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表妹软玉娇香 作者:渊爻

后宫 渊爻 2020-01-15 收藏

孟珩十五岁时在边关打仗,生死关头做了个梦,梦里有个小姑娘傻乎乎给他上药喂饭,哭着求他不要死。
为了小姑娘不硬生生哭死,孟珩不得不从尸山血海里爬了出来,浴血鏖战,一役成名。
十年的梦里,孟珩梦见自己爱慕了小姑娘一辈子,日日夜夜地藏在心里想,到她风光出嫁也不敢让她知道一丝一毫、到她被夫家所害死无全尸也无法将她抢回,只来得及从边关匆匆赶回,将害了她的人一一砍了脑袋送去见阎王。
但他只能在梦里见到小姑娘一天天长大,却查不到她究竟是谁,十年下来,只得当做那是个荒诞无稽的梦。
直到二十五岁那年,远方表亲托孤了个他从未见过的小表妹来汴京。
梦里的小姑娘站在孟珩面前,一点不怕生地甜甜喊了他一句珩哥哥。
*
注意事项:
1. 男主有前世记忆,女主无。
2. 年龄差大概是九岁的样子。
3. 架空空空。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宅斗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卿卿,孟珩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盛卿卿迷迷糊糊地做了个梦。
她梦见自己轻飘飘的,好似风一吹就舞在空中,这感觉本该叫人恐慌,她却莫名其妙地觉得有些舒适。
在她的对面还有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形,看不太清,盛卿卿只得从对方的体型猜测那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
这人不知道是什么身份,可只盘腿坐在那儿,浑身的气势就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叫人胆寒不敢接近。
盛卿卿也踌躇了一会儿,但男人坐在那儿一动不动的架势实在叫她有些害怕,她不由自主地凑过去想看看这人是不是还活着,到了近前才发现根本看不清这人的面容,仿佛隔了一层雾似的。
盛卿卿张嘴想问问对方是谁,一开口脱口而出的却是一句,“你怎么还在这里呀?”
男人充耳不闻,他甚至没有动弹,仿佛没听见盛卿卿的声音似的。
经历过横尸遍野战乱的盛卿卿更着急了,她伸手想要轻轻地碰碰对方的肩膀,却发现自己的指尖没碰到任何东西,反而是毫无阻碍地探入了对方的肩膀里面。
尽管见多识广,盛卿卿也小小吓了一跳,飞快地将手收回背在了身后。
——她难道在梦里一觉把自己给睡死了?
就在盛卿卿胡思乱想的时候,她对面的男人终于稍稍动了。
接着,盛卿卿听见了一声叹息。
男人的声音低沉微哑,声线带一点儿轻微震颤,乍一听叫人耳朵眼里都发起痒来。
盛卿卿下意识地张嘴道,“你在等人吗?”
男人却没有看她,而是站起了身来。
他坐着时已经够唬人了,等他一站起来,感觉自己正飘在空中的盛卿卿都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退——别无他尔,这人比她想象中还要高。
盛卿卿若是双足好好站在地上,这人恐怕比她高出一个半头绰绰有余。
透过不知从何而来的浓雾,盛卿卿似乎窥见了对方的双眸正定定凝视她的方向,可再仔细去看,又什么都看不清了。
“——姑娘,姑娘!”
盛卿卿倏地睁开双眼,恍惚觉得自己还落在那双盛满刀光剑影和厮杀声的眼眸深处,被按着肩膀晃了两下才清醒过来。
她用指尖按了按自己额角,不想这一会儿小睡不但没养足精神,反倒叫自己更加累了,“……到了吗?”
“到了,姑娘披上外衣吧。”大丫鬟青鸾见盛卿卿回过神来,松了口气,手脚飞快地将斗篷盖到她肩膀上,“您听,外头就是汴京城的声响,可真热闹。”
盛卿卿拢紧披风前襟,闻言笑了笑,“和江陵自然不一样。”
青鸾自知失言,她向外看了一眼,才低声道,“孟府派来接姑娘的人已经到了,是个管家,我就没太早将您喊起来。”
盛卿卿低低嗯了一声,将方才梦中的男人从脑海中挥去,嘴角微微一翘,露出了个甜笑,“走吧。”
孟府的管家正在带着随身小厮将盛卿卿从江陵一路带来的行李从车上卸下,神情颇有些不以为然。
——这些行李细软,别说是远道而来投奔母亲娘家的了,孟府的主子随便哪个出去二三日,带的都不止是这些。
不过也难怪,毕竟是从江陵来的……
“姑娘小心脚下。”青鸾的声音不远不近地传到管家耳中,让她收起了散乱的思绪回头看了一眼。
从车中弯腰扶门而出的少女正裹在黑色的滚边黑斗篷里,脸蛋被衬得雪似的白皙,明眸皓齿顾盼生姿,嘴角甜甜的笑容更是叫人看一眼就忍不住跟着心生好感。
刚才还在心中暗自腹诽了一段的孟府管家见状也有些心下惭愧:毕竟是个家破人亡无依无靠的小姑娘,更是经历了战乱,家当还能剩下多少呢?留着一条命便不错了。
“见过盛姑娘,我是孟府的管事,是老夫人让我来接您的,您唤我张管事便好。”管事上前行了个礼,“您的行李都搬下来了,您看看,不知是否有所遗漏?”
