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今天我母仪天下了吗 作者:肖沙冰

后宫 肖沙冰 2020-05-03 收藏

奥运会击剑项目千年老二/宫斗小说资深读者穿越成后宫一百八十斤的妃子,决心帮原主逆袭,摘下皇后桂冠。
  没想到,这个后宫和我想的……有点不一样?
  一开始,我以为自己穿成了宫斗文女主角,刚穿越就打脸反派之后,我以为自己在一篇爽文里,现在我可是彻头彻尾地明白了:我他妈根本在一篇沙雕文里!!
  --------
  别人的宫斗:打胎陷害争宠。
  我的宫斗:打架斗殴,以及被熊孩子放鹅追。
  别人的皇上:又帅又渣中央空调。
  我的皇上:还没发育成熟,和青梅竹马纯纯早恋中。
  太上皇要带我上位。
  我却一心想和他偷情。
  ——————
  太上皇:馋我的身子要付出代价。
  ————————
  话说今上六岁登基,十五岁斩三千头颅夺回朝政,十七岁一计释天下诸侯之权,二十二岁停和亲、止进贡,正式宣战北延,二十六岁亲征,一举覆灭百年大患,二十七岁,将胤朝版图扩至史上最大,二十八岁,享四方来朝,天下归顺,如今……如今陛下笑眼盈盈,朝我摊开手:
  “想跟林小姐要颗糖。”
  沙雕佩剑手vs成(诱)熟(人)大叔,专注撒糖。
  穿越刀山渡血海,共你携手看晚霞。
  ————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如珠,薛殊 ┃ 配角:薛令 ┃ 其它:沙雕,击剑,
  一句话简介:沙雕运动员穿进后宫。


第1章 千年老二
  2021年奥运会,我代表国家击剑队出战,摘了一个银牌。
  2016年我也摘的银牌。各种顶尖赛事,我都他妈稳拿银牌。别的运动员被大家亲切地称为“跳水王子”,“体操公主”,被那群狗媒体捧上天,到我这:百度我的名字,自动跳出“千年老二”词条……
  总之,我拿到银牌后,金牌得主那里冷冷清清,各国记者直奔向我,八百个话筒怼到我嘴边,几十种语言同时问我:“当千年老二的感觉怎么样?”
  我眼前一黑……
  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穿越。我希望我不是被这些人给气死了啊!!!
  反正,我到了这个妃子林如珠身上。
  我不是说这个姑娘不好哈。她爹是大将军,娘是相府千金,后台算是比较硬,都没侍过寝,已经是嫔位了。
  外貌方面,她皮肤白嫩,眼睛又圆又大,鼻子也比较挺,牙口特好。可是——
  她有一百八十斤。
  训练期间,我最爱看宫斗小说消遣,恨不得自己进去斗一斗,没想到一朝梦想成真。我穿越了。但我一百八十斤。
  我的两个陪嫁丫鬟,一个叫团儿,一个叫圆儿的(我目测两人也有150斤上下)担心得不得了,围着我打转:“小姐,你怎么啦?怎么自从上次落水后,饭都进得不香了?这顿才吃了两碗饭!是不是要叫太医了?!”
  “……”
  我浑浑噩噩地瘫在床上度过了两天,其间有两个嫔妃过来串门。
  有一个是良贵人。她的嘴极碎无比,一进门就开始八天八地,托她的福,我知道了张太监与李侍卫二三事,走近科学之冷宫闹鬼为哪般,金总管为何那样,等我并不想知道的故事。
  还有一个许美人。这位沉默寡言,看起来也不像是爱好社交的人,却每天早晚过来给我请安,请了安就走,让我十分费解。最后还是团儿解惑:“许大人是我们老爷的下属。”
  我问团儿:“我在这后宫里就没有真朋友吗?”良贵人过来,纯为收集广播素材。许美人呢,是指望通过我讨好我爹。进宫快一年了,落水捡了条命后几天,就只有这么两个人来问候。林如珠是有自闭症吗?
  团儿艰难地斟酌词句:“小姐品性高洁,不喜与人结交。”
  行吧。
  我又问圆儿:“给我讲讲皇帝呗。”
  “我们皇上虽然年轻,但十分勤于政事……”
  我激动了:“年纪轻轻就当皇上,难不成经过了几子夺嫡,杀父弑兄?”刺激!
  圆儿:“小姐您说什么呢?皇上的位置乃是被禅让得来。太后去世后,太上皇看破红尘,出家修行去了。皇上作为太子,只得接过重担。”
  行……吧。
  这个朝代也太没意思了。我甚至想回去当千年老二。
  想到这里,我掰着指头开始琢磨:皇后最大,贵妃次之,再往后是妃、嫔、贵人、美人、良人,而我在这群妃子里排……
  呵呵。第二。
  我支棱起来了。
  “团儿,把最漂亮的衣服拿出来,本宫要去会会娴妃那个小贱人。”


