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天命为皇(上) 作者:燕柯

军事 燕柯 2019-08-13 收藏

朕乃天子,朕即天意

晋朝天启九年,少帝年幼,外戚当道,权臣四起,各地百姓纷纷揭竿而起,外敌肆虐扰边,皇族依然醉生梦死,晋朝坠之崖边……
晋山有女将姚氏起义,内战霍乱,外拒胡敌,开宗立国,史称:秦武帝
姚千枝:不知道你信不信,其实我不是土匪,根正苗红的官家千金,只是倒霉催,刚过来就全家流放了而已╮(╯▽╰)╭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姚千枝 ┃ 配角:很多,很多…… ┃ 其它:女强,升级流,爽文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国至末代,群雄逐鹿,姚千枝凌霄崛起,欲问鼎天下,她驭精兵、拒胡敌、战内乱、逐皇族,终开创大秦帝国,成为千古第一人。
       本文故事流畅、逻辑自洽,女主武力强悍、坚定果断,女配们各色多彩、不落俗套,是一篇非常精彩的女强争霸好文。


1、第一章 开 杀

    大晋平治九年春,国都燕京。

    北城甜水儿巷尽头,一群蓝衣带刀官差气势汹汹由远而来。‘咣’的一声巨响,为首戴英盔的一脚踢开一座上书‘姚府’二字的三进宅子,“兄弟们,跟我来,立功的机会到了,都给老子打起精神!!”他大喊一声,率先冲进门去。

    “抄抄抄!!”后头足足二,三十人,拔刀拿棍如狼似虎的跟进去,遇人就抓,见东西就砸,如蝗虫过境一般。

    “哎呦我的天呐!!”

    “救命啊,官爷,饶命啊!!”

    “夫人,老爷,啊啊啊!!”

    姚府宅子里,小厮丫鬟们哭天喊地,惶惶奔跑,偶尔迎头撞见官差,被一把拽住扭着胳膊儿,“都捆起来,别叫跑了,这些小妞子都是要发卖的。”为首官差抓过个四处逃命的小丫鬟,在她胸前狠狠拧了一把,吓的小丫鬟连声尖叫“啊啊啊啊!!”嗓子都撕破音儿了。

    “还不如包子大呢,爷们一手都握不实,有什么脸喊!”为首官差撇着嘴角,看神色是对丫鬟的胸很不满。

    “娘啊!!娘,呜呜……”小丫鬟才十三,四岁的模样,哪经过这个,又羞又惧,面上红白相间,心脏都抽抽了,又见为首官差一脸凶色相,干脆两眼一翻直接昏死过去。

    “哈哈哈哈,头儿,您可真是威武,这小丫鬟不经事儿……”围观的众官差轰然大笑,戏谑间将外院的小厮丫鬟们赶牛般的聚拢到一起,两指粗的麻绳四马倒攒蹄的捆起来扔在墙角,“走,进内院去,咱们也瞧瞧官家女眷。”为首官差举臂一呼。

    一众‘恶狼’扔下几人看守,剩下的拔腿冲进内院。

    诺大姚宅跟遭了土匪似的,一片狼藉。

    直到这会儿功夫,眼瞧着平静了些。甜水儿巷的邻里才敢出门,远远躲着,三三两两聚在一块儿看热闹。

    “姚大人家……这是怎么了?得罪了谁了?怎么还有官差上门抄家呢?”

    “哎呦,你不知道啊,这段日子上头都抄了好十几家,午门那块儿杀头杀的地都染红了。”

    “我的娘嘞,好端端的,这,这是为什么啊?”

    “说是南边那头发大水,把堤给冲毁了,淹了好几个州县,查来查去是户部老爷们贪污修河银子,龙颜大怒啊,户部尚书霍大人,直接就给诛连了三族,死的人不计其数。”

    甜水儿巷在燕京以北,地理位置不错,住的都是些小官富商,消息灵通的很。

    “那,那跟姚大人有什么关系,那是个老实人呐!”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姚大人也在户部当职,他没背景啊!”可不就让人给推出来填坑了吗?说话这人长叹一声,掩面而走不忍在看,“可怜了姚府女眷了!”这时节,破家灭门的,就是作践都白作践了!

    ——

    姚府内宅的偏僻西间儿,姚家一众女眷们抱团儿聚在屋里,满面慌恐,瑟瑟发抖的看着紧闭的大门。

    外头,隐隐能听见踹门的声音,男人得意张狂的笑和急促行走的脚步声。

    “来了,他们来了!!娘,咱们怎么办啊?”姚府大夫人李氏一脸惨白靠在婆婆身边,双手紧紧抱着女儿。姚府发绩的晚,她这大夫人不过是个商户人家的女儿,哪里见过等破家灭门的阵仗。

    公公、丈夫、儿子连带小叔子们全让抓走了,如今生死不知,要不是女儿还在身边儿,李氏都能撅过去,“千蔓,别怕,别怕啊,娘在这儿呢!”她紧紧攥着女儿的手,身子都在发抖。

    “老大媳妇,老二媳妇,老三媳妇……千蔓,千叶……你们都过来,到祖母身边来,别怕,有祖母在呢!”姚府的当家主妇——老夫人季氏年迈,到底经历的多,她柱着拐站起身,将年纪最小的孙女姚千蕊揽进怀里,脸色难看,却依然稳得住。

    姚府男人在户部事发时,就直接被抓起来关进兵部大牢了,如今府里只剩下女眷——老夫人季氏领头,膝下四个儿媳,长媳李氏,次媳郑氏,三媳姜氏,四媳宋氏并五个孙女,都是花样年华的女儿家。面对如狼似虎的官差,她哪能不怕?

