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恋一世的爱 作者:酥芙蕾

豪门 酥芙蕾 2020-05-21 收藏

宁缈少时,父母接来一个身世凄楚的孤女。
  孤女两幅面孔,人前可怜无助,人后嘲讽她除了会投胎还会什么。
  宁缈:“我还会抢走你那个长得挺不错的青梅竹马呀!叫萧行言是吧?”
  【切开来都是黑的技术宅x家里有矿的美艳小作精】
  宁氏千金宁缈含着金汤匙出生,嫁的老公科技新贵萧行言有颜有钱,命好的人人称羡。
  只有宁缈自己知道,她跟萧行言婚后压根儿不怎么见面,塑料夫妻各自潇洒。
  某日,有人在豪门八卦贴里爆了个大料——
  宁缈的老公,其实是她从寄居宁家的孤女手里硬夺来的!
  “不稀奇,她出了名的骄纵跋扈……”
  “不就仗着投了个好胎么,欺负孤女真不要脸……”
  “我亲戚在子夜科技,听说萧大佬根本不待见她,迟早跟她离婚……”
  萧行言的办公室里,宁缈被抵在办公桌上,被迫听他读她自己披马甲的回帖:
  “‘呵呵,追宁缈的男人从东京排到巴黎,巴不得她恢复单身好上位’——”
  他贴近她,眸色暗沉危险,“都有谁,说来听听?”
  相关帖子全部消失。
  萧行言搂着怀中倦极酣睡的宁缈,在历来只发表技术文章的主页上,更新了一条个人信息:
  “至今记得第一次遇见我太太时,我的心说,Hello, World.
  终此一生,她是我的偏爱、首选和唯一。”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宁缈,萧行言 ┃ 配角:  ┃ 其它:he,1v1
  一句话简介:先婚后爱,把她宠坏


