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宠妃重生后 作者:皓月如妖

后宫 皓月如妖 2020-01-31 收藏

大齐摄政王百里鸢权倾天下,独爱世间极美之物,所用之物稍有瑕疵便弃之,便连女子也是如此。
  摄政王二十有四未有子嗣,府中一众幕僚愁眉不展。
  直至摄政王诞辰,富商献上一绝世美女,摄政王大悦,藏至府中,日夜娇宠,幕僚们顿展愁容。
  
  前世,云娇白白担了妖妃之名,却一日未行妖妃之行,最后落得个毒酒入肠魂销身陨的下场。
  今生,管他奏章堆满御案,她自娇倚君王怀,只等那凤冠落她发髻。
  
  摄政王宠妃惹了正宫皇后,皇帝当着朝堂文武百官的面训斥摄政王,责令其回府管教。
  府中下人皆惶惶不安,只见那罪魁祸首翘着白玉小脚,悠哉悠哉吃一口酥,对着面带寒霜的男人酥酥一声殿下,生生让摄政王次日翘了早朝,来年夺了皇位。
  
  注:本文SC,HE
  科技兴国参赛理由:摄政王大力改革,发展生产力,促进科技发展进步
  
内容标签: 甜文 爽文 逆袭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娇、百里鸢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序

    细密的小雨打着刚刚从土里探出脑袋的嫩草,初春刚到,一阵冷风刮来,凉凉的好似能钻人骨缝里。

    云娇站在窗前,见那嫩草初探,妖冶的凤眼闪过一丝落寞,冷风刮来,她拢着身上的火红狐裘,似火的颜色却给不了她半分暖意。

    寒凉由足底升起,云娇缩在狐裘中的手下移,摸到了微微隆起的小腹。

    五个月大的孩子已经到了好动的时候,许是察觉了母亲的不安,他奋力踢踹一下,让母亲察觉到他的存在,无声的告诉母亲,他和母亲在一起。

    云娇被隆起的小腹吸引了注意力,轻轻摸着那隆起小包,未点丹朱的唇瓣微微弯起,眼角也因着浅浅的笑意带起潋滟。

    “宝宝,别闹。”她声音娇软,天生尾音打转,便是不撒娇也让人听了心头发痒。

    守在一旁的宫女眼睫颤了颤,说道:“娘娘,外头风大,关着窗子可好?”

    云娇眼角刚刚升起的潋滟不见,复又带上几分落寞,她抚着小腹,低语无声,“摄政王……他……他……”

    她声音越压越低,也颤抖得厉害,好半天了,也没一句完整的话。

    宫女却好似明白了她的意思,连忙走到云娇身边,关上窗,轻声道:“娘娘莫要担忧,王爷无论如何都不会撇下您与小主子不管。”

    云娇听后不仅没有心安,长而翘的眼睫好似颤抖得更厉害了。

    她感受肚子里动弹得越发厉害的孩子,心头如悬了一柄利剑,惶惶不安。

    她是皇帝贵妃,却怀了摄政王的孩子……陛下还任由她怀胎五月……她如何能安?

    云娇被白鹭扶着来到软榻上,想饮一杯热茶暖暖身子,却倒了个空。

    白鹭压着心头的不踏实,连忙接过她手中的茶壶,说道:“娘娘,奴婢去给你倒热茶,您好生坐着。”

    云娇缓缓点头,恰见昨日被她放在软榻上的绣篓,里面是她给孩子绣了一半的红肚兜。

    云娇骨节分明的手指从狐裘中探出,捏着红肚兜的一角,嘴边再次带上浅浅的笑意,她抚了抚红肚兜,柔软的缎子让她好似感觉到了孩子光滑细嫩的肌肤。

    恰在此时,乒乓之声响起,云娇惊起。

    只听一声尖叫,白鹭被丢在鸳鸯戏水屏风上,精致的屏风摔在地上,悬挂在上头的水晶琉璃散了一地。

    云娇还未及反应,外头一个身着雪白貂裘,装扮华丽的女子被宫女扶着走进来。

    女子挺着比她还大的肚子,一下又一下的抚摸着,动作轻柔,只是那鲜红的蔻丹在貂裘的衬托之下,显得格外刺目。

    她头上带着精致的玛瑙簪子,金色步摇颤颤巍巍,琥珀色的猫眼石坠在她的双耳上,泛着寒光。

    “哟,这不是贵妃娘娘宫里吗?怎么冷清成这样?就一个宫女伺候着?连地龙都烧不起?”

    女子二十七八,比云娇整整大了十岁,可看起来不过花信之年,她有着女子最风华正茂年纪里丰腴的身子妩媚的姿态,这对男人来说是致命的吸引。

    反观云娇,自那日之后,担惊受怕,瘦了一圈不说,眉宇间的愁色生生降了她五分颜色。

    何氏将自己和云娇比对过后,唇角高高翘起,葱白的手指从袖中牵出一条丝帕,掩在嘴边。

    她又道:“贵妃娘娘可是怀了摄政王长子的尊贵人儿,摄政王怎么说也是陛下长辈,如何能这样轻慢?”

