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千岁千岁千千岁 作者:江枫愁眠

后宫 江枫愁眠 2020-01-14 收藏

二十余年,慕良从不敢正眼看那人一眼。
无数个暗不见光的日子里,他靠着那一点点卑微的念想熬过去。
“臣叩见郡主。”
像是这样,能跪在她面前,吻一吻她足前的地,就足够了。
兰沁禾于他而言,是遥不可及的太阳,是梦中也不敢亲近的神祇,更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唯一信仰。
温和郡主X自卑忠犬

指南:
1.男主真太监
2.本文玛丽苏
3.私设特别多
4.内含重度姐控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兰沁禾 ┃ 配角:慕良 ┃ 其它: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女主兰沁禾出生官宦世家,从小饱读诗书,心怀天下,但是由于种种原因,不得不隐忍蛰伏,每日徘徊于王公贵族中,壮志难酬。终于,再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她得以出仕为官,从此展开自己的抱负。
     本文男女主感情细腻,采取了男女平等的架空古代为世界观,人设、剧情让人耳目一新。情节千回百转,有甜有虐,节奏紧凑,不失为一篇闲适时翻看的佳作。

  ☆、第一章

  浩德二十一年,冬,京城酉初
  将军府的高墙之内,外廊之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二小姐,给夫人准备的膳食已经准备妥当,您现在就出府么?”
  “嗯,”稚嫩的女声响起,“驱寒的汤饮呢?”
  “按照您的吩咐,准备了三屉,一共九碗。”
  在一群婢女之中,有一抹极不协调的娇小身影走在最前方,从身形判断,不过七.八岁的模样。
  “三妹呢,怎么还不见她人。”
  “三小姐说,今日功课繁忙,就不同您一起去给夫人送膳了。”
  那抹幼小的身影一顿,片刻,传来一声轻轻地叹息,“是么,那就让她今日晚膳不必等我和母亲了。”
  大门之前,停着一辆青布小木轿,辅以两名轿夫。这种普通庶民用的简陋轿舆,和这座精美的骠骑将军府似乎格格不入,更别提即将坐上这副轿舆的,是骠骑将军的嫡长之女。
  “二小姐,真的不需要奴婢陪同么,”旁边的侍女弯腰,将手里的披风系到女孩身上。“不管怎么说,您也是兰家的嫡长女,出行连婢女都不带,只有两个轿夫陪同的话……”
  别说圣上亲封的正二品骠骑将军的嫡女,就算是九品小官的女儿出门,也能有丫鬟婆子跟随。
  “只是送饭而已,有轿夫帮忙提食盒就够了。”女孩接过暖手的汤婆子,返身走入轿内坐下,“母亲常常教导我们在外切忌张扬,更何况翰林院的大人们公务繁忙,去的人多了会打扰他们公务。”
  轿帘放下,遮住了女孩的面容。
  轿子缓缓升起,大门打开,外部的金漆兽面和锡环随之显露。
  这一顶简陋到寒酸的轿子,慢慢从门里驶向了街外。
  酉时一刻,天小雪
  轿夫虽训练有素,但车厢内免不了颠簸。
  兰沁禾双手抱着汤婆子,在寒冷的环境内,一摇一晃得有些昏昏欲睡。
  七岁的女孩还是嗜睡的年纪,从将军府到承天门前的翰林院有三刻多的距离,这段时间可以用来小憩。
  兰沁禾掩着唇稍稍打了个哈欠,侧身从坐旁的食盒上抽出一本书来。
  她翻到熟悉的那页,就着偶尔从车帘外飘进来的暗光,默诵了起来。
  明天是书院一月一次的考试,也是今年最后一场考试,现在没有时间休息。
  身为翰林编修的女儿,她不能给母亲丢了面子。
  六年前,兰沁禾一岁时,父亲兰国骑被任命为骠骑大将军出征伐敌,留下妻儿和整个兰家。
  母亲万清不得不一边照料家务,一边顶着压力在翰林院苦熬。
  当年高中探花的母亲,如今已在翰林院做了七年的七品编修,同届甚至后两界的进士都早已晋升加官,独独万清日复一日的留在了苦行僧一般的翰林底层。
  按理凭探花的才华,编修一职不过是累积资历罢了,七年的时间,早该位列大员。可天有不测风云,边疆的战事屡战屡败,皇上早已对兰家心生不耐。
  受出征的丈夫牵连,母亲万清不但无法升迁,就连同僚亲戚都对其避之不及。
  一旦战败,等着兰家的就只有满门抄斩。
  是以,虽然是正二品的钟鼎之家,但悬在他们头上的利刃比谁都容易落下。
  六年之间,局势愈演愈烈,再无法大捷的话,兰家只有死路一条。
  更糟糕的是,母亲在前年才得知,因为军需不足,父亲在临走前变卖了家中财产垫补,就连那个富丽堂皇的将军府,也被抵给了当铺。
