫里去,更何况宇文衍也没有信心叶怜幽会喜欢他。
  这场待嫁说白了就是一场有预谋的骗嫁。
  叶怜幽怎么可能愿意老老实实的留在宫里,她该发的脾气都发完了,接下来是该想着怎么逃出去了。
  药没了没关系,她还有法子,只要得到出宫的机会,她就一把火烧了正阳宫,这样宇文衍想说她假死都没证据。
  某人躺在床上想着想着竟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第二天湘兰来叫她起床时她还想懒床不起。
  湘兰掀开叶怜幽的被子,拽她起来,“娘娘,今天各宫妃嫔都来行礼,你可不能睡过啊!”
  湘兰是叶夫人的陪嫁侍女,叶夫人死后她就去伺候了叶辛夷,当她知道叶辛夷的打算时,就决定跟着叶怜幽一起进宫,事实证明她的决定没有错,在叶怜幽后来的宫廷生活中湘兰是最适合照顾她的人。
  叶怜幽迷迷糊糊地坐起身,问道:“有多少人啊!”
  “有若妃,文妃,德昭容,郭才人。”湘兰伺候叶怜幽穿衣,边穿边说道:“太后娘娘这些日子不在宫里,娘娘你不用先去给太后娘娘请安,她们也就直接过来了。”
  叶怜幽嘟了嘟嘴,讥讽道:“有这么多了,那还娶皇后做什么?皇上他完全不缺女人啊!”
  叶怜幽绝对没想到这句话竟传到了宇文衍的耳中,日后竟还成了某人干坏事的借口。
  湘兰戳了下叶怜幽的眉心,警告道:“娘娘,口不可无遮拦。”
  叶怜幽叹了口气,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更何况她现在还惹不起那位皇帝,保持沉默是最好的生存之道。
  

☆、过招

  
  叶怜幽收拾好自己时众妃嫔已经等了许久,叶怜幽也不急,一步一步慢慢地踱到了前殿。
  众妃嫔见皇后进了前殿,一起俯身行礼,叶怜幽借此机会扫了眼殿下的众人,若妃相貌最佳,但脸上写的都是心高气傲四个字,文妃身体柔弱,应了那句腹有诗书气自华,德昭容中规中矩,看不出什么,郭才人身份低,摆着低微的态度,不过这种人才是最不好揣摩。
  叶怜幽进宫前就听叶辛夷说过,宫里最得宠的是若妃,她是丞相李铭德家的小姐,接着是文妃文楠,她是御史大夫文修的遗孤,平日喜欢书籍,文采翩翩,德昭容不喜争宠,平日里就呆在宫里吃斋念佛,郭才人是侍读书童出身,因为郭太贵妃喜欢她,收她做了干侄女,临死前求太后下旨封她做了才人,不过宇文衍从未去过她的宫中。
  “都起来吧!”叶怜幽慵懒地坐了下来,大大方方的让殿下的人打量。
  叶怜幽和叶辛夷生的漂亮,从小到大都是碾压他人的相貌,今天坐在这里她也压根就不怕下面的人会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谢皇后娘娘。”
  叶怜幽接过宫女奉上的茶,若妃四人也回了各自的座位,一场不见硝烟的战争即将展开。
  “皇后娘娘,听说皇上昨晚没宿在这正阳宫,不知皇后娘娘独守空房的滋味还习惯吗?”若妃一句话文妃她们都不敢出声了,整个宫殿安静的吓人。
  若妃的出身不比叶怜幽差,进宫又比叶怜幽早,可做了皇后的人是叶怜幽,她心里的气自是不顺。
  叶怜幽把玩着手中的茶杯,缓缓开口道:“昨夜皇上是没宿在本宫宫里,可同样也没宿在妹妹宫里,不知妹妹昨夜睡得可还安好。”
  叶怜幽的话一出,若妃那边的笑僵了一半,“皇后娘娘,嫔妾可是比你大一岁,皇后娘娘你叫嫔妾妹妹怕是不妥吧?”
  “是吗?本宫只知你是妃本宫是后,自是有此尊卑在这里,不过你若是愿意以年龄而论本宫也没意见,不过这宫里最惧怕的怕就是这年龄二字了吧?”叶怜幽从来没发现自己竟有这方面的潜力,他宇文衍欺负她,那她叶怜幽就拿他宇文衍的妃嫔撒气。
  “当然,妹妹若是喜欢别人觉得你老,本宫自是会满足于你。”叶怜幽的这句话可就是来补刀的了,你不是想让我叶怜幽喊你姐姐,那我就承认你比我老。
  文妃看着若妃的脸色变得铁青,忙出来打圆场道:“皇后娘娘和若妃姐姐何必讨论这些,今天这御花园里的花开的不错,不如我们去御花园里赏赏花。”
  若妃娇媚一笑,语气中暗含着示威之意,“不了,本宫宫里有皇上亲自下旨修建的紫香园,就不去御花园凑热闹了。”
  叶怜幽看着若妃这个样,含笑开口,“本宫昨日经的事情太累了,本宫就不去了,妹妹们好生玩着,不过要小心那些虫子之类的,万一被咬了起个包可就不好了,尤其是蜜蜂,可得小心,我们身上本就有着香粉之类的,若是被蛰了可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