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警魂[刑侦] 作者:徐小喵

军事 徐小喵 2020-02-12 收藏

代号为‘蜘蛛’的特种兵苏言在一次跨越边境的军警联合行动中不幸身亡,
一朝醒来却成为了南城市一名还没通过实习期的同名小女警。
**
江离身为老刑警,最不耐烦带实习生,特别是那种家庭条件好娇滴滴的女实习生,
可偏偏他们队今年就分过来一个。
**
这天刑侦支队的老爷们儿们聚在一起问江离:江队,你喜欢苏言什么啊?图她力大如牛,能手撕老虎?图她能在千米之外一枪打中你脑壳?图她单手开飞机,用脚开车?
江离(蜜汁微笑):庸俗。
随即不再说话,就在众人以为他就此结束这个话题的时候,他忽然开了口:图她单手开榴莲,徒手劈西瓜。
众人:…是在下输了

#别问,问就是大女主爽文#
#黑夜再黑暗,终究会等来黎明#
苏言:我宣誓,服从国家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怕牺牲,誓死保卫祖国!
江离:我宣誓,坚决做到对国家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誓死保卫祖国!

tips
1、单元形式的刑侦文,架空。
2、内里私设如山,请不要带入现实,谢谢!

内容标签: 强强 重生 悬疑推理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言 ┃ 配角:江离


作品简评
     曾经叱咤战场的特种兵“蜘蛛”,因为在任务中牺牲,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变成了南城市公安局的一名实习期女警苏言。重案大队的大队长江离是个天生严谨严肃的面瘫脸,也曾经参与过导致“蜘蛛”牺牲的那场行动。二人在一次又一次的大案要案中逐渐加深了感情,最终共同揭开了“破邪行动”的神秘面纱……
      过往的经历使得她观察力敏锐,身手了得,在专案大队所有同事的指导配合下,她进步神速,为成为一名合格的刑警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并且在破获各种大案要案、尽力维护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的过程中,偶然触摸到了‘破邪行动’的真相。同曾经一起在行动小组的江离携手,共同打击社会毒瘤。文章剧情紧凑,高潮迭起,十分引人入胜。

 

