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反派暴君重生后 作者:时三十

后宫 时三十 2020-01-23 收藏

赵昱死后,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书中的一个反派。
  反派的任务就是做主角成长的垫脚石,使劲给主角找麻烦,找麻烦,找麻烦,等到主角成长起来以后,最后以性命成全主角逆袭。
  当赵昱再醒来以后,他已经回到很多年前,还是个万人之上大权在握的皇帝。
  这时男主还没长成,还是个任他宰割的废柴。
  赵昱冷笑一声:来人!把镇国公世子给朕带来!
  侍卫们纳闷:国公府哪来的世子?
  半日以后,国公爷捧在手心的宝贝独女被召进了宫。
  看着眼前娇娇软软、满脸惊惶、眼角含泪的小姑娘——
  赵昱:……????
  ①小白甜宠,有点沙雕,扮猪吃虎小美人X口嫌体直傻白甜脑补帝,应该是一个沙雕皇帝的养成文
  ②架空,就不要考据了吧XD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重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闻茵,赵昱 ┃ 配角: ┃ 其它:时三十


第1章
  赵昱死了,一剑穿心。
  他坐在金銮殿上,两手死死地抓着龙椅扶手,亲眼看着那个提着剑穿着兵甲的人,一身血色从殿外踏了进来,一路无人阻拦,血珠顺着锋利的剑刃滚落。从殿门之外,到龙椅前,一步一步走到了他的面前,剑上的血也滴了一地。
  他怒不可遏,怒声道:“闻英,你要造反?!”
  站在他面前的男人眉目俊朗,身姿挺拔,一身肃杀之气。
  闻英是镇国公世子,与他年龄相仿,年少有为的少年将军。或许再过不久,还会被天下人恭恭敬敬称为一声皇帝。
  镇国公府世代忠良,闻英年纪轻轻便上了战场,立下了不少功劳。赵昱也对他十分看重,同时也十分忌惮,唯恐镇国公府功高盖主。但如今看来,他果真是有远见!
  他又问了一遍:“闻英,你若是现在收手,朕还可以免你死罪,今日之事,既往不咎。”
  他面前的人脸色绷紧,愈发冷硬。
  闻英缓缓提起了手中长剑,锋利的剑尖闪着寒光,直指他的面门,“陛下,今日是你咎由自取。”
  赵昱咕咚吞咽了一下,勉强移开视线:“朕待你可不薄。”
  “陛下说笑了。”闻英神情冷漠:“我闻家世代忠心耿耿,可陛下却听信他人谗言屡次加害于我,若非是我运气好躲了过去,恐怕如今还不知身葬何处。”
  赵昱心中一虚。
  他把心中的慌乱勉强压下,依旧挺直了脊背,厉声呵斥:“如今看来,朕也没有做错,朕就不该对你心慈手软,养出了你这一个人面兽心的白眼狼来!”
  说话时,赵昱眼角的余光飞快在殿中扫过。
  金銮殿外横了不少尸体,是原来他命令阻拦闻英的侍卫,如今他周身空无一人,连伺候的太监也早已跑光。
  早在闻英打入皇宫前,外头的消息传入宫中,宫中就乱了,宫人想尽办法寻找出路,宫中兵卫也只留下一半,人心涣散,负隅顽抗之后,最后全被闻英这个杀神杀了干净。
  到现在,只剩他一人。
  赵昱知道自己在劫难逃,可还是不甘心!
  他大难临头,可面前的杀神却仍旧板着脸,仿佛即将要做的并不是弑君谋逆的大罪。
  闻英缓缓说:“你残害忠良,只知贪玩享乐,南方水患,北方雪灾,还为一己私欲加重赋税,使民不聊生,你苛政残暴,多少百姓丧命,你却视如无睹,走到今日,是你咎由自取。”
  赵昱冷笑:“你造反,还为自己找理由吗?”
  “陛下!”闻英猛然拔高了声音,从血海之中拼杀出来的气势,压得赵昱喘不过气来。
  “皇上所做之事,已是民怨滔天,朝中大人若有提醒,便要遭皇上报复,长久之后,诸位大人敢怒不敢言。皇上不妨问问,若是在场有一人反对,微臣便就地伏首,任由皇上处置。”
  赵昱目光扫过殿中众人。
  多数官员站在闻英身后,剩下则目光躲闪。赵昱的视线在殿中扫了一圈,却连个愿抬头与他对视的人都寻不到,心中霎时如坠冰窟。
  不应该如此!
  “微臣与家父几次进言劝告,陛下却不知悔改,走到如今这地步,是陛下步步紧逼。”闻英最后叫了他一声:“皇上,微臣逾矩了。”
  眼前一道冷光闪过,赵昱一惊,想躲却来不及。闻英在战场上千锤百炼,他哪里是闻英的对手。
  赵昱只觉胸口一痛,失去意识时,眼前任是闻英冷硬无情的面庞。
  赵昱咬牙切齿,含恨闭了眼。
  他不甘心!
  若有来世……
  若是能重来一回,他定要在闻英这头虎狼露出獠牙之前,先下手为强,杀了他!
  ……
  赵昱再睁开眼睛时,看见的是明黄色床幔。
  他还未从自己被闻英一剑毙命的事情中回过神来,一时看的呆了。
  殿中侍候的太监一察觉到床上的动静,立刻快步走了过来,躬身道:“皇上。”
  “朕……”
