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皇后每天都想造反 作者:渲色芳华

后宫 渲色芳华 2020-01-07 收藏

皇帝失踪了!
符昭愿一跃成为监国皇后!
大臣和后妃都觉得她要造反!
萧豫重生了!
他醒来成了符昭愿的女婢!
看着他的皇后走上人生巅峰!
规行矩步的皇后突然黑化,变成女婢的皇帝表示我很方。
排雷:男女主双C,文中苏贵妃的孩子不是男主的!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符昭愿,萧豫 ┃ 配角: ┃ 其它:甜文


第1章 001
宫宇深深,在夜幕中愈发显得庄重森然。
殿内只燃了一星豆灯,烛火昏暗,这殿内的一切便在这半明半昧中愈发显得斑驳陆离。
重重的帷帘之后,女子合着眼静静沉睡,似乎根本没有感觉到有人正撩开最后一重纱帘缓缓俯下了身子,深深地凝视着她。
床上的躺着的女子,正是大睿当今的皇后,符昭愿。
靠近了才看的真切,尚在睡梦中符昭愿双眼微微凹陷,脸色还带着几分病态的苍白,似乎过得并不好。
所有的事都如她愿了,她怎会过得不好?
萧豫冷嗤,伸出手缓缓靠近女子纤细的脖颈,看上去似乎不需要用什么力气就能将之拧断。
看着自己伸出去的这双手,虽带着习武之人常有的薄茧,但指节纤细灵巧,萧豫愈发恨不得立时掐死面前这个女人。
他适才醒来发现自己居然在符昭愿的寝宫,而且浑身酸痛就如同被重物碾过。
更可怕的是,他穿着月白的女式中衣,身体凹凸有致,自己分明在一个女人的身体里!
他也顾不得疼痛,起身在殿里寻了面镜子!
虽然殿里的烛光昏暗,但不难看出镜子里自己的模样,是一张熟悉的女人脸。
他堂堂七尺男儿,一国之君,居然在醒来后成了一介妇人,而这个妇人还是符昭愿的贴身侍婢秦无双!这个认知对于萧豫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萧豫第一个想法便是先制住符昭愿问个清楚!
他这么想,也这么做了。
就在萧豫双手快要触及符昭愿时,床上的人似乎梦到了什么可怖的事,难受地嘤咛了一声,倏地睁开了眼睛。
萧豫和秦无双都习武,虽然换了副身体,可反应速度都不慢,不过瞬息萧豫便收回了手。
床前突然多了个人,符昭愿起初也吓了一跳,但看清来人之后,不由得心头大喜,立刻支起身子握住“秦无双”的手,无比激动道:“无双,你醒了!”
符昭愿的手柔软细腻,因着激动有些微微的颤抖。萧豫看她这反应,还称呼他“无双”,不免有些蒙了。
他变成了“秦无双”符昭愿好似完全不知情,甚至都毫无察觉。
难道这一切和符昭愿无关?可是他怎么会成了秦无双?他对自己还是萧豫时最后的印象,就是和桓陵一起在帐中饮酒。
宫中严禁巫蛊之术,前朝还出过“巫蛊之祸”,萧豫向来不信那些鬼神之说,可是现在他也只能用夺舍来解释这个状况,说的通俗一点就是或许他已经死了,还魂到秦无双身上。
这个认知,让萧豫有些头皮发麻。这件事本身就很惊悚,如果可以选择,他宁可选择是符昭愿对他动了手脚让他变成了秦无双。
而且他现在这副模样根本没人会相信他是萧豫,即使制住了符昭愿,又能如何?萧豫心中立刻有了主意,倒不如趁这个机会,待在符昭愿身边查明原由,再筹划下一步的事。
符昭愿却不知眼前的人早已将她盘算了一遍,见“秦无双”不说话,紧张地问:“你是不是身体还不舒服?”她松开手,迅速抹了抹有些湿润的眼角,掀开被子就要下床,“我这就让人去请连城过来。”
萧豫制止她,“不必了。”他语气一如以往带着帝王的威严,但用秦无双的声音说出来,虽然气势仍在,却带着一股子生硬的味道。
这令符昭愿也微微侧目。
萧豫心中警铃大作,想着当初秦无双和符昭愿相处时的语态,忙补了句,“我是说我并无甚大碍,不过都是些皮肉伤。女郎无需这般紧张,只是我眼下有些饿了而已。”
说实话,他也没有什么底气能骗过符昭愿,但没想到符昭愿却好似很快信了他,还一副懊悔的模样道:“是了,你都好久没有好好吃饭了,昏迷的这些日子只能吃些汤汤水水,定然是饿了。”
她说着起身披了件外袍,对门外当值的宫人吩咐道:“去备些吃食来,要清淡一些。”她说着去点亮殿中的烛火,又转身从榻上搬了食案搁在床上,说:“你伤口还没好,辛辣之物不可用,吃清淡些,不留疤才好。”
符昭愿的母亲是王氏嫡女王秀,年幼时随王秀回了洛阳,一直受王家教养,也算是世族贵女出身。往日在萧豫面前也都是知书达理,行规矩步,眼下把食案都搁在了床上,倒是教萧豫有些想不到。
她私底下便是这般没个规矩?果真王家的人个个都是戏精。
萧豫心中冷笑,看着符昭愿又取了衣架上的狐裘斗篷过来给他披上。
房中虽有地龙,但仍毕竟是寒天,他确实穿的单薄了些。
