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指尖温热 作者:遇时

豪门 遇时 2020-02-13 收藏

婚后,沈温庭常驻国外,闻意在国内浪到飞起
  直到某天,沈温庭看到妆容精致的女人从容地坐在酒吧里
  她举着一杯红酒,浅笑盈盈:嗯,我单身
  沈温庭:……
  呵,当他死了吗?
  最近一段时间,朋友们明显地发现闻意开始从良了,不仅每天按时回家,甚至还开始了秀恩爱
  好友问她:你不是说戴戒指断桃花吗?
  闻意咬牙切齿道:不戴戒指沈温庭会断我银行卡!
  沈温庭从商多年,做事光明磊落,唯独在闻意身上,用尽心机
  那晚,沈温庭看着闻意:跟我结婚,沈家一切都给你
  连我也是
  本文有些慢热,不喜勿入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婚恋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
     因为家里约定的婚姻,闻意和青梅竹马的沈温庭结婚.随后,沈温庭赴国外工作,交集甚少.两年后,沈温庭回国,慢慢闯入闻意的生活.闻意原打算和这个样貌家世都不错的青梅竹马相敬如宾的过一辈子,却在不断地接触下,发现沈温庭暗恋她多年.沈温庭的温柔和体贴,逐渐让闻意慢慢喜欢上他.而在和闻意的相处之下,沈温庭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温暖。一个等待与互相救赎的故事,有甜有泪.
     文风轻松幽默,剧情温暖真实,细水长流的故事让人在阅读过程中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两位主人公在感情之中互补,学会在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慢慢成长,温馨而又甜蜜。


