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东宫藏娇(重生) 作者:衮衮

后宫 衮衮 2019-09-19 收藏

顾慈是锦绣堆里娇养出来的美人,却被圣旨指给了嗜血阴狠、杀了人还要挑人皮做灯笼的太子,戚北落。
  顾慈吓坏了,听信谗言,抗旨改嫁承恩侯。原以为能和良人白头到老,结果没两年就香消玉殒。
  她死后亲眼看见夫君在自己灵前,与表妹寻欢作乐;
  也亲眼瞧见戚北落提剑帮她报仇,抱着她的牌位,哭了整整三日。
  最后柔声对她说:“慈儿,我们回家。”
  那时她才知,这个冷血的男人,有着世上最温暖的心。就连赐婚的圣旨,也是他亲自求来的。
  重新来过,顾慈迫不及待跑去东宫。
  可男人的脸色,似乎、有点、不大妙……
  ★双向暗恋,只有女主重生。
  ★日更,请假会提前在文案置顶处说明。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青梅竹马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慈、戚北落 ┃ 配角:作者专栏和预收文,长期求小仙女们收藏鸭! ┃ 其它:
    作品简评:
        顾慈是锦绣堆里娇养出来的美人,前世听信谗言,抗旨拒嫁冷血太子戚北落,改嫁承恩侯,不料没两年就香消玉殒。她死后亲眼看见夫君在自己灵前,与表妹寻欢作乐;也亲眼瞧见戚北落提剑为她报仇,抱着她的牌位哭了整整三日。那时她才知,这个冷血的男人,有着世上最温暖的心。就连赐婚的圣旨,也是他亲自求来的。重新来过,她毫不犹豫地奔向自己真正的良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臧。
       本文以细腻的笔调描写前世最剜心的遗憾,和今生最单纯的美好。错过与重逢,遗憾与温情,一唱三叹,皆于海棠花潋滟盛开的春日里,徐徐向阳开。一生挚爱,无可取代,累世情深,不负所待。
  ==================


