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宠妃不容易 作者:七月与烧酒

后宫 七月与烧酒 2018-11-19 收藏

大明宫里宫外的都知道皇帝喜欢气质清冷,眼底有雾的姑娘。
五品官嫡女舒晴认定了自己定然选秀会落榜,毕竟自己长得这么天生丽质,美艳动人的窈窕佳人,狗皇帝定然是欣赏不了的。
谁知道,选秀当天她不过和狗皇帝对视了一下,居然……居然中选了???
就这样迷迷糊糊进了宫,然后被他一路宠上天。

ps:女主小可爱不接受反驳,不喜欢的请点叉不用告诉我江湖不见。红眼病勿入
注:女主最可爱(不接受反驳)(空有一颗后宫遍美人的心)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舒晴 ┃ 配角:朱彦,周凌薇,卫莹然等 ┃ 其它:
==================

  ☆、1.第一章

  马车慢慢驶过街巷中,车轮发出轻微的吱呀声,车内却很是安静。
  车内的那位姑娘裹着一件外袍,时不时轻轻掀掀帘子想看看外面,却又不敢明目张胆的来,毕竟外面有她嫡亲的两个哥哥,正骑着马跟在马车身旁。
  再次试图悄悄掀开帘子的时候,正对上哥哥警告的目光,顿时讪讪地松开了手。
  这姑娘长得极美,吐了吐舌头,才嘟着嘴巴望着窗帘,一副不太开心的样子,哪怕在昏暗的马车上依然白的发光,如同一个玉人儿似的。
  螓首蛾眉,一颦一笑间都尽显风情,是个美艳动人的姑娘。
  叫人见了,不由感叹好一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儿,可惜啊现下最吃香的模子却不是这样的,而是文静端庄,灵气逼人,带着仙气儿仿佛是喝仙露长大的姑娘。
  数月以前,先帝驾崩,由曾为太子的新帝继位,然其子嗣过于单薄,膝下唯有一位小公主。
  唯一的嫡子在太子府时,因为朝堂上的博弈争斗,不知是谁暗下毒手,对小世子下了毒,最终年仅三岁的小世子不幸夭折。
  而如今两年过去了,新帝正值壮年,膝下却没有皇子,只有一位小公主,故而太后和朝臣们上议,请陛下行选秀,甄选才貌双全的后妃入宫,为陛下绵延子嗣。
  孝期一过,新帝便在太后和皇后的催促下昭告天下,但凡六品官员及以上方可参加选秀。
  这不,坐在马车里的温舒晴正是五品官嫡女,刚刚好擦着边儿有了这么个选秀的机会。
  不过她并不担心,因为天下人皆知,陛下喜欢的可是那种眼睛有雾,楚楚动人,又仙气飘飘的女子。
  自新帝还是太子之时,府中选妃时,选的都是这般清秀灵动的女子。
  不说旁的,单单是当今的皇后娘娘,便是当初陛下自己亲自选的,后边的妃妾们大多是这般气质的女子。
  据说皇后娘娘颈长清丽如立水晶屏,常自织鹤氅羽衣,穿之步上楼台,琼姿仙貌似欲绝尘而去,羽化登仙。
  且皇后娘娘还通文史晓古今,雅音善听,婉颜能谏,颇有贤名,深得陛下的爱重。
  所以,像她这般美艳动人的,陛下可欣赏不了。
  而且那卫贵妃也同样不逊色与皇后娘娘,不止是陛下的亲表妹,人长得也是面如观音,端庄秀美,眼似秋波,口若朱樱,鼻如悬胆,皓牙细洁。
  最关键的是卫贵妃生下了陛下的长女,华瑛公主。
  其他妃嫔也是个个岁月静好,唇珠似躺,眼底有光的模样。
  所以麽,温舒晴眉眼含笑地扬了扬下巴,像她这般的大美人儿,狗皇帝那般没眼光的人,估计是不会选她了。
  她的目标就是去皇宫里头晃悠一圈,好歹也算是去过皇宫的人了,然后出来了老老实实找个小狼狗嫁了。
  这次选秀,家中有那气质清冷,端庄优雅的姑娘的,个个都是期待地不行。
  毕竟,谁都知道宫中有人好办事儿,尤其是这枕头风可厉害着呢。
  瞅瞅当今的卫太后,早知道卫后未入宫前,卫家最大的官儿也就只有个六品的。
  可如今呢?可谓是富贵至极啊。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这话不假。
  就算这皇帝并不如前朝那般的耳根子软,家里有人犯事儿了,哪怕是求个情呢。
  所以啊,趁着现在赶紧往宫里送人才是。
  就算不符合陛下审美的姑娘,也开始找嬷嬷学着那等陛下喜欢的模子,跟着学了起来,只期盼能一朝选在君王侧,好光耀门楣。
  若是有幸,能诞下一儿半女的,无论男女家族总能兴旺个几十年。
  像温舒晴这般长相的在皇帝那不并不吃香,但是在其他男儿眼中却是心仪至极,只是她这般不端庄的样貌不得那些个夫人们喜欢。
  温夫人为着这事儿啊,好几日里都没胃口,进不下饭。
  她心里愁啊,女儿这般美艳动人,天生得了一副好样貌本是好事,可有哪个当家夫人愿意自己的儿子娶这般容貌的女子做夫人呢,生怕带累了自己的儿子,叫他们不好好读书上进。
  对于男儿们,则大多看中样貌,愿意娶她为妻。
  只是自家闺女这个跳脱又迷糊的性子啊,让她这个当娘的都发愁,若是进了宫还不让人吃的连骨头不剩。
  明明长着一副精明相,偏偏是个不长脑子的,所以不止是她整个温家从来就没想过送温舒晴进宫,只一心培养着另一个庶女温暖,希望她能一朝入选成为贵人。
  要说起这温暖啊,平日里行走间如弱柳扶风一般,一双眸子里总是似雾非雾的,让人心生呵护之意。
  便是她这个女子,都想好好呵护,捧在手心里呢。
  世间男儿大多有着隐隐的保护欲,最是喜欢这般楚楚动人,楚腰卫鬓的姑娘。
  说来,温家人男人女人个个都生的一副好样貌,到舒晴这一代更甚。
  据说当今陛下喜欢的正是温暖这般模子的姑娘呢。
  自打新帝登基以后,温家就起了些心思,希望自家能出个贵人。
  若是福气再好些,温家女能生下个一儿半女的,那温家起码能富贵三代,这可关系着家族大事呢。
  至于温舒晴,温老夫人和温父温母都商量过了,打算等选秀一过,撂了牌子回来好相看。
  若是温暖能入选,温家还能顺着东风,给温舒晴找个好人家。
  要说来其实温舒晴是胎穿,一生下来就是温家嫡女,像什么流口水啊,尿床啊,扮可爱啊,她都是做过的。
  无非是怕别人把她当异类,不过她倒也轻松,只需要有样学样就可以了。
  原因麽,自然是她有个同胞哥哥,和她是龙凤胎,俩人打小一起长大。
  所以,她只需要看她哥哥做什么她便跟着做什么也就是了。
  好在,婴儿时期也就那么些个时日,打从学会说话走路以后啊,她明显比普通婴儿聪明,最明显的就是她哥哥温舒然才会说话她都能背古诗了。
  虽然她向来没什么心机,却受到了家里长辈们的宠爱。
  就这样,一晃眼就十四岁了,温夫人才说要相看,宫中就下旨要选秀了。
  “晴儿啊,你听娘的话,如今你庶姐温暖是咱们温家要送进宫的,将来可能会是贵人。”
  “你乖乖的,和她处好关系才是,你们可是亲姐妹这打着骨头还连着筋呢。”
  “到了宫里你就多让着她些,就忍这一时,等出了宫就好了,知道么?”
  “还有啊,到了宫里别太相信别人,只能相信你自己。吃的用的都要小心,可别着了别人的道。”
  “这样,到了宫里你就老老实实地呆在屋里少往外跑,等出了宫娘就带你出去散心去。”
  昨日夜里温夫人不放心,拉着温舒晴的手殷切地嘱托着,生怕自家闺女在宫里出什么事儿。
  “娘,我知道了。”温舒晴小脸红扑扑地,亲昵地抱着温夫人的胳膊说着。
  温夫人好笑地点了点女儿的鼻尖,微微叹了口气,不放心也没办法,女儿大了总得自己学着长大。
  可一想到女儿以后要如同她一般,经历那些糟心事儿,她心里就难受。
  也怪她自己,这些年太过娇惯女儿,把她养的天真无邪,半点心机也无。
  在家里有她这个当娘的护着,可以后呢?成了亲,姑爷可会如她一般宠着女儿?
  如今她心里很是后悔,开始试图教着女儿一些事情,只是每次说到阴私之事时,对上女儿那双懵懂澄澈地眸子,她心里就是一软。
  可还是狠下心来,一点一点把后宅的事情掰碎了讲给女儿听。
  可她到底听明白没有,温夫人心里是一点数也没有。
  温舒晴倚着靠背微微叹了口气,望着马车的蓬子,思绪渐渐放空。
  父亲温大人对她还有两个嫡亲的哥哥都很好,和母亲温夫人也很恩爱,可偏偏还是有姨娘,有庶出的兄弟姐妹们。
  她平日里虽然不愿意想太多,可也是明白的,大时代如此,纵然自己是穿越女,她也从来也没有自大地认为她能改变这个时代。
  三妻四妾在这个时代是合法的,除非招赘,否则的话她未来的丈夫很有可能也会三妻四妾,左拥右抱的。

