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文首

恃宠而婚 作者:今婳

豪门 今婳 2020-02-12 收藏

1.
有人问她择偶标准?
贺青池回答:“我喜欢有八块腹肌的性感男人。”
后来,她的择偶标准变成了面容俊美,身材修长,生活苛律几近变态,总是不动声色系紧衬衫上的每一颗纽扣。

2.
贺青池自从去了片场拍戏,背景成谜,平时一副旗袍控的冷淡花瓶模样,剧组都以为她是单身未婚。
直到有一天,众人目睹贺青池从黑色劳斯莱斯走下来,开始纷纷地猜测她的后台:“豪车啊!这是抱上哪位大腿?”“好有钱啊!”
贺青池漫不经心的拿出婚戒,戴在素净手指上。
这时,场面一瞬安静。
豪车上,男人西装革履缓步走过来,将钥匙递给她,眼尾浮笑:“晚上门禁八点……天黑了记得回家。”
-
圈子里盛传江城名流之首的温树臣,冷性薄情从不让人近身,被某杂志年度评选为最让人嫉妒的宝藏级别男神。
后来,路人爆出他在机场被拍下的一段视频。
视频里,现场失控,保镖人手不够,温树臣怀里护住一身纤弱旗袍的女人,黑色绸缎般的秀发垂在腰际,只露出精致的下巴。

惊!#商界大佬怀里的女人身份成谜#
一时间,财经媒体都在疯狂扒“她”是哪位,热搜高居不下。
当晚,温树臣亲自发了条微博公布:“我太太@贺青池。”

【入坑提示】
*旗袍美人X注重好男人形象的腹黑绅士。
1、书名灵感来源:恃宠而骄。是甜文!
2、女主名取于6月17日。
3、男主不跟任何女人搞暧昧,最初和最终,只有女主。
微博@今婳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天之骄子 业界精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青池,温树臣 ┃ 配角:曲笔芯,沈复

作品简评
     被评为第一旗袍美人的贺青池因为拒绝家里的联姻安排,来到江城生活,因缘巧合下她认识了名流之首温树臣,两人发展关系后迅速领证结婚。之后偶然发现,温树臣那系紧纽扣的衬衫下左手臂为了掩饰三道刀痕纹过刺青,还身患情感冷漠症,与往日温润斯文的形象颠覆。随着家族内斗的剧情推进,她渐渐发现这些都和自己年幼时失去的部分记忆有关……
     本文秉承了作者一贯的甜宠风格,轻松无虐,人物刻画生动,徐徐展现了男女主角之间的温馨甜蜜感情,推荐阅读。


