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作死女配掉线了 作者:周沅(59)

豪门 周沅 2020-05-20 收藏

  周西强行压下吐槽欲,不能娇气,陆北尧也是什么剧组都进,以前他还住过大通铺,环境恶劣。
  周西拿碗倒上清水,打算涮菜,那边陆北尧起身走向了另一边。导演和制片一边喝酒一边聊剧本,周西夹了一根沾满红油的青菜放进水碗里。
  涮了两分钟,都没下去嘴。
  身后脚步声,周西回头看到陆北尧端着个饭盒凛步而来。
  周西收回视线,
  陆北尧在旁边坐下,把玻璃饭盒放到周西面前。
  玻璃盖子蒙上了一层雾,里面盛着素面,隐约能看到青菜,还卧了个鸡蛋。
  陆北尧什么都没说,放完就继续吃饭。他喝酒,跟导演碰了两杯,但话不多,全程就是听别人说。
  周西打开饭盒,这饭盒她熟,以前她经常去给陆北尧送吃的,就用这个饭盒装的。没想到他会一直带着,周西吃着素面。
  入口就知道陆北尧做的。
  小镇的夜晚寂静,远处有虫儿鸣叫。第一颗星星露头,渐渐的大面积显露出来。银河铺在夜空之中,划出泛白的痕迹。星星点点的璀璨,明亮起来。
  周西吃完面又坐了一会儿,听导演安排行程。他们有十天时间,给周西学散打,在这里拍一周。主要是拍女主小时候,陆北尧在这个剧里演的是一个因为出手伤人被迫退役的运动员,叫李勋。他事业受到重创回到老家,原本打算永远告别最热爱的行业。
  他遇到了十岁的陈星,李勋第一次见到陈星,她在打架,单薄的身影凶狠的拳头。陈星没有父母,被年迈的奶奶抚养,性格敏感像个孤独的小兽。在学校被人欺负,她就跟人打架。
  李勋收她为徒,教她散打,后来她被省队招收,一路打到世界赛,拿到世界冠军,名扬四海。这部电影的主线是成长陪伴,以及赛场上热血激昂。
  早晚温差很大,一件毛衣无法御寒,周西裹紧衣服。
  那边导演和制片因为一个小问题争的面红耳赤,眼看着就要打起来。周西饶有兴趣的看,没见过这样的剧组,不知道他们打起来会不会把火锅给掀了。
  “冷就先回去。”陆北尧低沉嗓音落过来,在深夜里,有一些醇厚,“他们在废话,不值一听。”
  陆北尧靠的近,他身上沉香混着烟草味悠然荡过来,不难闻。陆北尧的香水都是买的,周西喜欢什么味道就让他用什么。他就是那种钢铁直男,不喜欢喷香水,也不主动买。对香水也没有什么偏好,嫌娘气。
  家里有味道的东西,只有沉香是他买的。那段时间,周西心烦意燥,也许是跟网友对线对的,也许是病情影响,她焦虑的晚上睡不着。陆北尧听说沉香有平复情绪的作用,就买来试试。
  周西往旁边侧了下,避开陆北尧。
  “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周西起身时,低声跟陆北尧说了一句,
  陆北尧眼眸一动,端起玻璃杯把剩余的半杯酒一饮而尽,很轻的摩挲了一下手腕,放下酒杯起身推开椅子,跟着走了出去。
  深夜寂静,周西裹着毛衣站在寒风里。
  陆北尧的脚步声很沉,每一步迈的宽度一致。
  周西听了七年,听脚步就知道是他。
  不知道是不是吃药的原因,周西最近想东西总是朦朦胧胧的不真切,仿佛隔着一层。对一切都很迟钝,没有之前那种情绪激烈碰撞,没有那种真切感。
  “西西?”
  周西回头看着陆北尧,眼圈瞬间通红,陆北尧的脚步顿住,克制的让自己停在原来的位置。
  周西抿了下唇,那种清楚的情绪转瞬即逝,她又恢复之前冷静,“玫瑰园的房子,为什么在我的名下?”
  “我没有买房名额。”陆北尧没想到周西会问这个,他深邃的眼静默,嗓音沉缓,“放谁的名下都一样。”
  全款放到周西名下,陆北尧可真是什么都敢做。
  “那你这样占了我的名额,我没办法买房。”周西垂在身侧的手攥紧。
  陆北尧眯了下眼,他微拧眉垂下眼似乎思索,很长时间,陆北尧抬起睫毛。阴翳之下,他的眸子沉如身后夜空,“你把这套卖了,再买。你问问孟晓,她知道怎么操作。”
  “你的房子,我为什么要卖?我有什么资格卖?”周西不知道在愤怒什么,就是很生气,很想锤爆陆北尧的狗头。
  “你给我买了车手表皮带钱包衣服饰品,我的一切都是你送的。”陆北尧的嗓音还是那样沉沉的,听不出太多的情绪,“我就送了你一样,我又不亏。车我不还给你了,房子你也不用还给我。不喜欢住就卖掉,卖掉的钱不要全买奢侈品。再买套没那么贵的房子,剩余的钱做理财。”
  周启宇担心周西将来无依无靠,拼命的给她攒钱。陆北尧何尝不是,他也会担心将来有一天,他若是先走了,周西怎么生活?他以前是真的没办法想象,周西会独当一面,出去看人脸色求生活。
  他买婚房时是考虑到这方面,周西是还不了贷款,她存不住钱。房子是全款,买的现房,所有证件齐全没有任何纠纷,随时都能变现。
  其他的东西周西攒不住,给她钱,她调头就拿去买奢侈品。奢侈品没那么保值,也不好变卖。陆北尧在这件事上思想非常保守,他认为固定资产保值比较有安全感。
  他没想到,后来会出那样的变故。
  早知道,他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考虑。守住当下的周西,可所有事都没有早知道,世间没有后悔药。
  分手之初他一直不相信分手,就没有告诉周西房子的事。后面全失控了,周西迅速的独当一面,撑下了一切,也不需要变卖房产维持生活。陆北尧没必再给周西压力,他只把钥匙给了董阿姨。若是有一天她发现,她就拿去卖。
  也许那时候,陆北尧就不在了。
  周西成长的太快了,她独当一面,她也在计划未来。她已经考虑到买房,所以才会这么快发现。
  “钥匙在董阿姨那里。”
  “几百万的东西跟几千万的能一样吗?”周西声音压的很低,她唇角想扬,没扬起来,“陆北尧,你倒是大方。”
  陆北尧进圈这么多年也就攒了一套房子,还不是他的名字。公司没了,房子没了,女朋友也没了,他这么多年是混了个寂寞?
  陆北尧喉结滑动,他转过头,院子里的灯光落到他深邃的眼中。黑眸闪烁但很快被他急迫的压下去,他才看向周西,“我们在一起的七年,是我人生中最光明的日子。无价,多少钱都值得。”


