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女配咸鱼了 作者:久岚

后宫 久岚 2020-05-13 收藏

宁樱入宫两年后,发现自己只是书中的深情女配,难怪就算把命给皇上,他对她也颇为冷淡。
  宁樱佛了,打算收回感情,悠闲的过完一生。
  所以……
  把给秦玄穆酿的酒送别人了。
  把给秦玄穆种的花也送别人了。
  把给秦玄穆画的舆图也送别人了。
  秦玄穆:???
  后来,宁樱莫名其妙的发现,自己的位份一升再升,最后竟是有了宠冠后宫的迹象。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樱,秦玄穆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皇帝偏要宠她。


第1章
  午时忽然飘起了鹅毛大雪,棠梨殿的宫女白鹃十分惊讶,悄声与月桂道:“主子随口说的话,竟然成真了!”
  “可不是,明明刚才还艳阳高照呢,”月桂推她一把,“我们赶紧将兰花搬进来。”
  她们都知兰花的重要,因皇上喜欢,主子爱屋及乌,亲手种了十盆精心照顾,视若性命。
  白鹃放下手中的活,快步朝院中跑去。
  雪花纷纷扬扬,顷刻间就将地面覆盖住,两个宫女的身上很快就落了白,脸颊冻得红扑扑的。
  宁樱看着窗外,暗道果然下雪了,跟梦里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她没有冲出去搬兰花,把自己的腿给摔了。
  她垂下眼帘,翻了一页书。
  贴身宫女红桑问:“主子不去看看兰花吗?”
  “不用,她们搬进来就行了。”宁樱心想,她现在什么都想起来了,又哪里会那么傻,把几盆花当做宝。
  她的腿不比花重要吗?
  红桑吃了一惊。
  她下意识朝宁樱的耳朵看了看。
  小巧的耳廓,如雪般白,显得那一对耳极是可爱,只左耳有道暗红色的疤痕很是显眼——那是重阳节皇太后在御花园举办宴会,皇上突遇刺客,宁樱疯了般护驾被一支箭伤到而留下的。
  当时说什么的都有,然而皇上还是提了她的位份,从贵人升到了五品的婕妤,甚至还过来亲自探望,只不过后来又不了了之,仿佛再一次遗忘了她。
  红桑不由替宁樱委屈,也许别的妃嫔别有所图,但自家这位主子却是一腔痴情,只可惜皇上没有耐心去了解。在这方面他对谁都是公平的,太后前年选了十数位女子入宫,但凤位至今空悬,妃嫔们也没有哪位能入得了皇上的眼。
  不过即便如此,该争的还是要争,万一哪天就得了皇上青睐呢?
  红桑挽袖给宁樱倒茶:“主子,京都难得下雪,太后娘娘看了定会喜欢,必然要请妃嫔们一起赏雪,奴婢替你将手炉准备好……主子的风寒应该已经痊愈了吧?”
  是痊愈了,不止痊愈,因为这场风寒她还做了许多奇怪的梦,在梦里得知了一切。
  比如她原是梁朝太傅的女儿,十六岁病死后灵魂飘到了这本书里,在宁夫人腹中待了几个月,记忆尽失,长大后完完全全变成了书中所描述的那个宁樱——为秦玄穆生,为秦玄穆死,但最终却得不到他一丝怜爱的,短命的傻子。
  有个极好的词可以来形容她,“情深不寿”。
  宁樱支起粉腮:“这么冷的天还是待在屋里最舒服,你再多用些炭。”
  红桑愣住,她不知宁樱已经变了,提醒道:“皇上也许会陪着太后娘娘的。”皇上虽非太后亲生,但因太后膝下无子,十几年相处下来也颇有感情。
  就是知道他会去,宁樱才不想去。
  上一世,她是太傅之女,天下俊杰任她挑选,如今在这书里倒成什么了?她心情不好。
  “主子,”红桑疑惑,“主子到底怎么了?难道是身子仍不舒服?”
  “嗯……”总得找个借口,她掩嘴轻轻咳嗽。
  怎么会还没好呢?红桑很是担心,高声道:“月桂,你快将剩下的药熬了,主子怕还要再喝两日。”
  月桂放下兰花快步跑来,一眼瞅到屋内的主子,心神为之一晃。
  宁樱本就生得娇弱,此番露出难受之态,扇子般的睫毛阖下盖住一双明眸,柳眉微颦,纤手捧心,她一个姑娘家都想抱在怀里疼,皇上怎么就看不上呢?月桂心想,实在是没有眼光。她道:“奴婢马上就去。”
  做戏得做全套,宁樱又咳了几声,站起来,软绵绵的靠在红桑身上,换到铺着厚毯的榻上歇着。
  果然很快就有宫女来请,说太后娘娘在延辉阁设宴,让她们一同去赏雪,不过太后娘娘是个细心的人,派来的宫女头一句就问起宁樱的病情,听说不舒服便是让着好好歇息。
  见宫女离开,红桑忍不住叹气,觉得宁樱错过了一个好机会,但病着也没有办法,她关切的一再询问病情。
  宁樱没怎么说话,搭上条棉被睡着了。
  住在棠梨殿主殿的杨昭仪听说此事,眉头微微一扬:“看来宁婕妤的病况甚重,等会送些灵芝去。”若不重的话,为见皇上,怕是爬都要爬过去的。
  她关怀下的表情下藏着几分讥诮。