    “来人,还不端了炭盆来?”何氏一声令下,立刻就有小太监挪了炭盆进来,劣质的木炭熏着,一层又一层的灰烟冒起,燎得人难受。

    云娇扶着肚子坐下,此前的惊色消失不见,她端坐在软榻上,对劣质木炭燎起的灰烟视而不见,冷然的双眸于朦胧之中注视着何氏。

    她太过淡然,寡淡的容色掩不住她周身气势,明明一言不发,属于贵妃的尊贵之气让何氏有一瞬间的狼狈,恍惚之间,她好似觉得自己又回到之前低眉顺眼的日子。

    何氏放在腹前的五指骤然握紧,长长的指甲随着她的动作嵌入掌心,乍然而来的疼痛刺激着她的神经。

    云娇见她面色变幻无常,不知道何氏想什么,也不想知道。

    她道:“何氏,你如今也是伺候陛下的人了,怀着孩子不好好待在自己宫里,到本宫这儿来逞什么威风?”

    她声音软甜,该是没有训人的力度,可从她口中出来的每一个字却都像一把重锤,敲击在何氏的心头,敲得她花容失色,敲得她狼狈不堪。

    何氏踉跄一步,她身边的宫女连忙将她扶稳。

    冰冷的金步摇划过何氏的侧脸,让她有一瞬间的清醒,她盯着软榻上的云娇,绯红的狐裘激起她心头的妒意。

    何氏站直了,冷笑一声,“云娇,你神气什么?身为陛下贵妃,却私通摄政王,还怀上孽种,令陛下蒙羞,令皇室蒙羞!还有脸摆贵妃的架子?!”

    此言一出,云娇脸色的冷然果然崩裂,何氏见她唇瓣发白,眼中掠过得色,气焰更甚。

    “你怕是还不知道吧?摄政王染及宫妃,愧对先帝重托,陛下大怒,群臣激愤,百里鸢连夜逃窜出京。呵!什么摄政王?他如今不过一丧家之犬!你和你肚子里的孽种,不过贱命一条,陛下受辱,激愤非常,毒酒赐死!”

    何氏说着说着,张狂的笑了起来,艳丽的容色多了分狰狞,耳上坠着的猫眼石一晃一晃,冷冷注视着狼狈不堪的云娇。

    云娇心神乱了,她万万想不到那日潜入她寝宫中,抚着她侧脸叫她心安的男人会无路可走。

    他不是摄政王吗?他不是权倾天下吗?他不是不管不顾要了她吗?

    云娇眼角泛起涩意,她捧着肚子,生生将心底的无助压下。

    何氏见她颓然,嘴中冷笑不断。

    “来人,上毒酒,送贵妃上路!”

    窗外,冷风刮得越发凛冽,飘洒的细雨眨眼间成了倾盆大雨,刚刚探出土壤的嫩草被雨珠无情的鞭挞,眨眼睛便碾于泥泞。

    云娇从软榻上坐起,于燎烟中冲向屋外,可她身子笨重,何氏又带了十来个宫女太监,她连内室都出不去。

    冰冷的手抓住她的手腕,扼住她的咽喉,她被压着跪在地上,冷意透过膝盖一丝又一丝的往上爬。

    腹中的孩子好似察觉了母亲此刻的困境,一下又一下踢蹬着小腿,云娇感受到孩子的不安,眼角泪珠簌簌而下。

    何氏愉悦的看着再无一丝风姿的云娇,捏着轻薄的丝帕款款而来。

    “啧啧啧,瞧瞧瞧瞧,如今的贵妃娘娘哪还配得上风华绝代四字,真该叫那些个眼瞎的来瞧瞧。这是贵妃?分明是哪家疯妇。”

    何氏染着蔻丹的五指缓缓向下,黏腻的脂粉味飘入云娇鼻间,待那只手扣住她的下颚,云娇作呕的感觉越发强烈。

    “你可知这一天,我等了多久?”何氏盈盈笑着,不等云娇答话,已经从宫女手中接过毒酒,不管不顾往云娇嘴里灌去。

    云娇必须死!

    陛下爱她不过因着这丰腴产乳的身子,若是让云娇活着,这后宫又哪里会有她立足之地?

    何氏美目含霜,待手中酒杯空了,她随手往地上一扔,见云娇无力倒在地上,笑声从喉咙而起,张狂疯癫。

    恰在此时,屋外传来一生惊呼,何氏身边大宫女连滚带爬进来,嘴中语无伦次:“娘娘!摄、摄政王,摄政王率军杀进宫来了!”

    只一刻钟,摄政王大破宫门,此刻已率军杀到来仪宫。

    宫女话音刚落,噼啪雨声中,有人一脚踹开房门,冷风猎猎,吹得破败的院门吱嘎作响。

    百里鸢一身冷铠,如地狱修罗,手提染血长剑,铁靴擦地而过,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直击人心。

TAG标签: 甜文爽文逆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