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臣妾是你皇奶奶 作者:丸子人

后宫 丸子人 2019-02-07 收藏

她未到及笄就已名动京城,许给天家,世人都道她命好。
但她却觉得再没有人比她倒霉了。
成为皇后的第一天,皇帝驾鹤西去了。
成为太后的第一天,她被一块粉糕给撑死了。
好在阎王爷是她前世的亲戚,容她再回人间白吃白喝几年,谁曾想竟成为皇孙的宠妃。
某位年轻帝王,整日忙于往她房中钻,她重重地叹了口气:“臣妾是你皇奶奶啊!”
他温润一笑:“上辈子朕就预定你了。”
一见钟情粘人小皇帝vs吃货爱瞎操心“老”宠妃
更新时间不固定一般在晚上。
全文主角无虐点,从头甜到尾,架空文勿考究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宫斗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元宝姝 ┃ 配角:轩辕宸,慕如野 ┃ 其它:苏良人,丽妃,水饺

美人篇
      第1章 皇上真偏心
“不好了,元美人又跳湖了!快救人啊!”

“大事不好了,皇上也跟着跳下去了!”

御湖岸边的人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团团转,侍卫们一个个像是下饺子一样往河里面跳。

当然,这些元宝姝是看不到了,她紧紧闭着双眼任由冰冷的湖水灌进自己的口中,鼻腔中……

她现在只想死,然后去问问阎王怎么又给她安排来这个鬼地方。

亏得还是她二大爷,竟然将亲侄女又往火坑里推。

溺水的滋味十分不好受,才一口就呛得她整个胸腔难受,好在死过一次,一回生二回熟。

突然头皮一紧,拽的她不得不睁开眼,她就瞧见一双明黄色的靴子直奔自己脸而来,借力瞪了一脚。

“唔……唔唔……”

元宝姝想说:是哪个龟孙子竟然找死敢救她,救就救呗,踩她作甚。

被拖到岸边的时候,元宝姝被人力道不小地锤了几下胸口,哇啦吐了一大口水,悠悠睁开眼。

这才瞧见方才救她的龟孙儿,正抱着她的腰身,头上稀里哗啦地落着水,可不就是她的宝贝皇孙么!

“爱妃,今日之事是朕对不起你,那你也不能做傻事啊。”年轻的帝王眼中竟有些泛红,不知是被湖水呛得还是真的动了情。

元宝姝在心中骂了一句大逆不道,但是为了保住小命还是娇滴滴地哭了一阵,说什么臣妾被人平白冤枉,没有颜面苟活于世了。

皇帝一听更是心疼,安抚地拍了她几下,抬眼间已不见适才柔情,阴戾地看着站在一边的皇后。
“皇后恶毒善妒,即日起禁足凤栖宫,闭门思过!”

皇帝言罢便打横抱着怀中人,绝尘而去。

皇后不甘心地看着他们的背影,她好歹也是镇国公之女,一等一的豪门世家出身,竟被自己的丈夫当众这样折辱,真正没有脸活下去的人是她才对。

淑妃在一边添油加醋:“娘娘,您不就是小小惩罚了一下元美人么,她何必闹这样大的阵仗?”

“就是,本就是元美人看见您不跪拜在先,皇上真是偏心。”

看着皇后脸色越来越不好,众嫔妃纷纷住了嘴,本来还想着让皇后为她们出头的。皇上一连几天都只去元美人那里,看得她们好生眼红。

而此时正窝在皇帝怀中的元宝姝,生生咬着一口银牙,默念着:孙媳妇儿啊,我真是对不起你。

这件事,还要从她一不小心吃多了被撑死说起……

其实她不叫元宝姝,她本名为元念珺,生于乾元二十一年,距今至少有二十多年了。

她是当朝太傅之女,生得倾城容貌,又有相师算过她有泼天的荣华富贵,将来是要嫁到皇家的。她老爹一听乐坏了,自小便将她宠成了宝贝。

她金钗那年随家人去游园,抱着冰糖葫芦吧唧吧唧吃得正欢,不知道哪个文人瞧见便做了首诗,大致说的就是元家有女生得如何别致,小小年纪就有这样的容貌,以后还得了。

不知是诗写得好,还是她真的好看,反正上门提亲的人快要将她家门槛给踩烂了。

太傅左看右看都不好,可惜太子已经娶了太子妃,他家女儿怕是没有机会做皇后了。

可是万万没想到,太子的老爹,乾元帝,看上她了。

一道圣旨下来,元宝姝直接成为皇后,这可愁坏了太傅一家人。

乾元帝先前已经有两位皇后离世,熬到现在已是个老头子,竟然还觊觎他们家的宝贝闺女,真是个老色鬼!

