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重生后我做了皇后 作者:眠风枕月

后宫 眠风枕月 2020-02-03 收藏

盛长乐天生媚骨,是艳绝京华的第一美人。
前世皇帝表哥将她作为美人计,赐婚给了当朝首辅,承诺铲除徐家之后,接她入宫,立她为后。
盛长乐不得已嫁入徐家,费尽心思,只为让徐孟州爱她爱到沉沦,最后却帮皇帝将他围在殿上无路可退。
徐孟州猩红的目光看着她,“五年夫妻,你心里可曾有我?”
盛长乐只有一张冷漠绝色的脸,“比起首辅夫人,我更想做皇后。”
徐孟州万箭穿心而死,盛长乐还等着皇帝表哥兑现承诺之时,等来的却是一杯毒酒,临死之际才反应过来自己有多蠢。

一朝重回十五岁,皇帝表哥甜言蜜语哄骗她嫁给徐孟州那天。
盛长乐绝美一笑,“好啊。”
这回,为了把狗皇帝狠狠踩在脚下,她煽动夫君谋朝篡位,换了个方式,从首辅夫人一路坐上皇后之位,荣华富贵,无上尊宠,应有尽有,还有个为她掏心掏肺的好夫君。
后来,相拥而眠,枕边的男人突然柔声问她,“昭昭,你不是说比起首辅夫人,更想做皇后。现在如愿以偿,心里可曾有我了?”
盛长乐心里瞬间炸了,细思极恐……他究竟藏得有多深?

