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系统之宠妃开挂 作者:幸运猪

后宫 幸运猪 2020-01-25 收藏

宫斗系统哪家强?
自然是开挂系统了!
一朝穿越,成了五品官员嫡女,没家族支持,没惊人的才貌,没过人的技艺,却有不安分的庶妹和后宫数不清的阴谋诡计。
唯靠谨小慎微的性子和略显逗比的宫斗系统,才能一步步从六品才人成为后宫权势最强的皇贵妃。
架空文,考究勿入!
架空文,考究勿入!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系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姝韩元晔 ┃ 配角: ┃ 其它:宫斗系统

第一章 选秀
大齐皇朝,永熙十二年春。
天色微亮,神武门外已站了数十位娉娉袅袅,容颜姣好的豆蔻少女,她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轻声交谈,神情诚挚,亲密如同亲姐妹般。
少女们脸上的笑容或明媚或娇憨,眼神却大多带着紧张和期盼,时不时便朝体元殿内张望,与身旁好友的交谈也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了。
今日是永熙帝登基十二年内的第三次选秀的复选,所以能不能踏入这宫门,一朝选侍君王侧,光耀门楣便看今日这么一遭了。
卫姝敛下打量的目光,安静地站在角落里,她的容貌在这一百二十名少女中只能算是中上,并不算出色。
而她虽是四品吏部侍郎的嫡女,却生母早逝,自小便被送到郊外的山庄里养着,所以这京中的名门闺阁少女是一个都不认识。
家世不显,容貌平庸,所以并没有其他秀女过来结识她。
“姐姐原来躲在这儿了,倒让妹妹好找。”突然,一个长相妍丽秀雅的女子走到卫姝身旁,只见她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竟平白生出几分柔弱婉转的风流之态。
加之她面容生得极美,黛眉朱唇,身姿娉婷玲珑,秀女统一的粉紫色宫装穿到她身上,更显娇柔秀妍之美。
“我见妹妹与各家小姐们相谈甚欢就没有上前打扰,妹妹不会怪姐姐吧。”卫姝笑靥如花,眼神澄明。
卫婳语气温和道:“怎么会?是妹妹思虑不周,只顾着和梁姐姐她们说笑,忽略了姐姐。”
“无妨。”卫姝摇了摇头,又恢复以往安静的模样。
“姐姐,今日你我能同在这体元殿是皇恩浩荡,也是我们卫家祖宗荫庇。”卫婳顿了顿,捉着卫姝的手,模样越发情真意切:“姐姐懂我意思吗?如今卫家荣宠皆系于你我二人,无论今日我们是否能留牌子,我们也得相互扶持。”
又感觉到手下的冰肌雪肤滑嫩不同寻人,卫婳神情顿时不自然了,眼底更是划过几分嫉恨。
卫姝自是将卫婳的神情收入眼底,不动声色地抽回自己的手,扯了扯嘴角意有所指地笑道:“妹妹这话说得极对,我今日能站在这儿,确实是得了祖宗的庇佑。”
听到卫姝这怨怼的话,卫婳皱了皱眉头:“姐姐这是对家里有怨吗?当年你得了病爹才想着将你送到庄子上的……”
卫姝打断她的话,平静道:“妹妹这说的什么话,我不过是顺着你话随口一说而已,怎么就成了怨怼家里呢?还是……在妹妹心里,我应该怨怼家里?”
卫婳被这似笑非笑的目光打量着,只觉得浑身不自在,本不想再搭理卫姝,但看着她一身雪肌和那一头黑亮的青丝,只得按下心头不悦,继续笑道:“是妹妹想岔了,姐姐不要介意,只是如今你我二人同在这宫里,可不能生分让别人看了笑话去。”
听着卫婳三句不离姐妹情深的话,卫姝又是嘲讽一笑,原主早已是这京中的笑话了,又何须再在乎别人的看法?
生母早逝,继母软弱,府中青姨娘当道。
若不是《齐律疏议》明确规定“以妾为妻,徒一年半。”,原主那渣爹早就将青姨娘抬成了主母了。
但即使只是姨娘,但李芸青却享受了卫渣爹近十五年的宠爱,在卫家的地位如日中天,管家大权被她牢牢捉到手中。
继母本是小家之女,又不得卫渣爹的宠爱,性子又软弱,在府中是兢兢业业看着李芸青的眼色过活,而原身更是因为碍了李芸青的眼,生母逝后不到半年就被送到了庄子上,对外则宣称是去养病。
若不是这次选秀,她怕是还没有机会回这京中。
而卫婳则是李芸青的亲生女儿,她遗传了李芸青的绝世美貌,加之从小慧心巧思,被李芸青请了名师教导琴棋书画,所以她在京中闺阁小姐圈中也是有名的才女。
虽是庶女,却比嫡女还要娇贵。
自出生以来,卫婳便是被旁人千娇万宠地呵护着长大的,又因才情相貌皆比旁人出色,所以她性子被养得有些傲气了。
但这些日子,为了原主生母留下的宫廷秘方,卫婳是屈尊向她这个从来都看不起的嫡姐几次交好,就为了得到秘方,让她的美貌更上一层楼。
卫姝又是一笑,无论卫婳怎么说,她都只是点头应是,并不说其他。
卫婳说得口干舌燥,卫姝依旧是那木讷的模样,仿佛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当下性子也是上来了,匆匆说了两句便转身离开了。
只待卫姝落选后,让姨娘好好整治她一番,再将她嫁与之前已经相看好的老莽夫!
