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大明要亡 作者:吃吃汤圆呀

军事 吃吃汤圆呀 2020-02-02 收藏

朕穿越而来!结果穿越成崇祯?!
人生志向是改变国运!扭转乾坤!结果大臣都不配合?
辛勤工作之余朕要广开后宫!朕要做种马文男主!结果后宫都是些啥人?
皇后来自末日文,坚信末日会降临,每日里组织妃嫔讲授末日理论,积极做好末日来临的各种准备工作?
丽妃来自修仙文,每日里打坐修仙,拉着朕说要做一对双修仙侣嘤嘤嘤?
宁妃八成是种田文穿过来的,将储秀宫后院开辟成田地,种些瓜果,众妃嫔得闲都去她那里嗑嗑瓜子喝喝花茶?
珍嫔自诩女侠,天天负责宫中巡逻,不用说了,这必是侠客小说里穿过来的呗,珍嫔:报!李贵人鬼鬼祟祟,房间里的珍贵摆件有大半都不见了!
熙贵妃大怒:大胆!只有本宫是认真来宫斗的!
好容易看中了一个新进宫的秀女,想着总算有个正常人了,没想到她说:皇上勿动!正在直播!
皇帝:朕的大明,还是亡了算了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朱烟寒 ┃ 配角:骆其堃、祝珠珠、 ┃ 其它:穿越、治国、大明、励精图治


第1章 大明要亡,凭什么老子
孟夏之际,连日未曾降雨,整个皇城都弥散着酷热压抑的气氛,内侍小黄门王一德手持拂尘,急急忙忙在皇宫御道上疾走,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节,他额头上密密麻麻的一头汗,身上穿着的玉色素纱内衬也渐渐浸满了汗水,但王一德仍旧步履不停,急急忙忙往乾清宫而去。
乾清宫是皇帝起居的地方,沿着褐红色的丹墀一路向上,王一德的心渐渐悬了起来。
殿内一派清凉,巨大的冰块雕琢成蓬莱、瀛洲、方丈等三座仙山的模样,仔细辨认还能看见仙山上雕刻有仙人、松鹤、仙鹿等图案,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可惜很快随着夏日的酷热渐渐消融,给室内带来阵阵凉意。
殿中央的龙椅上,年轻的皇帝正看教坊司新排好的羽纱舞,鎏金仙鹤香炉内龙涎香燃出的轻烟袅袅上升,面容姣好的宫人捧着孔雀尾羽扇子轻轻扇凉,教坊司的美人儿身着南瀛进贡的羽纱翩翩起舞,光禄寺的几位小吏毕恭毕敬呈上御宴珍馐。
这等时机实在不是上前回禀的好时机,可是想起九千岁严酷的嘴脸,王一德心一横,走上前去,战战兢兢催促:“陛下,该批复奏折了。”
年轻的皇帝置若罔闻,眼睛看向御案上的瑞阳窑青白釉菊瓣瓷碟,旁边早有机敏的宫人上前拿银制小叉扎半牙甜瓜喂给陛下,皇帝就着美人儿的手吃一口甜瓜,嗯,果然清甜。
王一德见未得回答,只好又小声提醒一句:“万岁爷,司礼秉笔大太监让我转告您,这奏折可不能再拖了。”
皇帝咽下去那口甜瓜,懒懒的回答:“还看什么折子?反正迟早也会亡的。”
朱烟寒是个普普通通的博士。
说是普普通通呢,大概就是他平日里最喜欢的穿着便是格子衬衫,在学校对面天桥下的剃头摊子解决发型,两脚夹一双凉拖,吊儿郎当走在武大的校园里,看着校园里踏青赏樱的恋人们,他嘴角叼着的那一截草根倒嚼出些酸涩的气息。“呸——”的吐出来,哼,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骗骗学妹吗?