【阅读提示】
1,心机美人红颜祸水女主X腹黑深情男主,双重生,
2,排雷必看:男主前世假死,女主前世只是个间谍,完成该完成的任务之后被灭口了
3,双C,甜甜甜宠宠宠,逻辑为言情服务,架空,勿喷勿杠,不喜勿入。
4,下午6点更新,微博:晋江眠风枕月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长乐,徐孟州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永延十一年,正月十五。
  上元节历来是一年之中最盛大隆重的节日,普天同庆,君民同乐,元宵灯会通宵达旦,彻夜不休,照得整个京城夜空恍如白昼。
  皇宫大内,富丽堂皇的大殿上,中央悬吊着一盏巨大的金嵌玉龙凤戏珠纹宫灯,照耀得偌大的宫殿灯火通明,金碧辉映,美轮美奂。
  可本该设下元宵宫宴的大仪殿内,此刻却不见金樽美酒,只有不计其数的御林军,已经将里里外外围得水泄不通,个个剑拔弩张,将矛头对准中央的首辅徐孟州,一场血雨腥风一触即发。
  带人围剿徐孟州的人是永延帝李元璥,而将徐孟州引诱至此的则是他的发妻熙华郡主。
  明白过来是朝夕相对的枕边人出卖他时候,往日里一向矜高倨傲,不可一世的男人,此刻也按捺不住,彻底失态了。
  徐孟州看着她质问,“为什么?”
  盛长乐只是风轻云淡的回答,“你也别怪我,自我嫁给你那日起一切都是策划好的。”
  盛长乐生母是早逝的昌平大长公主,现在的永延帝李元璥是她表哥,两人自小青梅竹马,情投意合。
  当年先帝驾崩,太子与诸王夺嫡弄得两败俱伤,死的死废的废,最后皇位落到了不起眼的九皇子李元璥身上。
  李元璥十岁登基,不谙世事,奉先帝遗诏,徐太后垂帘听政,后弱冠之年的徐孟州被任命为内阁首辅,多年来辅佐少帝,统筹内阁,加封太师,总揽军政大权,宁国公府徐家更是日渐在朝中只手遮天,说一不二。
  李元璥痛恨徐家已久,自懂事起一直在暗中招揽人才,发展势力,意图铲除徐家。
  当李元璥得知徐孟州肖想盛长乐已久,便将盛长乐当成美人计赐婚给了徐孟州,并承诺事成之后接她进宫,立她为后。
  盛长乐天真的相信了君无戏言,嫁入徐家,明面上做了人人羡慕的首辅夫人,实则成为了皇帝安插在徐孟州身边的内线。
  她费尽心思取得徐孟州的信任,两夫妻伉俪情深,羡煞旁人,徐孟州更是对她百般宠爱,即使她五年一无所出也没想过纳妾。
  可就在今日,盛长乐却将徐孟州引入皇帝设下的陷阱,而徐孟州身边亲信早就被支开,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徐孟州猩红的目光看着盛长乐,只想问她,“五年夫妻,你心里可曾有我?”
  盛长乐只有一张冷漠绝色的脸,“比起首辅夫人,我更想做皇后。”
  美人瑰姿艳逸,玉音婉转,与往常的妩媚多情比起来,此刻的冰冷决绝直叫人不寒而栗。
  盛长乐后退远离,背身而对。
  李元璥一身正黄色衮龙袍,负手站在大殿上,宏声问,“徐孟州,你可还有遗言?”
  徐孟州薄唇紧抿,一言不发,只是看向盛长乐的背影,这都死到临头了还执迷不悟。
  毕竟是艳绝京城的第一美人,盛长乐如今二十正是风华正盛的年纪,姿色比起少女时期有过之而无不及,绝世美人骨子里透出来的娇娆妩媚,单单是一个婀娜有致的背影,那肩若削成,腰如约素,便是风情万种,叫人浮想联翩。
  李元璥还是头一回见往日里风光无限的徐孟州如此挫败的模样,得意一笑,“做梦也没想到吧,朕送你这份厚礼,最终要了你的命。”
  李元璥袖子轻轻一抬,便是万箭齐发,显赫一时的一代权臣就这么身中数箭,被插成了刺猬,横倒在血泊之中,当场毙命。
  弥留之际,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一直看向盛长乐的方向,似乎还在等着她回头,哪怕是有些愧疚,哪怕是有些懊悔,哪怕是……多看他一眼。
  可是她没有,始终没有。
  直到断了气,盛长乐也没有回过头来看他。
  时至今日,万箭穿心之痛才让他醒悟过来,他的一颗赤诚之心,在她眼中一文不值,曾让他沦陷至深的万般柔情蜜意,只不过浮华虚像,终将化为泡影。
  还冒着热气的滚烫鲜血在大理石地板上渐渐流淌蔓延,犹如雪地里盛开的红莲一般,让人触目惊心。
  曾经权倾朝野、架海擎天的当朝首辅,不知有多少双手想将他拉下神坛,却都丝毫无法撼动他的权势地位,可是今日却栽在自己发妻手中,落得如此凄凉下场,任由谁见了都不免为之惋惜感叹。
  处决了徐孟州,已经掌控大局的李元璥当即下旨,以首辅谋逆之名,抄宁国公府徐家,软禁徐太后。
  李元璥十岁登基,卧薪尝胆十年,总算迎来扬眉吐气的一天。
  事情了结之后,他来到盛长乐身边,柔声询道:“昭昭,你夫君死了,你可伤心么?”
  盛长乐等了五年,好不容易总算摆脱了徐家,摆脱这个首辅夫人的头衔,她高兴都来不及,为什么要伤心?
  她目中略有空洞,只回答:“我对他素无感情,心里一直只有陛下,谈何伤心?”
  李元璥勾了勾唇,安抚道:“不伤心就好,你先去休息,朕晚些时候再去找你。”
  盛长乐就此跟随宫人,暂且被安置在了宫苑之内。
  想到徐孟州的死,她心里难免有些空荡荡的,不过很快还是安慰自己,她将来会坐在皇后宝座上为他吃斋念佛,潜心超度,只望他若有来生,别再遇见她了。
  盛长乐一直等到了大半夜,等来的却不是李元璥,而是“盛贵妃”。
  是盛长乐继母所出的妹妹盛长宁,只比她小一岁。
  五年前,盛长乐刚刚及笄,原本李元璥第一次选妃之时,要将她礼聘入宫的,可是因为临时给她赐婚,于是妹妹盛长宁取代她的位置,得到了进宫的机会,后来还册封了贵妃。
  身着华丽宫装,浓妆艳抹的盛长宁缓步姗姗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一丝春风得意的微笑。
  入眼就见盛长乐正斜斜坐在美人榻上,那般面如雪,点绛唇,一举一动,一颦一笑,犹如一朵盛开的国色牡丹,盛长宁都是全靠模仿她的行为举止,穿着打扮,才在后宫跻身而出,被皇帝当成了她的替身……只可惜,红颜祸水,终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盛长乐跟她向来不合,自然很不待见,垂下眼帘,漫不经心的抚了抚衣袖上的纹路,询问,“你来作甚?”
  盛长宁缓步走到她面前,轻笑一声道:“听闻首辅谋逆之罪被圣上处死,长宁怕姐姐伤心难过,一时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特意过来安慰安慰。”
  盛长乐淡淡道:“贵妃娘娘多虑了,人死不能复生,我能做什么傻事?”
  盛长宁唇角微勾,一挥袖子,外头一名太监便将一杯酒给端了上来,呈在了盛长乐面前。
  太监尖锐刺耳的声音道:“圣上有旨,首辅殒命,首辅夫人与之夫妻情深,不愿独活于世,故而饮下毒酒,自尽殉情……”
  盛长乐听见这番话,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目光落到那杯鸩酒上头,“什么意思?”
  盛长宁解释道:“这是圣上的旨意,要姐姐与首辅一道上路,黄泉路上才好有个伴,好歹也姐妹一场,长宁是特意来为姐姐送行。”
  盛长乐蹭的一下站起来,还有点难以置信,“不可能,他答应过我!”
  “答应你什么,立你为后么?呵……笑话!”
  盛长宁掩唇,笑得花枝乱颤,笑声之中带着几分讥讽,又带着几分得意。
  而后摸了摸她那微微隆起的腹部,“我肚子里已经有了龙种,圣上早就答应了会立我为后,又怎么可能立你这个罪臣之妇?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看着她捧着肚子的手,盛长乐差点气笑了。
  李元璥给她承诺的时候,是她父亲亲自做的见证,后来为了勾着她,还特意立了诏书捏在她爹手上,说是到时候她与徐孟州和离,或者给她换个身份,便可立她为后。
  盛长乐面色阴沉下来,道:“我要见爹爹!”
  她现在能指望的,也只有父亲了,她听父亲的命令做了那么多事,父亲不可能不管她死活。
  盛长宁却含笑看着她,“你觉得,对于爹爹来说哪个女儿做皇后有差别么?”
  盛长乐心下一沉,好像希望破灭一样,心下彻骨冰凉,这才反应过来,不管是狗皇帝,还是她的亲爹,都只把她当成牺牲品,她还傻乎乎的,一直为皇室和母族效忠,到头来却是被利用完了就丢弃的下场。
  说话时候,却听外头有人禀报,“圣上驾到。”
  转眼就见,龙袍在身的李元璥跨步走进屋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