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平阳公主 作者:青帷

情感 青帷 2018-09-16 收藏

新科放榜后,群臣大宴于曲江庭,庆贺盛事。
游宴上,皇帝指着新科状元,对爱女平阳公主道,
“此子可堪配吾儿。”
平阳公主抬头,一口清酒喷出来。
这不就是三年前被她始乱终弃的男人沈孝吗!
三日后,新科状元沈孝一道奏疏,声色俱厉弹劾平阳公主三大罪——
不知廉耻、囤积钱粮、暗蓄私兵。
平阳公主:
我只是要了你的清白,你他妈这是要我的命啊!

阅读提醒
1.文案轻松,但正文不轻松。
2.有甜有虐。
3.女主不称帝。女主有缺点。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爱情战争 女强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述(平阳公主),沈孝 ┃ 配角:崔进之 ┃ 其它:
==================

作品简评:
   平阳公主李述婚姻不幸,与夫君崔进之感情冷淡。三年前她曾召一个人侍寝,没想到三年之后,她竟然在新科宴上发现那个沈孝已成了新科状元!在朝堂争斗中,沈孝与李述开始合作,并且慢慢产生感情,最终李述摆脱了不幸的婚姻,与沈孝在一起。
   本文人物饱满,剧情流畅,具有戏剧张力。李述、崔进之与沈孝三人的感情纠葛是本文的看点,李述与沈孝后期相处即互相扶持又互相甜宠。

