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重生后太子扒了我的小马甲 作者:沈青鲤

后宫 沈青鲤 2019-09-12 收藏

【新欢是我,白月光也是我】
世人都说当今皇后是个好皇后,美若天仙不说,更难得是品德高尚。
就连皇上登基前生下的庶长子,皇后也对他视如己出,关怀备至,还一手扶持这庶长子压过自己的嫡子登上储君之位,真个雍肃持身、允协母仪于天下。
每每听到这些赞誉,薛溶溶总觉得怪不好意思,毕竟,这庶长子也是她生的。

温馨提示:1对1,架空,宠文。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溶溶,刘祯

作品简评:
vip强推奖章
      世人都说当今皇后是个好皇后,美若天仙不说,更难得是品德高尚。就连皇上登基前生下的庶长子,也对他视如己出,关怀备至,一手扶持这庶长子压过自己的嫡子登上储君之位,真个允协母仪于天下。每每听到这些赞誉,薛溶溶总觉得怪不好意思,毕竟,这庶长子也是她生的。
      本书文风清新自然,情节曲折动人,女主本是男主的白月光,重活为另一个人之后阴差阳错的又来到了男主身边,成为他的新欢。作者用平实清新的文字将层层递进的剧情娓娓道来,将男女主从相知相恋到生离死别,从重逢不识再到重新相爱的变化鲜活地刻画了出来,人物形象跃然于纸上,喜欢甜宠文的读者一定不要错过。


1、第 1 章

    晌午下过大雨,园里的花木喝足了雨水,叶片被洗得清清亮亮的。有些娇贵的花朵儿被雨水打落,三三两两散在路边,煞是好看。

    景溶扶着肚子走得极慢。怀里似揣了个火球,饶是清爽的雨后,鼻尖仍不停冒出细细的汗。

    “小主坐下歇歇。”翡翠扶着景溶到养鹤亭坐下,拿帕子替她拭汗。

    亭外,几只仙鹤悠然踱步,气度高华,仙风道骨。

    御医嘱咐她要多走动,偏生她身子沉重,走不了多一会儿人就乏了。宫女奉上温热的桂花酸梅汤,景溶饮了一大半,才觉得爽利些。

    景溶舒了口气,两只手又不自觉地放到隆起的腹部。

    算算日子,还有三月孩子就会出生了。

    那也是太子跟国公府嫡女陈妗如大婚的日子,陈妗如是皇后的侄女,也是太子的表妹,两人门当户对,天造地设。

    手指不自觉地拧紧。

    “小主哪里不舒服?”翡翠见她脸色不好,忙上前问。

    “没事。”景溶摇头。

    “可不是逞强的时候,我马上传御医。”

    景溶仍是摇头。

    “小主又在多虑了,”翡翠见她模样,猜着了几分,当下便说些宽慰的话:“小主肚里怀的是龙种,如今太子尚未大婚,不便给名分,且放宽心养身子,等到了时候,该有的都会有的。”

    名分?

    那是她可以肖想的事吗?景溶的眸光暗了几分,她想的,只不过是活命。

    翡翠又劝,“若是思虑太重,会伤到腹中孩儿的。”

    腹中孩儿……这孩子……他怎么就来了呢?

    “小主,您起一下,我再给您加个软垫,多歇一歇。”

    景溶闻言回过神,想起要见的人,起身往亭外去,“不歇了,别让安澜姑姑等久了。”

    翡翠不以为然的一笑,“您跟安澜姑姑的身份今时不同往日,姑且让她等一等。”

    景溶没有作声,只往前走。

    一路碰到东宫的宫人,皆是恭恭敬敬地行礼问安,道一声“小主安康”。

    这一声声的“小主”,无不昭示着她如今与众不同的身份,听得她越发慌乱。

    景溶是九个月前来到东宫的。

    依照宫中规矩,诸位皇子大婚前一年都会由敬事房差遣宫女到房中指导人事,太子大婚,敬事房自然将此当做头等大事。

    敬事房的教引宫女自然不是寻常人家的通房丫头可比,名曰司帐、司寝。挑选章法有三,其一是相貌端庄身材婀娜,其二是熟知人事,而其三则必须是处子之身。每一条都不难办,难的是同时具三者。因此这些司帐宫女皆非临时选拔,而是敬事房精心培养的。

    景溶十二岁入宫,在掖庭的时候一直跟着司膳学习,回回考核都是头名,本以为稳进尚膳局,却被敬事房的安澜姑姑相中了。

    她初时无措,日子久了便觉出妙处了。

    司膳是门手艺,司寝同样是门手艺,左右都是伺候主子。尚膳局事务繁忙,每日从早忙到晚,一不留神就会出错,难得有功但求无过。敬事房就不一样了,素日清闲不说,后宫那些主子们,碰到敬事房的人都客气极了,十次当差有九次能捞到赏赐。