第56章
  “你还做过什么?”周西肩膀单薄, 长发被风掀起一缕,目光却是锐利,“一并告诉我。”
  “没什么了。”
  “这两年你为什么那么缺钱?你赌博?”
  陆北尧从裤子口袋里摸出烟盒熟练的取出一支咬在唇上, 抬眼。
  周西杏眸一瞪,“不准抽烟。”
  陆北尧目光怔住, 定定看着周西, 随即眼睛开始泛红。他喉结动了下,把烟拿下塞回烟盒,唇角轻抬,“哦。”
  “缺钱的原因是什么?”你哦什么?周西简直是有些暴躁, 她咬了下牙, 发狠道, “你不说就没有机会了。”
  “叔叔欠了一些钱,我帮还了一部分。”
  周西只觉得呼吸困难,她眼前一片眩晕,她心跳的飞快。
  “金额不大, 现在叔叔没有任何危险。所有的事都解决了,你不要怕。”陆北尧上前,他觉得周西有些不对, 他放缓了语气,“周西?怎么了?”
  周西抬脚踢在他的膝盖上。
  稳狠准, 精准命中。
  陆北尧垂下睫毛,疼的眉毛一抖。但心里那个巨大的空洞瞬间就有了着落,他看向周西, 眼睛猩红,“西西?”
  伤害是存在的,陆北尧做错的事也是存在的,“我做错了事,西西,你不要自虐。”
  他单膝落地,深邃泛红的眼睛看着周西,“西西,对不起。”
  “知道全部的那一刻,我想杀了我自己。我死都不够,我不知道该怎么赎罪。”陆北尧的声音沉到哑,有些话,不说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医生说你不想回来,我知道你不想回来的原因,你不要我了。”
  导演和制片互相攀着肩膀从餐厅出来,乍然看到周西和陆北尧,一站一跪。愣了下,两个人全酒醒了。
  陆北尧那么骄傲的人。
  周西呼吸急促起来,有什么东西似乎要破土而出,她是在逃避。这份感情里,她累了,太多的事让她喘不过气。她急切的想要脱离,她不想面对陆北尧,也不想面对这一切。她是个懦弱的人,她躲了起来。
  他们的骄傲都被现实生生磨碎了。
  漫长的沉默,周西转身大步就走,她一路跑上楼梯。进入房间,房门关上。
  陆北尧抬头看深沉的夜幕,强行把所有情绪都压下去。
  陆北尧起身冷静了几秒,拿出手机打给周西的主治医生。
  拨号时,他的尾指微微颤抖。
  周西心里乱的厉害,她用尽全力,拨开浓雾一步步往前走。窥见真相,窥见那个胆怯的灵魂。
  她麻木的走到床边,拿起手机打给董阿姨,那边接的很快,董阿姨说,“西西,吃晚饭了吗?”
  “吃过了。”周西踢掉鞋子蜷起腿把下巴抵在膝盖上,泪一直在流,控制不住,她尽可能让自己的声线平稳,“我爸睡了吗?”
  “没呢,在看电视。”
  “把电话给他,我问他一点事。”周西快速说完,咬了下手背,让自己冷静。
  “好的,我这就去叫。”
  周西握着手机,记忆纷沓而至。
  明媚灿烂的阳光,她抬眼看到清冷漠然的少年。他回头,四目相对。
  周西大大方方看着,带着探究,他先移开了眼。
  第二次,她在餐厅门口自我介绍完,陆北尧耳朵泛红。他皮肤白,红起来就特别明显。他什么都没说,转身匆匆就走,饭卡落到了地上。
  化学系的陆北尧,系草。
  第三次,周西拿着饭卡把他堵到走廊。周西心跳飞快,看着他的脸,明明什么都知道还偏要问他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