  ☆、第 1 章

  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
  今日正是上巳节,这一日是休沐,长安城满城春意盎然,百姓们纷纷偕家外出,踏青抜禊。
  平阳公主李述起床晚了,谁知紧赶慢赶到了曲江池,外头却满满当当都是各位功勋世家的马车。她的马车堵了半天这才进去。
  在车里头闷了半晌,李述有点不耐烦,下了马车往周围这些车架上一扫,抱怨道:“父皇偏偏要把新科宴开在曲江池,明知今天是上巳节,本来曲江池游玩的人就多,这会儿路都给堵死了。”
  三日前,大邺第一场科举落幕,这是大邺第一次凭借才华、而非凭借家世来取士,倒是选拔了不少民间的饱学之士,听说那新科状元便是寒门子弟。
  因殿试与上巳节不过三日,故今上决定在曲江池召开这新科宴,朝臣可一边赏景一边谈论政事,倒是非常惬意。
  刚抱怨完,就听身后马蹄阵阵,她一扭头,就看到了马上的崔进之。
  她的驸马崔进之,来赴今日的新科宴。
  纵然两人同住一个屋檐下,可距离二人上次见面,已过了三个月。
  崔进之自然也看见了李述,他跃下了马,马鞭往身后一扔。一身青衣扬起,长眉凤眼,直直地朝着李述走过来:“臣崔进之拜见公主。”
  作揖,然后直起身子,天生风流的眉梢眼角,直直望进李述的心里头去。
  李述心头疏忽一跳,一时多年感情泛上心间,心里欢喜无比。二人自上次大吵一架后,这三月来都不曾见过一面,不曾说过一句话。到底她还是想他的。
  正想主动向他示好,可近前一步,忽然闻见他身上泛着一股极淡的、木樨花的味道。
  满腔欢喜,顷刻冻结。
  他这三个月,哪里像她一样青灯孤影,原来身边早有红袖添香之人。
  李述唇上笑意不减,目光却冷了下来,一出口就是讥讽:“曲江池的游宴可是难得一见的盛景,怎么不带着青萝过来瞧瞧,开开眼界。省得她回回都一副寒酸的模样,见了我的衣裳金钗,脚就挪不动道儿了。”
  李述生有一双似垂又似挑的眼睛,内眼角很尖锐,仿佛一下子能刺痛人心。
  崔进之刚才还含笑的脸,立刻冷了下来。
  凤眼结冰,“李述,不会说话你就闭嘴!”
  可李述哪儿会怕他,她冷笑道,“怎么,听惯了她的温言细语,你倒听不得我的糙话了?也难怪,人家可是风月场里出来的窑姐儿,一张巧嘴什么哄人的话说不出来,我可学不会……”
  “你!”崔进之大怒。
  李述继续讥讽,“别生气啊,气大伤身,你要是被气死了,还怎么跟你家那位解语花巫山云雨?”
  崔进之怒极反笑,“我懒得理你!”
  长袖一甩,不理会李述,直接进了游宴里头。
  又一次不欢而散。
  又一次拂袖而去。
  真是好熟悉的场景,三月前的那次吵架那是这样子,也是因为青萝那个贱婢,二人闹了个不欢而散。
  这样尖酸刻薄的争吵,几乎贯穿了三年来他们的每一次相见。吵到李述已经忘记了自己当初原来是……曾经极喜欢过他的,恨不得把心都剖给他看。
  扶着她的侍女名叫红螺,见公主与驸马又是不欢而散,忍不住道:“公主,驸马本来见了您挺高兴的,您何必提那小贱蹄子的事情,只管好好跟驸马温存便是了……”
  何必总是一张刀子似的嘴,恨不得把驸马扎无数个窟窿眼儿呢。
  纵然是公主,这脾气也没法得男人的欢心啊。
  红螺自小跟在公主身边伺候,她本来不叫红螺的,三年前驸马收了一个名叫青萝的青楼女子在身边,公主气的要死,便将她改名叫“红螺”,和青萝配对,意在讽刺那位青萝地位卑微,不过是给人捧洗脚水的货色。
  红螺是看着公主如何喜欢崔进之,嫁给他的时候如何欢喜,最后又如何在对方日复一日的冷淡中变成这样尖酸刻薄的模样的。
  公主虽然嘴上厉害,可回回见了驸马,将他气走之后,自个儿总忍不住难过一阵。
  可骄傲如李述怎么会听进去红螺的话?
  叫她跟别的女人共享一个男人?
  笑话!
  李述冷笑一声,昂着头进了曲江游宴。
  往年上巳节,这曲江池可是最繁华的地儿,这个水榭叫哪个国公给包了,那个廊亭又是哪个世家占了。纵然今年圣上来开新科宴,占了曲江池大半的水榭廊亭,可也挡不住王公贵族们游玩的热情。水榭廊庭进不去,那就在湖上乘画舫游玩,顺带着还能窥见天颜,多有趣。
  李述她生性冷淡,不好凑热闹,今日来此只是为赴康宁长公主的席宴。康宁长公主是今上的胞妹,辈分上可是李述的姑姑,李述便是再不愿凑热闹,又怎么能推她的宴会?
  早有侍女等在游宴上,见李述进来,忙领着她去康宁长公主飘在湖上的画舫。
  李述刚踏上甲板,还没进船舱,就听里头传来笑声,“安乐公主,你再编排长公主,长公主可要生气了!”
  热闹得很。
  李述却脚步一顿。
  安乐竟也在。
  也是,长公主跟安乐可是最亲近的姑侄了,上巳节宴会怎么会忘了她?
  得了,有安乐,今日这宴会她别想好好过了。
  打帘侍女见李述到了,连忙将珠帘掀开。李述进了船舱,对正座上的贵妇人遥遥一福身,“见过长公主。”
  方才还热热闹闹的船舱,顷刻间鸦雀无声。
  满座贵妇人的目光均落在李述身上。
  正座上是位三十余岁的美妇人,旁边还坐着位二十岁的少妇,这便是康宁长公主与安乐公主。二人脸上带笑,显然刚说笑地开心。
  见李述来了,安乐公主含笑的脸瞬间就拉了下来,长公主也肃了脸,只是她不像安乐那样喜怒由心,面上还挂着客套的笑,“平阳来了?来,快坐下。”
  李述坐下长公主下首,正挨着安乐,刚坐下,就听她不满地“哼”了一声,满堂的寂静里,她这一声非常明显。
  李述抬眼,眼一斜,落在安乐身上,“春日易感风寒,安乐妹妹是否鼻子不畅?我府上有位神医,要不明个儿让他给你瞧瞧病?说起这神医啊,也是有趣,驸马他早年喜欢游南闯北,在山水间偶然结识了这位神医,带回了府。我平素有什么头疼脑热的,让他瞧一眼,开一贴药,什么病就没了。”
  却见安乐公主听见李述提起崔进之,面色变得愈发差了,她狠狠瞪了李述一眼,这才憋出今日见面第一句话来,“我好着呢,没生病!生病了也不要你府上劳什子神医。”
  声音脆生生的,倒是好听,满满的少女娇憨。
  满座贵妇人这会儿还屏息凝神呢,目光都落在二位公主身上。
  平阳公主和安乐公主,那可是水火不相容。
  平阳公主李述不过是个卑贱的庶出女,安乐公主却是唯一的嫡公主,太子的胞妹。可偏偏李述厉害得很,会讨圣上欢心,如今竟和安乐公主平分圣宠。
  至于两位公主的过节……女人么,还不是为了男人那点事!
  驸马爷崔进之,早年可是安乐公主瞧上的,后来不知平阳公主使了什么手段,竟然将驸马抢了过来。安乐公主此后就恨上了她。
  哪回宴席了有了她俩,不得闹一个不欢而散?!众人又是担心,又是期盼,真恨不得瞧一场好戏。
  李述察言观色的本事一流,一搭眼就将满座人的心思尽收眼底。她虽和安乐不对付,可也不想被人当猴瞧,于是主动偃旗息鼓,不再说话。
  贵妇人的宴会,其实也是无聊得很,文静的凑在一堆聊聊天,爱闹的就去钓鱼玩耍。
  李述素来冷淡,并无交好的世家命妇。便是有人想讨好她,碍于安乐公主在场,也不敢主动靠过来。于是便落了她形单影只一个。
  好在李述也不在意,自己靠着窗赏水,颇是惬意。
  谁知窗外三两个小娘子在甲板上一边钓鱼一边说话,声音恰好传了过来,李述听得真切。
  一个小娘子笑道,“一会儿到了新科宴,咱们可要好好瞧瞧,我听说状元郎十分英俊呢!”
  另一个小娘子忙点头,“不止英俊,而且才华了得,是圣上钦点的状元呢!我祖父阅卷时,本来不喜欢他文章里那股锋锐之气的,于是只评了个三甲同进士。可圣上看了之后,却觉得他的文章漂亮,从三甲直接提成了第一名!”
  说话的乃是兰陵萧家的姑娘,她祖父正是这次科考的主考官。
  李述闻言,勾出个讽笑,心想你祖父哪里是不喜欢人家文章里的锋锐之气,分明是看那篇文章出自寒门手笔,不想让寒门占了世家的进士位子,故才把人家撸下去的。
  父皇“恰好”能看到那篇文章,还是自己惜才,专程举荐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