  ☆、2.第二章(捉虫)

  这么想着,温舒晴心中荡起淡淡的波澜来,平日里母亲说过的,她不是不知,只是不愿相信不愿去做罢了。
  不知过了多久,传来阵阵马儿的嘶吼声,她便明白,皇宫到了。
  “晴儿,皇宫到了,下车吧。”温舒宁稳重而低沉的声音从车窗的缝隙间传来。
  温舒晴深呼了口气,长睫眨了眨掩住了眼中的紧张,“好。”她应了一声,轻轻掀开了帘子,顺着温舒宁的手走了下去。
  入目的便是那座辉煌的大殿,周围棵棵古树拔地而起,参天而上,红墙黄瓦的富贵直叫人油然而生庄重敬畏之感。
  如此辉煌绚丽,不愧是皇宫,温舒晴眼底飞快闪过一丝惊艳,随即又闪过一丝怅然,不过她并不羡慕。
  温舒晴的目光转向前面那个刚从青顶小蓬中走出来正含笑看着她的少女。
  她微微挑了挑眉,努冲温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来,眼角下的那颗泪痣衬得她的容貌更加夺目了。
  温暖眼神一顿,随即笑的更加灿烂了,这等不端庄的女子,不说进宫无望,就算嫁入高门大户也不容易。
  她又何必和温舒窈计较什么呢,左右马上自己就要进宫了,为今之计还是选秀最为重要。
  温舒然跟在温暖的身后,表情严肃,在见到温舒晴的时候,才扬起了笑脸来,露出了一口大白牙,蠢萌蠢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