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被骗嫁给昏君之后 作者:西兰花炒蛋

后宫 西兰花炒蛋 2020-05-20 收藏

翰林之女王琼姿,自小由寡母俞氏抚养长大。俞氏悉心教导,将女儿培养成了远近闻名的大家闺秀。
  及至琼姿婚龄,求婚的人踏破了王家的门槛,其中以兵部侍郎之侄季显表现的最有诚意,而且家世不凡,前途无量。
  王琼姿看中了季显,然而就在两人互赠定情信物后,她才发现自己穿越到一本龙傲天大男主文中,季显是书中的反派昏君的小号,此人骄奢淫逸、怪诞无耻,妥妥的无道昏君,最后成功把自己作死。身为草根将军的男主谋反,当上皇帝。
  穿越十六年,豁然发现自己不是女主,而且很有可能是炮灰。
  为了顺利摆脱昏君,王琼姿开始了作天作地的表演,凡事昏君喜欢的,她就鄙视到底。
  昏君:虽然朕不爱读书,琼姿偏偏逼着朕读书,但是朕知道她都是为了朕好。怎么办,更加喜欢她了呢!王琼姿:QAQ
  昏君(自信脸):朕乃堂堂一国之君,须用得体的手段征服王姑娘,方能彰显朕自身的魅力。
  本文又名:#开小号谈恋爱害死人#现在跟昏君分手还来得及吗?#为什么我不是女主#
  内容标签: 前世今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王琼姿 ┃ 配角:邵廷玉、李逸 ┃ 其它:西兰花炒蛋
  一句话简介:昏君他拿小号跟我谈恋爱~