第1章
  承恩侯府。
  灵堂内浊气呛人,长明清灯在白墙上映出一双男女身影,颠鸾倒凤,醉生梦死。
  “姐夫,谢郎,咱们这样做,表姐会不会生气?”叶蓁蓁媚眼如丝,柳腰款摆似美女蛇,说的是歉疚的话,语气却毫无愧色。
  谢子鸣热汗滔滔,百忙中抽空安抚,“人都死了,还管她作甚?再说又不是头一回,过几日你就是承恩侯夫人,是这府上正儿八经的主子,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敢说咱们的不是?”
  叶蓁蓁面上红晕更浓,素足不慎蹬踹到香案,乌木牌位咯咯摇晃。
  她慵懒地掀开眼皮,冲着牌位上“爱妻顾氏”四字挑衅一笑,当下便越发婉转承欢,娇啼不绝,也不知是叫给谁听的?
  顾慈虚无的身子跟着牌位一道晃了晃,淡淡斜他们一眼,自顾自跪坐好,双手交叠在膝头,目光望向木窗上镂雕的菱花,又仿佛透过窗纱,深深沉浸在自己的天地间。
  她已经死了,魂魄却被困在这窄窄一方牌位里,不得超生,亲眼目睹这两人在她灵前白日哭啼,夜里作乐。整整七日,她柔软的心,生生被挫成死灰。
  这便是她当初抗旨改嫁的男人?她哼笑,素手慢慢攥起拳。
  雪还在下,扯絮似的没完没了。丫鬟婆子早早就换下孝服,钻紧庑房烤火吃酒。隔着数道围墙,欢笑声依旧清晰可闻,偶尔冒出两声叹,也只是抱怨这鬼天气。
  灵堂外的灯笼因无人看顾,昏黄光晕淡如游丝。顾慈盯着那点星火,思绪渐渐飞远。
  她嫁入承恩侯府那日,也是个大雪天。赴宴道喜的宾客,还没今日上门哭丧的人多。
  顾家人一个没来,他却来了,阴沉着脸,跟小时候一样凶神恶煞,什么贺礼也没带,只拎着柄削铁如泥的长剑,将院子里的海棠树劈成两截,转身就走。
  翌日他便自请离京远征,再没回来。而那半截海棠树也就此成了枯木,无论顾慈如何调养,都再没开过花。
  剑锋是冲她来的,顾慈看得很清楚,可最后不知怎的就落在了树身上。而他当时的眼神,比漫天风雪还冷,里头还夹杂着一丝她看不透的情绪。
  “你没有挑男人的眼光,将来好自为之。”
  彼时她还不信,只当他又在故意恐吓自己。如今想来,只剩百感交集。
  他应是此生都不愿再见自己,所以才离京。现在她自食恶果,他一定高兴坏了吧!
  外间忽然烟火大盛,顾慈一怔,这才想起今日正是他凯旋的日子。
  戚北落,大邺朝的太子,将盘踞北境数十年的北戎连根拔除,福泽百代。赫赫战功,当世无人能望其项背。
  她耳畔,仿佛能听到阂城百姓道路相迎的震耳欢呼声。宫中为他设宴庆贺,他又生得兰芝玉树,宴上定有不少贵女排着队给他暗送秋波。
  谁又会在意今日还是她的丧期?
  窗户被风吹开,寒意钻筋斗骨。顾慈抱膝坐成团,虚幻的身子竟也会感到冷。
  忽然间,尖叫声随风灌耳,此起彼伏。
  灵堂大门被踹开,黑影自门外砸来,在地上滚出一道血痕,一双充血鼓胀的眼幽怨地从乱发丛中瞪来。赫然就是叶蓁蓁身边的大丫鬟秋菊,过去常帮他们暗中牵线的人。
  “啊!”叶蓁蓁当即吓白脸,衣裳都来不及穿好,胡乱抓来掩住胸口,慌忙往外跑。刚至门口,身影霍然顿住。一柄卷起的锋刃贯穿她小腹,抽出的瞬间,柔软的身躯便如面袋一般,轰然倒地。
  檐下灯笼呼哧狂摇,滂沱出一地血色惨白。
  戚北落逆光而立,身上还穿着战时的铠甲。银光森森,更衬他清隽眉宇冷若冰霜,就连满天璀璨烟火也压不住他周身杀气。
  顾慈捂着张圆的嘴,摇头不迭。他怎么会过来?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在宫宴上领赏,享受美人环绕、百官朝拜的么?
  戚北落似有所感,抬眸望去。牌位上的字如千万利针,赫然刺痛他眼帘。他巍峨身形猛地一晃,喉中涌起阵阵腥甜。
  “孤将她好生安置在你这,你便是这般待她的?”
  剑尖直指谢子鸣,血珠嘀嗒淌下,淅淅沥沥染红一片。长明灯轻晃,映出他轻颤的手,和手背绽开的道道青筋。
  谢子鸣抖似筛糠,连滚带爬地往后躲,“与我无关与我无关!毒是这女人下的,我本是想救顾慈来着,没赶上,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戚北落充耳不闻,一步步朝他走去,铠甲铿锵作响,声声催命。
  谢子鸣裤子泛起膻臭湿意,“你你你别过来,我好歹也是当朝一品侯爷。你若敢动我分毫,届时遭人弹劾,失了东宫之位,有你后悔的!”
  “孤此生最后悔的,便是三年前因她而心软,没能一剑要了你的命!”
  狂风怒号,裹着漆黑夜空的白雪,“呼啦”冲破灵堂百窗。长明灯猛烈晃荡,哧,被血浇灭。谢子鸣倒在血泊中抽搐,嘴角吐着泛血的泡沫,宛如一尾垂死的鱼,渐渐,一动不动。
  四面重归寂静,木窗苟延残喘地吱呀,烟火乍亮,撕裂屋内死寂的黑。戚北落漠然立在其中,双目空空,形影相吊,仿佛全帝京的雪都落在了他身上。
  顾慈素来胆小,指甲盖大的虫子就能吓得她涕泗横流。现在亲眼目睹这些,她却一点也不怕。唯有懊悔和自责呜呜咽咽梗在心头,压得她透不过气,只能深深将脸埋入膝间。
  长明灯重燃,氤氲一团温暖柔光。
  顾慈仰面,不期然撞入一双星眸中,温柔又委屈。眼底布满血丝,眼圈发青,鬓发微乱,像是连日不眠不休快马加鞭赶路所致。
  手伸来一半,他又胆怯缩回,将血迹擦净后,方才迟疑着抚上牌位。
  “慈儿,我是不是……又吓着你了?”
  “赐婚的圣旨,其实是我向父皇求来的。早知你这般厌我,我就该早些离京,如此你也不必为了躲我,嫁给这么个废物……”
  粗粝的指腹顺着“顾”字的笔画,轻轻摩挲。袖口传来叮当细响,滑出一根红绳,系着银铃,表面绿锈斑斑。
  顾慈想起来,戚北落少时生过一场大病,太医都说他命不久矣。她和姐姐一道上护国寺为他祈福,随手买了这串红绳予他,听说能消灾降福。
  后来他的病果真好了,却嫌弃手链是姑娘家的玩意,死也不肯戴。时过境迁,铃声已不再清脆,他竟然还戴着?
  顾慈心头大动,最难捱的那七日,她都不曾掉过一滴泪,此刻泪水却决堤般再克制不住。
  帝京的雪下了三日,戚北落便抱着牌位枯坐了三日。
  冷傲如他,六岁成为太子,十四岁披甲上阵,十六岁被奉为战神,万军压境时,他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如今却在她灵前,哭得像个迷路的孩子。
  顾慈心疼极了,想帮他揩泪,却触摸不到他的脸。只能虚虚依偎在他怀里,想象他怀抱的温暖。
  若有来生,她真想好好拥抱他。
  眼前出现一片光斓,院中那半截海棠树竟然开花了。
  苍茫雪色间乍现一点红,怪诞又惊艳。晨风拂过,嫣红花瓣翩翩朝她飞来,似他温柔抚摸她面颊,握住她的手,十指交缠,紧紧扣在一块。
  “慈儿,我们回家。”
  


第2章
  夏日雷鸣震天,大雨瓢泼,全帝京的云翳仿佛都聚在了定国公府上空。
  玉茗轩内气氛凝重如冰,丫鬟婆子跪了一地,各个面如菜色。
  五日前,宫里传出风声,说陛下有意赐封二姑娘为太子妃。个中荣耀,羡煞旁人。
  偏生二姑娘不稀罕,为了个承恩侯世子,竟在家闹起绝食。前日她因饿得太过,脚底虚浮,不慎从阁楼上摔滑下来,后脑勺肿起大包,至今昏迷不醒。
  “母亲,太医说、说倘若慈儿今晚再醒不来,就、就……”
  就让准备吉祥板。
  裴氏捏紧帕子饮泣,剩下半句话,她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她统共生养有二女一子,最疼的就是二女儿顾慈。当真是捧在手里怕摔,含在嘴里怕化。这会子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不如干脆给她也备一副吉祥板,让她去陪慈儿作伴!
  顾老太太肃容坐在玫瑰椅上,手缠念珠,眼眸轻盍,身影宛如凝固。
  “哭什么哭!二丫头违抗圣命,害顾家祖上蒙羞。宫里肯派太医来瞧,已是天大的恩泽!你还在这抱怨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