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媚色倾国(NP) 作者:茵夢

情感 茵夢 2018-09-04 收藏


     在元魏皇室之中,兰陵郡主独孤毓灵绝对是朵奇葩。她出生高贵,却声名狼藉。
与她有染的男人,没有一百也有好几十;与她保持长期关系的情人,没有几十也不会
少于十个。是她天生浪荡,还是伤心人别有怀抱?然而纵是万花丛中纵横,云海之巅
沉浮,为何心底深处总有空虚寂寞,遗恨难平?当岁月轮回,繁华落尽,谁与我携手
并肩,共赏江山如画,坐看云起云落?

 

第一部 问情何物

    契子

    谁是元魏京城第一美女?

    如果你问的是平民百姓,他会说:那自然是天香楼的头牌楚盈袖姑娘。

    但如果你问的是元魏的官宦贵族,他会说:非兰陵郡主独孤毓灵莫属。

    天香楼作为京城最有名的青楼,头牌姑娘楚盈袖蝉联三年花魁,自是倾国绝色,被世人评为第一美女并不奇怪。

    然而兰陵郡主又是什麽人物,令贵族阶层如此推崇?要知道元魏国一贯奉行世家门阀制度,寒门与世族等级分明,世家贵族出身的子弟无不清高自赏,眼高於顶。

    在元魏皇室之中,独孤毓灵绝对是朵奇葩。

    她,有著绝对高贵的血统。她的母亲是太後之嫡女,皇帝之亲姐,福柔长公主;她的父亲是驰名天下的一代名将独孤誉。

    然而,她声名狼藉。

    与她有染的男人,没有一百,只怕也有好几十;与她保持长期关系的情人,没有几十,也不会少於十个。

    她曾经两次被皇帝赐婚,未及过门未婚夫却都暴病而亡,於是除了生性浪荡之外她又多了一个克夫的名声。

    虽说元魏朝民风开放,但皇室名声总需顾及,然而声名狼藉的兰陵郡主却未被苛责,据说这是因为她的情人个个位高权重,囊括了皇亲贵族豪门将相,甚至听说元魏太子都是她的裙下之臣。有了这样坚实的靠山,兰陵郡主自然可以无所顾忌了。

    世人皆猜测,这位豔名远播的兰陵郡主定是生得国色天香又媚骨天生的尤物,否则如何能收服这一干不可一世的男人,并且长袖善舞在其间从容周旋呢?

    然而,平凡之人又如何能轻易见到金枝玉叶的郡主呢?

    所以,兰陵郡主的美豔姿容和风流韵事就显得愈发神秘而引人遐想了。

 

第001章 婉转郎膝上

    元魏京城风物繁华,富贵之家比比皆是,奢华豪宅林立,安阳侯府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

    司徒氏乃是随著元魏太祖皇帝打天下的开国元勋,被封为世袭安阳侯,食万户。前任安阳侯几年前率军出征柔然,不幸为国捐躯,战死沙场,於是其长子司徒慕云便袭了安阳侯的爵位。

    司徒慕云少有才华,风流俊雅,加上这显赫家世,不知牵动了多少京城淑女的芳心。

    安阳侯府经过几代修缮,规模宏大,内有飞檐琼阁,亭台水榭,奇花异草,争相斗豔。

    时至草长莺飞的三月豔阳天,安阳侯府最华美的毓云楼临水而建,楼旁怒放著几株浅粉色的樱花树,密密匝匝的花朵缀满枝头,微风徐来,粉色的花瓣随风飘舞,慢悠悠的散落到湖面上。

    二楼临水的轩窗敞开著,华贵轻柔的红色绸纱窗帘被风撩起,露出一对相拥而坐的男女。

    男的一袭白衣,腰间系了条碧绿的玉带,正是主人安阳侯司徒慕云,而被他拥在怀中的肆意调笑的女子正是那豔名满元魏的兰陵郡主独孤毓灵。

    只见她身著与樱花同色的浅粉色春衫,一头如云青丝用同色丝带简单束起,眉目清秀,巧笑嫣然,称得上佳人,但离绝色尚有距离。

    “我的好灵儿,你好狠的心,竟有半月不来看我了!”司徒慕云一面搂著佳人的纤腰,一面蹙眉柔声抱怨著。他本就生得风流俊秀,肤白如傅粉,这蹙眉不展的模样委实让女人心生怜惜。

    独孤毓灵却不为所动,纤指微戳司徒慕云额前,淡然一笑道:“我这不是来了吗?今天我就陪你一整天,可好?”

    司徒慕云这才展眉开颜,长臂一伸便将独孤毓灵抱到胸前,置於膝上,轻笑道:“灵儿,我来为你画眉可好?”