第1章 (修)
  宣和二年,金陵报恩寺。
  “这报恩寺的签最是灵验了,咱们拜过佛,找鉴明大师给你算一卦。”杜氏笑吟吟地对小姑说。
  王琼姿挽着嫂子的胳膊,大大方方地说:“好呀,让大师算算我的姻缘出在哪里。”
  小姑态度大方不扭捏害羞,杜氏歇了打趣的心。
  待进了大雄宝殿,两人各自手拈三支清香,虔诚地叩拜佛祖。杜氏是常来报恩寺的香客,与殿里的一个熟识的黄衣僧人攀谈起来。
  侍女们守在大殿外,王琼姿的丫头葫芦脸上露出几分急色,眼看约好的时辰就到了,不好再耽搁下去。
  王琼姿轻轻扯扯杜氏的袖子,杜氏便辞了那黄衣僧人,与小姑一道出来,低声道:“说罢,什么事?”
  “嗯,季公子今日正好过来报恩寺礼佛,想要过来拜见嫂嫂。”
  杜氏了然一笑,目光落在自家小姑身上,少女正值二八年华,面容光洁,眼神明亮,穿一件白绫衫子,娉娉袅袅如同枝头初绽放的白玉兰。怨不得诗经里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大周民风开放,虽然不禁女子同外男相见,但须有家人的准许及陪同。王琼姿见嫂子不出声,双手合十,做祈求状,“嫂嫂!”
  “莫急,季公子与你哥哥相熟,也曾来家里拜访,既然不巧遇到了,那就见一见吧。”
  杜氏是过来人,明白小姑的心思,也不问小姑为何知道季公子也在报恩寺,携了她的手,去了报恩寺后院供香客歇息的禅房。
  不多时,季公子带着小厮扣门求见,杜氏请他进来。季公子年不过二十,翩然俊雅,举动不群,这般光华璀璨的人物,即使是陪都南京也是极少见的。
  杜氏心里暗自点头,这样的人物难怪能被素来眼光极高的小姑看上。
  王琼姿抬头去瞧季公子,微微一笑,俏皮地冲他眨眨眼睛,又将头低下来,她可不敢当着嫂子的面太过造次。
  季公子已有四五日未见王姑娘,此时佳人就在眼前,挂念得紧,极力忍耐,只是那眼神仍然不时地飘到了王姑娘身上。
  这对儿少年男女在杜氏眼皮子底下眉来眼去,杜氏不是那等老古板,于是开恩道:“我约了鉴明大师论佛,烦季公子陪着小姑逛一逛。”
  季公子大喜,作了个长揖,口中言谢。
  杜氏交代小姑几句,就带着丫头春雪去了三宝堂拜会鉴明禅师。
  报恩寺位于城南的聚宝山半山腰,乃是本朝成祖皇帝为纪念父母所建造,是金陵城中数上号的大禅寺,香火鼎盛,游人往来如织。
  葫芦取来帷帽给王琼姿戴上。季公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王琼姿随着他出了报恩寺。两人拾阶而上,葫芦与季公子的仆人孙忠跟在身后。
  季公子头戴金冠,身着湖蓝色锦衣,面冠如玉,有着一对浓浓的眉毛,眼头深邃,眼尾微垂,端的是长了一双桃花眼。饶是王琼姿并非真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秀,见了他那双眼睛,也觉得心荡神驰。
  难得见一次心上人,季公子抓紧时间表衷心,“几日不见贤妹,心中挂念不已,料想贤妹同我也是一般的心情。”
  嘁!这人倒是自大。
  王琼姿摇摇头,“季公子想什么我不知道,我想什么更是与季公子无关。”
  季公子失笑,“是我想差了。”
  葫芦目光炯炯盯着季显,如同探明灯,似乎季显一有孟浪的举动,她就拔脚而上。
  孙忠陪着她说话,“公子与我才来了南京不过一个月,对这南京城不熟悉,葫芦姐,你能推荐些好吃的好玩的吗?”
  葫芦一面注意着自家小姐与季显,一面还要分神跟孙忠说话,忙得不行,敷衍道:“南京再好,但比不得天子脚下的京城,你与季公子从京城来,南京在你们眼里想必不稀罕了吧。”
  “话不能这么说,南京是陪都,不比京城差多少,况一南一北,风物大有不同。”
  眼看着季显同小姐走远了,葫芦跺跺脚,埋怨道:“你怎么这多话呀!”
  孙忠的任务就是拉着她说话,葫芦却不过他,道:“偌大的南京城,足足几十条大街,金粉楼台数不胜数,要说最繁华的地带,还属秦淮河两岸,不知你家公子可有去过?”
  “我家公子,当然——”
  葫芦的眼睛紧紧盯着孙忠,孙忠话头一转,“当然没有去过了。”
  南京城的秦楼楚馆都聚集在秦淮河一带,这小丫头看来是在替她主子打探消息,孙忠岂是那么容易上当的。
  葫芦不置可否,又紧紧跟了上去。
  走到山顶,一眼望去,整个南京城都在脚下。微风拂过,吹开帷帽的一角,露出少女精致的下颚,王琼姿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觉得心胸都开阔了许多,她指着白练般的长江,巍峨的庙宇祠堂,问季显:“这石头城好不好?”
  季显点头,“我自出京,一路南下,去过不少城市,南京最好,在这里只住了一个月,都觉得自己沾上了不少六朝烟水气。”
  王琼姿笑道:“算有你几分眼光!有那从京城来的人,眼睛都长在天上,以为出了京城,其他的地方都是乡下地方。”
  六朝古都,底蕴十足,随便一个地方就可以讲出一段历史来,两人看着风景,谈古论今。不知不觉间,日头西移,王琼姿道:“我们回去吧,不然嫂子该担心了。”
  季显有些舍不得,去执她的手,轻声道:“过些日子,我让家里人过来提亲?”
  “非礼勿动!”王琼姿轻轻拂开他的手,眼波流转,“这事儿还得看我娘的意思。”
  “那你的意思呢?”季显用他那双桃花眼看向王琼姿,眉眼轻挑,含情脉脉。
  王琼姿差点心跳漏了半拍,这厮分明是在勾引她。
  “咳咳,”她清清嗓子,不去看季显的眼睛,伸出柔荑,“我没什么意思,那个,你先把我的扇子还我。”
  他两初见就是因为一把香木折扇。
  王琼姿在逛庙会时,不小心掉了扇子,扇子被季显捡到,两人由此结缘。扇骨跌了,季显说要拿去修,各种理由没有将扇子返回来,遂王琼姿向他讨要扇子。
  “还你。”
  手心一凉,王琼姿抬眼去看,一块小巧精致的凤凰镂空翠玉佩躺在她的手心。
  “这是?”
  “妹妹!”不远处突然传来杜氏的声音。
  季显迅速合起王琼姿的手掌,“收下。”
  王琼姿根本来不及还给他,赶紧收在袖袋里,就看着杜氏走过来,“天色不早,咱们回吧。”然后又对季显说,“季公子,崔府的下人们也在寻你。”
  季显拱拱手,“我这就送您与王姑娘下山吧。”
  下了山,季显跟着崔家的人走了,杜氏与王琼姿上了王家的马车。
  王家住在莲花桥附近的琉璃巷,回到家,王琼姿先拜过母亲俞氏,心里惦记着那块玉佩,借口累了回房休息。
  王琼姿撑着下巴,打量这块凤凰镂空翠玉佩。两个小丫头葫芦与小英也围着一起看,“啧啧,这块玉佩质地透彻温润,看着就不是凡品。我们家的大少夫人身上那块也比不上它。”
  她拎着玉佩上挂的璎珞甩了甩,想起了季显。
  季显是南京兵部侍郎的表侄,家世好,人长得也好看。王琼姿承认自己有见色起意的心思,反正都是要嫁人的,嫁给季显这样的也不错。
  小英眼尖,瞧见翠玉佩上有个小小的印记,不留神根本看不出来,她指出来,王琼姿却是认识的,这表明这块玉佩是内造的,供应皇室贵胄。王琼姿的父亲王佑年在京任官时,曾得到一块皇帝赏赐的内造玉纸镇,上面的印记同这个一模一样。
  “季公子能拿出这样一块玉佩,足矣说明他家世不凡,难怪那孙忠提起他们家公子,神气活现,不可一世。”葫芦说道。
  季显、孙忠,王琼姿对这两个名字一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这两个名字挺普通的,或许在哪里听过吧,所以她之前没有多想。
  她摩挲着玉佩,陡然想起一件事来,忙披上衣服起身,吩咐小英,“你拿着这块玉佩去当铺问问,看当铺的掌柜的怎么说。”
  小英很听话,拿着玉佩去了当铺,问了两三家才回来,神色很震惊,“小姐,掌柜的说这块玉佩是从宫里出来的,品相极好,特供皇室,整个大周都不足十块,流出宫外的更是少之又少。掌柜的还起了疑心,被奴婢巧言敷衍过去。”
  季显、孙忠、凤凰镂空翠玉佩、崔家,一系列的线索出现在王琼姿的脑海中。她这是什么人品啊,怎么直到现在才想起来。
  原来她穿到了曾经看过的一本龙傲天大男主文中,季显是书中反派昏君的小号,真名叫做李逸,乃是当朝皇帝,这厮荒诞无稽,下场惨淡,就是男主的踏脚石。孙忠则是李逸身边的头号狗腿大太监,祸国殃民的事儿可没少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