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八零年代宠婚小娇妻[穿书]作者:洲是

军事 洲是 2019-09-06 收藏

童佳在地府等着投胎,得到好友的临别馈赠,因一只碧玉手镯穿到了一本年代文中,夺舍成了男主的作死出轨前妻。
  看着男主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身材,童佳表示自己满意极了!
  虽然自己穿成了书里的倒霉前妻,但只要自己乖乖当个小娇妻,应该就能长长久久的享用了吧(#^.^#)
  陆北霆发现,自己的小妻子一改以往的冷漠态度,突然对自己“紧张”了起来,每天的行程事无巨细的报备不说,还必须离所有的女性同胞十米远。
  部队的随队军医是位女性,陆团长受了伤,军医要给陆团长查看伤口,刚想走上前去,被陆团长制止了。
  “行了,你就站那吧,这点伤我自己看看就成。”
  军医及其他人:……
  军营里传言,陆团长的媳妇是个醋缸子,童佳听了这话,抱着老公眼泪涟涟,戏精上线。
  “你说我为了你容易吗,我一片好心的帮你,不让你有任何犯错的机会,别人还在背后故意说我小话。”
  陆北霆一把抱起媳妇往房间走去,“谢谢老婆大人的帮助,出于感激,我决定先付你点利息。”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穿书 年代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童佳 ┃ 配角:陆北霆 ┃ 其它:
  ==================