第1章
  大安村坐落于南城市的西北方向,远离市中心,这里山清水秀,民风淳朴。
  只是向来在夜晚中静谧的小村庄,今夜却显得有些热闹。突兀的几声警笛声划破夜空,村子东头的小溪边围聚了很多人,警车灯和救护车灯在黑夜中能闪瞎人的眼。溪边拉着的一圈警戒线反射着微光,映的围观人群的脸晦暗不明。
  早些年的时候,村子里还比较落后,近些年因为南城市大力发展乡村旅游产业,大安村又是远近闻名的葡萄种植区,所以村子就渐渐发展了起来。
  虽然现如今大安村为了迎合城市游客的心理,整体看起来还相当的具有乡村风情,但是实际上村民大多富得流油,进出都是小轿车,各个看着许是不起眼,身家说出来能吓死人。
  这会儿正是盛夏,葡萄并不算应季,但是大安村那未曾受过污染的青山绿水还是吸引了不少前来避暑的游客。毕竟经过这么多年的规划发展,村内的旅游设施已经完善,在游客中的口碑颇好。
  蔡成济就着闪烁的警灯的亮光,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河边的鹅卵石上走,夜晚的山里有些微凉,水边的鹅卵石更是湿滑。
  “这他娘的……”在又一个踉跄之后,他停住脚步长叹了一声:“都说上辈子造孽多了这辈子才干刑警,我看咱俩前世一定是名震武林的大恶人,如今才不仅干刑警,还是专案大队的刑警!”
  旁边的项阳看着几步远的地方正有几个基层派出所的民警站在那里,便挥了挥手示意后面跟着的技术大队的同事先上前。晚间视线不佳,但是仍可见溪水边那里半趴着一个人影,下半身浸泡在那冰凉的水里。
  他们是南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下属专案大队的刑警,日常经手的都是大案要案,跨省市追捕或者联合行动更是家常便饭。这会儿两个人哈欠连天,刚刚正在办公室处理前些日子的6.13持刀杀人案,转眼就得顶着黑眼圈来到了大安村。
  和守着的几位派出所民警打了招呼,法医张启山和两个痕迹鉴证的同事就上前去仔细检查了,蔡成济先是弯腰看了看,只看得到死者的半张侧颜,脸色灰败又有些发青。
  耳边是断断续续的哭声,蔡成济询问身边的民警:“那是死者家属?”说话间冲着警戒线外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男人扬了扬下巴。
  民警转头看了一眼,微微摇头:“是死者的男朋友,两个人一起来这大安村度假的。”
  蔡成济若有所思,一边的项阳却忽然绷直了身体,大喊一声:“江队?!”
  “江队!”蔡成济在看到一边戴手套一边拉开警戒线走过来的男人之后,动作和项阳整齐划一,随后上前两步迎了上去:“江队,您回来了?!”
  江离冲两个人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刑侦支队的众人显然对于他的突然出现都感到有些惊讶,连张启山都挑了挑眉算是问好。他身高大约在一米八五左右,虽然穿着宽松的便服,但是仍旧能够看出隐藏在布料下的肌肉,整个人往那儿一站就极有压迫感。
  蔡成济和项阳两个人这会儿像跟屁虫似的围着江离转,你一言我一语的把已知的情况大致了说了一遍,在对方微微皱眉凝神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的时候,蔡成济压低了声音问道:“江队,调您过去的那个特别行动……结束了?”
  江离身为南城市乃至全省范围内最为年轻的刑侦大队长,自打参加工作开始就一直干刑侦,这么多年参加了许多全国性的大案要案的侦破,立了许多次的功。经常被抽调到上一级公安系统成立的非常重要的临时专案组去协助侦破,专案大队的同事对于他时不时的消失已经习惯了,再说这回的专案也不是什么不可说的,队里都知道。
  “怎么样,怎么样?”提到这个项阳也跟着兴奋:“肯定顺利解决了吧?军警联合啊……少见的阵仗。”虽说他们也听说了一些传言,但是对于真实的情况到底是不了解,只是觉得这回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还是个军警联合的统一行动,那肯定手到擒来。
  江离闻言薄唇微抿,只是眉间的皱褶更深了。蔡成济二人见状很有眼色的住了嘴,他们和对方共事多年,显然知道其这个脸色代表着什么,只是难免惊讶的互相对视了一眼,到底是多牛逼的案子,省厅搞了这么大的动静也没能拿下。
  三人此时所在的位置离着警戒线外的警车比较近,不过他们都没有注意在项阳‘军警联合’出口之后,一直倚靠着站在警车边的那个身影忽而动了动。
  这一动就发出了一点声响,江离扭头看向了那道在黑夜中略显纤细的身影,随即挑眉:“她是……?”
  蓝红闪烁的灯光下,仍能看出对方是个女人,虽然裹着一件薄外套,但是看着不矮,约莫一米六五左右的身高。巴掌大的小脸有着清秀的轮廓,一双眸子在不甚明亮的光线中显得晶亮。
  “她……哦!”蔡成济伸着脖子看了一眼,耸了耸肩膀:“最近咱们支队不是特别缺人吗?江队你前两个月被调走了,之后根据上面的精神市里还成立了两个没啥用的专案组,又抽走了两个。前几天徐副支队愁的脑瓜子都要秃了,往上打报告想从基层派出所调人,但是报告局长没批。这不是没办法了,就把办公室新来的实习生给咱专案大队分过来了……”
  “实习生。”江离的表情看不出什么。
  项阳急忙表明态度:“江队,您说这徐副支队也够不着调的了,弄个平时只会报表的办公室实习生给咱们,咱专案大队又不是需要整天报表的地方……再者说这一娇滴滴的姑娘,整天和一群大老爷们儿混也不是那个事儿啊,听说她前段时间还出了挺严重的车祸,这刚刚归队没两天。”
  “来闲聊了?干活!”江离道:“别的事儿等回到市局再说。”
  这话里的意思其余二人自然听得出来,这个实习生江队肯定是不想要的。也是,专案大队可不比别的部门,作息不规律那是家常便饭。出外勤在桥洞底下窝个几天也不是不可能,条件艰苦是肯定的,年轻力壮的老爷们儿都未必扛得住,更别提爱美的小姑娘了。整个大队上上下下都忙成狗,实习生不管男女大家都懒得带。
  蔡成济和项阳一起应了一声,不过两个人的表情是大不同。蔡成济颇为遗憾的摇摇头,他是局里有名的万年单身狗,平时因为工作太忙,有时候一整天都见不到一个雌性,这好不容易办公室里多了一个小姑娘,没看两天呢就要被送回去了,想想都遗憾。
  江离迈出两步之后,突然停了住,再次开口问:“菜包,你给我解释一下,一个非正式警员为什么会出现在案发现场?”
  蔡成济一愣,下意识的解释:“江队……这也没有实习的不允许出现场的规定啊……”察觉到江离的神色不对,他紧接着直起腰大声回应:“因为接到出警消息的时候,院里就只有一台手动挡的警车,我就在办公室问了一句谁会开手动挡的面包,苏言说……她会。”
  江离得到这个回答之后,眼角肌肉不可控的轻微抽搐了两下,然后率先迈开大步走向了小溪边。
  项阳二人对视了一眼,急忙也去进一步了解情况了。若是只单纯的有一位死者,市局的专案大队倒也不必兴师动众的来到此处掺和进来,问题是这已经是本月大安村发现的第二具尸体了,这才被分局的刑侦大队给移交到了市局。
  走到了尸体旁边,江离半蹲了下来,仔细的看了看周边。法医张启山这会儿已经快要完成了初步尸检,圆圆的脸上带着点笑意:“我看应该给你搬个劳模奖,今天上午刚听领导念叨你要回来了,一天都不休息就来这坚守工作岗位了?!”
  “昨天我就回来南城市了,在家睡了一天,还不如过来活动活动筋骨。”江离观察了一会儿之后站起身,略微活动了一下脖颈。
  “这名死者的情况和之前兴和区分局发现的那名情况有接近的地方,比如年龄都是二十几岁,性别都是女性、长发……”张启山说道这里顿了顿:“至于是否还有其他的共同点,得等到回局里做进一步尸检才能确定了,两名死者从身份背景上看好像并没有什么重合的地方,一名是本地村民,一名是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