  赵昱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那一剑穿心的感觉实在是太过清晰,如今他还能回想起胸膛被兵刃破开的痛楚。可现在……他拉开里衣,胸口处光滑,没有半点伤痕。
  怎么会?
  他明明亲眼见着闻英踏入了金銮殿,步步朝他逼来,在满朝文武百官的注视之下,将他一刀捅死在龙椅上。自此改朝换姓,偌大的天下,以后改做姓闻的了。
  赵昱忍不住多摸了几下,却发现的确不是作假。
  难道这一切都是他在做梦?
  不,不可能,若是在梦中,那钻心之痛如何会这般清晰。
  不是梦,那……那便是……
  赵昱刷地坐了起来,下一瞬,他头疼欲裂,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强塞进他的脑子里,他立时咬紧牙关,捂住脑袋倒了回去。
  “皇上?!”
  “给朕……传太医来。”
  太监得了令,忙不迭跑了出去。
  赵昱闭上眼,缓了许久,才总算是觉得头疼之症减轻了许多。
  他的脑子里忽然多了一段记忆。
  在这段记忆里,竟是全是与闻英有关的事。闻英是镇国公的独子,出生时就被请封世子,天资聪慧,鲜衣怒马,还有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两情相悦的姑娘……把记忆翻到这儿,赵昱的脸色顿时古怪起来。
  与闻英两情相悦的青梅,是文丞相的女儿,被……被送入了宫中,成了他的后妃。
  他从来都不知道,文妃竟然与闻英有这样一段往事。只是文妃太过多愁善感,身体也不好,他看着实在是提不起兴趣。
  心仪的姑娘入了宫,还备受冷落,却是让闻英痛不欲生,又因为赵昱开始忌惮镇国公府功高震主,便自请入了军营,上阵杀敌攒军功。
  之后发生的事情,赵昱也都熟悉,他在位多年,虽然临死前被闻英骂作昏君,可国家发生了什么大事,他也是清楚的,不管是边关敌袭,还是水患雪灾,他自认也是做尽了努力,可这些事情到了这段记忆里,便全成了他昏庸无道的证明。
  赵昱越翻越气。
  在这段记忆里,闻英变得越来越厉害,他则是个十成十的昏君!到记忆中期,就是闻英造反,一剑将他杀死在金銮殿上,而后登基做了皇帝。
  让赵昱更生气的,是闻英做了皇帝之后,竟是让文武百官全都信服了他,百姓也口口称赞,在闻英的治理之下,最后国泰民安,海晏河清。
  荒谬!简直是荒谬!
  他在位多年,不说勤勤恳恳,可也为江山社稷劳心劳力,他自小就被立做了储君,当朝大儒做老师,先皇也将他带到身边教导,那闻英只会打仗,凭什么?凭什么就闻英能做得好?他学过如何当皇帝吗?
  赵昱快速把记忆翻完,翻到最后,看见闻英把前朝皇帝后妃——也就是文妃收进后宫,立做皇后,才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原来全是为了个女人!
  他也不喜欢那文妃,哪怕是看在镇国公的面子上,只要镇国公来向他求一求,他也不会把文妃收入后宫之中。要是闻英能与文妃顺利在一起,哪里会惦记他的位置?
  因着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却连命都丢了,赵昱只觉得自己这个皇帝死得冤枉的很。
  可一剑之仇,他不能不报!
  赵昱重新坐了起来,他想要叫人过来,可刚一坐起,又有一段新的记忆钻入了他的脑中。赵昱立时皱起了眉头。
  这段新的记忆奇怪的很,原来他方才看到的关于闻英的记忆,竟然是一本小话本中的内容,闻英就是话本的主角,而他则是一个……反派?
  反派是什么?
  关于这个词的意思立刻蹿入他的脑中。
  在话本之中,反派就是主角建功立业的垫脚石,怙恶不悛,前面再猖狂,后面都要被主角打倒。在话本里,他就是那个用来衬托闻英的反派暴君!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赵昱自然知道话本是什么,可他身为一个皇帝,向来只听别人歌功颂德,也是破天荒地头一回见到这些恶评。天底下有谁敢在他的面前说半句不是?他乃天下之主,如何就成了……一个反派?
  “来人!”
  门外的小太监忙不迭跑了进来:“皇上,太医来了。”
  赵昱阴沉着脸,视线在众人面上扫过,小太监面生,来的太医是只给他看病的王太医,他沉着脸瞪了人许久,才总算是伸出了手。
  众人也不知皇帝为何一早醒来就发了脾气,太医战战兢兢把完脉,才斟酌着语气道:“皇上龙体安康,并无大碍……”
  太医说完,又惶恐跪下,生怕赵昱发作。
  赵昱面色阴沉,瞪了他许久,想起话本里说自己性情易怒反复无常,又一言不发,挥手屏退了他。
  小太监又战战兢兢上前来:“皇上,今日要上早朝吗?”
  赵昱顿了顿。
  他本想说不上了,可一想到方才的记忆,心中就憋屈的慌。在那小话本里,他不爱上早朝都是他作为暴君的一道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