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有桃花 作者:画楠

豪门 画楠 2020-05-13 收藏

奚黛拿到驾驶证的当天,开着新车去参加好友生日宴,结果一出门就撞到花坛上了。
  她只好开着车去4S店。
  给奚黛修车的人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人,五官精致硬朗,身材颀长,肩宽窄腰长腿,穿着皮夹克,野性又帅气。
  奚黛一秒心动,从此后,天天来4S店闲逛。
  一日。
  男人叼着烟打趣她,“小姑娘,我这儿既不是商场,又不是游乐园,你成天上我这儿干什么?”
  奚黛红着脸递给他一张黑卡,“你别修车了,跟我走吧。”
  男人看着乖巧可爱的奚黛,伸手接过了黑卡,“好啊。”
  -
  平城大学的校庆晚会上,古典音乐系的奚黛因为一曲琵琶谣惊艳全场,成为平城大学公认校花。
  多少学弟学长春心萌动,但表白却惨遭拒绝,并且奚黛表示自己有男朋友了。
  这样的说辞并没有让追求者信服。
  直到一天,有人看到奚黛上了一辆普通的摩托,骑车那人还穿着4s店的修车服。
  一时间,校花男友是修车工的消息不胫而走。
  对此,奚黛并未作出任何解释。
  就在大家感叹同情校花时,平城首富之孙梁深在华尔街功成名就回平城大学演讲。
  演讲结束,奚黛的追求者在学校后花园看到梁深在温柔的哄奚黛。
  而奚黛站在台阶上与梁深平视,叉着腰,生气道:“你不是说你是穷的揭不开锅的修车工吗?”
  追求者:“……”
  我裂开了。
  -
  算命先生曾给梁深算过一卦,说他二十三岁这年,会有一场桃花劫。
  梁深不以为意。
  直到他回国后,帮好友代看4s店时,遇到一个成天上店里来的小妹妹,他才知道算命先生说的是真的。
  -医生说我胃不好,要吃软饭。
  -没关系,那我养你呀。
  【漂亮可爱小软妹vs心机装穷修车工】
  —文名是许嵩的歌《有桃花》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男主的千层套路