第1章
  童佳在丰都城等着投胎,因她阳世寿命未尽,非得等到生死薄上的时间到了才能进入下个一轮回。
  “现在的真的是千篇一律毫无新意啊。”
  童佳趴在桌上无奈的感慨着,她每天无所事事只能看打发时间,最近文荒,随意找了本《军长宠爱小娇妻》翻了翻,被书里的女主女配雷的外焦里嫩,十目一行看完后更郁卒了。
  “没意思就别看啊,我看聂十娘的店里正在招聘营业员,你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应个聘。”
  阴间的生活与阳世差不了太多,丰都城处于阴间四通八达之地,商业尤其繁华。
  聂十娘是个已经死了三百多年的女鬼,她放弃投胎在丰都城开了间首饰店,生意很是兴隆,她原本雇的店员很快就要去投胎了,所以要招聘一个新的店员。
  童佳想了想,觉得自己闲着反正也是闲着,去聂小娘那看看也不错。
  “你想来也行,我看你挺机灵的,想来应对客人几句是没什么问题的。”
  聂十娘长的极美,凤眼樱唇,身材前凸后翘特别火辣,听说她曾有机会做阎王的女人,但她生前被一个男人狠狠伤害过,不愿再相信任何男性,直接婉拒了。
  既然聂十娘同意,童佳就直接上岗,刚好小鱼还有两天才到投胎时辰,她还有时间给童佳做个岗前培训。
  “咱们店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的,你的工作就是客人来的时候负责给客人解答,这个工作听上去容易想做好也不容易,首先你得让客人高兴了客人才会掏钱买,所以你得学会观察每一位客人,在最快的时间内了解客人的喜好。”
  学了两天童佳渐渐上了手,为了答谢小鱼,童佳特意去奈何桥旁送小鱼一程。
  “谢谢你,虽然咱们只认识了两天,倒是挺有缘分。”
  说完,小鱼低头取下了手腕上的一个碧玉手镯,放到了童佳手里。
  “这个就留给你吧,我小时候就一直戴着,家里人说是个挺有年头的老物件了,玉质挺好,想来也值点钱的。”
  玉镯通体翠绿,散着淡淡的碧光,童佳就是再不识货也知道这是个好东西,自然是不肯收的。
  “小鱼姐,这个实在太贵重了,我不能收的。”
  小鱼按下了童佳推拒的动作,直接把手镯戴进了童佳的手腕。
  “你就收下吧,这个东西我留着也没什么用处,投胎难道还能戴着手镯不成?我又不是贾宝玉,就是能衔玉而生,嘴里也放不下这么大一个镯子。”
  童佳听小鱼说的有趣,知道她是真心想送给自己,就没有再拒绝。
  “那我就收下了,小鱼姐,祝你一路走好,投个好胎。”
  小鱼嘴角弯弯,对童佳点了点头,转身就往孟婆身旁走去,接过孟婆手里的汤碗一饮而尽,饮完后,她朝身后看了看就直接转身过了奈何桥。
  童佳看着小鱼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羡慕她能投胎转世,自己却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第2章
  童佳在聂十娘店里做了八小时后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阴间不分日夜,但时间法则跟阳间是一样的,所有鬼魂都按照阳间的时间来区分白天和夜晚。
  即便做了鬼,童佳依然维持着生前的作息,晚上十点准时上床休息。
  或许是因为白天工作太累的关系,童佳今晚刚躺上床上就睡着了,等她熟睡后,她手腕处突然起了绿雾,随着雾气越来越浓,童佳已经全然被雾气环绕。
  第二天,本该出现在店里的童佳整整一天没有出现,聂十娘来童佳的住处找了几次并没有找到童佳的鬼影。
  “真是奇怪,我看她也不像那么不守信用的人呐?”
  聂十娘自诩阅鬼无数,难不成这次阴沟里翻了船?
  “禁声,别忘了这里是何处,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你的意思是……”
  黄脸婆婆点了点头。
  隔天,聂十娘的店里又贴出了一张新的招聘启事。
  童佳感觉自己正在做梦,梦里她正跟一位猛男进行着某种不可言说的和谐运动,身上的男人像电动小马达一样奋力开垦着,一股酥麻感传遍四肢百骸,让她忍不住蜷缩起了脚趾。
  这种感觉太陌生也太舒服,童佳嘤咛一声,男人听到声音知道她醒了,转头就直接噙住了她的唇。
  空气中满是旖旎味道,半黑半暗中,童佳依稀能辨别出对方俊挺的五官,刀削般的轮廓,还有那双亮若星辰的眼睛正紧紧盯着她,让她生出了自己是什么奇珍异宝的感觉。
  他的额头不停有汗珠滴落,身上也汗湿了,运动中,有几颗汗珠还滴到了童佳嘴里,她用舌头尝了尝,一股咸咸的味道,就像海水一样。
  这样一个英俊中又不乏男子气概的男人正是童佳喜欢的类型,她当自己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了,可能是太渴望一个合心合意心灵契合的男友,才会做这样没羞没臊的梦。
  想她童佳生前歹也是个肤白貌美的大美人,身材不说是什么绝品尤物,但也是前凸后翘,该胖的地方胖,该瘦的地方没有一丝赘肉,这样的极品竟然二十好几了还一直单身,她真的怀疑以前学校的那些男生是不是眼睛高度近视还是直接瞎了眼。
  别人都以为她万绿丛中过,片叶不沾身,肯定谈了不少恋爱,可她到死连男人的手都没牵过,当然,这话说出去恐怕也没有人相信。
  青春短暂,及时行乐。带着这样模糊的想法,童佳满足的进入了梦乡。
  陆北霆看着躺在身边已经睡着了的妻子,那张莹白小脸怎么看怎么好看。
  他们新婚没几天自己就回了部队,一直没时间回去看她,写信的时候知道她生了气,也不肯打电话给他,陆北霆以为她这个气怎么也得等自己回去道了歉才会消,没想到她不仅千里迢迢的过来看自己,在床上也比以往热情。
  回忆起刚才的滋味,陆江霆心里又起了火,可他也顾虑童佳的身体,坐了那么长时间的火车,路上已经累了一天。
  陆北霆下床打了一盆热水过来,拿毛巾湿水沥干后给童佳擦了擦。
  他知道童佳很注重个人卫生,就这样满身是汗的睡一晚肯定是不舒服的,明早上起来少不得还要闹脾气。
  想到妻子的娇娇性子陆江霆就无奈的笑了笑,他们的结合是老领导介绍的,也曾直言童佳从小被家人宠的有些过,脾气可能不太好,让自己一定包容。
  她原本就比自己小六岁,又是娇宠着长大,这二十年来没吃过一丁点苦,陆北霆是个军人,向来严于律己,但对小娇妻,他还是很愿意宠着的。
  童佳全身上下皮肤都白白嫩嫩,像婴儿的皮肤一样,平常稍稍用力一碰都能起红印子,刚刚那种情况下他控制不了力道,不免就在她身上留下了不少痕迹。
  都说小别胜新婚,他们半年没见,又是新婚不久,陆北霆就是化身为狼也不为过,他极度克制的给童佳擦完了身子后,又去卫生间冲了个澡,回房后抱着童佳就睡了。
  此时的童佳还真当这是一场梦,不知道即将迎接她的会是什么。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陆北霆就起床了,怀里的妻子像小猪一样抱着他的一只手臂熟睡。
  陆北霆亲了亲童佳,谁知道她还张嘴回应自己。
  整个营区都知道他媳妇昨天来了,今天他就起晚,那不是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嘛。
  陆北霆暗骂一声,找了个空隙赶忙拿了个枕头放进童佳怀里,自己这才脱身下床。
  他快速套上衣服后,把一早上就精神十足的兄弟结结实实的关进了腰带里,转眼看了眼抱着枕头安稳睡着的小娇妻,戴上帽子打开门就往迷蒙的黑幕中走去。
  童佳是被营号声吵醒的,她把被子蒙在头上,想把那过分规律的声音隔离在外,可惜尝试了两分钟后失败。
  “什么呀!谁大早晨的那么脑抽呢!”
  她刚准备坐起,掀开被子才发现了不对劲,人死后没了实体,只是轻飘飘的一缕魂魄。
  当了半年多的鬼魂,她早就习惯了自己轻若鸿毛的体重,做什么都是轻飘飘的,可她现在明显感受到了地球引力。
  她抬眼一看,不提这里不是自己在阴间的住处,仅凭这明晃晃的亮度就让她差异万分,地府常年阴暗,她已经很久没看到亮光了。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发文,欢迎大家收藏评论哦,爱你们(づ ̄3 ̄)づ╭


第3章
  童佳不可置信的捂着胸口,难不成自己不仅变成了人,昨晚上那个梦竟然是真的不成?她真的跟一位极品帅哥嘿咻嘿咻了!
  她低头一看,这个身体并不是自己熟悉的身体,她的波浪长卷变成了黑长直,曾经傲人的E罩也降成了C罩,还在皮肤不错,幼嫩细滑的。
  转眼间,童佳看到右手套着一支碧玉镯子,竟然跟小鱼给她的那只一模一样。
  她把玉镯拿在手里端详了半晌,并没有看出什么特别之处,不过出现在自己身上的这番奇遇绝对跟这个玉镯有关,毕竟小鱼刚把玉镯给她,晚上睡觉就出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