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重生八零之军嫂有点甜 作者:息归

军事 息归 2019-12-02 收藏

苏念梅偶遇地震身亡,机缘巧合重生变成八十年代跟自己同名同姓的女人,然后惊讶地发现自己变成了已婚妇女,还带有一只小包子。
  小包子抓住她的手糯糯地说:“妈妈,你和爸爸离婚,然后跟我在一起好不好?”
  身后的某男人眸色深沉,揽住她的腰,霸道地宣示主权:“军婚,不能离!”很温馨的故事,希望大家会喜欢!
  排雷:【小包子非亲生】1v1双c,架空,甜文。  
  
内容标签: 时代奇缘 甜文 年代文 异想天开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念梅,顾惜朝 ┃ 配角: ┃ 其它:

  ☆、重生

  渴、好渴。喉咙像被火烧着一样。
  “顾家妹子醒啦。”
  自己的手指好像被谁捏了捏,小小的软软的。
  许多记忆被塞了进来,头昏脑胀的。
  一个身材微胖的中年妇女在病房里大喊医生。
  苏念梅听见这些声音却有一些聒噪,原本快要睁开的眼又快速地合上了,整理整理脑海中的记忆,她选择按兵不动继续装睡。
  她这人也实在是倒霉,兢兢业业地攒了几千元出去旅游,刚到旅游地就遇上了几十年未见的大地震,这不,机缘巧合之下就换了具身体。
  苏念梅回想起自己上辈子短暂的二十八人生,还颇感唏嘘。
  从小到大都是乖宝宝,顺顺利利地考上大学,考了公务员,本以为就这样平平凡凡地度过自己的人生的时候,老天给她开了一个大玩笑。
  她穿越!了!还是实打实的那种。
  坚守了二十八年的世界观有点崩塌,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她又捋了捋原主的人生经历,她倒宁愿自己长睡不醒。
  原主也姓苏名念梅,年芳一十八正值青春年少,家里上有八十老太太,外加两个不懂事的爹妈,下有一对不让人省心的弟妹。
  作为家里的老大,从小被委以重任,家里的脏活累活全由她干,整日吃不饱睡不暖的,活脱脱一灰姑娘形象。到了婚配年纪,被亲爹亲妈收了二十块钱的彩礼钱嫁给了对面村瘸子老六家的老大。
  说起顾老六家的老大,这倒也是个人物,十六岁参军,家境清贫的农村小子,二十八岁时愣是混到了营长的位置。
  原主还乐呵呵地以为嫁过去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了,谁知道随了军之后才发现对方还有个五岁大的儿子。
  面对婚姻幻想的破灭,温顺的如同小绵羊一样过了十八年的苏念梅终于爆发了。整天挑事,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在头撞向桌子角后,终于把自己给折腾没了。
  而这件事情的男主角顾惜朝却在她来的当天出任务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这些事他连个影都不知道。
  苏念梅搜肠刮肚地回忆顾惜朝的长相,不知道是不是原主对他太害怕的缘故,苏念梅能想到的只有一张黑脸,好像还有点虎背熊腰,是个壮实的汉子。
  苏念梅眉头一皱,这都什么破事!
  耳边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妈妈,妈妈刚才眉毛动了!”
  被叫来的医生正准备伸手去查看情况的时候,躺在病房上的病人突然慢慢地睁开了眼。
  苏念梅这才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比她预想中的要好上几分,墙壁上被刷成绿色和白色,漆黑的水泥地。一间不大的病房紧紧张张刚好摆下两张床,自己面前还站着两个人。
  不对,是两大一小三个人。
  自己的床尾还站着一个小家伙,身上穿着单薄的粗布衣服,手指紧紧地攥着被角,怯生生地望着自己。
  赵家嫂子马芳见苏念梅醒来之后也不说话,只是扭头胡看着,有点奇怪,想要去问问苏念梅身体感觉怎么样,却又不敢开口。两只圆圆的大眼睛不停地在苏念梅身上转啊转的。
  苏念梅捋了捋情况开口道,“赵家嫂子真是多亏了你帮忙啊。”嗓音沙哑。
  赵家嫂子不自觉地搓了搓手,大眼睛也不在眼眶里转悠了,直愣愣地挺在那里,冲着苏念梅笑了笑,身上的肥肉也跟着颤了颤。
  她像是没料到苏念梅会感谢自己,“没事、没事,大妹子你没事就好。”
  苏念梅看见马芳这反应倒也不惊奇。原主在家虽然是温顺的,可是在随军这段时间的形象一直很泼辣,苏念梅都不好意思用泼妇来形容自己,也只有赵家嫂子这样的老实人才愿意把她送进医院,她对赵家嫂子还是有感激之情的。要是没了她,自己恐怕早就去见了阎王老先生。
  问了医生没有什么大碍之后,就准备出院,最后还是被赵家嫂子给拦了下来。让她继续在病房里休息一会,吃了中午饭再走。
  苏念梅抬了抬腿发现自己也没有什么力气,也就乖乖躺了下来,等自己完全适应这具身体。
  马芳和医生走后,病房里也就剩下她和小包子两个人。虽然是双人病房,但最近医院病人少,也就成了单间。
  苏念梅这才开始打量自己的便宜儿子,五岁大,却还是小小的一团,瓜子脸,桃花眼,普通的发型却显得格外可爱。灰扑扑的单薄的衣服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像是偷穿了大人的衣服。
  “宝贝。”
  苏念梅对他招了招手让他过来,顾小宝走过来的时候身体还一摇一晃的。
  苏念梅有点心疼,这么小的孩子就有点营养不良。
  小包子走到她跟前的时候,苏念梅伸手想去摸摸小包子,小包子却本能地向后仰,躲开了她的手。
  苏念梅看着悬在半空中的手,讪讪地收了回来。
  苏念梅瞥见小包子身上有几个红红的印记,想起原主原来时不时掐顾小宝泄愤,就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头大。
  顾小宝看见妈妈揉了揉脑袋赶紧跑到她跟前来,小小短短的胳膊奋力地够着苏念梅的太阳穴,脚上穿着的军绿色单鞋破处小孔露出的大拇指也在努力地扒着地,整个人快要扑到了苏念梅怀里。
  苏念梅顺势将顾小宝抱了起来,搂在了怀里,任由他给自己揉着太阳穴。顾小宝的身体先是一僵。
  她贴在顾小宝耳边,手还时不时地轻拍顾小宝的后背,而后小包子的身体渐渐地放松了下来,软软地爬在自己怀里。
  苏念梅心想,“妈妈对不起你,妈妈保证以后好好地对待你。”
  转角处站了一个军绿色的身影,身材健硕,身体笔直,军帽端端正正地戴在头上。
  顾惜朝回来的时候就听说自己的妻子躺在医院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往医院跑去,站在病房前时,却鬼使神差地停住了脚,看见了眼前这一幕。
  苏念梅抬头望去,正好看见门口有个人直愣愣地望向自己,穿着得体的军装,一双凤眼格外勾魂,鼻梁直挺,嘴角向上微微翘起。修长的手指还搭在门边半敲不敲的。
  怀中的小包子看见来人,利索地从自己的怀里钻了下去,抱住了来人的大腿,脆生生地喊到:“爸爸!”
  苏念梅也正在愣神,一溜嘴地也跟着喊出“爸爸。”                       