卫姝如何不知自己已经得罪了这母女俩,只是自她穿越过来后,她就知道自己没有选择,若不孤注一掷进宫,等待她的结果便是嫁给一个五十岁死了四个老婆的鳏夫,所以自回到卫家后,她不惜用药水敷面,掩盖真实容貌,只为了让李芸青母女俩对她失去戒心。
待选秀那日来临,她洗去药水,重露出白皙光滑如珍珠的皮肤时,她都能感受到母女俩那吃人的目光。
卫姝浅浅一笑,不再想卫府的糟心事,脑中放空,一次又一次地演奏那首早已烂熟于心的曲子。
时辰一到,便有一位身穿红色绣蟒的太监带着八个小太监来到体元殿门口,他大约四十的年岁,面白无须,模样普通,但秀女们却没一人敢轻视他。
因为此人正是永熙帝的心腹太监,养心殿的总管太监赵泰良,自永熙帝出生后,便贴身照顾永熙帝二十多年了,宫中嫔妃见着,也得恭敬地喊一声赵公公。
众秀女皆停止说话,聚在体元殿前,目光紧张期盼地望向赵泰良。
赵泰良脸上恭敬,语气平静道:“传皇上旨意,秀女每五人一组入殿甄选。”
“遵旨。”秀女们纷纷行礼。
随后,赵泰良念出五人的名字。
五名秀女出列,娇美的脸上无一不是兴奋紧张的,但她们皆出身高贵,从小便接受最严谨的礼仪教育,所以即使紧张到极点,她们依旧仪态万千,动静之间优雅娴美,没有一丝错漏,让人赏心悦目。
待五名秀女进入体元殿后,其余秀女们又开始小声地说起话来,带着几分艳羡。
秀女甄选顺序是以家世、父亲职位等多方面综合排序的,序号靠前的秀女多是世家贵女或重臣闺秀,历代皇上为平衡朝中势力,多数会内定其中某些秀女入宫。
殿选中,只要她们没有大过错,容貌也没有大问题,入宫已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而这次选秀中,民间早已有传言魏国公嫡女钱书滢,秦太师嫡长孙女秦雨湘、大长公主嫡孙女崔雅淇是内定入宫的,永熙帝甚至已为她们拟好了位分,但这传言的真假只怕是只有永熙帝和当事人才知道了。
听着周围秀女们的议论纷纷,卫姝抿了抿唇,目光落在不远处的卫婳身上,只见她虽与几个秀女在说笑,只是眼神却一直落在体元殿门口上,双手紧紧捉住手中的帕子,但脸上却不像其他秀女般紧张,反而是多了几分志在必得的兴奋和喜悦。
看来她这个庶妹对自己的容貌十分信任。
卫婳似是察觉到卫姝打量的目光,嘴角勾了勾,扬起一个极其美艳的笑容,似是挑衅又似炫耀。
卫姝笑了笑,复又低下头。
又过了两个时辰,体元殿前的秀女们一批一批地进入殿内,殿外只余下几十人。
太阳炎热,不少秀女小脸已被热得红扑扑的,也没有心情与旁人说笑着,只盼着尽快从青衣太监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
不然待到入殿甄选时,脸上的妆花了,疲态也尽显了,如何能入永熙帝的眼?
又过了两柱香青衣的太监来到体元殿前,恭敬地报道:“宣荀彤、周心宜
、伍诗淇、潘楚灵、卫姝入殿觐见。”
卫姝与其他四名秀女出列,众人皆作低眉安静状,在青衣太监的带领下进入体元殿,穿过游廊,来到殿门口前。
恰逢上一批的五名少女脸色发白,眼神呆滞地被人搀扶着出来,与卫姝同组的四名少女顿时神情各异,本就紧张的她们更是添了几分无措。
卫姝敛下打量的目光,跟随着众人来到殿上。
绣鞋踏在华贵的地毯上,一行五人停在了銮驾一丈前,顶着后宫三大巨头审查的视线,卫姝面上依旧平静恭敬,不见慌张。
但站在她身旁的潘楚灵却是身形晃动,脸色发白,像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般,竟还没等赵泰良唱名,便已晕倒在地上。
见此一幕,另外三名秀女更是浑身一颤,脸上划过惶恐之色。
御前失仪,可是大罪。
“拉下去。”一把温和的声音响起,缓解了众人的恐慌。
“今日天气炎热,秀女们多有中暑之状,是臣妾思虑不周。”蔡皇后转过头向太后和永熙帝请罪。
“秀女体弱,与皇后无关。”永熙帝声音平淡至极,让人根本听不出他的喜怒。
目光落在殿中的几名秀女中,只见前三位面色潮红,身子微颤着,虽是极力保持镇定,但依然能看出她们的紧张。
又因三人姿色平平,并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永熙帝面上流露出几分疲惫,正想着挥手让她们退下时,视线却被一旁的卫姝吸引了。
虽是身穿宫中统一发放的宫装,身姿却比旁人多了几分婀娜和纤细,与旁人的强作镇定不同,她身上有一种沉稳娴静的气质,不慌不乱,在众人中尤为出众。
她半低着头,永熙帝只能看见她光洁白皙的额头和那一头柔亮顺滑的发丝。
赵良泰注意到永熙帝的目光,立马拿着册子唱道:“卫姝上前觐见。”
卫姝上前一步,声音轻柔,行礼规矩恭敬道:“四品吏部侍郎卫彦之女卫姝叩见皇上太后皇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抬起头来。”永熙帝的声音再次传来。
“是。”卫姝抬起头,视线落在永熙帝的下巴上,不敢直视龙颜。
这幅容貌并没有猜想中的出色,但卫姝的如珍珠白皙光滑的皮肤却比今日所见的美人都要有美丽,那一头如缎子般光滑的青丝更为她添了几分风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