第1章 回国(修)
  华灯初上,余晖落下。天边还挂着一大片浅灰色的云,偶尔透着几分光亮。
  盛夏的夜晚,总是来得比较迟。
  沈温庭刚下了飞机,八月夜晚燥热得很,偶尔吹来的几缕清风也缓解不下炎热。扫了一眼天边,他解开了手腕上的扣子,露出一小节手腕。
  白霄吩咐了人处理托运行李,这才上车。
  上了车,白霄看了一眼白景发来的消息,回头看向沈温庭,“沈总,沈太太现在正在酒吧。我们是先回家还是去酒吧?”
  “酒吧。”
  沈温庭闭上眼,困倦得很。脑袋昏昏沉沉,回国前晚着了凉,而后便是十几个小时的飞机。饶是他身体再好,此刻也有些受不住。
  白霄点头,启动车子。这会已经过了下班高峰期,一路顺畅无阻,不到半小时就到了酒吧。
  一进门,便是满耳的喧嚣,嘈杂的音乐此起彼伏。大厅的灯光晃眼,舞池中的人摆动着身体,四射的灯光刺眼杂乱。
  沈温庭觉得沉重的头疼痛愈发,“太太在哪?”
  白霄扫了一眼舞池,看向一处灯光比较暗的地方,“应该在那边。”
  闻意喜欢去酒吧,却不喜欢在舞池凑热闹,她倒是更喜欢安静在一旁喝酒。
  沈温庭闻言,抬腿走去。清冷的眉眼粗略地环视一圈周围,眉头微微皱起。
  比起舞池,这边喝酒的地方视线暗了很多。偶尔有几道明晃晃的灯光落在他们脸上,也不过是稍纵即逝。
  “闻意,你输了。”一道戏谑的男声传来。
  沈温庭朝角落看去,隐约看得到一个女人的身影。安静地坐在那,曲线姣好,面容隐在微暗的灯光下。舞池中忽有一道深蓝色的灯光扫了过来,落在她的脸上,映衬出她精致的面容。
  “大冒险吧。”闻意道,打了个哈欠。
  “行。”顾方原开了灯,从一沓卡牌里面抽了一张卡。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隔断的半开放小空间。弧形的座椅围绕空出了一个小地方,每个座位的顶上都有两盏不算明亮的灯。
  “选择在场的一位男性约会一天。”顾方原照着上面念出来,抬眼看向闻意,“我呢,闻大小姐自然是选不上的,不如……”
  顾方原顿了顿,目光落在一旁的宋致身上,“宋致怎么样?”
  白霄这才注意到,顾方原旁边还有一位男人,脸蛋白白净净,就是看上去年岁不大。
  宋致突然被点名,涨红了脸,“我,我……”
  一旁的艾思言看不下去了,狠狠地翻了一个白眼,“做你们这里的调酒师也是惨,时不时还得被老板推出来出卖美色。”
  宋致是这酒吧新来的调酒师,年龄倒是不大,才刚刚研究生。性子内敛文静,一张脸倒是长得不错。今天艾思言生日,顾方原顺道拉着宋致一起过来玩,权当是助助兴。
  顾方原耸了耸肩,吊儿郎当的,“怎么能说是惨呢,能和咱们闻意大美女约会可是荣幸。”
  闻意懒懒抬眼,扫了一眼宋致,有些心不在焉的。
  没等她回答,宋致已经轻声开口,干干净净的脸上还带着几分羞涩,“闻小姐如果不嫌弃的话,我,我愿意。”
  闻意回了神,“约会么?”
  她在自问,宋致却以为她在问自己,当下喜上眉梢,“那……闻小姐是单身吗?”
  他在这里两个月,也不过是见过闻意两三次而已。可是,他早就对闻意一见钟情了。闻意不常来,他至今连联系方式都没要到。今天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他不想放弃。
  男朋友没有,一年到头不回家的老公倒是有一个。最近半个月,沈温庭像是人间蒸发一样,微信不回,打电话也没人接,弄得闻意很是烦躁。
  想到这里,闻意端着酒抿了一口,暖色光下,她的眉眼轻佻,“我单身。”
  白霄下意识地朝沈温庭看去,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沈总,要不要……”
  而沈温庭面色淡淡,似乎是未曾听到一样,“回去。”
  白霄怔了怔,“就留太太在这里?”
  沈温庭收回视线,声音很低。
  “嗯。”
  他的背影挺拔如竹,在这喧嚣的酒吧有些格格不入。那一身清冷的气质,却又带着莫名震慑的气场。
  闻意似是有所察觉,朝着沈温庭的方向看了一眼。舞池中央人影攒动,偶尔有几个男人走过,也不是他。
  “意宝贝,你在看什么?”旁边的艾思言问了一句。
  闻意收回目光,喃喃自语,“我刚才一晃眼觉得看到了沈温庭。”
  艾思言:“哈?”
  “是不是太久没见所以思念成疾了?”闻意自问自答,“可我也没想他。”
  也就是最近一直联系不上,有些烦躁而已。
  艾思言想了想,“可能是你一做坏事就心虚的缘故?”
  闻意看向她,翻了一个白眼,“你想多了,我为什么要心虚?”
  沈温庭都敢玩人间蒸发了,她偶尔泡泡酒吧算什么。
  艾思言十分笃定道,“因为你是夫管严。”
  闻意微笑:“吃你东西少说话。”
  “怎么了闻小姐?”旁边的宋致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生怕惹了闻意不高兴。
  闻意摇头,扫了一眼面前奶油小生一般的宋致,想了想,还是实诚道,“没什么,刚才醉意上心头,说了谎。”
  宋致不明所以,“什么?”
  闻意从脖子上扯出一条项链,连带着上面的戒指一并出来,“很抱歉,我已婚,这局我自罚三杯。”
  宋致的脸色顿时惨白下去。他很清楚闻意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如果结婚,对方必定是他方方面面都比不上的人。
  呆滞地看了闻意几秒,宋致这才赶忙道,“我,我知道了。闻小姐,我先去忙了。”
  他离开的步伐有些慌乱,起身还撞到了桌角。
  顾方原看了宋致的背影几秒,笑道,“闻意,你魅力还挺大的,这才见了几次,就勾走了他的心。”
  他也是个男人,这眼神一看便知道。这新招来的小酒保啊,定力不太够啊。
  闻意往后靠了靠,“顾方原,不是你把他喊来的吗?这锅我可不背。”
  “行行行,我的错,不过酒得喝。”顾方原赶紧给闻意满上,督了一眼闻意,“不过话说回来,闻意,你家那位远在国外,怕什么?”
  闻意瞧了一眼顾方原,眼神鄙夷,“你懂什么?”
  顾方原投降,“是不懂。”
  他只懂沈温庭和闻意两人不走心也不走肾,偏偏两人也不沾花惹草,对外做足了恩爱夫妻的模样。
  “原哥!”那头喊了一声。
  “马上来。”顾方原赶紧起身,丢下一句,“记得三杯全喝了,艾思言你给我监督好。别心疼酒,今天我请客。”
  艾思言挥了挥手,“忙你的去吧。”
  三杯酒过后,艾思言拿了一块点心递给闻意,“意宝贝,你今天怎么心不在焉的?”
  闻意撑着下巴,有些郁闷,“沈温庭那狗男人玩失踪了。”
  话音刚落,闻意放置在一旁的手机便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人:沈温庭。
  _
  沈温庭回到家的时候,一片漆黑。闻意怕黑,所以每次在家,房间里总是留着一盏灯。
  开了灯,沈温庭环视一圈屋子,倒是没有他想象中的乱。只是零食摆满了茶几,餐桌上也有几瓶酒。
  他不在,闻意倒是过得不错。
  把掉落在地上的毛毯捡起来,沈温庭才点开许久没碰的微信。上面弹出了几十条闻意发来的信息。
  回国前一个月,工作繁忙。沈温庭忙起来的时候,几天几夜没合眼都是正常的。而且在国外,不常用微信。闻意向来爱玩,也不管他,一连两三个月不找他都是正常的。所以沈温庭便忘记点开微信,却没想到闻意发了那么多条消息过来。
  看了一眼,大体就是帮她买一幅画。那副画在国外,还是在一个拍卖会上。
  很巧,这幅画被沈温庭买下了,作为闻意的礼物之一。
  最后一条,在今天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