  宫里所有的妃嫔都期望得到皇上的宠爱,但没有谁会出这种风头,唯独这宁婕妤也不知道是傻,还是太有心机……就说刺客那事儿,皇上身边又不是没有禁军的,用得着她扑上去?就她那个弱柳般的身子能挡得住几支箭?也是运气好,没被射死,不然就算换到位份也没那个命受着。
  杨昭仪拂一拂袖子,去往延辉阁。
  雪下得更大了,将园中光秃秃的树也染了一层白。
  延辉阁燃着炭,没有一点冷意,皇太后手里捧着热茶,瞧着一个接一个进来的妃嫔,笑着与秦玄穆道:“玄儿,你看这一下就过去两年了,皇后的人选,是不是……”
  “此事急不得,以后再议,”秦玄穆看着窗外的雪,“难得赏雪,母后就不要太过操心了。”
  这分明是不想立后,皇太后忍不住皱眉。
  早先他是要守孝,但出了孝期,又给他选了妃嫔,两年后却仍然毫无想法,皇太后打量这儿子英俊的侧脸,暗道如此下去怎么得了?就算她能忍,那些文武百官也忍不了。作为皇帝,有没有皇后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得有子嗣,有太子,那是国本。
  “还让我不要操心,你不也在担心明年的农桑吗……瑞雪兆丰年,一定会有起色的。”皇太后往前微微侧身,“宁婕妤今儿身子抱恙不曾来,不然弹一曲《冬雪》,倒是很应景。”
  宁婕妤?
  宁樱。
  秦玄穆立刻想起了那日她耳朵被羽箭擦伤的情景。
  当时血流入了脖颈,她却只顾着关心他,自己身上的痛一点都感觉不到。后来太医说掉了一块皮肉,必然会留下疤痕。
  他亲自去探望,又升之为婕妤,搬入棠梨殿侧殿。
  收回思绪,秦玄穆淡淡道:“会弹琴的也不止她一个吧?”
  皇太后噎住。
  当初选了宁樱入宫,就是看中她的容貌还有才情,当然她还选了别的女子,比如出自簪缨世族的两位大家闺秀,比如会跳舞的徐贵人,会吹笛的张贵人,但能做到为秦玄穆舍命的怕就这一个宁樱了。那时候,别的妃嫔都吓傻了,唯独她义无反顾的冲出来。
  后来秦玄穆确实升了她的位份,皇太后一度以为他有可能会看上宁樱,结果……
  看来当初真的冲动了,这儿子就是无心选妃,是她偏要挑人进来,但她确实是真心为他着想啊。
  “玄儿,如今国泰民安,你也没有必要时时刻刻将心思放于政事。”皇太后忍不住婉言相劝。
  秦玄穆沉默,他觉得在这方面与皇太后没什么可说的。
  也许在女子的眼中,守住江山是十分容易的吧?退一步讲,就算如此,他也不会将心思放在一干妃嫔身上,好比他的父皇,广纳天下美人,每一日都宿在不同的女子身边,到最后如何?差些被他的七皇叔坐上龙椅,后来又有两位皇兄作乱,用了许久时间才平息下来。
  经历过这一切,他又怎么可能会懈怠?
  秦玄穆眼见外面的雪慢慢变小了,站起来道:“母后继续赏着吧,喜欢的话,叫个戏班子入宫唱个应景的也行。”
  他在勤政之暇愿意陪她已经十分难得,太后也不好再挽留,目送他离开。
  玄色的龙纹袍在漫天飞雪中格外显眼,一如他英挺的身姿,众位妃嫔眼巴巴望着,一个个暗自叹气,惋惜精心准备的才艺没有机会表现,只也不敢将这种想法露在脸上,陪着笑与太后继续赏雪。
  等到雪停,宁樱睡了一个好觉也醒来了,睁开眼就看到桌上放着一盒东西。
  红桑禀告道:“是杨昭仪使人送来的灵芝,说让主子补补。”
  杨昭仪是左都御史之女,许是仗着家世好,在宁樱面前总有几分掩不住的傲慢,故而红桑提起时口气颇为不善。在她看来,宁樱比杨昭仪美貌多了,又有才情,总有一日能将杨昭仪远远的抛在后面。
  谁料宁樱却道:“杨昭仪这般关心我,我也不好白白收了……月桂,你送一盆吴兰去主殿。”
  月桂的嘴巴一下大张:“什,什么?”
  红桑也愣住了,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这吴兰开花时可漂亮了,杆子是深紫色的,花瓣英红,绿叶宽大,乃是主子很喜欢的一种兰花,她怎么会想到送给杨昭仪呢?
  一个个都像要被割块肉似的,宁樱心想,只是盆兰花至于吗?她都没有心疼,她们心疼什么?她轻哼了一声:“快去送吧,送迟了,我可是要送两盆了。”
  这话吓得月桂赶紧捧上一盆吴兰走了。
  作者:开新文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哦,散花都有红包,另外,这书是1v1,提前说一下~


第2章
  杨昭仪正让宫女涂蔻丹。
  为讨主子欢心,绮云将之前在延辉阁看到的事情一一告知:“徐贵人去之前又练了会舞,不小心将脚趾扭到,竟忍着痛来了,五官都憋得抽搐不止……还有刘贵人,那真是个蔫坏的主,怕张贵人吹笛引皇上注意,偷偷堵了笛子的洞眼,张贵人回去的路上才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