    五个孙女啊,最大的十七,最小的才十三,满院粗鲁大汉,但凡挨着碰着一星儿半点的,让她们怎么活?

    ‘咣咣咣’几声巨响,朱红雕花的大门被大力踢开,门分左右,‘嘎吱嘎吱’的来回晃动着,那声音直让人牙酸。

    “哎呦,我说咱们爷们找了半拉院子都没找着人影儿呢!赶情官老爷家的娘们全躲在这儿了”穿着蓝布官服的官差大马金刀的出现在门口,语气轻漫的嗤笑着。

    阳光从他背后照射进来,影子映在地上,张牙舞爪的。

    “他们都跑正院抢去了,把老子挤到这破地方来,却没成想是便宜了老子,这一屋子的水灵小娘们啊……”进门官差长着张大饼脸,斜戴着帽子,嘴里叼根草棍儿,一双肿泡眼色眯眯的看着屋里的女眷,撇着嘴直砸舌,“啧啧啧,姚老头官职不高,家里小娘子长的到挺俊儿,个个都不错,这个尤其好……”他说着迈步进屋,打量了几眼,伸手就去捏姚千蕊的下巴。

    姚千蕊是姚家四房的嫡女,今年才十三岁,相貌却极是出色。

    “娘啊!!祖母,不要,呜呜呜,救命啊,不要!”姚千蕊被吓的泪如涌泉,连动都不敢动,直接僵在当场。

    十三岁的小姑娘,这辈子没经过什么大事儿,祖父亲爹全让抓走了,砸门抄家,大老爷们上手捏脸,她没直接撅过去,就算坚强了。

    “千蕊!!混帐,你别碰我女儿!”四夫人宋氏是农家女出身,就算养尊处优这么多年,依然还是身大力不亏,为了护女儿,她强忍着恐惧扑上前,伦圆了胳膊对着那官差就撞了过去,“你走开,你离我女儿远点。”她高喊着。

    斜戴帽子的官差三十岁上下,身体单薄,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的模样,哪经得住壮年妇人的冲撞,这突如其来的……被怼的连退好几步,歪歪扭扭差点摔个狗吃屎,“抄家灭门的罪妇,活该进教司坊千人骑万人压的x货儿,你她娘敢打老子!!”斜帽官差丢了脸,呲牙咧嘴的破口大骂,“老子宰了你!!”声音气急败坏。

    ‘苍啷啷’一声脆响,他把腰间别的刀抽出来,阳光下,明晃晃反射着利光,让人心里直发寒。

    “呜呜……”宋氏濒死似的抽泣一声,也不敢说话,只是拼命抱着女儿缩在地上,瑟瑟发抖。

    “官爷,这位官爷,圣上明旨已下,我姚家满门只是抄家流放,并未有杀头大罪,外子和小儿不日即将出狱,流放押往晋江城,老身等女眷亦要跟随,路途艰难,千里之遥,求官爷手下留情,饶了老身这儿媳……您发发慈悲吧。”眼看那官差的刀奔着宋氏来了,季老夫人赶紧扑过去,‘嗵’的一声跪在地上,抱着四媳和孙女,咬牙连哀求带要挟的说出了这么一番话。

    姚家老太爷姚敬荣是农户出身,十数年刻苦考到进士,如今年过六旬,才做了个户部员外郎,区区从五品官职,他没什么背景,一路全靠自身努力。户部贪污案——大浪头打下来,他没能幸免,好在官卑位小,也轮不着杀头灭族的大罪。

    贬官,抄家加流放边关恶地,就算是齐活了。

    男人得了这罪名,女眷自然不能幸免,季老夫人的意思很明显,她家只是流放的罪,这官差占点小便宜——打砸抢是可以,但欺辱姚千蕊,甚至是杀人……万万不行。

    来抄家的官差们,不过就是兵部的小流差,连品级都没有,真闹出人命,他们不好收场的。

    被季氏个老太太一语逼住,斜帽官差脸都绿了,“老不死的东西,你算个什么玩意儿,罪臣的家眷,老子活剐了你都没人管,一个从五品的绿豆儿官装什么威风,正一品的户部尚书家都是老子抄的……”他骂骂咧咧的,看得出底气不足,却强撑着举起刀来。

TAG标签: 爽文穿越时空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