第2章 后宫竞技
  我之所以钟爱宫斗小说,是因为这个题材比较能引起我的共鸣:想想,这么一群人,有明确的等级,还可以按表现晋升,直到登顶。登顶了还不能松懈,要勤奋,要保持,要立于不败之地。这是什么?这是竞技精神!
  击剑这门运动讲究的无非是一攻一防,宫斗也是一样,攻皇上,防对手,这两点做到,大事可成矣。
  我现在这姿色,攻皇上有点不太现实,不如先去摸摸对手实力,再做打算。
  皇上今年年初才登基。他从前没有纳妃,登基两月后第一次选秀,选了九个人进宫,大家各凭各爹,拿到了相应的位份。只有一个例外:我明明是是出身最显贵的,却位居第二。
  我他妈对这安排可太熟悉了。
  压我一头的是娴妃。皇上自从即位后便日理万机,忙得几乎从未踏进后宫半步,更是不曾宠幸任何人。众妃子进宫半年,全都连他的影子都没见过,唯有娴妃是个例外,常被他召去陪他办公。
  娴妃因此非常膨胀,在后宫横行霸道,不可一世。
  从前的林如珠是个胆小怕事的人,见了娴妃只会绕道。此次我突然要去见她,团儿非常不同意。
  可能她不知道,她的老板已经是钮祜禄·如珠了。
  再说,后宫多少美人,皇帝全不为所动,唯有娴妃懂得靠陪侍办公为自己杀出一席之地,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是大家口中那种无脑之人?
  她是欺负了不少了妃子,但总该知道对我这种后台坚硬的人有点分寸,按照我多年的阅读经验,我们俩估计就是互相假笑开几句嘲讽,起不了什么冲突。
  思量中间,我们已经到了娴妃的毓秀宫。团儿叫住一个宫女让她去通报,那人抱歉的笑容里透出得意:“真不好意思,这时辰我们娘娘不会在的,皇上要人研墨呢。”
  团儿松了口气,带着我扭头就走。
  刚出宫门,走了几步,我的后背被一粒儿小石子砸中了。
  有人喊:“胖子!”
  我转过身向后看,正见一个穿着红裙子的小姑娘带着两个侍女走过来,气焰十分嚣张。
  “你叫谁胖子?”这是哪个没教养的公主?
  “谁答应就叫谁。”
  “嘿,我……”我一撸袖子,想上前教训这个熊孩子,团儿却扯我衣角:“娘娘,快给娴妃娘娘行礼。”
  我懵了。这位?娴妃?
  剧本不对吧!
  “不是,她几岁啊?”
  “十三了。”团儿小声说着,拉我朝她拜了一拜。
  我说良贵人许美人两位姐妹,人家少年组的来我们青年组把你们打得落花流水,你们也太菜鸡了吧?
  此刻,这位黄毛丫头已经走到了我面前。她皮肤白皙,一双黑漆漆的瞳仁清灵秀美,活像个洋娃娃。我在心里为她叹息,古代真不是个好地方,好好的十三岁少女却要进入这深宫中来受罪。
  洋娃娃开口了:“胖子,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我收回对她的同情。
  “多时不曾来拜会娴妃娘娘,”我拿起小说里的腔调,“失礼失礼。”
  这丫头“哼”了一声,也不往进请人,反倒绕着我转起圈来,轻蔑道:“你刚才第一句说什么?”
  她面带嘲讽地看着我,等着我重复。
  ……我终于明白团儿为什么不让我来了。
  忍一时风平浪静:“我说,你叫谁胖子。”
  “怎么,我叫不得你吗?”小姑娘冷笑一声,收起手里的扇子戳我的肚子,“肥得像头猪,还嫌人说?”
  圆儿挺胸要说话,被团儿拽住了,小姑娘那边的侍女也过来拦主子。
  我没接话,她却还揪着不放:“哑巴了?”
  退一步海阔天空:“娘娘教训的是。”
  “既然如此,跪下给本宫道歉。”
  听到这儿,我笑了,抬起眼盯着她:“娘娘,我落水伤了身子,跪不了。”
  这是个台阶。我本意不是来吵架的,这孩子若是识相,这茬也就过去了。
  “不跪?小蓝小绿,给我把她摁倒,否则你们替她跪。”
  小蓝小绿上来了,哭丧着脸怯怯地对我做了个“请”的姿势,小姑娘倒是气定神闲,展开扇子扭头向前,给两个宫女让出操作空间。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我一把扯住她的领子,把她拉了回来。猛然被这么一揪,她顿时吱哇乱叫。
  而我叉着腰,在四个宫女此起彼伏的“不可”中开了口:“小姑娘,取笑别人的长相很没有教养。”
  已经让了这么多步,日后说起来,也不算我没理了。
  “你敢碰本小姐?!你放手!”
  我应声放手,她顿时扑倒在地,一时起不来,还一脸震惊地指着我:“来人,来人!以下犯上,反了你了!”
  圆儿挺身挡在我面前:“娘娘欺人太甚,我们贤嫔娘娘一片好心过来拜访,却被您这般羞辱,娴妃娘娘未免太过跋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