他摸了摸越来越秃的脑袋,自信的想:当年我还没读博前,可是有学妹追呢。
那个当年里,他还没秃,还有一头茂密的黑发,还没如现在一般发胖,武汉大学又妹子众多,他那般风流倜傥的小生模样吸引来了一位不长眼的学妹,也不是不可能的。
呸呸呸,哪里不长眼了,明明是慧眼识珠。朱烟寒立马在脑海中补充。
那对赏樱的恋人似乎觉察到有人盯着自己,恋人中的妹子羞涩的走过前来,她穿着Lolita裙,头发梳成可爱的双马尾,乳白色丝袜显得她的小腿纤瘦,白色蕾丝衬裙包裹着她的**胸部,黑头小方鞋衬托得她乖巧可人,她走近前来,害羞一笑。
如果心动是小鹿乱撞,那么朱烟寒此刻心中的五万头鹿群都在蹦极,但是子接下来说的话却如一盆冷水当头泼下:“师傅您好,请问东门怎么走?”
师傅?!!!晕过去的朱烟寒迷迷糊糊的想:我绝对不是备受打击晕过去的。
迷迷糊糊清醒过来,朱烟寒环视四周,并无他预想的医院白炽灯天花板,头顶是明黄色帷纱床帐,他一惊,一骨碌翻起来,环视周围,也并无任何白大褂和温柔的护士小姐姐,目光所及是黑色木制大床,因着读博只余啃了不少闲书,他立马明白自己穿越了!
我居然穿越了!!!救命!我的塞尔达传说才打了一半!!!
朱烟寒想到自己放在宿舍还未通关的游戏,宅男之心一阵阵痛苦,巨大的眩晕感再次袭来,陷入无边的黑色之前,他隐约听见有人在惊呼“来人呐,皇上昏过去了。”
一阵阵针扎的刺痛再次唤醒了他,朱烟寒犹为忘记上次昏迷前的那声惊呼,抓住针灸的医生问:“这里可是皇宫?你可是御医?我是什么人?”
那御医骤然被皇帝抓住了手腕,忍住生疼,他恭恭敬敬回答:“万岁爷,您昨夜里批改奏折到深夜,身体不适晕了过去,臣等斗胆给陛下施针,还望陛下恕臣等不敬之罪。”
什么?我居然穿成了皇帝?无尽的财宝,天下的美女,至高无上的权势,真是老天爷眷顾!朱烟寒心中狂喜,“哈!哈!哈!”大笑三声,心血激荡,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御医:……
等到朱烟寒再次清醒以后,他总算记得些仪态了,不过没等他说话,床边侍奉的小黄门上前奉劝:“皇上,适才道士进献仙丹,熙宗实用了那仙丹才去了,您还是谨慎些不服用的好。”
什么?熙宗?仙丹?指向一个他不敢承认的事实,朱烟寒摸了摸自己的发型,再翻身坐起来,看了看自己身上所着的明黄色团龙窄袖圆领袍,一把拉住了御医的手:“如今可是大明?我叫什么名字?”
那御医战战兢兢:“回皇上的话,正是大明,只是皇上的名讳臣不敢妄言。”
朱烟寒都快哭出来了:“那我问你,我可是叫朱由检?”
御医不知道这位皇帝发什么疯,小心翼翼点了点头。
苍天呐,大地呐,我居然穿越成了崇祯?!!!那个在景山公园的歪脖子树上吊死,并且写下“朕凉德藐躬,上干天咎,然皆诸臣误朕。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裂,无伤百姓一人”的大明末代皇帝?