看得出来她对秦无双倒是有几分真心。
不过如今占据秦无双身体的是萧豫,他自然对符昭愿的照顾并没有几分感怀。
两个宫人很快端了膳食进来,低眉顺目的把东西摆好,便利索地退了下去,显然她们早就对于符昭愿这些没规矩的习性习以为常了。
一碗鸡丝粥、一盘炒香芹、一盘山药炒木耳,还有一小碟糕点,
刚刚萧豫说饿不过是转移符昭愿注意力,眼下看到吃食,他反倒是真的觉得饿了。
鸡丝粥软糯香甜,小菜也清爽可口,他虽端着往日的仪态,但也做不到细嚼慢咽,一碗粥很快便见了底。
符昭愿笑望着他,问:“还要么?”
萧豫想着女孩子的食量大抵也这般,怕多要了惹符昭愿怀疑,虽然肚子才五分饱,只好违心道:“不用了,我吃饱了。”
符昭愿倒是显得有几分纳闷,“这便饱了?往常你两碗都能吃。”她脸上露出心疼之色,“定然是大病初愈,胃口还不大好。”
萧豫顿时有些悲愤。他自小到大,可还从未饿过肚子。
符昭愿让宫人进来将案食撤了,又绞了帕子给萧豫擦过脸和手,拉着他说:“今晚你就和我一同睡罢,我眼下高兴,有些睡不着,你同我说说话。”
符昭愿这提议正中萧豫下怀,他眼下也想从她这套点讯息。
不过要与她同床共枕……虽然他现在用的是秦无双的身子,但是到底有些抵触。
萧豫有些僵硬的被符昭愿拉着在床下躺下。
符昭愿看着他直挺挺的模样,皱眉问:“是身上的伤口疼吗?我看看。”说着就要来揭开他的衣衫。
萧豫迅速抓住了符昭愿的手,梗着脖子道:“刚刚只是稍稍碰了一下,无碍的。”
符昭愿这才收回手,轻车熟路扯了被子将两人盖上,
显然大被同眠,这种事她们也惯常做了。和一个婢子……这般没规没矩。
躺在符昭愿身边的萧豫忍着不自在,心中却对自己借着秦无双的身份拿捏住符昭愿更有了些把握。平时看着这主仆二人一个行规矩步,一个冷心冷面,如今看来却并非如此。
“真好。”符昭愿深吸了口气,微微仰头笑凝着“秦无双”在烛火下清秀的面庞,满足似得喟叹:“无双,你还在。”
萧豫侧头看向符昭愿,她眼中好似月光下粼粼一泓秋水,漾着失而复得的欢喜,仿佛所有情绪都不需要加以掩饰,这是他第一次在符昭愿身上看到少女该有的生气。
他正想说话,却听得她的声音沉了下去,蹙着眉头说:“你们在苍山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明一切都安排好了,为什么你和萧豫还会摔下山崖?如今闹了这一出烂摊子,收拾起来我都觉得头疼。”
符昭愿似是极为想不通,本是询问的话听起来反倒更像是在喃喃自语。
萧豫却从她这些话里梳理了许多信息,他前往苍山冬狩会出事,符昭愿一早便知,而且还有了安排。不过听符昭愿的语气,她似乎并不想他与秦无双出事,亦或者只是不想秦无双出事。他和秦无双一起摔下山崖,这才导致了他变成了秦无双。
符昭愿果真也脱不了干系!那么这个其中与她暗中谋划的人会是谁?
萧豫扶额痛苦地低吟了一声,难受道:“女郎,我有些事不大记得了,一去想便头疼。”
他这样自然装的,还是符昭愿那句头疼点拨了他。秦无双与符昭愿的关系亲密,以免露出马脚,托了这由头,也好蒙混过关。
符昭愿看他这样子,忙说:“想不起来就不要想了,这件事左右也是我托大了。如今你只管好好养伤,其他的事我自会看着办。”
萧豫好似不放心般地追问:“那皇上他现在是……死了吗?”这句话他问得很是艰难。
符昭愿闻言叹了口气,萧豫心中就是一紧。接着他听得符昭愿说:“昏迷不醒。不过你醒了,说不定他也可以醒过来。如今朝中局势危殆,就算他不醒,我也该好好筹划一番。”
若是现在的萧豫醒过来,那就是秦无双占着自己的身子?萧豫已经不敢想象这个情况,他现在真的有些头疼了,咬着牙道:“皇帝昏迷不醒,那朝里岂不是乱了套?”
符昭愿点点头,“眼下他并不在宫中,王绍想趁机准备用力萧晟为新君。”她不想再提这些伤脑筋的事,“好了,我不该提这些,你别想太多,我能应付的。”
他不在宫中?不,准确来说是他的身体不在宫中?那会在哪?
萧豫被符昭愿说的更是一头雾水,疑窦丛生,结果她却撂挑子不干了。此刻萧豫恨不得掐着符昭愿的脖子让她把话说清楚。
但是他不能。他现在的身份是秦无双……
萧豫望着头顶的幔帐,只觉得今晚怕是彻夜难眠了。


第2章 002
第二天一早,萧豫顶着沉重的眼皮从床上爬起来,临近天亮他才稍微眯了会。
符昭愿早已经起了,虽然她故意放轻动作,但是萧豫睡觉向来警觉,能感觉出来。
萧豫起身,立刻有宫人进来伺候洗漱更衣。
以前做皇帝的时候身边多是宫人服侍,他倒是没觉得不适。而秦无双毕竟是练武之人,衣饰干净利落,仿男装的式样,萧豫穿着倒也满意。
不过比起这些方便之处,他眼下却遇到了一件十分为难的事——他想如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