第1章
  -Chapter 1-
  一年四季中,夏天是宁缈最喜欢的季节。
  景城名流圈子里有句戏言,如果说英国女王的花展是伦敦社交季开始的信号,那么七月里宁家小公主盛大的生日会,则标志着景城的社交季正式进入了高l潮。
  今年自然也不例外。宁缈的生日会后,景城各种慈善晚宴时尚沙龙密集,热闹非凡。
  今晚的热闹,属于宋家与卓家的订婚宴。
  宁缈刚一到场,平日里以她马首是瞻的几个富家千金就亲亲热热地围了过来。
  “亲爱的你今晚又美翻了!这裙子太仙了吧~”
  “就是,还是Dior最能抓住你的气质呀,仙女本仙了……”
  宁缈今天穿的这件斜肩长裙,渐变晕染的氤氲色彩犹如一幅流动的水墨画,蓝紫色调更衬得她肤白胜雪。乌黑发丝挽起蓬松的低髻,明艳眉眼透着股飞扬的神采,美得张扬夺目。
  都是金字塔顶层出身的千金小姐,眼皮子自是不浅。这裙子无疑是高定,时刻关注宁缈朋友圈的她们最清楚,前些天她在巴黎高定周,又眼也不眨地定了起码七八条新裙子。
  而她随意握在手里的晚宴包,也是镶钻石的稀有皮定制款,妥妥得往八位数上靠。
  景城各路白富美多如牛毛,可若论起真正的头号名媛,从来都毫无疑问,是宁家这颗掌上明珠。谁让宁家背景深厚,做的又是能源生意,名副其实的家里有油田呢。
  “诶,你先生呢,怎么没一块儿来呀?”彩虹屁轮番吹过盛世美颜衣服发型妆容包包珠宝,该刺探男人了。
  宁董事长为宝贝女儿挑选的结婚对象不是哪个世家子弟,而是白手起家的科技新贵萧行言,着实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
  关于这场婚姻的内幕,外人各有猜测,不过有个事实不是秘密——萧行言出身贫寒,年少时,曾受过宁氏的资助。
  无论如何,敢娶以骄纵奢靡闻名的宁大小姐,萧行言也是够胆,难怪能在短短几年间将子夜科技做到这么大,很多人如是想。
  宁缈优雅微笑,“他有事走不开。”
  鬼知道他有事没事。婚后这一年,除了必要场合,她跟萧行言压根儿不怎么见面,她过得跟婚前一样自由逍遥,风生水起,想必他也一样。
  “……缈缈肯来,已经是大度赏脸了好吗?”有人含笑朝今晚的女主角卓媛媛瞥了瞥,千金们眼神交换,心照不宣。
  要说这中间有什么梁子,那还是男人惹的祸——人尽皆知,今晚订婚宴的男主角,卓媛媛的未婚夫宋子平,曾经高调地追求过宁缈。
  宋子平资质普普情史泛滥,宁家联姻也不可能挑中他。但这不妨碍卓媛媛将宁缈视为宿敌,处处别苗头。
  最近闹的一出,是卓媛媛想把订婚宴安排在宁缈生日会那天。
  这就是□□的挑衅了。
  众人暗搓搓等着看宁大小姐手撕卓媛媛,然而宁缈仿佛不知道有这回事,依然悠悠哉哉满世界看秀度假,岁月静好。
  与此同时卓媛媛在到处碰壁,最终被订不到场地的现实教做人,乖乖将订婚宴日期往后推。
  事情解决得兵不血刃,撕逼大戏没看成,不少人其实内心很失望。
  “卓家暴发户,能攀上宋家,可不得显摆显摆?瞧这排场,不就是想压过你的生日会,只是这品味嘛……”
  宁缈从侍者的托盘上端起一杯香槟,漫不经心地瞥了说话人一眼。
  卓媛媛抢日子失败,力求在排场上找回场子,不仅包下了最大的宴会厅,装饰布置上也极尽浮夸铺张,金晃晃的洛可可风闪瞎人眼,就差没在桌布上撒钱了。
  只是这话明贬实酸,挑拨的意图实在太明显了。
  气氛微僵,马上有人不动声色地转开话题。虽然看热闹不嫌事大,但要惹恼了宁大小姐,她可不会给谁留脸。
  主家席位旁,卓媛媛紧挽着宋子平,姿态小鸟依人,眼神却从宁缈进场就一直追着她甩刀子。一扭头,发现未婚夫又在盯着这女人看,魂都被勾走了,她不由着恼,“子平,你……”
  “我去趟洗手间。”宋子平不耐地推开她,走到拐角处时,冲大厅中的一个侍者使了个眼色。
  见对方点头确认,他阴沉的脸上浮现一抹笑容。
  不识抬举的贱人,傲个什么劲儿?晚点有你求着爷上你的时候!
  虽然被底层穷鬼出身的睡过了,但人|妻也别有一番滋味……想着,宋子平心头邪火愈加旺盛。
  卓媛媛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提着裙摆冲到宁缈面前。
  “你要不要脸?我可没请你!”勾人的狐狸精!再装模作样,也掩不住那股子由内而外的婊里婊气!她一手指向门,咬着牙,“有点廉耻就赶紧滚!”
  宁缈还没开口,身边的千金们抢先出头:
  “卓媛媛,你太无礼了!”
  “就是,缈缈当然是被邀请的贵客——是吧缈缈?”
  有人眼神闪烁,想到另一种可能。
  以卓媛媛的莽性子,还真做得出不给宁缈发请帖的事来!难道宁缈自恃是宋子平求而不得的白月光,故意来订婚宴膈应人?
  说起来她老公很久没回国了吧,难道,这不甘寂寞……
  哇靠那也太婊了吧!
  眼见即将有大热闹可看,正当这时,门口忽然起了一阵骚动。
  大概又有什么重磅宾客到场,一时间不少人的注意力都转了过去,就连斗鸡似的卓媛媛也忍不住扭头张望。
  ……瞧瞧这些人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宁缈不爽地望向门口,刚才她入场都没这么大动静,她倒要看看是谁,难不成能比她还好看,还艳惊四座?
  目光透过挤挤挨挨的人群,落在一道挺拔颀长的身影上。
  燥热的夏夜,这个穿白衬衫的男人却犹如一股朗月清风,书本上所说的“谦谦君子温润如玉”,仿佛一下子有了具象。
  水晶吊灯光芒璀璨,他清隽的面庞如同玉石一般白皙无暇,眼眸漆黑如星,眉宇如剑,神情清清淡淡,斯文温雅中透着一股淡漠的疏离感。
  宁缈整个人僵了一瞬。
  他怎么来了?他来干嘛?
  ……这特么不是打她的脸么?
  果然,有人“咦“了一声,目光闪烁:“缈缈你先生来了呀!刚不是说……”
  不是说走不开么。
  仿佛有所感应般,男人忽然抬起深海似的眼眸,淡淡的目光投了过来。
  视线猝不及防地在空中交汇。
  宁缈狠狠瞪了他一眼,旋即转头,冲卓媛媛眼梢一挑,眼波流转似笑非笑,“上帝向人间泼洒智慧的那天,你撑伞了吧?”
  卓媛媛愣了半晌,才听明白她在讽刺她蠢,“你……”
  “你这个智商,在小说里都活不过两行半。”宁缈才不会因为场合而让她半分,这是她自找的,“宋爷爷和我爷爷是老战友,于情于礼,怎么可能不向我们家递请帖?而我来,是代表宁家——否则,你以为凭你,能请得动我?”
  虽然能如愿嫁给宋子平,可是连这点人情往来都搞不清,这张蠢桌子以后要怎么在宋家混啊!宋家那潭水可不浅。
  不过路是卓媛媛选的,这也不归她操心。
  “缈缈!”宋大姑见势不对,挤过来亲热地挽住宁缈,“快过来坐,怎么没说小萧也要来?”
  扭头剜了卓媛媛一眼,“你不跟子平一块儿,愣在这儿干什么!”
  这外地来的暴发户就是不行,没教养也没眼色,要不是公司资金紧缺……唉!
  今晚为了排场,请来的宾客众多,层次参差不齐,不少人还在交头接耳,打听刚才来的人是谁。
  “……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那是萧行言,子夜科技的创始人!”
  “子夜科技是什么,很牛吗?”小模特何思萌今晚来蹭活动想混点人脉,对这圈子尚不熟悉,忍不住发问。
  子夜科技这个名字,无论是在资本圈还是权贵圈,都如雷贯耳。创立不过短短几年,已然成为不可撼动的科技巨头,如今稳坐网络安全的头把交椅,是独角兽中的独角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