朱烟寒眼前泛黑。就听得那个声音尖细的小黄门高声叫道:“来人呐,皇上又又又昏过去了。”
时光流逝到本文开头,朱烟寒躺在塌间,不顾殿中惊恐万分跪着的太监,慵懒的想:区区一个司礼秉笔大太监都赶指使皇上了,更可笑的是连见皇帝一面都要找小太监传唤,架子倒端得不小,大明真是活该要亡啊。
小太监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皇帝自打即位以后,夙兴夜寐,勤理朝政,已经跟魏公公起了好几次矛盾,不想前日里皇帝深夜看完奏章居然晕倒案几,等救回来就性情大变,整日里颓废喝酒,命令教坊司夙夜练习新的歌舞,至于朝中诸事,都不管不问,别说是朝中的大臣们都在心中嘀咕,便是宫中的太监们都在心中狐疑。
朝中东林党人和后宫的太监缠斗已久。前朝先帝在世时信任司礼大太监,惹下了“乙丑诏狱”“丙寅诏狱”等狱案,如今皇上即位,东林党人窥见一丝转机,东林党人杨所修、杨维垣先攻击崔呈秀以试探皇帝心意,皇帝按而不发。
小太监在地上跪了整整一盏茶的功夫,殿中的地面是光滑的砖石铺就,跪久了只觉得膝盖生疼,然而小太监不敢怠慢,许是老天爷听见了他内心的祈求,司礼秉笔大太监亲自前来请皇帝了。
朱烟寒优哉游哉欣赏着美人曼妙的腰肢,听得门口传唤的内侍通禀:“司礼秉笔大太监来报。”
朱烟寒眼皮子都没抬,你们还能把我怎么滴,老子就是不看奏章,呵呵,起身了算我输。
“臣司礼秉笔大太监魏忠贤见过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朱烟寒一骨碌翻起身来,输了输了。
魏忠贤!!!即使是不读历史的人也拜现代铺天盖地的小说、电视剧而对这个人熟悉万分,阉党之首,灭明首领、迫害明朝士子。能亲眼看到历史人物你不好奇,所以朱烟寒实力演绎打脸。
魏忠贤看着倒是相貌堂堂,许是被阉割了的缘故,皮肤白白嫩嫩,脸庞看着倒也清秀,说话声音也是正常,完全没有后世传说中那般妖娆变态。
朱烟寒平息一下心中的激动,故作镇静:“起来吧。”
皇帝看了一下他身上的衣服,半响没说话,司礼秉笔大太监忙跪在地上:“臣罪该万死,违反了太  祖之令,逾越穿了三品的朝服。”
皇帝抬起头来,迷茫的盯着大太监:“我只是看上面的仙鹤绣得栩栩如生。”
皇帝说话东一榔头,西一棒槌,不得章法得很,魏忠贤却出了一身冷汗。
魏忠贤再次磕头:“皇上,司礼监的折子压得山高,还请殿下拨冗处理。”
沉默,仍旧是沉默,仙山上一滴冰水消融,滴答一声落在金盆内。
朱烟寒老神在在,呵呵,人人都笑朱由校是个木匠,却不知道大明已经自成一体,运转得当的同时也带来巨大的弊病,庞大的官僚体系深入根植于帝国的血肉之中,早无翻盘的可能。
整个大明,烂得如同筛子一般,庞大的文官机制、冗杂的地主阶层、横行的宗教势力、微弱的基层动员能力,说句公道话,大明不亡,老天爷都看不下去。
大明要亡,凭什么老子背锅?
歌舞已经舞到尾声,任是再绚烂的霓裳羽衣都有要结束的时候,气数已尽,阻拦不了,朱烟寒将手中把玩的紫玉寿字八宝纹镶红宝石如意用力往桌上一掼:“赏!”
那如意是珍贵紫玉制作,经受不住大力碎裂开来,朱烟寒指着那个破碎了的“寿”字哈哈大笑,仿佛看见了天大的笑话:“寿!哈哈哈哪里来的寿与天齐!”
魏公公沉吟片刻,得出结论:陛下定是想耽于歌舞,让我们放松警惕,然后一网打尽。
拯宗,讳由检,光宗第五子也,万历三十八年十二月生。母贤妃刘氏,早薨。天启二年,封信王。六年十一月,出居信邸。
丁巳,即皇帝位。大赦天下,以明年为崇祯元年。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架空,写的是历史上的明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