  因为战事的不利,各个当铺的老板们接连上门提前催债。
  虽然西朝奉行男女平等,女子同样也能为官上朝,可即便如此,父亲的月俸和母亲的月俸加起来,也无法填补其中沟壑。
  家中的仆人大多遣散,能变卖的东西也全部变卖。
  现在的日子,确实过得还不如小官小吏来得富裕。
  兰沁禾背了两页书,轿撵停在了翰林院门口,轿夫将帘子掀开,对着兰沁禾弯腰道,“二小姐,我们到了。”
  “好。”
  兰沁禾提裙下轿,身后由一个轿夫提着食盒,两人通报之后便朝内走去。
  官员申时散值,但现在逼近除夕,事物繁忙,万清要处理好公务才能回去。
  翰林院只负责正常作息内的午膳,像是这样加值,则需要官员自备饭食。
  兰沁禾就是来给母亲送晚膳的。
  门口的两个小太监早已眼熟了兰沁禾的脸,虽然兰家岌岌可危,但是不管是万清还是这位兰小姐都待人温和有礼,在底下名声很好。
  他冲小姑娘笑了笑,“兰小姐又来给万大人送饭?快些进来,别冻着了。”
  兰沁禾抬头,那张娃娃脸上鼻子被冻得泛红。她呵出一口白气,冲着小太监低头,“又要劳烦公公了。”
  她没有钱,没办法“讲规矩”,只能尽量在言语举止上讨好这些公公。
  “这是家里做的糖糕,这次特地带过来给公公们吃。”兰沁禾将自己手上捧的小盒子递过去,“公公不介意的话,请收下吧。”
  七岁女孩的声音,又软又糯,偏偏说出的是这样体统正经的话。再联想到兰家的情况,两个小太监不免心软,当即接过来,呵呵一笑,“哪里的话,能吃到兰小姐送的糖糕,是奴才们天大的福气,您快请进,万大人正等着您呢。”
  “谢谢公公。”兰沁禾又冲着他们各行了一礼,带着轿夫慢慢朝里走去。
  她知道自己送得东西那些太监瞧不上眼,这些在门口当差的太监手上的油水不比宫里的少。更何况这里是翰林院,聚集了历届状元郎的地方。
  科举制举行至今,前三甲早已不再是学问上的竞争,大多都是背后财力的比拼。
  像是万清这样苦寒学子出生的,能考上前三甲,已经是千载难逢的清明之届了。别的学子大半家世富贵,因此在这富贵子弟云集的翰林之中,太监们也能收到不少好处。
  和别人送的东西比起来,兰沁禾送的简直就像是乡下俗物,实在不值一提。
  也正是因为家中情况窘迫,万清这些年都无法四处打通,导致她的官运愈加滞碍不前。
  在兰沁禾走后,门口的两个太监叹了口气,颇有些怜悯道,“兰将军要是再不胜仗,以后怕就再也见不到兰小姐和万大人了。”
  “马上除夕,过完了正月十五,兰家就危险了。”另个跟着附和,“朝中难得有万大人这样的刚正之臣,要是真的受到牵连,未免太过可惜。”
  “你疯了,朝中的大人们哪里是我们可以议论的!”
  “我就是随便说说而已。”
  “祸从口出,快别说这些闲话了。”
  “知道了知道了。”
  ……
  另一边,兰沁禾进入了值务室,今天果然事物繁忙,留下来加值的官员一眼望去有七.八个。
  兰沁禾快步走到母亲的位置旁,悄悄地唤了声,“母亲,我带晚膳来了。”
  万清本在看手上的上代文书,听到熟悉的声音后甫一抬头,对上了女儿冻得青白的脸。
  她放下笔,透过女儿小小的身子,看到后面轿夫提得两个食盒。
  一个是给万清的晚膳,一个是分给同僚的热汤。
  “冷不冷?”女子小声地问道,一边提了提沁禾身上的衣领,把她裹得更紧一点。
  兰沁禾摇了摇头,“抱着汤婆子过来的。”
  万清看着她这副青白的脸色,也不多说什么,起身对着边上的同僚笑道,“天寒,大家喝点热汤暖暖身子再忙如何?”
  兰沁禾听到这话,自觉地从轿夫手中接过热汤的食盒,准备给母亲的同僚们分发汤饮。
  然而还没等她打开盖子,其中一人便抬头笑道,“万大人有心了,我们家一会儿也送饭过来,我就不必了。”
  笑容礼貌而疏远。
  其余几人或跟着微笑附和,或连头也没有抬起。
  兰家式微,他们都是些有前途的新晋进士,不想在这个时候和兰家扯上关系。
  兰沁禾打开食盒的手一顿,半是茫然地抬头去看母亲。
  万清被拒绝后并不尴尬或是恼火,这些年月她已习惯这样的境遇,不过是把该做的礼数做到而已。
  “那我就不打扰各位大人办公了。”她笑着一拱手,揽着女儿的肩膀朝外面走去,准备解决今天的晚膳。
  到了休息的小室,轿夫回去守着轿子,万清将自己的膳食拿出来,在长条的凳子上摆好,自己和女儿坐在地上的蒲团上吃饭。
  两碗米饭,一盘煮青菜。
  万清舒了口浊气,揉了揉眼睛,又松了松手腕,对着女儿道,“吃吧。”
  干了一天的活,她也实在是累了。
  兰沁禾应了一声,等到万清休息好,拿起筷子夹了第一口饭后,才跟着动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