    毕竟,敬事房掌管着各位主子的绿头牌,翻牌的人是皇帝,摆牌的却是他们这些下人,里边的弯弯绕绕实在太多,可以做手脚的地方也太多,谁不盼着能从敬事房这边学些绝活儿好笼络圣心呢。

    景溶顺顺当当的在敬事房做到第六年,直到今年皇上为太子殿下赐婚。

    皇后娘娘对此事非常重视,让敬事房把选好的人带到跟前过目,第一次选人的时候景溶就去了,但娘娘选中了一位相貌温婉大气的宫女,送过去当晚就哭着回来了,据说是遭到了太子殿下的训斥。敬事房这头立即重新挑选了两人过去,这次倒是没被训斥,可两人在东宫呆了十几日仍是完璧之身,安澜姑姑只好把人领了回来。

    太子是今上的嫡长子,是以敬事房中备选的适龄宫女养得不多,之前送过去那三人,样貌技巧样样拔尖,她们三人铩羽而归,这差事最终就落了景溶身上。

    管事太监说得很直白,办不好差事就跟其他三人一样送去浣衣局。

    安澜姑姑倒是跟景溶细说了一番利害,她们四个人都是为太子准备的,前三个人折戟沉沙,若是景溶再失败,敬事房无法交差,必会受到皇后娘娘的重罚。

    景溶有些颓丧,那三位姐姐平日里就学习得比她好,她们都失败了,她哪里能行?

    颓归颓,丧归丧,差事落下来了,景溶只得提着万分小心去琢磨。

    景溶没见过太子,但在宫中听过不少传闻,太子是嫡长子,原是贵重无比的,怎奈出生时染了重病,经高僧指点送去大相国寺寄养,一直住到十五岁,劫数避过了才回到宫中,旁人都以为他在外养废了,然而太子接连办了几件大事,让陛下坚定地立他为储君。

    因在寺中远离尘世烟火太久,太子格外清冷自律,册立之后从未近过女色。

    如今大婚在即,皇后娘娘一心想要抱孙,叮嘱敬事房务必让太子开窍。

    然而敬事房接二连三的失败,真办不好这差事,她的下场指不定还没那三个去浣衣局的姐妹好。

    太子不肯碰那三位宫女,莫非是有什么问题?若是心结或可化解,身体若有恙,她不是大夫,哪里能治得好了?

    景溶在忐忑中等待了一日,安澜姑姑就送她到了东宫,沐浴净身过后便被带到了太子寝宫。

    太子殿下果然如传言般清冷,光是余光一瞥便叫她不敢妄动,侍奉晚膳时,景溶居然手一抖打翻了一盘御膳,太子侧过脸盯着景溶,那一瞬间景溶以为自己要死了,谁曾想太子轻轻吐了两个字:“过来”。

    这一留就足足留了三个月。

    等到宫中来人接景溶回宫的时候,御医居然诊出了喜脉。敬事房中的司寝、司帐皆是绝育绝孕的,景溶也不例外,但这等奇事偏生就发生了。太子没让敬事房的人把她带回去,而是把她养在东宫,养得肚子一天比一天大。

    景溶心事沉重地进了偏厅。

    “给小主请安。”安澜姑姑见她来了,恭敬地向她行礼。

    景溶急忙扶住她。

    翡翠在旁一笑,“我们小主日盼夜盼的,可算把姑姑盼来了。你们好生说话,我去厨房看看小主的汤药好了没有。”说完就走了出去。

    待她退下,景溶这才显露出慌乱,“姑姑,我……我到底该怎么办?”

    司帐并非侍妾,更因绝育绝孕不会被封为嫔妃。按照敬事房规矩,教习后须回宫,她非但在东宫留了下来,还怀了龙种。

    安澜姑姑叹了口气,哪怕她在宫中浸淫数十年,也不知眼下该如何是好,“一切都是天意,老天爷让你怀上孩子,有太子殿下在,你就安心留在东宫。”

    “不,姑姑,太子……他并不是真的中意我。”景溶欲言又止,声音放得极低,“太子殿下只是没有尝过滋味一时兴起罢了。”

    白日里且不说了,太子惯常对她冷淡,夜间情到浓时,景溶常常忘乎所以地缠着他倾慕他,他却从来没有。

    他享受着身体发肤的欢愉,内心依旧冷硬。

    对他而言,她不过是个玩意儿罢了,早晚都会被厌弃。

    未来的太子妃陈妗如出身国公府,是太子的亲表妹,景溶在宫里碰见过陈妗如,那是一个灿如星月的骄矜贵女,她如何能容得下景溶在她之前生下孩子?

汇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