    独孤毓灵点点头,司徒慕云便拿起眉笔,一手轻托她的下颌,一手熟练的画上两道远山眉,峨眉淡扫,平!了几分颜色。

    “却嫌脂粉污颜色,淡扫蛾眉朝尊前。”司徒慕云笑吟道。

    其实,独孤毓灵的容貌第一眼看过去不过清秀可人而已,称不上绝色,但偏偏越看越耐看,越久越让人沈迷。像司徒慕云这般阅人无数的男人也不免栽在她手里,被她蛊惑的难以自拔,甘愿拜倒石榴裙下且乐在其中。

    司徒慕云缓缓解开她的发带,任由她满头乌亮的青丝倾泻而下,缕缕披散在佳人的胸前,又蜿蜒漫溢到他膝上,赫然一副香豔旖旎的深闺画卷。

    他抚弄她的秀发,轻轻吻著她的鬓角,又吟道:“宿夕不梳头,丝发披两肩,婉转郎膝上,何处不可怜?”

    “慕云的才华竟日只用於这闺房之戏了。”

    独孤毓灵含嗔带笑斜睨了他一眼,笑容绽放之际,那看似平淡无奇的五官顿时变得豔光四射,美豔不可方物。

    司徒慕云被她的笑勾得魂飞九天,忍不住狠狠吻住她,手一下子探入她的前襟,揉捏著她胸前的柔软。

    “唔……白天不要……慕云……”独孤毓灵欲拒还迎的挣扎著,却很快被吻得娇喘吁吁,目眩神迷,反而主动伸手搂住他的脖颈,和他紧紧贴合在一起。

    “你这个小妖精!”司徒慕云欲火难耐,一把抱起她,大步朝身後的床边走去。

    “慕云……慕云……”独孤毓灵娇喘著媚声叫唤著,似乎在催促情郎快点,此刻她的衣衫半解,云鬓散乱,说不出的慵懒诱人。

    司徒慕云迅速的褪去她全身的衣衫,不同於一般深闺女子苍白的肤色,独孤毓灵的肤色呈现出一种健康的小麦色,她双峰挺翘,细腰丰臀,四肢修长,身材玲珑有致。他俯下身去,用火热的双唇一寸寸膜拜这具曼妙诱人的娇躯,修长的手指熟练的挑逗撩拨著她的欲望,听见她因他的碰触而发出一声声难耐的娇吟。

    “啊……慕云,我受不了了……”她天生身体敏感无比,哪里受得了这般的挑逗。

    “灵儿,说你想要我爱你。”他停下来认真的看著她因欲望而潮湿朦胧的双眼。

    她倔强的紧咬下唇,偏偏不肯求他,反而挺起身主动吻他,修长的腿缠上他结实的腰。

    他被她的主动击溃了理智,忍不住抬起她的双腿,火热坚硬的粗大缓慢而坚定的挺入了她那早已不是处子却依然紧致柔韧的花穴。

    “啊……”下身充实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喊出来,扭动腰肢想要的更多。

    “你这该死的妖精!”他被她紧紧夹住,销魂的快感瞬间淹没了他,差点令他丢盔弃甲。“明明不知被多少男人做过,为何却还是紧致如处子?”

    她顾不得他轻贱的话,只管放纵自己的欲望,与他纠缠著,交合著。

    “快,快点……我要……还要……”

    “你个小妖精,舒服死我了……再夹紧一点!啊……对了,就是这样,你这个小骚货……”他失控的吼叫著,快速的在她身上纵横驰骋,灭顶的快感从尾椎骨漫溢开来,终於眼前一阵白光闪光,他爆发在她的体内。

    他失神的伏在她身上喘气,是的,只有这个女人,只有这具身体,跟他如此契合,带给他如此绝顶的高潮体验。

    几番云雨缠绵,方才安静下来,司徒慕云一手支颐,玩弄著她汗湿的长发,说道:“灵儿,近日春光正好,明日我们去踏青游春可好?”

    “不行,明日楼师兄回来了,皇上在宫里为他设宴庆功呢。”她一口回绝。

    司徒慕云心头一滞,她口中的楼师兄正是骠骑大将军楼振韬,也是她公开的情人之一。

    她和他所有的女人都不一样,她不属於他一个人,他只是她众多情人其中之一,这个认知令他懊恼,却也无奈。

    她的出身让他不能纳她为妾,她的名声又让他无法娶她为妻,他不惜千金为她筑建这华贵无比的毓云楼,她却难得光临一趟,每次都是来去匆匆。

    他看著她平静的站起身,披上外衣走出门去,留给他一个清冷的背影,仿佛刚才那个在他怀中柔媚入骨的女人不曾存在一般。

 

第002章 春日宴

    元魏景帝十年,柔然举兵十万犯边,连克数郡,掠夺人畜无数,景帝命骠骑大将军楼振韬率兵出征,楼将军不辱使命,仅三月便大破柔然而归。帝大悦,命太子设宴於皇宫御花园犒劳众将。

    景帝在位至今已有十年,膝下子嗣不过六人,其中皇後王氏所出之嫡长子元忻不幸於五年前薨逝,现在的太子元劭排行老三,年仅弱冠,却少有贤名,仁孝敏慧,乃是景帝宠妃淑妃所生,二年前聘娶王皇後之侄女当朝丞相之女王思懿为正妃。

TAG标签: HENP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