  ☆、初见

  苏念梅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也已经来不及收回了,硬着头皮磕磕绊绊地喊出一声“小宝爸爸”,声音却像是蚊子在耳边嗡嗡。
  顾惜朝倚在门口,一手拉着儿子,还一边注视着自己许久未见的小妻子。
  蓝白相间的病服衬得她的皮肤更加地白皙,乌黑秀美的长发随意地散落在肩上,一双杏眼炯炯有神,两眉弯弯,直挺小巧的鼻梁下藏着一张樱桃小嘴,粉嫩粉嫩的,让人忍不住想一亲芳泽。
  与之前所见不同,此时的她更多了些灵气,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冥冥之中像是有一种羁绊牵扯着他。
  看见她穿着病服坐在床上,内心就一疼。
  “妈妈、妈妈你的耳朵怎么红红的了。”
  眼尖的顾小宝发现妈妈的异样,焦急忙慌地开口,也不想要抱爸爸了,转身就想要跑出去找医生阿姨,被顾惜朝拦了下来。
  顾惜朝瞥了一眼苏念梅,她原本粉红的耳尖已经变得通红。
  顾惜朝伸手将儿子捞了过来,随手架在了脖子上,开口解释到:“妈妈太热了,所以才会耳朵红。”
  原本顾惜朝就高,肩膀上还架着个顾小宝,顾小宝抬了抬手,就快要碰到天花板,兴奋地拍了拍顾惜朝的脑袋,用手揪着顾惜朝的耳朵。
  以为自己在天上的顾小宝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用着奶萌奶萌的声音说着:“我知道了,以前我也热得脸红过,楼上的李阿姨还说过,我的脸像、像。”
  顾小宝一时有点想不起来,纠结的小手不经意地揪了把顾惜朝的头发,顾惜朝眉头一皱,脸上却没有愠色。
  苏念梅也来了兴趣,开口问道:“像什么呢?”
  顾小宝歪斜着脑袋,又是一巴掌拍向顾惜朝,“啪”的声音,干脆响亮。
  苏念梅看的都内心一揪。
  顾小宝却突然间笑了起来,两个眼睛眯着仿佛里面有光芒,一本正经地说出:“像、像猴子的屁股。”
  小包子话一出来,惹得爹妈俩人大笑,小包子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还伸手挠了挠脑袋。
  自己嘴里嘟嘟囔囔地“李阿姨说过呀,猴子的屁股就是红红的。”
  苏念梅看小包子的呆萌样,坐在床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顾惜朝把顾小宝放了下来,迈着长腿两三步就走到了苏念梅的跟前。
  苏念梅刚刚止住笑就看见顾惜朝站在了自己面前,无数的名字在自己嘴里咕噜来咕噜去,最后脱口而出:“小顾。”
  二十八岁的小顾营长笑了笑,笑声极具磁性,两颗尖尖的小虎牙藏在嘴里若隐若现的。
  “小苏同志,我能否有幸接您回家呢?”
  被迷了心窍的小苏同志呆呆地点了点头,发现顾惜朝已经干脆利索地开始收拾东西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挪了挪腿,快速地跳下床。
  许久未动的腿不辱使命地麻了。
  苏念梅站起来重心不稳,一个趔趄就快要扑倒在地上。
  “呀!”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和大地亲吻的时候,浑身被一股冷冽清爽的气息包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