可千不甘万不愿,元宝姝还是被急吼吼地接进宫中,行了册封典礼。

对于元宝姝来说倒不是什么坏事,她对嫁人还没有什么概念,只当是换一个地方生活罢了,何况这里能吃到外面都寻不到的美食。

挺好。

乾元帝确实是一个老色鬼,光是后宫就足足有上千人,更不必说宫外留情那些女人们,几乎是隔一两年便会有人自称是皇帝的血脉,拿着什么玉佩折扇来皇宫认亲。

所以当乾元帝听说京城竟然有这样出名的美人,就迫不及待地想要纳进后宫来,可惜四妃八嫔都满了,那就只剩下皇后之位还空着。

乾元帝一合计,太傅权势滔天,万万不能委屈了他的女儿,她就这样成了乾元帝的皇后。

老色鬼在册封典礼时瞧见她十分欢喜,于是一入夜就急吼吼地赶去凤栖宫,谁知路上卡了个跟头,这一摔就再也没起来。

在她成为皇后的那天,皇上驾崩了。

按说皇帝驾崩了没有孩子的妃嫔都是要陪葬的,皇后不必,于是她第二日便脱下皇后礼服,换上了太后的仪仗。

她成为太后的第一日并不好过,先是哭丧哭得肝肠寸断,毕竟死了丈夫是一件挺伤感的事,紧接着她又参加了太子的登基大典,还劝慰新帝许久,看着俨然比自己大了十多岁的“儿子”,她确实有些别扭。

等做完这些,她总算是回到了自己的新窝,寿康宫。

相比凤栖宫她更喜欢寿康宫,因为这是宫中唯一有小厨房的宫室。

她一整天都没有好好吃东西,于是吩咐下人赶紧给她置备出一桌吃食来,什么水晶肘子,翡翠老鸭汤,还要鸡髓笋和元宝虾仁,吃饱喝足时令水果也要上一些,最后饮口茶清清嗓子。

吃完这些她砸吧砸吧嘴,觉得好像差了点什么。

是了,她竟然没有吃点甜食,怪不得觉得这顿饭不够圆满,她叫人又端了一盘藕粉桂花糖糕上来,要说她坏就坏在吃了这口糖糕,本就圆滚滚的肚皮,在硬塞下一口糖糕后,彻底要爆炸了。

她打了个饱嗝,觉得肚子里火烧的一样疼,好像要裂开,终于两眼一翻就与世长辞了。

她被鬼差带走的时候还在想,若是没有吃那一口糖糕,现在她是不是能仗着太后的身份,颐养天年,一生衣食无忧,所以那口糖糕真是恨人。

鬼差长得青面獠牙,地府更是阴森可怖,她自小被家人呵护长大,从未见过此等景象,不禁吓得上牙打下牙,被推进阎王殿时吓得两腿发软,直接跪倒在地上。

“来者何人?”阎王爷头也不抬地问道。

“元,元……”

阎王爷眉头一皱,抬眼看去,却突然眉开眼笑,大喝一声:“这不是我家大侄女么,大侄女你咋来了呢!”

当她还在纠结自己的名字时,阎王爷就已经大步走过来,将她从地上一把拽起来,直接按在自己的座位上,细细打量起来。

“别说,还是和小时候一样,连个魂儿都生得瘦弱,平日里总要比别人多吃点米粮才能补回来。”

她忙不迭地点头,因为阎王生得和常人无异,她倒没有那么害怕,便说自己确实吃的比别人多,要不然脑子便不大灵光,还总爱打盹。

阎王爷说自己是她前世的二大爷,既然碰到了就肯定要好好照顾她,问了她想要投身去什么人家,他只管安排。

她想了想,觉得投胎转世还要从襁褓慢慢长大,实在太难熬,更何况她小时候估计是被这孱弱的魂儿拖累的,身子骨极差,经受过不少病痛磨难,所以不想再经历一次了。

于是她问二大爷,能直接还魂回人间么。

二大爷说可以是可以,但是本来的那副身子阳寿已尽是不能回去了,倒是可以占上一具还未到阳寿却丢了魂的身子。

二大爷还拍着胸脯跟她保证,一定会给她找一个顶好的身子,让她先安心在地府住下。

在地府住着她实在不能安心,到处都是死状惨烈的鬼魂,独独有一处她喜欢去,便是忘川。

忘川上面横亘着奈何桥,孟婆便站在桥头,桥下面开着大片大片暗红色的曼殊沙华。她坐在岸边赏花,偶尔抬头看看从桥上经过的鬼混。

孟婆是个坏婆子,不管对方哭得如何肝肠寸断,不肯忘却前尘,最后总会被孟婆哄着喝下一碗忘川水,然后呆呆傻傻地走上桥。

“你这是糊弄人,说是让人家尝尝味道,等下再施展法术,结果喝下去了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孟婆冲她招招手,咧开嘴笑道:“大侄女,要不你也来尝尝味道?”

忘了说,孟婆也是她家亲戚,和阎王是两口子,但是他们有几百年没见过,每天死的人一个接一个,根本倒不出空来见面。

于是她摇了摇头,说这水或许她有一天会想要来喝,可不是现在,还不到时候。

孟婆也说,有时候她想干脆一碗水喝下去,也就不必惦记那个没心肝的老头了,几百年也不知道来看看她。

听孟婆念叨的多了,她便忍不住问为何不找人替一下,这样也就能见上一面了。

孟婆说她的这活实在得罪人,又有谁会愿意替她呢。

元宝姝想着自己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孟婆唬人那一套自己也学了不少,便主动揽下了孟婆的活,让她尽管去找自己相公叙旧,这里有她顶着。

看着孟婆千恩万谢地离去,她端着碗会心一笑。


这日投胎的鬼不多,听经过的鬼说现在外面闹战乱,基本死了的都被压去十八层地狱受刑,因为动乱年间作恶的人也就多了。

元宝姝跟着清闲,坐在岸边继续赏花,忽然听到身后清朗的声音道:“世人都惧怕曼珠沙华,只因为它开在忘川,非入地狱不得见。今日一见,却比想象中要惊艳,尘世一遭,在这里了结也算圆满。”

她回头,瞧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将军,身上的铠甲被砍得支离破碎,唯有一双眼睛炯炯有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