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过分偏爱 作者:今烛

豪门 今烛 2020-05-14 收藏

京州圈人人皆知,季家二少,薄情淡漠,不近女色。
  年初刚过24岁生日,却是个实打实的母胎单身。
  圈中的风言风语越传越凶,最后荒唐到竟说季忱是个Gay。
  公司上市之际,媒体问及此事。
  对此,季忱淡淡一笑,目光扫过不远处佯装镇定的明薇。
  “有喜欢的人,正等她回心转意。”
  语气中尽是宠溺与无奈。
  -
  Amor发布季度新款高定,明薇作为设计师上台,女人一袭白裙,莞尔而笑。
  记者捕风捉影,“明小姐,外界皆知您与季总关系不一般,对此您有何看法?”
  明薇面不改色:“季总高不可攀,都是谣言罢了。”
  不曾想当晚明薇回到家,进门便被男人揽住腰肢控在怀里,清冽的气息占据她所有感官,薄唇落到她嘴角轻吻。
  明薇抵住他的胸膛,“季忱我们还在吵架!”
  季忱置若未闻,弯下腰将人抱起——
  “乖一点儿,以后只给你攀。”
  -小剧场-
  总裁办公室新来一位秘书,身段婀娜,身上有股诱人的香水味。
  明薇翘起眉梢笑:“季总,那姑娘穿了事后清晨的香水。”
  季忱:“所以?”
  “你自己体会。”
  当晚,季忱喷着同款男香出现在明薇房间门前,衣襟大敞锁骨半遮半掩,勾人的味道萦绕在她鼻尖。
  明薇不自觉撇开视线:“……狐狸精。”
  【高奢品牌公司总裁x又美又飒设计师】
  一句话简介:闷骚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业界精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很多 ┃ 其它:


第1章 你过分
  寒冬腊月,沉浸在雪夜中的廊桥水榭却热闹非凡。
  露天阳台与天际交接处,灰蒙的天光糅杂着屋内的光亮,半昏半暗令人晕眩。
  与露台一墙之隔的休息室,能清楚听见隔壁的谈话声。
  明薇对着手中的镜子补妆,今晚为了看秀,她特意画了个低调的妆,可不想隔壁那群人并不觉得她低调。
  “Lucia的压轴作品是总监亲自拍板定下的,谁不知道她的风格一向简约,明薇偏要抢风头,你们瞧瞧她那件作品,裙摆大到像塞了团棉花。”
  “谁说不是呢,不过你小点声,小心被本人听见。人家现在有季先生撑腰,身价可不比以往……明薇也是晦气,给谁设计婚纱甲方必定出事。”
  要么不等穿上婚纱就迅速离婚,要么像季先生的未婚妻,干脆查出绝症。
  明薇简直将她们的说辞倒背如流。
  他们口中的季先生今年四十五整岁,比明薇大了整整两轮的年纪,未婚妻还没等到婚纱赶制完工,被查出患上绝症。
  她这个设计师也是冤,从那之后背上个晦气的名头。
  按理说明薇是接触不到像季先生这样的甲方,因他的未婚妻偏爱奢华,国内的一众设计师入不了她的眼。偶然听未来的侄子提了一句,将明薇引荐到面前。
  有季忱作保,双方很快敲定设计初稿。
  不曾想出了这一档子事。
  她的作品虽卖不出天价,但每件足够她两三年衣食无忧,现在落得无人问津的地步,她的脸上也不好看。
  明薇胸口闷胀,屈指敲了两下通往露台的玻璃窗。
  那边的三个同事闻声望过来,对上女人漆黑的瞳孔,嘴里逼逼叨叨的声音霎时止住。
  耳根子清静无比,明薇满意地转身离开。
  出了休息室,助理迎上来,脸上漫出欣喜,“薇薇,你知道你那件作品拍了多少钱吗!”
  明薇猜不到,无非比预期价格高一些。
  她意兴阑珊掀起眼皮,懒洋洋接话:“多少钱?”
  助理伸出两根手指头,“这个价!”
  “二十万?”
  “不是,不是!”助理兴奋睁大眼,“是二百万啊,薇薇。”
  明薇微怔,有一瞬的不可置信,“知道是谁拍的吗?”
  助理手中拿着平板,只记下当时的竞拍号码,托人调查后她看见屏幕上的名字,“姓高的先生,你认识吗?”
  高先生?难不成是高玢。
  这个念头刚在脑海中浮现,明薇便看见大厅拐角处那抹熟悉的身影。男人一袭利落笔挺的黑色西装,被人簇拥在中间,略感烦闷抬手松着领口的温莎结。
  那只手异常美观,修长骨感,冷白色的皮肤被灯光渲染得更加白皙,靠近虎口处有颗暗红色的小痣,极像美人额间平添风姿的点衬。
  明薇眯起眼打量他,“季先生怎么提前回国了。”
  助理还在拜托人继续查那位高先生的身份,这会儿也明白过来,想必是季忱派高助理拍下明薇的作品,“小季总对你挺上心,这是好事。”
  食色男女,床笫间的关系,何谈上不上心。
  明薇远远望着他,面上看不出喜怒。像是有感应般,季忱脚步停顿,抬眼望过来。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撞上,他神情淡然,眼底沉浸着深夜的寒意,随着眉眼低垂的动作,那份冷冽奇异地消散开。
  旁边的负责人觉察敏锐,连忙介绍:“小季总,那就是设计师明薇。”
  许是位居高层的人不常听坊间八卦,后面的秘书面露诧异,提醒的话绕到嘴边还未吐出,季忱平淡开口:“我知道。”
  下季度与璀错的合同能不能签下,就在今晚,负责人拿不定季忱的情绪,本着少说少错的原则,暗自噤声了。
  待送走这尊佛,秘书解释:“当初明薇能接到季董未婚妻的单子,是小季总推举的。”
  “……”
  那边,明薇早早就抬步离开了。
  不管如何,她的作品拍出全场最高价,有人愿意买单,她何乐不为。
  -
  时尚杂志采访完已近晚上十点,明薇送走记者,起身有些站不稳。拖着沉重的身体回休息室,关门时有只手不怕死截住门缝。
  明薇动作慢了半拍,外面的人趁机推门而入。
  秀场上被压一头的Lucia愤愤不平,看样子是来逞口舌之快讽刺她。
  Lucia冷冷觑过来,语气中的讥讽不多掩饰,“是我小瞧你了,攀上季先生不说,连人家亲侄子也不放,这叫叔侄通吃?”
  每个字都带刺,Lucia纯属想让她不快,暗戳戳期待明薇跳脚。
  明薇想了想,问:“你羡慕?”
  Lucia一噎,准备好的说辞全部堵在嗓子眼里。
  明薇云淡风轻睨她一眼,无奈耸肩,大方的模样丝毫看不出急躁,“那分你一个好了。”
  言罢,她懒得纠缠,拎起包离开休息室。
  雪停后气温降得快,公司派来接的车被困在山路上,大厅中倒是热闹,随处可见应酬逢迎的人影。
  明薇第三次接到司机的电话,前面的车排成长龙,估计一个小时难能上山。
  她淡声说好,请他注意安全。
  大厅里能坐的沙发挤满人,明薇站在原地小幅度活动僵硬的脚腕,才过一会儿,高玢迎面走来,男人肩上落着雪,西装被浸湿些许。
  高玢到她跟前,面无表情的模样和他的老板如出一辙。
  明薇脊背挺直,笑吟吟问道:“高先生,今晚怎么有兴趣拍下我的作品?”
  高玢替季忱做事谁人不知,经过的人轻哂,笑明薇装傻。
  高玢倒是没多说什么,“明小姐,季总请您上车。”
  明薇犹豫片刻,季忱泯灭八百年的人性回光返照,定有猫腻。司机最早一个小时才能到,她累得脑壳嗡嗡发涨。
  不如就跟着季忱下山。
  高玢接过侍者递来的伞,撑在明薇头上,几步到了会馆对面的停车道。
  明薇打开后车厢的门,躬身坐进去,寒冬腊月穿一件晚礼真不是正常人能受得住的。
  季忱侧目,身边的女人盈润的肩头泛红,连鼻尖也被冻得通红,巴掌大的小脸紧绷在一起,想扬起笑和他打招呼,嘴角却僵直,笑不出来。
  他俯身,从置物架上取下大衣外套,递过去。
  明薇往车门那缩了缩身子,抿唇盯着他,不说话。
  季忱展开大衣披在她腿上,又示意高玢将车厢中的暖气调高,全程也是一言不发。
  明薇小声道谢:“谢谢。”
  车厢内再次陷入寂静,驶出山道,高玢问:“季总,是要先送明小姐回去吗?”
  一直假寐的男人睁开眼,墨黑的眼瞳毫无睡意。
  “回滨江公馆。”
  高玢迟疑,“这里离明小姐的住处比较近……”
  明薇抢先说:“没关系的,等一等也无妨。”
  季忱放在膝盖上的手指屈起,轻轻敲了两下,隐在暗色中的喉结滚动,溢出声低笑。
  明薇脑袋偏了寸,不避不让迎上他的目光,“毕竟小季先生是忙人,每日抽不得空休息,我这种闲人时间大把。”
  季忱目光很淡。
  他与明薇高中时便相识,那时候的她可没现在这样善解人意。
  宾利缓慢行驶在暗黑的夜色中,半个小时的车程,车子滑入公馆大门,镶在罗马白石立柱上的金色狮子头泛着微光,呲牙咧嘴的模样在夜色中显得慈祥温和许多。
  明薇取下耷在腿上的大衣,盖久了布料上沾染着她温热的体温,她递过去,以为今晚的逢场作戏终于点到为止,脸上的笑意变得真切许多。
  季忱没有动作,闲闲翘起唇角,“明薇。”
  他歪头,今晚第一次认真审视女人这张精致的脸,杏眼含情,远山眉清淡贵气,本该是气质一挂的长相,配上那股若隐若现的狡黠,像只小狐狸,藏着掖着的勾人。
  季忱伸手,修长的手指顺着大衣往上去,擒住她纤细的手腕,“你以为我这趟,是白送的?”
  温热的指腹轻轻摩挲着她手腕的肌肤,有种无声的暗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