“有劳张管事了。”盛卿卿笑道,“张管事在孟府这样的世家里办差,天天手里过的都是大件儿,就我这几样东西哪里还能折腾出错来。”
张管事心中妥帖,她看了盛卿卿天真无邪的面孔一眼,想到这个小姑娘也才刚满十五岁的年纪便孤身一人来了汴京投奔亲戚,不由得提点了一句,“都是老夫人的吩咐,盛姑娘若要谢,稍后去谢老夫人便是。”
盛卿卿点点头,仍旧笑盈盈道,“我知道啦。”
“盛姑娘请上孟府的马车吧。”张管事做了个引的手势。
盛卿卿再度道谢离去,她身旁的青鸾慢了一步,上前悄悄往张管事手心里塞了个锦囊,小声道,“张管事,失礼了,姑娘手头现在确实不宽裕……”
张管事收惯打赏,自然知道手里这点重量不算什么,但她对盛卿卿有些同情,便对青鸾摆摆手没多说什么,叮嘱道,“江陵不比汴京,孟府也是个大世家,你当贴身丫鬟的,要比从前更仔细伺候你家姑娘,明白吗?”
青鸾连连点头,同张管事道别后转身去追盛卿卿。
张管事将锦囊收起,没看里头的东西,望着马车叹了口气。
孤女投亲,这般出挑顶尖的外貌,又已经是十五岁的年纪,在偌大的孟府里可未必是件好事。
*
马车一路走得平稳,盛卿卿心中暗叹大家族的马夫到底也比驿站随意找的要靠谱许多,边在心中将孟府里她知道的人挨个重新回忆了一遍。
孟府是她母亲的娘家,盛卿卿此来汴京投奔孟府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盛卿卿记得母亲曾说过,她出嫁前,是孟老夫人最疼爱的女儿;再有方才张管家的提示,盛卿卿心想孟老夫人多少还是会向着她这边的。
而孟府的其他人,盛卿卿只听母亲提起过几个,多是女眷,想也当早就嫁出去了。
剩下的便是孟老夫人的两个儿子,盛卿卿的舅舅们。不过盛卿卿这第一日登门,也不会立刻见到孟府男眷。
再有就是孟府中年纪或许同她差不多的那些姑娘们,盛卿卿从未听母亲提起过,只在靠近汴京城的时候听人议论过,说孟府的二姑娘精通六艺,名动汴京,提亲的人几乎踏破孟府的门槛。
盛卿卿只希望对方是个好相处的性子。
等她将自己关于孟府的所有知识在脑中过完一遍时,马车也终于停了下来。
青鸾一路没有吭声,临到这时候紧张地吸了一口气。
“別怕,有我在呢。”盛卿卿道。
青鸾抬眼看向盛卿卿的面孔,见她已挂上了甜美笑容望着自己,胸中突地就安定了七八分,也跟着笑,“我扶姑娘下车。”
盛卿卿从车里出去时正在孟府正门口,她抬眼望向写着“孟府”二字的牌匾,叫那上头苍劲的大字震了一下。
那两个字并不如同普通人家的门面一般规规矩矩方方正正,只看凌厉的笔画几乎都能察觉此人明明该是个握惯了刀枪而非狼毫的人。
盛卿卿恍惚地又想起了梦里那个男人,这两个字倒是很配他的浑身气度。
这念头从盛卿卿脑中一闪而过,就叫她重新按了下去。
初到孟府的第一日是场硬仗,她可不能因为这些有的没的而掉了链子。
张管家从马上下来,领着盛卿卿往里走。
见盛卿卿抬头看那大字,张管家笑道,“这是大将军写的。”
盛卿卿了然,“那肯定就是那个在江陵将东蜀军打得落花流水的大将军?”
“正是,盛姑娘许见过他也说不定。”张管家道。
盛卿卿摇摇头有些失望地道,“江陵那么大,并不曾见过。”
“按辈分来算,大将军也是盛姑娘的表哥。”张管家顿了顿,才又小声地说道,“大将军住在自己的府邸里,平日里见不着,您也不必害怕。”
“好。”盛卿卿笑着应下,也不问这位保家卫国的战神有什么可让人害怕的。
——孟珩一身功绩是用敌军的人头、血肉堆出来的,怎么能叫人不怕?
毫不夸张地说,如今的大庆还没灭国、甚至能站稳脚跟重建,大半都是孟珩的功劳。
孟府有这般辉煌,也相当建立在孟珩的功绩地位上。
正因为如此,准备在孟府低调过日子的盛卿卿早就打定主意:绝不和这位名义上的表哥、大庆的护国战神扯上一点关系。
孟珩不住在孟府里,对盛卿卿而言是最好不过了。
张管事隐晦地提点了一句便不再多提孟珩,一路带着盛卿卿往里走,间或同她讲道讲道孟府内部方位和规矩,见盛卿卿听得认认真真,心中更是对这个无依无靠的可怜姑娘起了一丝怜悯。
一行人刚过垂花门,就见到本该明净敞亮的地方一片狼藉,盆景摔了一地,一群下人正默不作声地在收拾。
张管事立刻皱起了眉,“这是怎么回事?”
盛卿卿扫了眼那混乱的一隅,只当什么也没瞧见。
几个扫地的下人飞快地行了礼,一人低声道,“早些时候大将军来了,他……”
这人的视线在周围晃了晃,没把话说完。
但张管事显然是听懂了,她皱眉摆摆手,“这是江陵来的盛姑娘。”等下人们问了好后,她才道,“快些收拾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