第1章 桃花x1
  夏末初秋,平城温度逐渐转凉。
  褪去夏日燥热,秋意飒爽。
  青石板的小路两旁种着桂花,金灿灿的开满了枝丫。这个时节,正是丹桂飘香之时,处处可闻沁人的桂花香。
  这片是西城区的高级别墅,每栋别墅都是独立式的。
  一辆快递车在03栋别墅停下来,穿着工作服的快递小哥下了车,将手上的快递盒子塞进别墅旁边的快递柜里。
  塞完快递,快递小哥重新上车离开。
  不大一会儿,从别墅里走出来一年轻的姑娘,大约就十八,九岁,小脸白嫩精致,她扎着丸子头,两颊上飘着几缕不听话的小碎发。
  小姑娘身上穿着薄毛衣,趿拉着猫咪头拖鞋,快步走到快递柜前。
  扫了扫被风吹落了满身的桂花,小姑娘直接打开柜门,取出了快递小哥刚刚放在里面的快递盒子。
  突的,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小姑娘摸出手机,刚按下接听键,电话里就传来了好友周蜜的声音,“奚黛妹妹,到哪里了呀?我和寿星都在路上了。”
  周蜜说的寿星叫谢安安,今天是她的生日。
  她们三人是大学室友,虽然不同专业,但关系都非常要好。
  奚黛抱着纸盒子进了门,“还在家里。”
  她顿了顿,“我一会儿开车过来。”
  周蜜惊讶的“啊”了声,“你驾照回来了?”
  奚黛低头看了眼手里的快递盒,眉眼染上笑意,“嗯,刚回来的。”
  周蜜有点不放心,“你今天是第一次上路,路上小心点。”
  奚黛一边应,一边寻找搁在抽屉里的剪刀,“我知道。”
  周蜜:“行,那我们还是老地方见。”
  “OK。”
  挂了电话,奚黛拿起剪刀动作利索的拆了快递盒,盒子里面躺着她的驾驶证。
  说起这驾照,也挺不容易的。
  奚黛去考驾照也算是历经波折,科目二考了两次才过,科目三刚上路也挂了一次,加上那几天又是学校的考试周。
  是以,经历了小半年她才拿到了驾驶证。
  眼看着与好友约定的时间要到了,奚黛放下驾照,哒哒哒上了楼。
  梳洗、化妆,最后她选了一条墨绿色吊带长裙,吊带紧贴在精致平直的锁骨上,天鹅颈瓷白细腻。
  奚黛骨架子下,但还有的都有,身姿窈窕,纤秾合度,
  收拾齐全,指针刚好指到下午两点。
  到了别墅车库后,她选了一辆银白色的保时捷。
  这车是亲哥在过她生日的时候送她的,今天还是第一次开。
  一上车,奚黛就紧张起来了,她不安的搓了搓手,点开了车内的车载音乐。
  刚打开,一重金属摇滚乐就飘了出来,震的她耳膜疼。
  这车之前借给过周蜜,她就喜欢这样的摇滚音乐。
  奚黛下意识的往后仰,小眉头拧巴成一块。
  “乐乐,换歌。”
  摇滚乐戛然而止,几秒后,轻柔的古风音乐响起。
  启动车辆,奚黛捏着方向盘,心里默默念着教练说的口诀。
  车子安全无虞的开出了别墅区。
  这个时间路上行人并不多,奚黛开了二挡如乌龟一样在街道上行驶着。
  见路上没什么人,奚黛心态逐渐放松。
  然而,她还没彻底放松下来,一辆嚣张法拉利迎面开了过来。
  他是要进入别墅。
  教练讲过的会车时该怎么做来着?
  她操作着方向盘向一个方向打去。
  然而用力过猛。
  她刚打完方向盘,就听见“刺啦”一声巨响。
  车,撞到路边的花坛了。
  奚黛:“…”
  法拉利里的人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探出头看了奚黛一眼。
  奚黛窘迫的低下头。
  嚣张的法拉利驶入车库,奚黛推开车门下车检查。
  剐蹭的地方正好在车头,银白色的车身上,多了一块摩擦,掉了色,非常扎眼。
  奚黛肉疼极了。
  这车就周蜜开过一次,她这还是第一次上手。
  奚黛伸手摸了下剐蹭的地方,坑坑洼洼,车皮硌手。
  这边离周蜜小叔叔的4S店不远,奚黛叹了口气,重新上了车,依旧如同龟速一样驾驶着。
  十分钟后。
  奚黛开着小破车到了店门口。
  这会儿午时刚过,初秋的阳光暖洋洋的洒下来,地上投下金黄色的光斑。
  4S店门口。
  木质长椅上坐着一二十来岁的男店员,闭目养神,惬意的炙烤着太阳。
  奚黛走到年轻人面前,“请问,车剐蹭了,可以修么?”
  店员听到女声,懒散睁开眼。见到面前的姑娘后,瞬间睁大了眼睛,他连忙站起来,磕磕巴巴的开口,“能、能,我去帮你叫虎子哥。”
  “谢谢。”
  店员同手同脚的进了店门,“虎子哥,有客人来了。”
  -
  今天店里没什么客人,大家各干各的事。
  休息室内,除了店员口中说的虎子哥,还有一名闭着眼假寐的年轻男人。
  男店员走了进来,“虎子哥,外面有人修车。”
  刘虎正准备丢下手机往卫生间里去,他脸色蜡黄,明显有丝不耐,小声嘟囔,“怎么这时候来了。”
  男店员听见他的抱怨声眨眨眼,没接话。
  “我中午吃坏肚子了,得去方便一下。”
  说着,刘虎又看向一旁假寐的年轻男人,“梁哥,你帮我去看看呗。”
  梁深睁开眼,大剌剌伸着两条长腿,眼神慵懒随意,并没有回应刘虎的话。
  刘虎大脸更黄了,“人有三急。”
  “我真急!”
  梁深还没开口,男店员就嘿黑的笑了两声,“虎子哥,你这是懒人屎.尿多。”
  刘虎:“…”
  刘虎平日人挺懒惰的,但是他和老板关系好,索性也没出什么幺蛾子,大家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梁深垂眸,看了眼刘虎焦急跺着的脚,挑了挑眉,好几秒才点头答应,“行。”
  得了他的答案,刘虎才如释重负般冲向了厕所。
  店员对着刘虎的背影“嘁”了声,又看向梁深:“梁哥,外面是个美女。”
  “哦。”
  梁深不以为意。
  …
  奚黛站在门口,稍稍等了几分钟,才看到一身高腿长的男人走了出来,他目光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奚黛,动作稍顿,然后拿起放在椅子上修车服,朝这边走了过来。
  待走近些,奚黛才看清他的样子。
  男人很高,宽肩、长腿,头发碎短,额头饱满,五官精致。他眉眼狭长,类似于桃花瓣的弧度,浅棕色的瞳仁,看人的时候,总有一股子慵懒与含情,看得人心痒痒。
  鼻梁挺直,唇薄而艳。
  ——惊艳。
  就连平城大学里的校草都不及他。
  奚黛心头像是有羽毛划过,带着轻微的痒意。
  她无意的舔了下唇瓣。
  他就是“虎子哥”?
  梁深动作行云流水的拉起了修车服的拉链,长腿踱步走到奚黛面前。
  面前的女孩穿着吊带长裙,腰间被一根细带系着,腰肢极细,不盈一握。
  大眼纯澈,波光流转,眼角还有颗动人的泪痣。
  确实漂亮。
  梁深收回了目光,打量着车身,“出了什么问题?”
  声音低沉,醇厚,带了些质感。
  奚黛耳朵酥酥麻麻的,她指了指车头的位置。
  “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