第1章
  #据前线媒体爆料,娱乐圈旗袍第一美人贺青池片场拒演耍大牌,遭到剧组索赔千万高额违约金!#
  贺青池坐在客厅沙发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娱乐版块的今日头条新闻,耀眼灯下,女人的双唇抿紧,侧脸泛着冷白色的光,宛如一座毫无灵魂的瓷器娃娃。
  直到十几分钟后。
  “叮铃——”电话铃声急促地响起。
  她卷翘的睫毛眨了眨,才打破了瓷娃娃般的状态。
  漂亮瞳仁里迷茫与冷色渐渐消散,她缓缓地看向手机亮起的屏幕。
  “哪位?我是贺青池。”
  贺青池接通来电,端起旁边凉掉的白开水,抿了口,清清嗓子出声道。
  “贺青池你是疯了?”电话内,传来了她经纪人黎聆怒火中烧的咆哮声,持续整整一分钟:“你一个在演艺圈连十八线都算不上的小新人,竟敢公开拒演郭导的电影?”
  贺青池歪着脑袋,把手机拿远点,说:“别这么凶,耳朵要聋了……”
  黎聆顿了下,冷静劝她:“现在网传你单方面毁合同要赔付上千万违约金不是假的,想清楚再做决定!”
  “我想清楚了,赔付违约金也不要演。”
  ——民国电影拍的跟色情片一样,她还演?脑子又没坑!
  黎聆声音冰冷:“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还没正式出道就闹出毁约的事,以后在娱乐圈也别想好好混了,高层已经下达通知要把你雪藏,明天来公司解约吧!”
  不等继续说话,电话断线的忙音传来。
  -
  贺青池扔下手机,重新躺尸了回去,整个身子陷进柔软的沙发里,抬起白皙的手腕挡住双眼,片刻后,脑海中的思绪开始放空……
  其实她进娱乐圈也算是误打误撞,半年前因为拍摄了一组旗袍美人写真照在网络上意外走红后,粉丝爆涨了数千万之多,就有行业内的经纪公司找上门签她。之后又被圈内知名导演慧眼看中邀约,让她饰演一部大制作的民国虐恋电影《红妆》的女主角。
  之前会答应参演,是因为对贺青池来说这部剧的角色她能轻松驾驭。
  贺青池天生一副美人相,纤细又骨架玲珑的身材简直是完美的衣服架子,穿上一袭复古的旗袍装,清雅的绿色衬得肌肤白皙惹眼,曲线优美婀娜,轻易就将民国女子的独特韵致展现得恰倒好处。
  在外人看来,这部电影简直跟她形象量身定制的一样。
  然而,谁也没想到在准备进组拍摄时,导演会临时给剧本加了一大段色情戏份,还要求她裸身出镜。
  贺青池因为这个原因甘愿毁约也要拒演,消息一传出去,却被网上的营销号开始带节奏,剧组甩锅成功,变成了新人在片场甩大牌。
  唉!
  这年头剧粉们的情绪也容易暴躁,直接就把她这个“罪魁祸首”挂在微博热搜谩骂了一天……
  千万违约金啊!
  贺青池想到自己名下的资产余额,快要无法呼吸了。
  刚才跟经纪人说话是没丢了面子,但是千万违约金她去哪里搞!!!
  把她论斤卖了都不够零头。
  室内安静一片,唯独贺青池在沙发上折腾发出窸窣的布料摩挲声。
  蓦地。
  手机“叮——”的一声响。
  贺青池竖起了耳朵,抬着脑袋寻找手机的方向,等看清楚屏幕上来电显示后,她漆黑的眼珠微微发亮,动作僵硬地从沙发爬起来。
  手机进来一条未读微信,是名字叫秦川的人发来的。
  [大小姐,最近在忙什么?今晚篷莱宫我做东请客,整个江城顶级豪门榜单前十的公子哥,有四个都在,简直就是大型免费高级美男图鉴,不要跟我说不去。]
  贺青池:“……”没说话。
  秦川很快又发了消息过来:[小姐姐……赏个脸嘛。]
  “你收了我渣爹多少黑心钱?”贺青池指尖随意的点在屏幕上,给他回。
  也直接拆穿他。
  对方聊天框显示“正在输入中……”
  秦川把[卧槽,我什么时候泄露了风声]这几个字刚编辑好,又快速地删掉。
  下一秒,他回以微笑表情:“人家还是个孩子,听不懂你说的话!”
  贺青池暗翻了白眼,之前她为了拒绝联姻跟家里闹翻这事恐怕早已经消息满天飞了,贺家这种家教森严的家族,培养出的名媛多半都是循规蹈矩接受长辈安排的。
  结果偏偏生出了她这个不服管教的主儿,她家老头子气得直接冻结了她的信用卡!
  都五十来岁的老男人了,心眼还这么小?
  贺青池也有脾气,你挣的钱不给我花,我自己不会去挣吗?
  这半年来她真的没有问家里要过生活费,老头子恐怕是看冻结资产这招行不通,又花钱去买通秦川来跑腿。
  贺青池长长的眼睫低垂,幅度很小,静静地在思考之中。
  她盯着秦川的微信头像,慢慢地弯起唇角。
  就好比,仿佛看到他脑门上顶着“送钱来了”这几个大字。
  贺青池不带犹豫地回了消息过去:“给你这个面子吧……会所地址发给我。”
  秦川:“你你你终于想开了!?”
  要找男人了!
  贺青池言简意赅,一句话——
  [是兄弟就把我爸那笔钱分一半出来,我过来分赃!]
  别以为她蒙在鼓里,这家伙绝对收了她家老头子的钱,才来怂恿她去蓬莱宫‘选秀’
  *
  夜幕降临,街市灯光璀璨,整个江城沉浸在一片灯火辉煌之中。
  贺青池开着车缓缓驶到马路上,篷莱宫会所的地址离她不远,不过现在下班高峰期,道路异常拥堵,她倒是也不急,视线直视着前方斑驳闪烁的霓虹灯。
  其实贺青池不太热衷这些名流云集的会所,很多时候情愿躲在家里,也好过跟一堆人应酬不断,暗里打探彼此的私生活八卦。
  车开到半路,手机突兀震动。
  贺青池先是看了眼道路,又看了眼置物盒频频闪烁的手机屏幕,伸手拿过来。
  她指尖划开手机屏幕,没什么耐心:“就快到了。”
  话还没说完……
  前面一束强光毫无预兆朝驾驶座直射过来,贺青池皱眉闭上眼,手指握紧方向盘同时,下意识迅速打转方向盘。
  却未来得及。
  下一秒。
  尖锐的刹车声几乎刺穿她的耳膜。
  贺青池身子一颤,车身陡然跑偏,又跟斜前方的黑色私车距离的太近。
  而后“砰”地一声巨响,直直撞了上去。
  遭殃了!
  贺青池眼睛惊恐地睁大,整整好几分钟才反应过来。
  一场突发的交通事故,直接把道路上堵得水泄不通,不远处执勤的交警听到动静也马上赶了过来,后方被迫停驶在原地的车辆开始纷纷急躁地按喇叭。
  贺青池赶紧下车,走到前方,看到对方的司机正严肃着脸色跟交警说话。
  要命。
  她改天一定要找个庙去抽签问问,最近是不是跟财神爷犯冲!
  贺青池攥了攥自己发凉的手指,转头不由地看了眼被撞的黑色私家车。
  相隔不远的距离,贺青池透过破裂的车窗玻璃,看到后座上的一位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很不巧他还在接电话,车内光线偏暗,而他侧脸的轮廓却非常白皙清晰。
  没等想好开场白,冷不防,他先一步抬起头望过来。
  那道深邃的目光在她身上停了两秒,即刻移开。